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跨阶之战

雨天清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奎这么一闹,凤凰学院执法队便立即收到了消息,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执法分队队长吴迪站在远处并不上前,他看着正在对峙的张奎和林墨等人,问自己的下属道:“都是什么人在闹事?”

    “是几个二年级的学员和几个新生在闹事!”下属回答道。

    “因为什么事?”

    “应该是因为座位。”

    吴迪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下巴,烦道:“好好吃个饭都不行,这都什么屁事!”

    “队长,要上去抓人吗?”

    “抓什么抓,我今天就要看看,他们今天能闹出什么风浪!”说着吴迪便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坐了下来,他的几个下属面面相觑,无奈也只好跟着坐了下来。

    林墨那边,在张奎动用第一元魂之后,张奎的跟班已经跑了,因为他们知道事情一闹起来,执法队肯定会赶过来,凤凰学院的执法队有多恐怖?他单单是想想都发憷。

    只是张奎火气攻上心头,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被几个新来的和看扁了,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风狼,是我猎杀的第一只魂兽获得的元魂,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它给我加持了百分之二十的速度加成,还有一个附带魂技,你们,受死吧!”

    那只火焰形成的狼应声跃起冲向林墨,并对他张开了凶狠的獠牙,同时张奎以极快的速度向林墨的侧翼移动。

    “胖子,牵制他,快牵制他!”陈睿看见快速移动的张奎,急忙对胖子喊道,可是他们只是今早刚刚觉醒的新手,连能力有什么特点都不知道,更别说怎么去用了。

    “牵制?怎么牵制?”胖子手忙脚乱的问道,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用你的能力,锁住他的脚!”张奎越来越近,陈睿驱动魂戒在右手上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金属小盾牌。

    胖子还是没能理解陈睿的意思,他自责的喊道:“怎么锁?我不会啊!”

    说话间,那只火焰狼与林墨只有咫尺之距,张奎移动到侧翼,凌空跃起,蜷缩起身体,双手交叉,一排火球顿时在他面前凝聚。

    林墨还是笔直地站着,古井不波,在旁观者来看,他就像是吓呆了一般,看情形林墨五人都落在了下风,想来也是,五个刚刚觉醒的寒门子弟,对阵一个六级戒士,是人都觉得戒士会赢。在远处观望的吴迪已经在戒备状态,随时准备救人。

    童灵害怕的抓住林墨的衣襟,林墨伸出左手将她护在身后。

    凶恶的狼头在林墨的眼睛里不断放大,林墨眼睛里突然闪过一道寒芒,他向前踏了一步,腰跟着沉了下去,他幽幽开口:“火拳!”

    远处的吴迪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个小鬼看一遍人家的魂技就能使出来?他一个刚觉醒的小鬼,怎么可能办到?

    但是林墨并不是在虚张声势,只见他的右手顿时源源不断的喷发出火焰,然后在一个看不见的力量的牵引下,盘绕上了林墨的整只右臂,形成了由火焰聚集而成的巨手,林墨对准那只火焰狼头狠狠的砸了下去,狼头和巨拳撞在一起,造成的气浪向周围荡开,这一击,火焰狼与林墨势均力敌。

    就在林墨与火焰狼对撞的瞬间,在侧翼的张奎同时猛地张开双手,一排火球便带着割裂空气的尖锐声冲向林墨等人。

    “正羽,胖子,挡住!”陈睿将金属盾牌护在自己胸前,周正羽和胖子见状也纷纷凝聚出盾牌,三人站成一排,将林墨和同童灵护在身后,他们本来完全可以躲开的,但是林墨和火焰狼缠在一起,他们一避开,林墨就完全暴露在火球的攻击之下,所以,他们非但不能躲,而且要挡住,死也要挡住!

    火球撞过来的速度远比描述的要快,火球狠狠的撞在陈睿三人的盾牌上,他们就感觉一股巨力从盾牌上一直传遍他们全身,他们的脸上顷刻间爬上了病态的潮红,他们弓着步子却不住的一步步后退,盾牌上也开始爬满了裂纹。

    “我撑不住了!”周正羽含糊不清的说道。

    童灵看见陈睿他们如此艰难,她也想上前帮忙,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如意的控制魂戒的能力,水本无形,童灵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应对这种情形。

    “精彩!”吴迪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林墨等人:“觉醒第一日就能运用能力达到这种配合,这几个小鬼有前途。”

    一个下属跑过来对吴迪说道:“队长,那几个闹事的身份查到了,那个二年级的叫张奎,火系六级戒士,那五个新生除了那个女孩子,都是觉醒魂力超过八级的高资质学员,其中那个火系的叫林墨,是个先天满魂力。”

    一听到先天满魂力这几个字,吴迪瞬间瞪大眼睛站了起来:“先天满魂力?你没有弄错?”

