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等靳文礼来之后,两人接完孩子就直奔沈振山的运输公司去了。

    把车开进公司院里时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办公室里除了沈振山和叶胜强叶胜志两家人之外再没别人了。

    叶水清把刚才从饭店买的饭菜交给沈昊,让他带着闹闹去隔壁的屋里吃,等两个孩子出去后才问沈振山:“沈大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没等沈振山开口,张月英就抢着说:“水清,我和你说事情很简单,昨天是发工资的日子,你二哥拿了五百块钱回来,他们两口子拿了一千五,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都是同一天来的,凭什么他们比你二哥多?我早就说一定要给你二哥换个岗位,不然钱全都便宜了别人,今天我不但要把这差的钱找回来,还必须让他承诺以后让你二哥跟着管账,帮你看着他!”

    “你说完了?五百块你还嫌少?你爱人原先在单位才挣多少钱,叶大哥大嫂两口子一个月几乎没怎么休息当然有加班费了,这是有出勤记录的,你爱人加过一个班儿没有,不但没加过班平时只要晚一点下班你就要来公司闹,每次无非就是要换工作,说要替水清看着钱物,你是什么东西跑到我这儿来指手画脚,要不是看在水清的面子上,我早让你把你们两口子扔出公司了!”沈振山冷着脸把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清楚楚。

    张月英却不怕:“你有本事就扔啊,这公司我家水清也投了钱的,不是你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得罪了我们,你这公司也别想好!”

    沈振山听了她的话也不再回嘴,只是看了叶水清一眼,叶水清冲他点了下头才挑眉看向张月英:“二嫂,你别一口一个他们,那也是你大哥大嫂。这公司我投了钱,但与你无关,我就是让二哥过来也是求着沈大哥的,因为什么,因为沈大哥投的钱比我多,人家占了大份儿自然有权说了算,车队的人也全都是沈大哥手底下的,我没出半分力。说白了就是沈大哥看交情才让我白赚这个钱的,不然人家自己完全可以单独开这个公司,更别说公司用的会计还是我介绍来的了,你不用再想着污蔑人家!我今天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让二哥在这儿干下去,要是想以后就要听沈大哥的安排,不然就干脆别干了,工资差额我补给二哥,到时我也会和爸妈那边说清楚,从今以后你们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不用想指望我能帮忙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水清,你别听你二嫂瞎闹,她钻钱眼儿里去了,我回家说她,我乐意在这儿干,一个月的工资顶我以前大半年的收入我为什么不干,二哥跟你保证你以后再不让你二嫂多说一句话了!”叶胜志也是烦张月英却又嫌麻烦不爱和她一般见识,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自己不说话也不行了,所以才站了出来。

    沈振山点了根烟语气仍是不好:“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以后你这个媳妇儿要是再出现在公司里一次你就直接回家,水清刚才说的你们也听见了,公司由我做主,我沈振山是什么样的人你们也应该知道,我这儿随便一个打杂的小兄弟都能把你们收拾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们两口子——别惹我!干得好我一分钱不会差你们的,否则就别怪我连水清的面子都不给,连她一起都弄出公司去!”

    沈振山说完一脚就将旁边的小木椅给踹飞了,椅子腿儿当场散了两个,张月英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喘脸煞白,手也哆嗦上了。

    “沈大哥,你消消气,都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我替我二哥二嫂给你赔个不是,你大人有大量吧。”叶水清连忙上前安慰沈振山,沈振山也是冷哼一声没说话。

    叶水清这才给自己二哥递了个眼神,示意他赶紧带张月英走。

    叶胜志也在心里后悔,怎么就忘了沈振山是个一身人命官司的人了,自己哪能招惹的起,万一挨顿揍也犯不上啊,于是用力推了下还在发傻的张月英一下,拽着她出了办公室回家去了。

    “二位,戏演的不错啊,我在旁边看着都差点当真了,贺导不用你们上镜儿可惜了,我说媳妇儿,你对你自己二哥二嫂也是半点情面不留啊。”靳文礼拍着手给两人鼓掌。

    叶水清笑:“升米恩、斗米仇,我现在狠一些,将来只要对他们好一点我二嫂都会感恩戴德,我必须让她懂得知足才行,以后她也就不敢再以我的名义跟沈大哥闹了,我二嫂又不是傻子哪会舍得一个月好几百块钱的工资不要。”

    “弟妹、文礼,我还是要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哪能有今天,你们帮我太多了,要不就连沈昊那小子也不一定能长成什么样儿呢!”沈振山对叶水清两口子是有说不出的感激。

    “沈大哥,你可别谢我,我压根儿不知道你和她开了这家公司的事儿,你只谢水清就行了。”

    靳文礼开起了玩笑,叶水清横了他一眼,又对沈振山说:“沈大哥,以后这些话不用再说了,这公司要不是你的人脉和能力一般人可是压不住阵的,像你说的从车队到打杂的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再加上外面来的形形色色的人,还不是全仗着你才能主持局面,公司发展得这么好完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货运不是那么好干的,一天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能遇见,有的就专门骗货讹钱,没个厉害点的人成天就等着打官司吧。

