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南方男人依旧没完没了地在叶水清身边唠叨,叶水清故作不理,只等再坐两站就要下车,因为再过两站离沈振山的运输公司就不远了,自己要是能坚持到那儿就什么都不怕了。

    “小姐,要不这样好啦,你把你的传呼机号码告诉给我,一会我们一起找一部公共电话打一下就知道这部机子是不是你的啦。”

    叶水清紧紧护着自己的兜子,看快到站了转身就往车门边儿上走,那男的紧跟在她后面也站到了门口儿。

    下了车,叶水清站在大马路上看向那个男人:“我的号码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可以去找一部公共电话,当着你的面儿给我自己留言,到时自然就能证明传呼机是不是我的了。”

    那男的立即点头:“好呀、好呀,那走吧!”

    “等等,你离我远点儿,不然我就喊人了,前面就有公共电话,你跟在我后面走!”

    叶水清说完就朝运输公司的方向走去,不时回头看那人是不是和自己保持着距离。

    “小姐,其实我不是坏人啦,我是来这里做生意,刚才在车上我一看到你拿出和我那部一模一样的机子就感觉我们两个很有缘分啦,你在哪里工作呀,应该也是搞业务吧?”

    废话,传呼机都是一个样子,难不成在大街上随便看到一个就都能说成是自己的?叶水清坚持不和那个男人说话,只是加快脚步往前走,等看到运输公司大门的时候几乎是跑了起来。

    “小姐,你慢一点啦,我不赶时间的,哎!小姐,你别跑啦!”

    叶水清才不管他喊什么呢,一口气跑到了公司门前,正看见虎子在擦车,立即大喜过望:“虎子!”

    虎子回头:“哟,嫂子,怎么这一大早就过来了?你跑什么呀,还有人追你怎么的?”

    叶水清气喘吁吁地停住脚步,往后面看了一眼,然后指着也正往这边跑的男人大声说:“虎子,是有人追我,这人想抢我东西!他想抢我兜里的传呼机!”

    “我、操!这小子他妈的是活腻歪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嫂子别怕,站远点儿!哥儿几个过来,今天让你们练练手儿,活动活动筋骨,有人要劫咱嫂子的东西!”

    旁边的几个人听虎子说完,一个个眼睛直放光,随手拿起修车的家伙就走了过来:“在哪儿呢,让老子瞧瞧哪个龟孙想把自己身上零件儿重新装一遍!”

    “小姐,你跑得太快了,你在这里上班哪?”那男的这时也跑了过来,喘着粗气冲叶水清笑。

    “小姐?你把舌头给我弄直了再说话,告诉你小子,今儿你算是撞枪口上了,一会儿保准让你叫奶奶!动手!”虎子说着突然一脚就踹了上去,那男的立即就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就一下又扑上来几个人,也没用家伙,先是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

    “你们怎么打人,救命!几位大哥,是不是有误会,先别打了!”那男的开始还嘴硬,只是没挺过两分钟就开始求饶。

    “误会?你敢抢我嫂子的东西,你也不打听打听,咱哥们儿是什么人,就在这市里你有几条命都不够丢的!”虎子拎着对方的衣领子瞪眼。

    “虎子,干什么呢,早就说过不许随便惹事儿,你还带头打架,不想干了?”沈振山得到有人打架的消息从办公室赶了过来。

    “沈哥,是这小子想打劫嫂子!”虎子立即澄清自己没惹事。

    沈振山这时也看到叶水清了,见叶水清连连点头,再看向那男人时眼神就变了,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棍走了过去:“小子,够胆!今天废了你两只手也算是为民除害。”

    “这位大哥,这位大哥,误会,是误会啦,我是好人啦,从没想过要抢这位小姐的东西!”

    “你胡说,刚才在车上你就一直缠着我,要看我的传呼机,还说你自己的丢了,就是想诬陷我偷东西!”叶水清立即反驳。

    “不是啦,不是啦,小姐!其实我是看你长得很漂亮,想跟你交个朋友啦,所以才那么说的,不信你们可以打开我的公文包看一下,我的传呼机就在里面,我是因为喜欢这位小姐才说谎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啦!几位大哥放过我吧!”

