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第一元魂

雨天清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凤凰学院院长办公室。

    凤凰学院院长李政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淡淡的夜色,若有所思。

    门被轻轻敲响。

    “进来!”李政没有动。

    一个人走了进来说道:“院长,查清楚了!”

    “说!”

    “被七长老带走的叫林墨,寒门出身。”

    “林墨!”李政思索了一下:“不就是今年的第二个先天满魂力吗?”

    “没错!”

    “宗门那边已经点名要这小鬼,赵远宏出来捣什么乱,查到他们去哪了没有?”

    “没有,七长老的速度太快,我们的人跟不上,只知道他往云罗森林那边去了。”

    李政又思索了一下说道:“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对了院长,那个昏迷的女学员怎么处置?”

    “没有生命危险就简单救治一下!”李政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闻言那个人的腰欠了欠,然后退了出去。

    李政看着朦胧的月亮,心中想道:赵远宏啊赵远宏!你到底想干什么?

    云罗森林某处。

    林墨还在昏迷中,他四脚朝天躺在一块巨石上,他的身旁生着一堆火,干柴在扑腾的火焰里烧得激烈。

    老头坐在一旁,小口小口的抿着酒,不时嗒吧嗒吧一下嘴,仿佛在享受何等美味。

    周围静悄悄,老头气息外放,寻常魂兽不敢靠近这方圆数里。忽然,昏迷的林墨一下子窜了起来,惊惧的看着周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紧张的摸遍自己的全身,惊奇的发现,自己肩头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完全没有受过伤的样子。

    “是不是觉得很神奇?伤怎么那么快就好了?”一个声音幽幽传来。

    林墨全身瞬间进入戒备状态,他右手的魂戒顿时燃起火焰,他环顾四周,却见那个老头在旁惬意的在篝火前抿着小酒,看都没有看他。

    老头一副超级欠扁的样子,林墨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欲上去痛扁他一顿,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又打不过他,索性就在老头身旁坐下,林墨一把夺过老头的酒壶,向口中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辛辣刺鼻的烈酒顿时把他呛得满脸通红。

    老头见状恨不得踹林墨一脚,这简直是暴殄珍物啊,老头吼道:“小子,酒是你这么喝的嘛?”其实他是在舍不得那一口美酒。

    “怎么?想让我当你徒弟,连口酒都不给喝?”林墨鄙视道。

    闻言老头的表情缓和了下去:“这么说,你已经想通了?”

    “想让我当你徒弟可以,可我有什么好处啊?”

    “好处在你身后!”老头惬意得伸了伸懒腰。

    闻言林墨转身一看,却瞬间瞪大了眼睛,这个好处也太大了吧!那竟是一只比林墨大数倍蜘蛛,它虚弱的躺在阴影里,除了那一排重瞳在黑暗中发着红芒,林墨感觉不出它的生命体征。

    “这是?”林墨不解。

    “幻灵炎蛛,你的第一元魂!”

    “元魂?”

    “元魂是魂师猎杀魂兽之后,从魂兽体内衍生出来的,它是魂师突破十级瓶颈的重要元素,魂兽分十年魂兽,百年魂兽,七年魂兽,万年魂兽,十万年魂兽,十年魂兽死亡时产生的元魂颜色为白色,然后依次是:黄色、紫色、黑色、红色。魂兽年限越高,产生的元魂越强,魂师吸收元魂之后,不仅能得到魂兽的最强形态,还能从元魂上得到属性加成,比如速度,攻击,魂力恢复,最后便是元魂附带的最诱人的奖励,附带魂技和领域,吞噬元魂有极小的几率无法获得附带魂技,也有极小的可能性获得领域,领域就是创造一个由自己主宰的空间,在这个空间内自己的实力将会被无限放大,领域绝对是同等级战斗中的制胜关键。魂师阶级依次为:学徒,戒士,戒师,掌戒,戒灵,戒尊,戒圣,戒仙,元戒,戒神,魂师每升一阶都必须经历吞噬元魂这个过程,天星大陆魂师遵从五行制衡之道,即使是同一派系的魂师也有不同的发展方向,强攻系,敏攻系,控制系,辅助系,防御系,每个魂师都要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然后去猎杀相应的魂兽发育。”老头一口气将天星大陆魂师体系解释完。

    “那么,怎么获取元魂?”林墨指着眼前的幻灵炎蛛,它隐在阴影里,林墨看不清它的模样。

    “魂兽产生的元魂只能被最后击杀它的人吸收,所以我只是把这只虫子打残了。”老头将一把匕首扔给林墨说道:“呐!自己动手。”

    林墨看着幻灵炎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眼前这只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怪物,在怪老头眼里只是只虫子?林墨的嘴角僵硬的抽动了一下,然后他捡起匕首向幻灵炎蛛走去,那把精巧的匕首握在手中,林墨竟然有种水乳交融的感觉,他体内的魂力跟着活跃起来。

    林墨体内的魂力想着匕首汹涌而去,匕首上顿时燃起了火焰,林墨惊奇的看着这把匕首,问老头子道:“这是?”

    “蓝品魂器,我说你个臭小子烦不烦,问题怎么那么多?”

