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听完靳文礼的话可不是乐得差点跳起来:“真的啊,拖得时间太长了,我都快把这件事给忘了,档口位置还没定下来呢,怎么现在就要签约啊,太着急了吧?”政府做事效率太低,投资的事儿到现在还没弄完。

    “不是档口签约,是合作签约,咱们不是打算投一百万进去吗,今天主要是谈具体条件,决定以后我们到底要不要对后续工程进行投资,一会儿我去接你到时再说。”

    放下电话叶水清就站起来收拾东西,然后又坐在办公桌前眼巴巴地等着靳文礼过来。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靳文礼才赶到公司,叶水清着急地说:“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过来,我都傻等半天才!”

    “厂子那边有点事儿我处理一下耽误了些时间,不过叶总你可是经过风浪的人,怎么这次这么沉不住气呢?”靳文礼帮叶水清拿起包,两人一起往外走。

    “新安路市场盼了这么久,我当然急了,一会儿到那边要做什么啊,你先跟我说说。”

    上了车,靳文礼把车子发动起来才说:“咱们什么都不用说只管听杨乐的,他自有想法。”

    原来杨乐也会去啊,叶水清放心了,虽然她对杨乐处理感情问题的方法和态度不是很认同,但在做生意这方面还是特别欣赏的,这人头脑不是一般的精明。

    两人到了新安路市场管理办公室门口就见杨乐的车已经等在那里了,车里的杨乐也应该是看到了他们,所以开车门走了出来。

    叶水清看着走进近的杨乐感叹,许久没见这人气质更沉稳了,她可以感觉得出来杨乐今天心情很好,因为他脸上难得地露出了明朗的笑容,最起码不像平时那样让人感觉很阴沉。

    “叶总,好久不见,真是好本事又发掘出一个名导来。”杨乐笑着和叶水清打招呼。

    “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又没出什么力,贺博恒也是你介绍来的,我看你才是伯乐!”当初郑维新离开后,杨乐就介绍了科班出身的贺博恒到公司来。

    杨乐笑容见大:“我是公司的一份子,又在叶总的领导下,当然要卖力的,听说公司的所有人都以您马首是瞻呢,我不经常过去心里有时也很惶恐,只能尽最大能力做事了。”

    “杨乐,你今儿是怎么了,净捧着我媳妇儿说话,有事儿求她啊?”靳文礼好笑地看着两人,也感觉杨乐特别高兴。

    “要谈大生意了能不高兴吗,咱们进去吧。”杨乐不再开玩笑和靳文礼叶水清一起进了市场管理办公室。

    进去之后,就有人直接将三人带去了会议室。

    好大的阵仗!叶水清看着会议里几乎坐满了人,不禁乍舌,今天到底是要做什么。

    等大家都做好,对方站起来一个人给杨乐三人挨个介绍,叶水清听得直迷糊压根儿没记住谁是谁。

    所有人都很客气地和杨乐打了招呼杨乐此时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浑身上下带了一股子傲气:“今天能见到各位领导很是荣幸,下面我也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的两位同志,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叶水清女士,另一位是叶总的爱人,也是公司的副总经理靳文礼,我不过是公司的顾问,只负责投资的前期工作,既然市场工程已经初步建成那最后做决定必须由我们公司领导出面了。”

    在座的人本没拿叶水清和靳文礼当回事,可听杨乐介绍完就都立刻改了态度,又都起身挨个跟两人握手寒暄,想不出能当杨乐领导的人会是个什么背景。

    叶水清和每个人握手的同时,心里埋怨着杨乐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叶总,您可以先说说想法。”对方请叶水清先讲话。

    叶水清虽然心里没数儿,脸上却表现出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实际上关于市场方面的事情公司是完全交给了杨顾问的,就按前期的计划谈吧。”

    “叶总,市场现在只建好了一小部分,听摊位档口贵公司要是不同意卖产权那我们的利润从何而来呢?”

    啊?不让往外卖啊,叶水清看了看杨乐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自己和沈振山还有五个档口呢,要是不卖自己损失可挺大的。

    杨乐笑了笑:“我们说的是以后,先期工程既然已经早就和业户说好了的,而且二十五户都已经交了钱,也不好违约,我们还是很体谅的。不过如果继续扩建的话,那公司就不建议再出售产权了,可以采取招租的形式,这样做可能在起步阶段比较艰难,但未来的前景却是非常好的,只要我们把广告打好、把服务做好,为业户提供良好的环境,哪怕先赔后赚都是值得的。”