    “我说这都几点了,刚才买了好些饭菜呢,酒还在车里,我去取过来,沈大哥咱们喝几杯!”靳文礼笑着出去拿酒,叶水清则和沈振山一起去了隔壁看两个小家伙。

    之后三个大人加上两个孩子坐到一起说说笑笑,一顿饭一直吃到八点多,才由叶水清开车先送沈振山,接着才回了自己家。

    到家收拾完之后,靠在床头叶水清拿着今天报纸准备看,靳文礼见了就说:“累了一天,你还费什么神,明天再看呗。”

    “我也不细看,就是看看上面有没有关于电影节的介绍,贺博恒非要去欧洲那边参赛呢。”

    “那我只能说他可真是对自己有信心,他拍的那部电影我看了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根本看不懂。”靳文礼现在还觉得一提起贺博恒的电影他就犯困。

    叶水清翻着报纸笑出了声儿:“他说这就叫艺术、叫品味,依我看不让他出去碰碰壁……,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靳文礼奇怪报纸上能有什么让叶水清大惊小怪的事情,结果自己接过报纸朝叶水清指的地方一看也是吃了一惊。

    这篇报导篇幅不大,可内容对他们来说却是很震撼,上面写着著名导演郑维新情牵青年演员艾莹,男导女演琴瑟和鸣,又简要地介绍了根据郑维新导演自述他因与著名编辑李茹在思想和创作方面出现了严重分歧导致两人感情破裂,又说他在拍摄新剧时与主演艾莹产生了共鸣,从而增加了彼此的好感,不只如此郑维新还对贺博恒的电影进行了一番暗讽,给人的感觉像是李茹失去他就已经找不到人拍出好作品了。

    “这肯定是郑维新找人写的,不然报纸才不会登这种新闻,这人什么意思啊,公报私仇?李茹对他够尽心尽力的了,他因为与杨乐有隔阂就拿整个公司开玩笑,现在又高调宣布与李茹分手,还交了新女朋友,一个负心汉也敢这么光明正大地臭显摆,他是不是找抽啊!”叶水清气得从靳文礼手中抢过报纸,又看了一遍就忍不住将报纸扔了出去,以前看郑维新也不像是这么没风度的人哪,原来都是装的,竟然一点挫折也受不得,什么玩意儿!

    “郑维新这样确实过分了,就是和李茹分了也没必须大张旗鼓地在报纸上宣扬,李茹这下要被人说多少闲话。”靳文礼也挺生气的。

    “明天我就去看看李茹,实在不行让她来公司这边呆几天躲躲,这个郑维新我非找他算账不可,买卖不成仁义在,是个老爷们儿就不应该办出这样的事儿来!”叶水清为李茹感到心疼,这个姑娘的感情道路怎么就这么坎坷呢。

    靳文礼见叶水清气得不轻也跟着心疼:“媳妇儿,别为郑维新那小子气坏了身体,大不了我找人好好修理他一顿,最起码让他两三个月不敢出门儿。”

    叶水清叹气:“那倒不必,这毕竟是李茹的私事儿,咱们不能乱插手,等我问问她再说吧,还是关心李茹的自身处境要紧。”

    靳文礼没意见,两人关灯躺下,叶水清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李茹这么识大体又讲义气的好女人,老天就不能对她公平一些吗,总是让她遇到这样的完蛋男人!

    叶水清为李茹担着心,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的,第二天早早起床只简单洗漱一下就让靳文礼负责准备两个孩子的早饭,自己则去楼下跟邻居借了辆自行车往李茹家赶。

    到了李茹家也没敢上楼敲门进去,怕李茹家人还不知道这回事,自己这么一大清早地跑过来再让人起疑,于是就在外面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等。

    “水清,你这么早找我有急事儿吗?”虽然叶水清站的位置不显眼,但李茹还是一眼就看见她了。

    “我是怕你有事儿才赶过来的,你还问我!”叶水清推着车和李茹一起往院外走。

    李茹想了想才说:“你是说郑维新在报纸上说的话?我没什么的,这件事就算了吧,以后来往的机会也应该不多。不过我说水清啊,我虽然挺感动你能这么关心我的,可你叶总穿得这么整齐却骑着自行车过来,样子也挺招人笑的!”李茹说完还真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叶水清没介意李茹开自己的玩笑,只是劝她:“你在我面前就别强颜欢笑了,想哭你就哭吧。”

    李茹这才渐渐收了笑容,看着叶水清语气非常郑重:“水清,你真的不必担心我,郑维新也不是那样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报纸上登的都是假的啊,听了李茹的话,叶水清彻底糊涂了!

    作者有话要说:天越热越不能吃凉的,光光再次叮嘱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