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怪老头

雨天清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夕阳几近西山,红色的光辉布洒在林墨和童灵的脸上,童灵轻吐出一口浊气,全身充满魂力的感觉让全身的疲累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童灵睁开眼睛,正好看见林墨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爬上了一团红晕:“干嘛那么看着我?”

    林墨顿时回过神来,他摸了摸后脑勺,憨憨的笑了笑。

    “哇!夕阳好美啊!”童灵站了起来跑到视野开阔处,她仰起脸,享受着暖暖的夕阳投射在脸上的感觉。

    林墨站到她背后,静静的看着童灵,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牵动心弦。

    “真好!”童灵甜甜的笑着。

    “咱们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林墨站在童灵身后说道,虽然他有点舍不得打扰这个可爱的姑娘。

    “嗯嗯!”童灵转过身,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抓住林墨的手臂,然后任由林墨拉着他走,童灵脸上挂着的红晕,不知是夕阳的照射,还是因为内心那点小小的甜蜜使然。

    天色暗了下去,林墨这才发现自己带着童灵走得挺远的,他们走了好久,周围还是茂密的树,不知名的动物发出的叫声在周围回荡,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可怖起来。

    童灵紧张的抓紧了林墨的手臂,身体也越靠越近。林墨感觉到了童灵的恐惧,他轻轻地将她环抱在怀里,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林墨听得见童灵急促的呼吸声,他想走快点,但是前方草丛里突然蹿出了一个黑影,吓得童灵尖声尖叫起来,林墨停下脚步,冷冷的问了一句:“谁?”

    那个黑影站在那良久,一动不动的,就像一个死物一样,童灵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是林墨知道,那个黑影绝不是一个死物,因为他在黑影身上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林墨正欲上前一探究竟,黑影身上突然燃起了一团火,照亮附近,黑影转过身来,林墨一看竟是一名秀气的少年,年纪与他相仿。

    少年看着林墨,脸上挂着高傲的微笑,他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不屑的问道:“你是不是林墨?”

    林墨眉头紧皱起来,看来又是一个找麻烦的,但他还是如实回答了:“是!”

    “你倒挺诚实!”少年此话一出,周围草丛里又窜出几道身影,将林墨和童灵团团围住。

    “既然你是林墨,那今天本公子就不能让你走了。”少年慢慢走近林墨戏谑的说道:“听说你拒绝了我姐姐的组队邀请?”

    “是!”林墨将童灵护在了身后,冷冷的说出一个字。

    “你有什么资格?”少年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狰狞:“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姐姐?贱民,你们就是爬在大陆最低端的臭虫,我姐姐这样的天之娇女舍下身份亲自去请你,你安敢羞辱她!”

    “那又如何?”林墨右手成爪状,蓄势待发。

    “如何?贱民,臭虫,我要让你知道,触犯我赵家威严的后果!”少年手一指:“把他俩给我埋了!”

    少年神情动作把贵族诠释的淋漓尽致,但是他没有注意他离林墨的位置太近了,还有,他小看了林墨,这个后果非常的可怕。

    就在少年说完话的瞬间,林墨一个箭步踏上去,右手闪电般锁住少年的喉,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绕到少年的身后,左手锁住了少年。

    林墨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直到林墨彻底锁住了少年,少年的那些跟班才反应过来,他们都欲上来解救少年,但是林墨恶狠狠的吼道:“你们再敢上前一步,我便掐死他!”

    闻言那些跟班的动作齐齐一顿,但是有个身影没有停下来,身影的速度极快,而且,他的目标不是林墨,而是失去林墨保护的童灵,林墨见状暗喊一声:糟了。可是已经晚了,身影速度之快,瞬息之间就将童灵捆挟在手。

    “贱民,你放开我,恶心,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少年见童灵被自己的人抓住之后,对林墨叫嚣道:“放开我,再不放开,就让人将你的情人弄死!”

    童灵尖叫着,挟持她的人散发着一种恐怖的气息,让她连魂力都无法使用,她的恐惧升到了极点。

    看到童灵在那个人手中挣扎,喊叫,林墨心里传来阵阵刺痛,他的脸上渐渐变得狰狞,一股令周围空气都微微颤抖的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我说了,放开她!”

    野兽般的声音令少年惊惧起来,林墨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他感到了生命的威胁。

    “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的小情人!”少年吼道,但是他的声音里带着控制不住的颤抖。

    闻言那个人手中一用力,童灵又是一声尖叫:“别管我,你快走啊!”

