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不是那样的人?你的意思是报纸上写的都是假的,其实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叶水清认为要像李茹所说,那郑维新就是被人陷害了。

    李茹摇头笑了笑:“不是,事情都是真的 ,不过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以后我再跟你说吧,现在我自己也挺乱的,总之我和郑维新没有任何恩怨就是了。”

    “既然是这样我也就不多问了,只要你没事就好,只是他干嘛还贬低贺博恒的电影啊。”叶水清对这件事还是很介意的。

    李茹挽着叶水清的胳膊逗她:“本来就拍的很糟没人看嘛,护短可以但咱们还是要勇于面对现实的,下次改进就行了。走,咱们吃早点去,我请客,你肯定没吃饭就跑过来了。”

    叶水清这时心情也松快不少:“正好我也饿了,还有你哪天到公司去一趟,我想和你说说让你哥入股印刷厂的事儿!”

    李茹立即就答应了,两人找了家小吃部吃了豆浆油条就分头上班去了。

    叶水清回到公司这回可不是一般的放松,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总算是都解决的差不多了,自己还真该好好轻松一下,要不全家出去玩一玩儿?好久没带闹闹出去玩儿了,而且上次去书展也没机会带上小昊,这回可以选个近一点的地方大家一块儿去。

    想想时间,叶水清决定还是等贺博恒参展回来之后再做安排,反正取不上名次应该很快就能回来的。

    就这样悠闲自在地过了一个多星期,也没听说贺博恒一行人要回来,叶水清不禁有些担心了,获不获奖无所谓,人别再又出事了,这个自己可担待不起啊!杨乐的表妹连晓晴可是也跟了去的,万一有个闪失可就更糟心了。

    叶水清心里着急,偏偏又没处联系贺博恒去,就是打国际长途也不知道往哪儿打,本来也没放松几天的神经又紧绷起来,天天盼着贺博恒他们能平安无事,早点有消息,结果盼了一天又一天却是依旧没有任何音信,最后就连靳文礼都开始焦虑了。

    “叶总!叶总!”

    叶水清坐在办公桌前正研究李昌参与经营印刷厂的事,就见文生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来,于是问他:“你这是怎么了?”

    “是贺导……,贺导他们上报纸了,出大事儿了!”文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然后就把报纸放到了叶水清面前。

    叶水清咽了咽口水愣是没敢拿起报纸看,而是胆战心惊地小声问:“出什么大事了?”难不成是在国外发生意外了,还是飞机出了问题,这两个后果都是她想都不敢想。

    文生脑袋晃得跟个拨浪鼓似的:“叶总您别担心,不是坏事儿,是天大的喜事,贺导获奖了!在电影节上获奖了!”

    只要人没事就好,叶水清悬着多日的心总算是落了地,然后随手拿起报纸就朝文生甩了过去:“你小子越学越回去了,怎么连话都说不明白呢,这叫出大事儿吗?我这心刚才让你吓得差点都不跳了,告诉你再有下回我直接扣你工资!”

    “叶总,我也是一时激动,您原谅我一回,下次一定注意措辞,您快看看报纸上是怎么写的吧!”文生笑嘻嘻地躲开了,又把报纸递了回来,叶水清这才能够安下心来看报。

    贺博恒这人还真有两下子啊,居然入围了最后评选阶段,这样一来无论他有没有收获那都意味着回国之后要名利双收了,自己当初还确实是看走眼了!看完报纸的介绍,叶水清感到很意外。

    在这之后叶水清和身边所有人都开始紧张地关注电影节方面的信息,每个人都是既紧张又期待颁奖那天的到来。

    又过了几天,还没等报纸新闻传来消息,连晓晴则是先打了国际长途回来。

    “水清姐,我觉都没睡就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了,咱们的影片获得了最具艺术表现力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能拿到奖项!不行了,我太激动了,等回去再说吧,估计三天后就能回国了!”连晓晴语气急促,声音微颤,一听就是快要哭出来了。

    “你这丫头也是,怎么早不打电话回来呢,害得我们有多担心知不知道!”叶水清抱怨。

    连晓晴哈哈一笑:“是贺导不让我们打的,说一定要等有了结果再通知你们。水清姐,我先挂了,电话费挺贵的,你们准备好好迎接我们吧!”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叶水清才将手里的话筒放下,坐在椅子上发了半天呆慢慢地缓过神来了,同时也意识到贺博恒这次获奖对公司意味着什么,她一个人越想越激动,后来根本就坐不住了,便挨个打电话报喜。

    先是打给靳文礼厂子,然后是李茹单位、杨乐家里,最后才通知何千他的作品获奖了,何千当场就哭了,在电话里呜呜地干嚎了一阵,直接就挂了电话,竟是一句话都没顾得上和叶水清说。

    叶水清也是眼角带泪,她是知道何千自从鲍家明那次获奖后一直压力都很大,一心想再创作出一部叫得响的文学作品,一晃几年过去了,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也难怪他这么激动了。

    等晚上回了家,叶水清一直就是笑眯眯地,靳文礼看着她的样子既喜欢又好笑:“我说媳妇儿,这都笑一个晚上了,咱歇歇吧,行不?”

