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领域

雨天清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童灵将事情的始末细细的告诉了陈睿三人。

    “怪老头?”陈睿思索了一下:“凤凰学院底蕴深厚,院中出现一些奇人异事并不稀奇,但这些人随便出去都是搅动一番风云的人,为什么会对林墨出手?”

    “童灵说,老头的表现并不友好,那么林墨现在的处境可能非常凶险!”周正羽说道。

    “其实我们也没必要往坏处想,我看那老头没有恶意,他可能是对林墨感兴趣,又或者看上了林墨的实力,别忘了林墨是先天满魂力,我们在这一味猜测只能徒增烦恼。”胖子吃着东西,含糊不清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我不能在这里干坐着,睿哥你认识的人比我多,一定要帮我查查那个老头是什么人,拜托了!”童灵满脑子想的都是林墨的安危。

    “这个包在我身上!”陈瑞说道。

    “希望正如超哥所说吧!”童灵空洞的眼神没有焦距的看着地板。

    在无望的等待中时间总是过得很慢,但是太阳还是慢慢沉进了西山,天星大陆又被黑暗占领了。

    云罗森林,某处。

    林墨端坐在巨石上,双目紧闭,眉头紧皱,痛苦的痕迹在他脸上清晰可见,他脖子以下的每一寸肌肤都结上了一层血痂。炎蛛的元魂在林墨体内疯狂了一天终于平静了下去,黄色的光芒顺着林墨的血脉游走,又像是在绘画什么复杂的图案,此时林墨的体内就像是被一只巨兽肆虐之后留下的废墟,而黄色的光芒现在的功用就是修复。

    炎蛛元魂还在垂死挣扎,林墨和它纠缠了一天一夜,终于在这场角力中占到了上风,现在收服炎蛛元魂只是时间问题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冥想中的林墨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他和元魂的角力已经接近尾声了。当东方再次吐出鱼肚白,第一道晨曦照射到林墨眼角的时候,一个黄色的环从林墨的眉心浮现然后瞬间扩大,黄色的环旋转着,不断下移,接着边缩小边移到了林墨的右臂上,最终在林墨的魂戒上停了下来。

    黄色的环不断旋转,紧接着旋转速度一顿,然后开始消散成黄色的光粒,最终凝聚成一个黄色的小圆珠,绕着林墨的右掌不断做环绕运动,与此同时,林墨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了,这双锐利的眸子在那一瞬闪过一丝黄芒。

    林墨的脑海在空灵状态,他沉沉的呼出一口浊气,又贪婪的将云罗森林新鲜的空气灌入肺中,这一瞬的舒爽令林墨忍不住伸了个懒腰,顿时他全身的血痂在一片干脆声中纷纷裂开,林墨满脸厌恶的看着这全身的血痂,然后脱下衣服,细细将血痂清理干净,露出了血痂下面如同新生儿的肌肤。

    林墨穿上衣服,站了起来,此时正是晨曦最美的时候,金黄色的晨曦布潵在云罗森林上,透过树上空那一层薄雾发出了七彩琉璃之光,一群群飞鸟在森林上空盘旋,林墨真想说云罗森林不应该叫云罗森林,应该叫梦幻森林才对。

    “醒了?”老头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林墨转头看向老头,不知为什么,林墨感觉老头今天有点不一样。老头盘膝坐在空旷处,叫林墨的时候他头都没抬,他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虚弱,竟然透着虚弱。

    “你.......怎么了?”林墨犹豫了一下问道。

    “没事,只是酒喝完了,很难受!”老头颇费力的站了起来,林墨看老头脸上有种病态的苍白,这真的不同寻常,老头这样的实力,什么能让他这么虚弱?

    “小子,感觉如何?”老头问道。

    林墨举起魂戒,一个黄色的圆珠正绕着他的手掌旋转。林墨意念一动,他的身上顿时燃起了熊熊火焰,紧接着林墨喊了一声:“第一元魂!”几乎是同一时间,林墨魂戒上的的黄色圆珠顿时增大,他身上的火焰顿时在他头顶凝聚,很快,一只由焰火形成的幻灵炎蛛凝聚而成。

    林墨手轻轻一挥,那只幻灵炎蛛顿时落到了地上,紧接着增大了数倍,看着比自己还大的火焰幻灵炎蛛,林墨张大了嘴巴。幻灵炎蛛举着八条腿不断绕着林墨走动,速度极快,林墨和炎蛛之间有着某种联系,他无需开口就可以控制炎蛛的行动。