    林墨的身体剧烈颤抖着,他死死的盯着挟持童灵的那个人,然后猛地一松手,将少年推了出去,林墨迅速从怀里拿出了那块红色的令牌,举在空中。

    见到林墨这个动作,少年顺着他的手看上去,然后他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你举着堂主令干什么?哈哈哈,唬我吗?你要我跪下来给你磕头吗?笑死了!”少年笑得肆无忌惮,他的跟班也跟着笑了起来。

    刺耳的笑声在这片林子里回荡,林墨阴沉着脸将手放了下来。

    “林墨你快走啊!别管我,求你了别管我!”童灵哭喊着。

    少年嘴角一勾:“走?一个都走不掉,给我动手!”

    闻言周围的少年跟班齐齐向林墨冲去,同时,挟持童灵的那个人将童灵高高的抛起,紧接着他也奋力一跃,他的右手瞬间凝聚出一个冰锥锁定了童灵。

    就在童灵被抛起的一瞬间,林墨感觉自己的意识融化了,大脑中被一片白色侵蚀,他抬起头的眼睛里泛着摄人的红芒,紧接着他脚上瞬间燃起火焰,顷刻间,一个火之漩涡在他身下形成,他腰一沉,整个人瞬间激射出去,那速度之快,在场的人都惊大了眼睛。

    挟持童灵的人也惊了一下,动作一滞,就是这一滞,给林墨争取到了时间。

    林墨一把将童灵抱在怀里,童灵也在那一瞬抓住了林墨的衣襟,将身体死死的埋在了林墨怀里,刚刚还在死亡的边缘,童灵只是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做出的本能反应,在那一瞬间,林墨的怀抱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那人的冰锥如约而至,丝毫没有阻力的刺穿了林墨的肩头,剧痛令林墨皱了皱眉头,然后他竟然笑了起来,这一笑,绝对是他有生以来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还好刺中的不是她。

    那人震惊的将冰锥抽出林墨的身体,林墨抱着童灵坠地,林墨控制自己的身体给童灵当了肉垫。

    林墨躺在地上咳出了一口血,童灵坐起身,看着林墨满嘴的血,顿时手足无措,她的眼泪像一颗颗晶莹的水晶砸在林墨的胸口。童灵手足无措地擦着林墨嘴上的血迹,又用力压着林墨肩头硕大的血口。

    “不要有事,求你不要有事啊!”童灵哽咽着。

    挟持童灵的那个人落到地上,震惊的看着林墨,他完全不敢相信这个速度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学徒发出来的。

    “还看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们!”少年对跟班们吼道。

    那个人犹豫的举起冰锥,慢慢的向林墨走去。林墨挣扎着坐了起来,依旧是用手将童灵揽到了身后,但是这一次,童灵却拨开了林墨的手,勇敢的挡在了林墨的面前。

    那个人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但是少年的命令他不敢违背,他的冰锥对准了童灵,童灵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那个人也闭上了眼睛,手中的冰锥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

    “不要!”林墨吼道。

    林墨肝胆俱裂,少年脸上挂起了得意的笑容。

    但是,猛的刺下的冰锥却突然狠狠一顿,紧接着,远处传来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就像一个喝醉酒的人在不停的哼着小曲。

    少年对着前方吼道:“谁?是谁在装神弄鬼?”

    举着冰锥的那个人缓缓回头,眼里带着难以言喻的恐惧,他的身后,黑暗中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向他走了过来。

    除了怪异的哼小曲的声音,现场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没多久,声音的主人终于现出的原形,那竟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糟老头子,全身穿的乱糟糟的,头发也是乱糟糟的,站在那里还在不停地往嘴里灌着酒。

    空气里弥漫的威压顿时消失,举着冰锥的那人如释重负,整个人的身体软了下去。

    “以掌戒的实力欺负两个小小的学徒,你还真给魂师长脸!”老头眼中泛着寒芒。

    那人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无法动弹分毫,他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仅仅是这个老头身上散发的气息就让他体内的魂力不稳,这只有比他高出就几个境界的强者才能办得到。

    “你.......你........”看清了老头之后,少年的眼中少有的闪过一丝恐惧。

    “还不滚!难道要我亲自送你们?”老头吼道。

    闻言,少年如释重负,赶紧带着自己的人落荒而逃。

    现场就剩下了老头,林墨和童灵。

    少年等人逃走后,童灵立即俯身下去,检查林墨的伤势。这时老头却摇晃的手中的酒壶,一步三摇着向林墨走了过来。

    林墨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老头,这个老头身上散发的气息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老头看了看林墨,又看了看童灵,突然脸上挂上了耐人寻味的笑容,他带着嘲讽道:“用生命也要保护的人是么?”

    老头身上顿时散发出犹如实质般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