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9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和靳文礼既然确定了要投资翡翠园项目,就片刻不耽误地开始调动资金,另一方面靳文礼又继续了解香港商人钱自利的情况,这一打听还真不得了,不仅市里领导接待了他,而且已经有不少人盯着翡翠园这个项目了,钱自利也是在多方面选择,竞争还是很激烈的。

    一了解到这个情况,再看报纸上天天刊登着翡翠园规划的大篇幅广告,靳文礼心里就有些着急了,可惜杨乐这段时间出国去参加一个研讨会,不然还可以帮自己找找关系,这样跟钱自利合作的机会也能大一些。

    既然没了这个优势,靳文礼只能凭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于是他几乎天天都去钱自利办公的地方堵人,有时经常一天也碰不到人,不过还好靳文礼毅力过人,最终还是凭借着自己的真诚打动了钱自利,在出示了自己的现有资金和资产证明后,钱自利同意靳文礼成为合伙人之一。

    这样不到一个星期,包括靳文礼在内一共有三家单位成为了翡翠园的合作伙伴,在签署了一系列的协议和文件之后,几个人开始注入资金。

    钱自利办事非常有效率,很快就让事先已经找好的工程队开工打地基,并且破土当天还搞了个规模不小的仪式,市里领导也都出席了,并说一定要让翡翠园成为市里地标性的建筑。

    靳文礼看着施工现场工人们一片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自己的事业在不远的将来终将要实现飞跃了,借着这次的项目把这一行的门道都弄清楚了,到时他就可以开辟出自己的地产王国!

    回到家,见叶水清已经准备了一桌子的菜,靳文礼不禁笑着说:“媳妇儿,没少忙活啊。”

    “知道你今天高兴,翡翠园动工了,我呀必须为咱家以后的地产大亨锦上添花!你一下儿别动,酒我给你满上,菜想吃哪个我给你夹到碗里。来,我先敬靳总一杯!”叶水清也确实是跟着高兴,想想未来的前景,她都觉得老天实在是太厚待自己了,不仅能重活一世,而且还给了自己如此圆满的人生。

    靳文礼先是一口将自己杯里的酒干了,然后拿过叶水清的酒杯把她的酒也喝了:“你不会喝酒还是别喝了,省得一会儿遭罪,我再怎么飞黄腾达,媳妇儿你也永远是我的领导,咱家的财政大权还是你说了算!仍就是你发号施令我埋头苦干!”

    靳文礼说完就自己嘿嘿乐,然后又问:“闹闹和小昊呢?”

    “去英语班儿学英语了,沈大哥一会儿接他们,小昊我专门儿找了个老师辅导他,就你闺女不好好学习,还总扰乱课堂纪律,告诉你她再犯一次这毛病,我非揍她不可!”

    “唉,揍吧,千万别让我看见哪,不然我可受不了!”靳文礼心疼女儿,可又不敢违背媳妇儿的话,只能躲了。

    叶水清笑:“行,瞧你那样儿,别皱眉了,快吃菜吧!”

    靳文礼这才又欢喜地和叶水清边喝边聊,高谈阔论地说着自己的想法和计划,叶水清连连赞叹,又把靳文礼狠夸了一顿。

    靳文礼没喝多少酒已经是醉了:“媳妇儿,明天!明天我带你去厂里瞧瞧,你看看我几年干了多少事儿,看看厂里的变化,不然空口无凭,你也不能完全相信我说的话!”

    “好,我去,明天和你一起去看看咱们靳厂长的丰功伟绩!”叶水清知道靳文礼有些醉了,逼着他吃了半碗饭,然后就扶着他躺到床上,靳文礼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叶水清笑了笑去收拾碗筷。

    靳文礼虽是醉了,可到了第二天却没忘记自己前一天说的话,非要带着叶水清去厂里参观,叶水清没办法再加上也有些好奇就和他一去了。

    到了厂门口,叶水清坐在车里仰望着宏伟气派的大门赞叹:“这两扇门太有气势了!”