    林墨白了他一眼,然后直径向幻灵炎蛛走去。

    幻灵炎蛛,火系,使用幻境,擅长偷袭,攻击力极强而且附带毒性。

    林墨走近了才看清,幻灵炎蛛全身赤红,八条腿上长着锐利的倒刺,它的腹部长着绒毛,最具标志性的是他额头上的瞳孔纹路,据说这个纹路能够迷人心智。

    幻灵炎蛛已经是奄奄一息,林墨想到自己要杀死它,顿时心生怜悯,他在心里默哀,但是突然幻灵炎蛛仰起头一声尖声嘶叫,一条能刺穿巨石的腿向林墨刺了过来,异变突起,林墨瞳孔巨缩,他吓得跌坐下去,那条锋利的腿正好刺在林墨的裤裆上,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这一下惊得林墨掉了一身冷汗,这下要是被刺中,那他这辈子就废了。

    见状老头却在旁捧着肚子笑成一团,林墨顿时一阵火大,他觉得自己要是能打得过老头,一定会立马跑过去将老头的脸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

    “这个教训告诉你,永远不要对敌人放松警惕,尤其是濒临死亡的敌人。”老头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林墨只能选择无视老头的嘲笑,阴沉着脸警惕着走向幻灵炎蛛,然后一匕首刺进炎蛛的头部,紧接着炎蛛的脑部在一声巨响中爆开了,林墨又惊大了眼睛,他明明什么都没干,怎么会产生这样剧烈的爆炸?老头明显知道林墨心中的疑问,他解释道:“这就是魂器的威力,小子,不要老是露出这种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林墨恶狠狠的咬起了牙,此时此刻他有强烈的**上去撕烂老头的脸,但只是想想,因为他打不过老头。

    就在林墨默默诅咒着老头的时候,炎蛛的尸体上泛起了黄色的光,黄光不断在炎蛛破损的头颅上汇聚,很快便聚成了由黄光形成的炎蛛形状,黄色炎蛛元魂不断嘶叫着,挣扎,它似有灵识,不屈于林墨。

    “我该怎么做?”林墨问老头。

    “用你的魂力牵引元魂,然后冥想吸收它。”

    林墨心想就这么简单?他盘膝坐了下去,依照老头的方法,用魂力牵引这个黄色的炎蛛元魂,炎蛛元魂在林墨的魂力触碰到的一瞬间挣扎得更加厉害,阵阵尖锐的嘶叫无比的刺耳。

    林墨闭上眼睛,聚精会神牵引着元魂,元魂慢慢的向他的眉心靠近,这个比他还大的黄色元魂接近他眉心之后,不断缩小,然后在元魂最后的一声悲鸣中,完全隐进了林墨的眉心之中。

    顿时,元魂的嘶叫从林墨的脑海中响起,震耳欲聋,林墨能感觉到它狂暴的杀机,他的身体一阵痉挛,黄光从他的眉心扩散,慢慢爬满了他全身。

    林墨仰天嘶吼,痛,是撕心裂肺的痛,不仅仅是**上的还有精神上的,元魂带着狂暴的怒气,在林墨体内大肆破坏。

    “学徒能承受的元魂年限为四百年,而这只魂兽的年限已经五百多年了!”老头阴森森的看着林墨,此时林墨身上不断闪现着黄色的电弧,他微长的头发无风飘动,痛苦瞬间达到了极限。

    “我记着好像没有人在敢学徒阶段尝试五百年的元魂,你是第一个,我想看看有什么效果,幸好你还没有拜我为师,就算你死了也和我没关系。”老头似乎被自己的聪明惊讶到了,然后又捧着肚子笑了起来。

    “你大爷!啊!”林墨一声痛叫回荡在云罗森林内。

    东方开始吐鱼肚白,天星大陆又开启了新的一天,而林墨却在经历着生死考验。

    凤凰学院,天林苑一栋302。

    从噩梦中惊醒的童灵从床一下子上坐了起来,她流了满身的冷汗,大口的喘着粗气,环顾一周,陈睿、周正羽和胖子围在她身前若有所思,见她醒来,陈睿三人赶忙站起来问道:“童灵,你没事吧?”

    “林墨呢?”童灵的眼中瞬间涌出了泪花,此时她最关心的是林墨的安危。

    问道林墨,陈睿三人齐齐摇了摇头,见状童灵便欲起身,陈睿赶忙道:“你要去哪?”

    “我要去找他,我一定要找到他!”童灵不顾陈睿的阻拦,硬是要走。

    陈睿边退边挡住童灵的去路说道:“没用的,这一晚学院动用了很多人力物力将学院内部和附近都找遍了,根本没有林墨的身影,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墨为什么会失踪?”

    闻言童灵回想起昨晚的情形,顿时心里一阵绞痛,眼泪又流了出来,正欲开口,门口却传来了张庆的声音:“童灵小妹妹,你应该听陈睿的话安安静静待着这里,学院那边正在努力寻找林墨,但是你完全可以放心,林墨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你要相信学院。”

    童灵闻言看了看陈睿又看了看张庆,二者都坚定的点了点头,无奈她只能听他们的,因为她一个弱小的小姑娘,根本没有能力去找林墨,童灵擦干眼泪哽咽着乞求道:“那张老师有我哥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那是自然,你放心,林墨一定会没事的!”张庆又转头对陈睿他们道:“在林墨回来之前,你们一定要照顾好她。”

    “明白!”陈睿三人齐齐答道。

    张庆打完招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四个不知所措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