    其他人在杨乐说完之后,同时又将目光放到了叶水清身上

    叶水清让自己镇定,努力去消化杨乐话里的信息,也想起来在杨乐确实提过收租金的事儿。

    原来杨乐的想法是不出售市场档口的产权,转而采取只租不售的形式,要是这个想法真的落实了,那整个新安路市场的未来都会产生改变了。

    虽然未来的结果无法预料,但叶水清却愿意冒这个险,于是在思考片刻之后也面露微笑地说:“杨顾问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这也是我们公司注资的先决条件,我可以保证这个决定是非常有前瞻性的,将来的回报同样会很客观,也能为地方税收做出巨大的贡献,况且我们公司的投入巨大,总不会拿自己的生死存亡开玩笑。”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

    “那租金的比例怎么分配?”新安路作为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项目不能不建,所以只能退一步了,可租金分配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叶水清见杨乐不着痕迹地伸出三根手指又去看靳文礼,靳文礼自然也看见了,于是和叶水清相视一笑边对众人说:“我们觉得公司分得百分之四十的租金比较合适。”

    叶水清刚喝了口茶水就差点被靳文礼的话给呛着了,这人怎么坐地起价啊,杨乐明明比划的是百分之三十!

    果然,对方一听这个比例立即就表示不能接受,靳文礼斩钉截铁地坚持了近一个小时,最后又经过三个小时激烈的讨价还价,再加上对方并不看好只租不售的前景,想着等到时没人租赔了钱,叶水清早晚要坚持不下去,说不定公司能直接倒闭市场就可以由政府接管的心态,比例终于定在了百分之三十五,接着又另外定了签协议的日子,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你们两口子,真是越来越精了,我还以为水清已经够有魄力的了,没想到文礼你才是狠角色,张口就是百分之四十,还真敢要!”

    “做生意不都是这样,总要给人家讨价还价的余地吧,直接说百分之三十没余地会让顾客不高兴的。”

    靳文礼说着自己的生意经,然后又想起一件事来:“我说杨乐,你刚才和人家说公司是指什么公司啊,咱们那个可是文化传播公司做不了市场这个事儿的。”

    “只许水清偷偷成立运输公司,我不能筹备投资公司么?手续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水清你又要有兼职了。”杨乐语气也带了些得意。

    “你自己怎么不当头儿啊?”叶水清问杨乐,自己现在头衔儿太多了些。

    “我一向不愿意抛头露面的,这投资公司我会负责的,领导还是由你们两口子出面吧。”

    “那李茹能参与吗?”叶水清问的很犹豫。

    杨乐神色复杂地看着叶水清:“我感觉你们两个女人之间的情谊比有些称兄道弟的男人还要牢固,很让人羡慕。”

    “你到底让是不让啊?李茹一直在帮我,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和我站在一起,我们的感情当然好了!”叶水清很相当的骄傲。

    她这样一说靳文礼表情也复杂了:“媳妇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啊。”

    “那时你还在南边儿没音信呢,能做什么?赶紧的接孩子去了!杨乐,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杨乐神秘一笑:“她有我就够了。”

    哟!这回答还挺有港台爱情片儿风格的,叶水清不再多问只是另外提了个建议:“那你下次再有什么计划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儿啊,不是每次都能蒙混过去的。”

    “那我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看你们两口子手忙脚乱挺有意思的。”杨乐说完就笑着上了自己的车。

    “这人就是欠治!”叶水清没好气地开了车门坐进了进去。

    “李茹不是一直在治他吗,咱们也看他的笑话!现在赶紧去幼儿园,这都晚了。”

    继投资公司成立后,头两年的确是赔本儿赚吆喝,到了第三年才开始有盈利,叶水清的文化传播公司是蒸蒸日上,自筹自拍的电视剧和电影都很叫得响,作者队伍和演员队伍也在不断壮大,出版的书几乎都以百万册打底儿!

    而且不只她发展的好,靳文礼的两个厂子也扩大了好几倍,工人加在一起能有好几百人了,宿舍也是又建了几栋,沈振山那边的运输公司则是都不用提,忙的没白天没黑夜的,闹新生闹上了沈昊所在的那所小学,只是她入学,沈昊则是毕业出校,成了初中生的他,在大人都没空的时候,义不容辞地担起了照顾闹闹的职重任,因为闹闹从小就没让人省过心,所以沈昊倒是变得越来越细心了,将闹闹的生活起居打理得很好。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叶水清已经非常知足了,有时做梦都会笑醒,所有的生意都发展得非常顺利,她终于阻止了自己和家人前一世的悲剧。

    就在叶水清每天都过着幸福充实的日子的时候,有一件事引起了全市轰动!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肚子见好,太困了,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