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团圆

纸上飞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家三口,到了演唱会现场,坐在了贵宾包厢内。

    等待开始的时候,美少女带着孩子在旁边玩,两个男的,开始抽烟。

    “兄弟,说说把,我一直没有舍得问你,那天刑场的时候,你是怎么逃脱的?”

    “既然你想听,那我就给你讲讲三年前的细节把。”

    男子陷入了回忆。

    三年前,执行现场。

    当枪口抵在许阳后脑勺的时候,许阳腿都在哆嗦,说不害怕,那真的是假的。

    “爸妈,媳妇,我先走一步了。”

    许阳闭上眼,苦涩一笑。

    砰!

    枪声响起。

    许阳身子微微一颤,不对劲,这声音不像是打在自己脑袋上,而是从耳朵旁边传来的。

    “先住手,这个案子有冤情。”

    一个男的带着人快速跑过来,在出示了一大堆文件之后,临时停止执行死刑,直接就把许阳弄上车。

    许阳上了车后,就被戴上头套,然后给打昏了。

    ……

    许阳醒过来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白色的房间里面。

    “你醒了。”

    身旁,传来低沉的声音。

    许阳回头,看着一个梳着北头,满面红光的男子,在微笑看着他。

    看到这人的瞬间,许阳懵逼了。

    “不要惊慌,不要意外,是我救了你。”

    中年男子温尔儒雅的说。

    许阳嘶的深吸一口气,说:“谢谢你救了我,我之前就在想,这个世界上,除了您开口,应该没人能救我命了吧。”

    闻言,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随后,他拿出一枚硬币,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这个硬币,许阳顿时愣住。

    “难道,这东西,是您给我的?”

    许阳震惊的说道。

    中年男子轻轻点头。

    许阳惊愕,没想到啊,这么牛逼的东西,还真的是这个人给的。

    怪不得赵先生有那么大的自信,这硬币还真的就是一个免死金牌。

    “您救我,是因为它,还是因为……”

    许阳迟疑的问。

    “一半是因为它,一半是因为你自己。”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说:“你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我恰恰就很欣赏你这种能力。”

    “怎么样,出国历练几年,没什么问题把?”

    “没有,当然没有了。”

    许阳立刻点头答应,这不就是在暗示他出国,改名换姓生活几年,等国内的人忘记了飞机的事,才让自己回来吗。

    “给你三年半的时间把。”

    对方不急不慢的说:“三年多的时间,你不许踏足大陆,移民国外后,你随意做什么都行,但就是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以可以。”许阳连忙点头。

    “对了,我的公司,还有父母怎么办。”

    许阳问。

    “你的公司,先前被杨老的孙子给攥在手里面了,他还坑了吴家,弄了几千亿。”

    许阳愣住,意思就是说,杨平凡并没有背叛自己?

    看着桌上的硬币,许阳忽然想到那天见面时候,杨平凡手里拿着的那个。

    那天那个,原来是假的啊,真的早就送过来了。

    怪不得杨平凡会跟吴家的人掺和在一起,原来对方在坑对方。

    想到这些,许阳心中还有点愧疚,都怪他错怪对方了。

    “你还活着的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这是一个局,你可千万别破了。”

    “放心吧,我又不傻,世界上的人都以为我死了,我怎么会傻乎乎的露面呢。”

    许阳咧嘴一笑,道:“那我的尸体怎么办,我死了,尸体肯定要有的吧。”

    “嗯……我们早就给你安排好了替身,那个人跟你极为的相似。”

    “小朱,你进来一趟。”

    很快,门外走进来一个人,许阳扭头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惊。

    “老板,好久不见。”

    男子笑着说。

    “朱,朱光?”

    “我擦,怎么是你……”

    许阳目瞪口呆的说。

    “他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的眼线。”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说:“在你出现在我的名单上时候,我就安排了小朱去你身边当司机。”

    “后来我调他回来,就是想看看没有他的帮忙,你还行不行。”

    “算是我没有看错你。”

    许阳听后,苦笑了起来,朱光一下消失了那么几年,很久都联系不上。

    本来还挺担心对方去哪里了,没有想到,人家居然是别人安排好的。

    “老板,跟我走吧,飞机已经准备好,连夜送你出国。”

    朱光笑着说。

    许阳点点头,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许阳回头看了一眼,说:“再次感谢,等我王者归来,我一定会好好的报效祖国。”

    “行了,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没有白救你。”

    男子挥挥手告别。

    许阳转身,跟着朱光离开了这里。

    上了飞机后,许阳看着窗户下的土地,自己这一走,好几年时间,都没有办法在回来了。

    “朱光,我能问一句,飞机这个事,到底是认为,还是意外?”