    “我笑了吗?”叶水清摸了摸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在笑,又一子下被自己逗乐了。

    “脸不酸哪,跟个小孩子似的。”靳文礼搂过叶水清亲了亲。

    叶水清也搂住了靳文礼高声说:“文礼,你知不知道贺博恒这次获奖对公司来说意味着多大的经济利益,而且他这次获奖跟上回郑维新获奖的效果还不一样,郑维新那个主办方名不见传,这回可是闻名世界的电影节,何千就不用说了,李茹的名气必然也会跟着提升,左正高和连晓晴立马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牌儿演员!一想到这些我都睡不着觉,我现在巴不得赶紧到明天,看看报纸电视是怎么夸他们的!”

    靳文礼叹笑:“我也看出来你今晚是不能睡了,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贺博恒挺有本事,那部没人看得懂的电影儿还真就成了艺术了,这些老外也怪,爱看这样的东西。”

    “东西方审美观本来就不一样,等贺博恒回来我要让他在公司入股,这样的人才必须想办法留住!一定要留住!”叶水清反复强调着。

    靳文礼连忙哄她:“留住,肯定留住!大不了我让人打折他两条腿,让他哪儿也去不了!”

    叶水清吃吃笑:“你就会打打杀杀的,最重要的是能把人心留下来才行。”接着就又开始说个不停,畅想着美好未来,靳文礼听得直点头儿打瞌睡,最后实在挺不住到底是还是睡了过去,叶水清这才也闭上眼睛休息。

    到了第二天果然所有媒体都疯狂了,贺博恒简直被他们描写成了神人,头版头条儿大篇幅地报道着专题信新闻,又将《自由的心》这部上座率惨淡的电影重新细细分析了一遍,人们也蜂蛹着买票去看,不但看还要津津乐道地将讲一遍影片的内涵和寓意,好像谁要看不懂就是一件相当丢脸没面子的事儿,更多的人则是将这本书买回了家研读,印刷厂只能成宿隔夜地加印。

    贺博恒回国之后,在家倒了几天时差才来公司,一进门众人就纷纷给他道喜祝贺,贺博恒微笑着一一感谢然后就去了叶水清的办公室。

    “贺导,怎么没在家多休几天就过来了?”叶水清笑着将贺博恒迎了进来。

    “在家也休息不好,找上门来的人太多了。”贺博恒现在虽然高兴,可也很苦恼。

    “习惯就好了,以后你可是知名导演自然要受到多方关注。你过来也好,这次是我武断了,过早地对你的电影下了结论,我和你道歉。既然你现在成功了,那我也开门见山地问一句,你愿不愿意留在公司,加入股份?”

    贺博恒看着叶水清,忽然一笑:“我刚来公司之前杨乐就跟我说,你和李茹都是真正做生意做大事的人,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不过在我看来你们在注重利益的同时也很将讲人情,在那么不认可我作品的情况下依然还能出钱让我去参展,这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我——很感激。我这人脾气倔,你们却从不干涉,给了我最大的尊重,我还是同样地感激,希望以后我们不只是合作的关系,更能成为朋友!”

    这是答应要留下来了?叶水清弄明白贺博恒话里的意思后,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一连声地又跟贺博恒道谢。

    “没有你们的好本子也没有我获奖的机会,我很喜欢你们这些人,我可以入多少股等公司研究好直接告诉我就行,我自然也想跟着大家一起发财的!”

    没想到当初自己一个图省心的决定会有这么大的回报,叶水清不禁暗自感叹自己运气好,既然留住了这个大才子,那下一步就是留演员了。

    后来叶水清又分别跟连晓晴和左正高谈话,表明可以提高他们的分成比例,连晓晴自然没问题,就是看杨乐的面子她也不会离开公司的,而左正高就更不用提了,知名导演、知名作家、知名编辑都在公司呢,更别说还有叶水清两口子和杨乐这样经济实力雄厚的靠山了,打死他都不会离开,所以也是一百个愿意留在公司。

    叶水清心满意足地处理好了所有事,看着公司这个月的收入直线上升,心里别提多美了。

    “媳妇儿,你要是再天天这么乐下去,估计脑子就乐傻了。”靳文礼站在门口看着叶水清轻笑。

    “你管我,有好事儿还不让人乐啊!你不在厂里忙,又跑来这儿做什么?”叶水清略微收了些笑容问靳文礼。

    靳文礼走进来,嘴角也是止不住上翘:“等我说完我为什么过来,你肯定又要合不拢嘴了,杨乐刚才往厂子那边打了电话,说新安路那边的市场已经建好了,让我带你过去签协议呢!”

    作者有话要说:拉肚子这么些天,居然一点儿也没瘦,上哪儿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