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崔必成站在三辆自车行之间看着从矮墙后面一前一后走出来的叶水清和靳文礼,脸上是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同时夹还杂着一抹痛惜。

    他今天特意又加了会儿班,为的就是将工作全部做完,明天休息正好可以到叶水清家呆着,想着如果叶水清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中意自己,那叶水清肯定能回心转意。

    本打算下了班就直接回家,但不知不觉就骑车到了这里想想见见心上人,却在胡同口儿看见了叶水清的自行车,旁边还放着另外一辆,当时心里就有了不好的想法,正四处张望时就见到眼前的情景,他再没想到叶水清这么一个文文静静地女孩子居然会和靳文礼这样的人混到了一起!

    “你怎么来了?”叶水清倒是没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我加班将工作都做完了就想过来看看你,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崔必成有些沉不住气。

    靳文礼看着叶水清与崔必成之间的交流,脸上的笑容大了些,靠着自己的自行车一副得意洋洋的神情。

    “我又没做坏事,和谁在一起不行。”

    崔必成听了气道:“水清,咱们两个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和另外一个男的单独呆在一块儿我问问也不行吗?”

    “我已经提出要和你分手了。”叶水清其实并不想当着靳文礼的面儿给崔必成难堪,但是若不这样做事情就没个完,男人都要面子,自己这样做崔必成恼怒之下肯定不会再来找自己了。

    “水清,你就算想和我分手也不用采取这么极端的手段,如果你和我分手是因为找到了更理想的对象那我一句话也不会多说,但如果你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那我是不会退出的,你不为自己的名声着想,也要为你家里人想想啊,你父母哥哥还有嫂子还要不要做人了!”

    叶水清没想到崔必成比自己还直接,竟然这样一点顾忌都没有地就贬损起靳文礼来了。

    靳文礼的脸已经变得十分阴沉,声音也透着压抑:“姓崔的,你说话最好给我小心点儿,水清不喜欢你要和你分手,你死缠烂打有意思么,我劝你最好识相,不然……”

    “不然怎么样?拳脚相加还是私底下报复?靳文礼,你除了称王称霸耍狠之外还会做什么,你觉得你自己配得上水清吗?家庭成分、文化水平你哪样比得上水清,不务正业也就算了,现在还将你流氓本色那一套用来纠缠水清,我和水清之间的事没有你插嘴的余地!”

    叶水清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崔必成是个很斯文的人,怎么对靳文礼却这样刻薄,而且冲着他说的这番话就能感觉出来他们两个人应该是认识的。

    靳文礼脸涨得通红,紧紧握着拳头急喘,却是没还嘴也没动手。

    “好了!崔必成,我和靳文礼只是普通朋友,你不必大惊小怪的,你要是想告诉我爸妈我也不怕,你尽管说去,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叶水清说完又转身看向靳文礼,想了想说道:“你先回家吧,我和必成还要谈些事情,谢谢你请我吃东西。”

    靳文礼张了张嘴像是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到底没有说出来,只是表情落寞地骑着自行车走了。

    “你认识靳文礼?”虽然是问话,但叶水清的语气却是很肯定的。

    崔必成点了点头:“岂止是认识,他爸和我爸是几十年的朋友,也在一个单位工作,他们家成分不好是地主,挨批那会儿我家一直都很照顾他们家,我爸也没像别人那样落井下石地踩他家一脚。可是他们老靳家根本不懂得感恩,靳文礼他三哥和别人一起诬陷我大哥偷东西,我大哥一时想不开卧了轨,我大哥死的时候才十八岁,我爸妈那会儿都疯了,后来就和他们家绝了交。水清,他们老靳家不是好人,靳文礼初中都没念完就四处惹事,你和他来往是要吃大亏的!”

    看着红了眼崔必成,叶水清呆住了,这些事都是原来她不知道的,自己与崔必成结婚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他还有个哥哥,难道事情会随着自己与靳文礼之间有了交集而出现新的变化吗,还是即使重生之后自己也不能掌握全局!

    “我不会和你家里人说的,你年纪小,不要被靳文礼那一套迷惑了,我听我爸单位的人议论过,你们这儿后院有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就被靳文礼给迷住了,成天只要有空就跟着靳文礼四处跑,她家里人都愁得不行,你也应该知道吧?”