    “意外。”

    朱光平静的说:“中东人只想吓唬一下,没想到导弹正好打中了,张军跟李老孙子也恰巧在上面。”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隐瞒不住,所以就只能来找你抗下这个罪了。”

    “从抓你那天开始,我们就在秘密布置了,是绝对不会让你冤死的。”

    许阳轻吐出一口气,怪不得自己身边的人全都出事,甚至石杨两家老爷子出马都没有用。

    原来一切都计划好了。

    “我能打电话给家里人……”

    话刚说到一半,朱光投来无语的目光,许阳嘿嘿一笑,不说话了。

    ……

    “这就是细节。”

    贵宾室内,男子淡然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啊。”

    对方点点头。

    “说说你把,你是怎么把硬币送到他手里,又是怎么骗过吴家的。”

    “嘿嘿,我这里就比较简单了。”

    “你听我跟你仔细讲。”

    ……

    那天晚上,杨平凡去探望许阳回来以后,就去了酒吧。

    杨平凡知道,在酒吧里面有吴家的人在监视他,所以就故意找了很多的女人。

    然后趁着吴家的人没注意,迅速的就把硬币交给了接头人,接头人离开了酒吧后,直接把硬币交给了外面等待的赵先生。

    赵先生拿到硬币后,就以极快的速度赶回去了,最后亲手把硬币交到了对方手里面。

    之后,那位签下了释放令,赵先生立刻拿着东西离开了。

    在许阳被带去刑场之前,杨平凡在前一天晚上就收到了消息,当天晚上,他就去找到了寡姐。

    “寡姐,陪我们演一场戏把,你去劫法场。”

    杨平凡对寡姐说。

    寡姐愣住,劫法场可是重罪,她可担待不起。

    “劫了,他还有一线生机,不劫,他百分百必死无疑。”

    “你只需要给我们拖延时间就好。”

    杨平凡声音凝重的说。

    寡姐迟疑一下,想了想,自己也不能见死不救,何况还有一线生机,说什么都要试一试。

    随后,寡姐点头答应了。

    一天后,寡姐花钱集结了一帮雇佣兵,第二天一早,她就带着这些人去了现场。

    之后,就是大闹一场,然后她被带走。

    ……

    “最后,我出现在了殡仪馆,那个时候,我差点就以为真的是你死了。”

    “直到我掀开了白布时候,发现那个人跟你还是有一点出入的。”

    “他的脸虽然被打烂,但对方没有你那么白,所以我就断定死的不是你了。”

    杨平凡苦笑说:“当时拧姐给了我一刀,痛死我了,我差点就死在殡仪馆了,差点就现场火化。”

    “辛苦你了。”男子拍拍他肩膀,哈哈大笑。

    杨平凡揉了揉额头,说:“你走了以后,我就开始对付吴家。”

    “吴家不是把所有的钱都转给我了吗,我后来找关系,让他们的贷款提前还债。”

    “吴家拿不出钱,很多产业都被查封了。”

    “之后,我以海外投资的方法,把大部分的钱,都转移到了咱们联名开的户头上。”

    “过了大概一年左右把,我给你认识的朋友里面,每个人都打了一千万,然后在把硬币给他们,暗示。”

    “她们要是不傻的话,应该就懂了。”

    讲完这些,杨平凡深吸一口气:“那天晚上,我打算直接去找赵先生的时候,吴家人找到我,然后想用钱来收买我。”

    “那个时候我就想,不如来一个计中计,整垮吴家的同时,顺带着还能拿到所有钱。”

    “后面几年,我就秘密暗杀吴家的人,直到把他们全部给解决掉。”

    “但是我可被冤枉惨了,所有人都以为我背叛了你,还被捅了一刀,哎,伤心难过。”

    “我需要安慰。”

    “得了吧你,看把你给嘚瑟的。”

    “嘿嘿,还有一件事,现在不是三年期限已经过去吗,你也可以回国了。”

    “拧姐他们,应该快要坐飞机来看你了,你敢不敢去接机?”

    “敢啊,为什么不敢……”

    “你不怕河灵打死你?”

    “我俩老夫老妻的……怕个锤子。”

    “走,那现在就去机场。”

    杨平凡拉住对方的手,直接往外走。

    “哎,你们干嘛去,演唱会快开始了。”

    “我们马上回来。”

    两人离开演唱会现场,开车去了机场。

    两人到了机场后,开始在出口等待。

    “兄弟,紧张不,好几年没见了。”

    “我紧张个屁啊。”

    “哈哈。”

    “来了来了,她们出来了。”

    在两人目光注视下,几名女子,推着行李箱从出口出来。

    很快,这几名女子,也都看到了他们两人。

    “许大哥!”

    几个人惊喜万分的跑过来,眼泪也是瞬间夺眶而出。

    “辛苦了。”

    他用力的抱住她们。

    本书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