    沈振山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算你有眼光,我弟妹长得是好看。”

    “是,是,大哥你放过我啦。”

    “你没听见我说什么吗,我说她是我弟妹,意思就是这是我兄弟的女人,你是个屁啊!虎子,继续给我打,嗯……,就按流氓罪论处吧!也不用打残,让他在医院住一个月就行了。”

    “好咧!”虎子几个人得了沈振山的口令,更是撒着欢儿地挥起了拳头。

    “弟妹,我开车送你去公司。”沈振山带着叶水清上了一辆小微型。

    “谢谢你啊,沈大哥,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文礼怎么没送你?”

    “他厂里有事儿,只来得及送两个孩子,我自己坐公共汽车。”她已经遇到过两回这种事儿了,叶水清觉得自己都快对坐公共汽车有阴影了。

    “原来是这样,下回再有这种情况,你就打电话说一声,我让人过去接你去公司,现在社会乱,什么人都有,安全第一。”沈振山嘱咐着叶水清。

    “那行,要不我也是吓怕了,我让文礼也给你弄个传呼机,这样方便联系。”

    沈振山也不客气,直接点头儿答应:“那我又占便宜了,我们爷俩儿全靠你和文礼帮衬着,我还住单间儿呢,沈昊这小子就住上大别墅了。”

    “小昊这孩子懂事儿,照顾闹闹比我和文礼还用心,其实是没少帮我们的忙,我和文礼呀可是拿他当儿子看的。”

    “这个我知道,咱们这是一辈子的交情,我沈振山也是个有福的人,沈昊这小子虽然没亲妈在身边,可是比有妈的孩子还强百倍呢!”沈振山说着眼里泛起了泪光,叶水清也是感慨一笑,不再多说。

    到了公司,叶水清就给靳文礼打了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反正自己不说沈振山也会说,靳文礼听完又是生气又是害怕,也想起来两人没结婚时一起坐公共汽车就有人骚扰过叶水清,于是便问:“那人还在沈大哥那边没有?”

    “你要干吗?”

    “收拾他呗,敢对我媳妇儿起坏心,我能饶了他吗!”

    “行啦,沈大哥已经让人把他打得很惨了,你还想闹出人命啊?我已经没事儿了,你好好工作吧。”

    “媳妇儿,都是我不好,不应该让你一个人上班。”靳文礼觉得主要还是他自己的错误,幸亏没出大事,不然自己不得后悔一辈子!

    叶水清笑了:“瞧你说的,以后我还不能一个人出门啦,不过是倒霉罢了,千万别乱想,我挂了。”

    放下电话,叶水清又定了定神才开始处理事情,她现在又有个了想法,想利用自己手里的教师资源办个补习班儿,这也是将来很赚钱的一个行业,但师资力量一定要强,自己可以让在这里出书的老师帮忙联系。

    “叶总,有位郑国芳女士找您。”文生敲门走了进来。

    郑国芳?她怎么会到自己这儿来,还真是稀客。

    “请她进来吧,是我婆家那边的亲戚。”

    文生点头转身出去,不大一会儿就将人带了进来。

    郑国芳看着打扮时髦的叶水清动了下嘴角儿:“你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本来就都不老,二嫂不也是才三十出头儿吗。”叶水清端了杯茶放到了郑国芳面前。

    “算了吧,你有钱活得自然滋润,我哪能和你比,白头发都有了,他们老靳家也就出了靳文礼这么一个好货,其他的都不是人!你命好,嫁给了靳老四,不但会赚钱,还听你的话,听说你在茗都花园买了房子?我记得七、八年前你和老四还摆地摊儿呢,转眼间就已经飞黄腾达了。”郑国芳的话里带着些许酸意。

    “二嫂,我也是吃苦过来的,你不必这么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不是我自己的事儿,是靳老三出事儿了,两个老的腾不出空儿来让我过来和你说一声,要不看在他们每个月都给靳升钱的份儿上,我才不管他们老靳家的破事儿呢!”

    靳文业出事儿了?这人成天躺在床上还能出什么事儿啊,叶水清很是奇怪:“他怎么了?”