    她当然听说过,那个小姑娘就是肖月波,只是自己重生后还没再见过她,记得当时因为这件事肖月波的名声很不好,不过自己没多在意就是了。

    崔必成见叶水清不吱声,知道她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于是缓和了语气:“水清,我不会放弃你的,就算我们两个人不能走到一起,但我也决不会让你受靳文礼的骗。”

    等崔必成也离开之后,叶水清独自一人站在原地理不出头绪,她是为崔必成家里的事心痛,但人都是有私心的,一想到将来自己父母和兄长的境遇,她打心眼儿里不愿意轻易断了与靳文礼的联系,没有他当参考自己想赚到第一桶金实在是太难了,只是虽然想赚钱但又怕到时与靳文礼牵扯不清,她倒不是在意什么名声,反正这玩意儿以后也没人看重,她只是不想与靳文礼涉及男女之情,说到底自己也想有一个改变命运的全新婚姻生活啊。

    唉,这世上的事还真是永远不可能十全十美让人如意,叶水清摇了摇头推着车回家去了。

    到了礼拜天,叶水清怕父母又问崔必成的事,于是吃了早饭就借口和车间同事出去玩儿跑了出来,结果刚到街上就被靳文礼给逮到了。

    “这才几点,你就跑这来了?”叶水清想自己出来的时候刚七点,靳文礼得几点出来守在这里。

    靳文礼嘿嘿一笑:“我一向早睡早起,生活习惯良好,今天咱们先去公园逛逛,然后我带你下馆子去!”

    “我可没说要和你出去,我自己有事儿。”叶水清看了靳文礼一眼没答应。

    “那你办你的事儿,我陪你,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你这人是无赖啊,跟着我做什么?”

    靳文礼闻言低下头,半天才小声说道:“昨天崔必成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事,你肯定是对我有偏见了。”

    “他是说了你三哥和他大哥的事儿,那些事儿是真的吗?”

    “是真的,要不我也不能那么忍着,你既然知道了现在也想躲着我了吧?”靳文礼迅速瞄了叶水清一眼又装作不在意地调转了目光。

    叶水清见靳文礼平时那么霸道张扬的一个人突然变得这么自卑,心一软话就说出来了:“那是你三哥做错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他的为人又不能代表你,我没有要躲着你,我只是真没打算和你处对象,就是和崔必成分了也没想过和你处。”

    “你不嫌弃我就行,那咱们就做朋友,我因为今天来见你,就没让那几个哥们儿过来,你要是真没瞧不起我,就带我一起出去吧,我把昨天剩的熘肉段儿都给你带来了。”靳文礼一听叶水清这话立即高兴地举起了手里的布兜儿。

    叶水清觉得此时的靳文礼就像一条急于讨好主人的小狗似的,他家本来成分就不好,再加上他三哥的事肯定跟着受了不少牵连,朋友少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想想他还身患不育之症就更是可怜了,难为这人在受了这么多挫折之后还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在叶水清的脑子里,已经自动将靳文礼幻化成身残志坚的正面典型了,同情心泛滥之下就答应了和他一起去逛逛。

    两人骑车到公园时,公园正好也开了门,靳文礼从叶水清答应和他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嘴就没合上过,兴奋得进了公园儿立即就奢侈了一把——请叶水清划了船。

    快到中午时,靳文礼又说:“走,下馆子去。”

    “吃什么啊?”叶水清觉得划一回船已经够浪费了,不想再让靳文礼破费。

    靳文礼眼睛转了转笑道:“我请你吃冷面和狗肉。”

    “狗肉啊,我不吃。”叶水清赶紧摇头。

    “我也没吃过,咱们就尝尝,听别人说可好吃了,走吧。”

    叶水清扭不过靳文礼,只好和他去了一家冷面店,要了两碗冷面和一盘狗肉。

    叶水清看着满是辣椒末的狗肉直觉不想吃:“我还是吃不下去,我怕辣。”

    靳文礼闻言起身又去了窗口,不大一会儿就端了一碗冷面汤回来:“我给你在这汤里涮涮就不辣了。”

    “那我也不吃,我就是不想吃狗肉!”叶水清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靳文礼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想吃,就是因为没吃过才想尝尝的,那咱们就不吃了,把冷面和肉段儿吃了吧。”

    “这盘肉可怎么办?要不,你带回家去吧,你家里总有人吃吧,我先说好啊,我没办法带。”

    靳文礼吃了口面含糊不清地说着:“我家也没人吃,就放在这儿吧,肯定有人吃,也不算浪费。”

    这还不算浪费?叶水清真不理解靳文礼怎么就这么大方。

    吃完午饭又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叶水清就说要回家去,靳文礼也没反对直接答应了。

    等路过家附近的商店时,靳文礼突然冲前边儿喊了声:“妈!”