    “这算什么,等进里面你再看看。”靳文礼眉飞色舞地开着车,缓缓驶进了厂子大院儿。

    原来的土道已经铺上了沥青,平整宽阔的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远处的空地还有大片的绿地和几处喷泉。

    “这简直就像进了公园儿一样,太漂亮了!”叶水清又惊又喜,她已经好久没来过这边了,没想到靳文礼这么能干。

    “这叫企业文化,要想让员工发挥出最大的工作效率,就必须给他们创造成良好的工作环境,国外都讲究这个,员工宿舍更漂亮,我还让人在宿舍那边开了家小卖店又安了部公共电话,这样他们想买什么也不用跑出二里地去了。”靳文礼语气充满了自豪,当然他也确实应该自豪。

    叶水清在厂区逛了一圈儿,再次感叹于靳文礼的管理有方,陪着他在新办公区呆了一上午,中午又去食堂吃了午饭,靳文礼见人就得意地介绍叶水清的身份,说她是总厂长,也是自己的媳妇儿,别人听了都笑,倒把叶水清弄得挺不好意思的。

    “厂长,那帮人又来了。”两人刚吃完饭,就有人过来找靳文礼。

    “不用管他们,无理取闹也得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想讹我靳文礼,那他们就是自找没趣儿呢!”靳文礼说完冷哼一声。

    叶水清在旁边听得糊涂,便问:“他们是谁啊,出什么事儿了?”

    “媳妇儿,你不用担心,半个月前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一群人,非说咱们的厂子占用他们的耕地了,还说厂子污染环境,影响他们下游的水质。我看他们这些农民不好好种地,就是想钱想疯了,我们当时买的根本就是荒地,再说厂里也是交了排污费的,他们无非是想从咱们这儿讹点儿钱,我偏不如他们的愿!”

    叶水清听完却没接话,只是低头默默想了一会儿才说:“我公司那边还有事儿,你送我回去吧。”

    “行,我送你回去就不再回来了,等会儿先去工地那边瞧瞧,然后去接孩子,你在公司等我吧。”

    叶水清点头和靳文礼一起走到外面取车,出了厂区大门,叶水清就看见大门两边站了能有上百人,保安拦着这些人,让靳文礼把车开了出去,一直开出老远还有人在后面追。

    “文礼,我看这件事并不是小事儿,等过几天咱们两个好好研究一下,有问题总要解决的,不然总让他们这些人围在厂子外面对厂子的影响也不好。”

    “要我说没什么可研究的,他们不嫌累就让他们站着呗!”靳文礼才不在意这些人。

    “不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别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事,给厂里带来坏影响,得不偿失。”

    靳文礼叹气:“好吧,媳妇儿你说了算,反正我是不想搭理他们这些人!”

    叶水清这才感觉放心些,只是回了公司刚坐到椅子上就觉得有些头晕,紧接着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地难受,最后吐了个干净才算好受点儿,心想等回了家一定要和靳文礼说说食堂的卫生问题,别再把工人吃出毛病来。

    只是这一拉肚就拉了三四天也不见好,靳文礼急得赌咒发誓说食堂的东西绝对干净,他自己都是一直吃食堂的,不可能有问题,而且厂里也从没有发生过许多人吃坏肚子的情况!

    “我不和你废话了,我这肚子就是从那天吃完你们食堂里的东西才出的毛病,我这都快脱水了,赶紧去医院吧!”叶水清怕自己是痢疾,也不敢再耽误就让靳文礼送自己去医院。

    到了医院大夫问完病史,又让叶水清做化验,做了几项化验却也没验出什么毛病来,大夫也觉得奇怪:“你具体是哪个部位疼,肚脐上面还是下面。”

    “小肚子,坠着疼,一会儿疼一会儿不疼的。”

    “去查查妇科吧,兴许是有炎症了。”大夫让叶水清换个科看病。

    妇科还至于拉肚子啊,叶不清怀疑这个大夫到底水平够不够,虽是这样想可也不能不听人家的,只能又挂了妇科的诊。

    在妇科又化验一遍,给叶水清看诊的女大夫看了看结果说:“你这怀孕都两个多月了,自己就不知道?结婚多长时间了?”