    “还有呢?”老头叫道。

    吸收完元魂后,林墨发现自己的识海中多了某些东西,像是一种印刻,林墨可以轻易读取它的信息。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魂技!”说着,林墨以掌撑于地,意念一动,地面顿时以林墨为中心变成了火焰,紧接着火焰不断侵蚀着林墨眼前的事物,瞬息之间,林墨便进入火焰形成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内,林墨感觉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他可以让它平静,也可以让它狂躁。

    “小子,恭喜你,这是领域!”老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林墨意念一动,眼前的火焰顿时弥散于空气之中,周围的事物又显现在林墨眼前。

    “领域?”林墨对领域的概念还不是很清晰。

    “你的运气很好,领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得不到的技能,小子,你就偷笑吧!”

    林墨看着不断环绕的黄色圆珠,若有所思。

    “理论上讲,领域拥有无限的发展空间,你可以给它取个名字!”

    “就叫它炼狱吧!”

    “随你,还有,你已经突破了学徒境界,进入戒士境界,你的魂力升了多少?”

    “四级!”

    “还不错!”老头扭了扭腰,然后看着林墨说道:“最后一件事,你小子到底拜不拜我为师?”

    说道拜师,林墨的脸顿时阴了下来,一想到老头当时那句“就算你死了也和我没关系。”林墨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么冷漠的师父,坚决不能认。

    “老头,除非你给我道歉,否则,你休想我磕头拜师!”

    “你说什么?”老头一听火气也上来了,一个乳臭未乾的小子竟敢要他道歉。

    两人几乎鼻子对着鼻子,林墨吼道:“给我道歉!”

    “不可能!”

    “那拜师免谈!”

    老头退后了一步,吼道:“小子,老夫纵横大陆多少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这个臭小子敢叫我给你道歉?”

    “道歉怎么地?错了就得道歉!”

    “错了?老夫哪里错了?难道是给了你一个强力元魂,一个强大的领域?”

    闻言林墨顿时语塞,是啊,如果没有老头,他只能待在学院里等待学院安排才能去猎杀魂兽获得元魂,如此,这个过程绝没有像现在那么好运。

    林墨不说话了,二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小子,你到底拜不拜我为师。”老头的头发都气竖了起来,他已经准备对林墨采取强制措施了,谁知林墨却一下子跪了下去,迅速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道:“行了吧?老头?”

    老头身上的气势顿时蔫下去,他的嘴角僵硬的抽动着,剧情不应该是这么发展的呀,此时此时老头就像吃了那什么一样难受:“小子,还叫老头?”

    “你只是叫我拜师,没叫我叫你师父,老头!”林墨不服软。

    “拜师就是要叫师父,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我不,我就不!”

    “哎呀小子,皮痒了是吧?”

    “怎么样?你想动手?以老欺小,很光荣吗?”

    “臭小子,师父教训徒弟天经地义!”终于找到了揍林墨的理由,他奸诈的笑着看向林墨,紧接着,林墨的惨叫在云罗森林里连绵不绝。

    凤凰学院,魂师训练场。

    童灵已经两天没有林墨的消息了,几近绝望的她已经走投无路,陈睿告诉她,把林墨带走的是冥火凤凰宗的第七长老赵远宏,此人脾气古怪,特立独行,虽是长老的身份,但从不行使长老的职能,他诸事不理,只喜欢酒。林墨被这种人带走是凶多吉少,但童灵不想放弃,所以她过来找那个她并不愿意找的人,冥火凤凰宗宗主之女赵歆楠。

    赵歆楠天之骄女,却在修炼上出奇的努力,基本上一有时间她便泡魂师训练场。

    童灵在里面找了许久,才找到了赵歆楠,赵歆楠正在和一个人对战,战完一局之后赵歆楠才发现童灵站在旁边,这倒是让她有些惊奇,却在她的意料之中:“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呢!”赵歆楠眼里满是戏谑。

    “今日我来,只为一事!”童灵面无表情说道。

    “我知道,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林墨被赵远宏那个酒鬼看上凶多吉少,赵远宏就是一个疯子,彻彻底底的疯子。”赵歆楠幸灾乐祸。

    “你是不是有林墨的消息?”童灵自动忽略了赵歆楠话中带的刺,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有!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赵歆楠眼中的戏谑更重。

    “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算想怎么样,你又能给我怎么样,羞辱你吗?本姑娘可没有时间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实话告诉你,我并没有林墨的消息,不过说实话,被赵远宏这个酒鬼看上,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赵歆楠眼中满是不屑,说完话后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了不知所措的童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