    “报应呗,还能怎么了,自己从床上摔到了地上,磕了脑袋,现在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行了,我信儿已经带到了,至于你去不去就不关我的事了。”郑国芳说完就起身往外走,看着现在的叶水清让她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心里很不自在。

    叶水清在郑国芳离开后,想了想还是又给靳文礼打了电话。

    靳文礼快中午的时候开车过来了,然后载着叶水清一起去了靳文业家。

    “文礼、水清你们可来了,快看看你三哥吧。”佟秀云抹着眼泪,给他们开了门。

    叶水清一进屋子就皱眉,这屋里的气味儿太难闻了,又腥又臭,可见黄金华没有经常清洗衣物。

    等两人走到床前,就见靳文业仰躺在床上直流口水,咿咿啊啊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送去医院?”靳文礼问黄金华。

    “我又没钱,怎么送,你三哥存折都藏着呢。”

    “四叔,你救救我爸吧!”站在一旁的靳蕾这时冲过来抱住了靳文礼的大腿。

    “你怎么没去上学?”叶水清先想到的就是这个,谁知靳蕾根本不理她说话,只是哀求靳文礼,叶水清不愿和她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只等靳文礼做决定,无论他怎么做自己都不会反对。

    “别哭了,四叔肯定救你爸,你四婶儿问你,你为什么不去上学呢?”靳文礼把靳蕾抱了起来。

    “同学都说我身上的味儿不好闻,我不想去学校了。”

    叶水清再不喜欢靳蕾听了这话也是心酸,小孩子又有什么错,还不都是父母造成的。

    靳文礼也叹气:“你先在家呆着,四叔送你爸去医院。”不拿钱给靳文业看腿是一回事儿,不救他的命则是另外一回事儿了,自己总不能看着三哥死在家里,再说父母也受不了。

    靳文礼和叶水清下楼去找公共电话,路上靳文礼说:“媳妇儿,你别怪我啊。”

    “人命关天,我怎么可能会怪你,更不想让你以后都因为这事儿自责,一会儿你跟着救护车去医院,我去给靳蕾买几套衣服,等过两天我再给你三嫂买台洗衣机,那屋里味道太难闻了,不过也不怪她,本就傻乎乎地一个人还要照顾两个孩子和一个大人,确实是难为她了。”叶水清还是很同情黄金华的。

    靳文礼感激地搂了叶水清一下:“我就知道媳妇儿你肯定为我着想,谢谢!”

    两人叫了救护车就站在楼下等着接人,救护车来了之后靳文礼带人上了楼,叶水清则去商店给靳蕾买衣服,又顺便订了台洗衣机,估计半个月后能送到。

    晚上靳文礼回了家,累得够呛,叶水清赶紧帮他换衣服,又把饭菜端了过来:“先歇会儿再吃。”

    “没事儿,我真饿了,一天也没空儿吃东西。”靳文礼大口吃着饭菜,很快一碗饭就见了底儿,叶水清又给他盛了一碗。

    “衣服买完交给你三嫂了,洗衣机也订了,你三哥那边怎么样?”

    “脑血栓,我暂时找个了陪护,一天三十,大夫说情况不太好,先观察一段时间,等病情稳定了再回家养着。”

    “命能保住就不错了,别说三十就是五十、一百该雇人也得雇人哪,不然也没人手帮忙。”叶水清想,靳文业这种人虽然现在看着可怜,可是细想起来也是罪有应得,曹红两口子后来到底离了婚,也可以说是他一手造成的。

    靳文礼点头:“我知道你不会在意这个钱。媳妇儿,我今天看着我三哥就一直在想,只要咱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求了。”

    叶水清给靳文礼夹菜,也笑着说:“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快吃饭吧。”

    就这样靳文业在医院呆了半个月,病情总算是稳定了下来,靳文礼又找人帮着把他抬回了家,又给黄金华留下一千块钱,让她别心疼电费,洗衣机该用就用,好好照顾靳蕾,别再让孩子在学校受歧视了,黄金华憨头憨脑地答应了好几遍,靳文礼这才放心地离开。

    一天晚上,叶水清睡得正香就听两台传呼机先后响了起来,而且还不只一条信息,连着响了好几回,难受地睁开眼睛叶水清打开台灯看了看时间,才三点十分,谁这么招人烦这大半夜的发信息啊,再看靳文礼一点儿也没受影响还打着小呼噜儿呢。

    生气地拿过自己的传呼机看了一眼,脑子立即就清醒了,叶水清下了床小跑着绕到靳文礼那边又拿起他的传呼机一看,果然信息内容是一样的,上面全都写着:三哥病危,速去家里!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特别地困,睡觉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