    “没多长时间,刚一年多,一直想要孩子也没有,没想到这就有了。”没等叶水清说话,靳文礼就抢着回答。

    叶水清奇怪地看了靳文礼一眼,并没有反驳他。

    “没来月经不知道吗,这点常识也没有,还好事情不大,多注意休息,生活节奏放慢,最好是静养两周再上班儿,我给你开点儿维生素。”

    等出了诊室叶水清就问靳文礼:“你刚才干吗说谎啊?”

    靳文礼乐得原地蹦了下儿:“傻媳妇儿,你要是说咱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了,医院能放你走吗?”

    “当然不能放了,这是二胎,不符合政策,不让要的。”叶水清觉得国策就是这样规定的,不让自己要这个孩子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我说媳妇儿,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事儿,你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闹闹一个孩子多孤单啊,好媳妇儿,这个孩子咱们留下来吧。”靳文礼抱着叶水清恳求。

    叶水清眨了眨眼:“可是指标要不下来啊。”

    “要什么指标,等生下来我认罚就是了,十万二十万我都认!”靳文礼宁可被罚款也要保住这个孩子。

    “天哪,你说我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一心想着政策不允许,心里还难受呢,怎么就忘了咱们可以认罚这件事了!”叶水清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她还是受了前一世思想的影响,没想到自己还有另外一个选择,超生了只要缴纳社会抚养费就好,自己怎么能不要这个孩子呢!

    “最近真是好事双成,喜事不断哪,媳妇儿,只要有你在,咱家的日子指定越过越红火!”靳文礼喜得抓耳挠腮,也不知道怎么高兴才好了,扶着叶水清慢慢下了楼,立即就送她回家,让她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闹闹和小昊回来之后,靳文礼就宣布了这个消息,结果闹闹乐得在地上直打滚儿,嚷着要带弟弟妹妹玩儿,把叶水清和靳文礼逗得哈哈大笑。

    沈昊则是一脸严肃地皱起了眉头,靳文礼见他这副表情就问:“小昊,你小婶儿有孩子你不高兴啊?”

    沈昊摇头:“不是不高兴,我只是感觉我带闹闹已经很累了,如今又要再增加一个,心里既高兴又烦恼,到时你和小婶儿撒手不管忙工作,这个孩子还是我的负担哪。”

    叶水清听完沈昊的话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小昊,就冲你说这话,小婶儿这孩子啊还真就是要交给你照顾了!”

    沈昊也笑了:“只要别像闹闹这么淘就行。”

    这时闹闹就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掐腰一站:“对,千万别像我,我太淘了!妈妈,你一定让这个小宝宝乖一点,别再让小昊哥挨累啦!”

    这下可是连靳文礼和沈昊都笑得前仰后合的,叶水清看着眼前的家人,心中满满地都是幸福。

    自从确认怀孕后,叶水清的肚子倒不疼了,也不拉肚了,平平静静地连一点恶心的感觉都没有,这让她感觉很神奇。

    在家呆了半个月,叶水清才开始去公司上班,大家都给她道喜,叶水清也不吝啬,请公司里的所有人大吃了一顿,给每人又发了一百块的辛苦费,大家都乐呵呵地谢了又谢。

    叶水清心满意足地躺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午休,她别的反应没有,就是爱犯困,总想睡觉,所以每天中午都要睡上一觉解乏。

    只是刚闭上眼睛传呼机就响了,她怕是靳文礼有事儿赶紧起来拿过茶几上的传呼机看了一眼,只这一眼神情却是渐渐地凝重起来。

    印刷厂的事我哥处理不了,赶紧另想办法。

    这条信息下面的署名是李茹,印刷厂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大家都在瞒着自己?叶水清放下传呼机又躺回到沙发上,却是一丝睡意也没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虽然一直号称是亲妈,可是也不会让水清和文礼一帆风顺地,波折还是要有不少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