    “属下起初也不相信,但是经过反复查证,确认林墨就是先天满魂力。”

    吴迪的脸上挂起了耐人寻味的笑容,这场戏,有点意思。

    林墨和那只火焰狼进行了一场角力,双方战平,僵持着,陈睿三人被张奎逼得步步后退。林墨转头看了一眼陈睿他们,当头再转回来的时候已经带着狰狞,他沉了一口气,右手奋力一推,火拳瞬间爆炸,巨大的冲击将火狼震飞了出去,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奎从口中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爆!”数个火球应声爆炸,陈睿三人的盾牌瞬间被炸成了碎末,巨大的气浪将他们震飞,紧急关头,林墨用身体护住了童灵。

    五人同时被震飞出去,周围围观的人学员四下逃散。

    张奎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着到底的林墨等人,他的内心的傲娇得到了最好的宣泄,但是他还不打算就此收手,只见他右手举了起来,叫道:“第一魂技,凌风十字斩!”他的手应声斩下,一个十字型的火焰斩风带着颇大的声势向到底的林墨等人斩来。

    陈睿三人最先承受了爆炸的冲击波,倒地之后三人都晕了过去,童灵恐惧地蜷缩在林墨的怀里。十字斩斩来的速度根本没有机会让林墨考虑,林墨迅速站起身,吼了一声:“起!”一个弧形的火焰护盾将他们五人都保护了起来,但是林墨知道,张奎这一击他接不了。

    就在十字斩就要接触到林墨的护盾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够了!”

    几乎是声音传来的那一瞬间,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林墨护盾的前面,那人举起手凌空一抓,张奎的十字斩就像一张碎纸片一样被那人抓在手里,瞬间息了火。这个人不用说,就是吴迪。

    吴迪的手张成爪型对准张奎,张奎的身体顿时被吸了过来,张奎尝试着挣扎,但是在吴迪面前他如一只小虫,如何能逃出吴迪的魔爪?吴迪抓住张奎的脸狠狠的按在地上摩擦,同时吼道:“闹事的都给老子带走,闲杂人等都给老子散了!”

    执法队一上来,那些学员便自觉的解散了,他们可不想被可怕的执法队误抓。

    在吴迪挡下十字斩那一瞬间,林墨再也扛不住,眼一黑便晕了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林墨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飘忽很飘忽的梦,梦里他一直在喊,一直在叫着一个人,叫着叫着他就醒了,他看见了洁白的天花板,在意识清晰的那一刻,他却忘了自己在梦中做了什么。

    林墨浑身酸痛,头胀欲裂,他发觉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厚重的被褥,他抽出手想揉一揉发胀的脑袋,但是这一下子惊醒了睡在一旁的童灵。

    “你醒啦!”童灵惊喜的叫道,但是下一瞬她却皱起了鼻子,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你怎么睡这么久,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林墨坐了起来,正巧张庆走了进来。“林墨小兄弟,你醒啦!你可是昏睡了两天了,医生说你身体极其虚弱,是因为长时间未进食的缘故,加上食堂那一闹,身体差点就垮掉了,你也真是,我给你的令牌怎么不用,何必硬抗!”

    “陈睿他们呢?”林墨转移话题。

    “他们待在这里一天了,刚回去宿舍!”童灵小声道。

    张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见你醒了我就放心了,食堂那件事我已经帮你们摆平,你的身体并无大碍,只要好生调养一段时间就好,这几天你们宿舍的伙食我会单独叫人安排。”

    “我可以走了吗?”林墨平静的语气总让张庆感觉不舒服,张庆尴尬的笑了笑,说:“当然可以,我说了你的身体并无大碍!”

    闻言林墨便自顾的下了床,他深吸了几口气,在童灵的搀扶下,向天林苑走去,林墨没向张庆有打招呼,只是童灵礼貌的说了一句:“张老师我们走了!”

    林墨一路感觉自己只是很疲累,但是那种饥饿感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不知道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那些人对他的身体做了些什么。

    童灵搀扶着林墨走得很慢,回到302的时候,陈睿三人赶紧围过来扶着林墨坐到床上,陈睿关心道:“好点了没?怎么不在那边多待一会。”

    “我没事,在那边呆着浪费时间。”

    “那好,我有事要跟你说!”陈睿三人搬过来椅子围着林墨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