    叶水清吓了一跳,也跟着看了过去,就见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太太,面相得特别和善,让人一见就有亲切的感觉。

    “你这又是跑哪儿去野了?”佟秀云笑呵呵地问着儿子,更显慈祥和蔼。

    “妈,我有朋友在这儿呢,这是叶水清,和咱家隔一条街也算是邻居。”

    佟秀云早就看见儿子身后有个漂亮的小姑娘,只是没多想,没想到还真是和儿子在一块的,立即就亲热地打了招呼:“水清啊,文礼是个粗人也没多少文化,一看你就特别文静,要是他哪儿对你不好你只管说出来,阿姨骂他。这都几点了你吃饭没有,要是没吃就到家里去吃一口吧。”

    叶水清赶紧笑着说:“阿姨,我已经吃过了,文礼请我吃的冷面和狗肉还有……”

    “哎,你别乱说啊,咱们不就只吃了冷面,什么时候吃狗肉了!”靳文礼急忙打断叶水清的话。

    是没吃不过钱还是花了啊,自己这是在他母亲面前替他争脸有什么不对?这人还真不识好歹。

    尽管靳文礼否认,但佟秀云的脸已经沉了下来,二话没说举起买菜的筐就往靳文礼身上砸:“你个没脸的东西,我就知道你成天不想着干好事儿,我今天非打折你的腿不可!”

    靳文礼扔下自行车绕着圈儿跑:“妈,我真没吃,真没吃!您别打了!”

    这下叶水清可迷糊了,这老太太好好儿的怎么突然就教训起儿子来了,既然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她也只好跟着旁边的路人看热闹了。

    “你还笑,都是你一句话惹出来的。”靳文礼趁自己母亲站着喘气儿的功夫跑到叶水清面前抱怨。

    “我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就怨起我来了?”

    靳文礼低下头,靠近叶水清耳边低声说:“我妈是满族,忌吃狗肉,你说是不是你惹的祸。”

    叶水清这才恍然大悟,也没注意靳文礼挨着自己有多近,只是笑得更开心了:“你就是没吃,也存了吃的心,本就该打,一点儿也不冤枉!”

    靳文礼这人还真是没个正经,什么都想尝试,难怪他刚才那么为难吃不吃的,又不肯将狗肉打包带回家,真是活该!

    笑归笑,叶水清到底还是上前和佟秀云解释了两人确实没吃狗肉,佟秀云这才消了气。

    叶水清好久没这么开心地笑过了,这样笑了一场心中也松快不少,因不好再与靳文礼家人呆下去,便说家里有事儿先回去了,靳文礼看着叶水清的背影整个人都笑眯眯的。

    “你看上人家了?”佟秀云问儿子。

    “嗯,看上了。”

    “她家条件怎么样,咱家能配得上吗?”

    靳文礼转过头看着母亲:“妈,咱家是配不上人家的,不过你儿子从没想过靠家里,我自己能娶到好媳妇儿,您和爸都不用为我操心。”

    “咱家出身不好,条件也不行,你又不正经去厂里上班。唉,你这孩子打小儿就有主见,你自己看着办吧,妈什么也不说了。”

    靳文礼不答话,只是笑着拿过母亲手里的菜筐,陪母亲一起买菜去了。

    叶水清进家门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意,钟春兰见女儿回来直接就给了她一下子:“你跑哪儿去了,必成在咱们家坐了一天就为等你,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他在哪儿呢?”叶水清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走了半个多小时了!你呀,怎么越大越没个稳当劲儿了,一个礼拜就休息这么一天,你怎么不和必成出去,就是和同事约好了也应该和必成一起去啊。”

    叶水清任母亲数落几句之后,咬着嘴唇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深吸了口气说道:“妈,我不想和崔必成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