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见叶水清语气变得不好,就立即说:“你先别急啊,听我把话说完。我是这么想的,你看公司出书印刷一直都是在你们厂里做的,成本已经是压到最低了,以后这书咱不是还要继续出吗,既然有这个机会不如把印刷厂拿到咱们自己手里,李昌可是技术大拿,还是自己人多好的条件啊!”

    叶水清没想到靳文礼会有这样的打算,不禁问道:“厂长可能按你说的去做吗?再说印刷书籍又不是长期业务,有出版才能印,平时没业务不是白消耗资源吗?”

    靳文礼笑着说:“你们厂长找人评估厂里资产整个厂子居然只值三十万,你说他这是做了多少手脚,更是没少捞钱,基本是被他榨干了。我和他说你十万块入股,到时只要他把厂子的管理和经营权教交给你,十万块他怎么处理我不管,你们厂长当时就乐疯了,说等改完制就将厂子转给咱们,可以先签协议。”

    “看吧,我们厂长心眼儿才多呢,他就是因为知道厂子业务不行了,所以巴不得有人接这个烂摊子。你可好,不但接了,还又送了一笔钱给他,他能不乐吗!”

    “不集资就没理由接管印刷厂,媳妇儿,你可别小瞧这厂子啊,印刷厂不是只能印书的,挂历、包装盒、贺年卡、广告单都可以,还有现在干个体的人越来越多了,喷绘条幅也是将来的发展方向,我塑料厂那边还发展了不少灯箱牌匾业务,到时都可以拿到印刷厂这边来做。到时厂里可以专门成立个业务科,只要能把业务承揽来的人就按百分比给他提成,我那边两个厂子都是这么干的。”

    靳文礼兴致勃勃地讲着未来的规划,叶水清听完也觉得豁然开朗,印刷厂前一世是倒闭了,可不代表这一世也会重复同样的命运啊,像靳文礼说的自己以后还要用到这个厂子,那不如就把它做大!

    越想越兴奋,叶水清用力拍了下手:“你可真行,这点子都能想出来,刚才我是冤枉你了。”

    “你男人可是用心学习的人,当然有经济头脑了,杨乐都佩服我呢。冤枉不怕,只要媳妇儿你能认同我的想法就好,我就知道你肯定能高兴,咱俩天生一对儿,绝配!”说着就去拧叶水清的脸,叶水清立即还手。

    两人你推我一下儿,我掐你一下儿闹了一会儿,叶水清又说:“这只是一件事,书店那边你也要抓紧时间处理。”

    “叶总您就放心吧,抛头露面的事儿都交给我来做,您就安稳地坐在位置上高瞻远瞩指方向,带领我和咱闺女奔小康!”靳文礼皮皮一笑,翻身压住叶水清就是一顿亲,哪还有闲心去聊公司的事儿了。

    自靳文业的事情完全处理好之后,叶水清和靳文礼就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规律,仍是由靳文礼开车接送叶水清和闹闹,纵然厂子那边再忙靳文礼也尽量不错过接送的时间。

    与此同时,叶水清和李茹也找到了新导演,电视剧总算是能顺利开拍了,新导演姓贺叫贺博恒,看面相是个很老实的人,给人的感觉也很朴实,不过却是个工作狂,看了两部作品就表示非常满意,所以在拍电视剧的同时又开始筹拍另一部电影,当然主角用的还是左正高和连晓晴,叶水清看他这种工作态度也是暗自高兴。

    叶水清正在选稿子,就见靳文礼大模大样地走了进来,一副得瑟的样子,于是笑问:“靳副总今天来早了吧,离接闹闹的时间还早着呢。”

    “今天有事还要请叶总和我一起出去一趟,撑撑场面。”靳文礼也是正儿八经地拿起了腔调。

    “有话你就快说,少在这儿装腔作势的。”叶水清白了靳文礼一眼。

    靳文礼倚在办公桌上,挨着叶水清笑:“真的是有正经事儿,我约了书店的张经理,一会儿在王记饭店吃饭谈进书的事,你也过去听听。”

    “真的啊,李茹约了他那么多次都没用,你怎么就能约出来呢!”

    “这话说的,我是谁啊,一个公司的副总,两个厂子的副长厂,这点能力都没有哪行呢!”拉链厂和塑料厂运作成熟后,靳文礼就将法人代表的名字改成了叶水清,所以他现的职务前面都要加个“副”字。

    叶水清眯眼甜笑:“那走吧,别耽误了时间。”

    “我媳妇儿越来越好看了,再笑一个我瞧瞧。”靳文礼挑着叶水清的下巴调笑。

    “滚一边儿去,赶紧走。”叶水清推了靳文礼一把,靳文礼这才乐呵呵地先出了公司。

    “这车是哪来的,咱家的拉达呢?”叶不清看着眼前崭新气派的大轿车吃惊地问靳文礼。

    “卖了,这辆是进口皇冠,里面空间可敞亮了,坐着特别舒服。”靳文礼挺胸抬头,这个自豪啊。

    叶水清抿嘴笑:“行啊,真是有钱了,说换车就换车,怎么没做请示?”

    “媳妇儿,你总得给我点权限吧,我要是做对家里有益的事情就别让我打报告了,行吗?”靳文礼立即哀求。

    叶水清垂眼故作思考,然后才说:“好吧,只要你不乱来,我就和财务说放松些权限给你。”

    靳文礼这下可开心了,上前给叶水清拉开车门儿:“谢谢媳妇儿,我还是那句话,钱指定都花在咱们自己家人身上。叶总,请上车!”

    两人提前了二十多分钟到了饭店门口等书店张经理,等见到人立即下车打招呼,张经理是个矮胖的五十出头儿的男人,一看就是老滑头的样子,见了两人很是热情,一点和也看不出来就是他做决定不让书店进叶水清边的书的。

    “张经理,既然今天没外人,您就给咱们说说到底为什么书店突然不要咱们这书了?”靳文礼点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又点了瓶好酒给张经理斟了满满一杯。

    张经理见了这瓶白酒就已经笑开了,先是一口喝了半杯才咂着嘴说:“靳老弟,这个是公司领导层的决定,我虽然主抓这一块的工作,却也是无能为力呀,咱们处的时间不短了,但凡我能办到的也不会让你们为难。说到原因呢其实也很简单,一个是你们结算书款的时间短,虽说是畅销书,可我们要考虑的是书店整体运营状况;再一个就是进书折扣的问题,六五折已经达不到我们书店的要求了,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也就是这两个原因。”

    “原来是这样,张哥您帮老弟出出主意,老弟肯定领您的情,我知道您在书店说话还是相当有份量的,谁都是对您特别的敬重,这点您可瞒不了我,您先吃点儿菜,这个最补身子。”靳文礼边捧张经理边给他夹菜,张经理就更得意了。

    “其实就是姓刘的跟我对着干,他手里也有几个资源,我呢看他年轻就没爱和他一般见识,不过既然靳老弟这么有诚意我就说说吧,第一个你们的结算周期要延长,最好是三个月一结,至于折扣吗怎么也要降到四折左右才行。”

    靳文礼听完垂头不语,叶水清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话,只是默默吃着菜。

    过了一会儿,靳文礼才又看向了\张经理,低声说:“老哥,结算周期三个月是没问题,我就是怕到时候收钱还是费劲,折扣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最低给您五六折,到时您在书店定到多少我就不管了,您总得让老弟我混口饭吃吧,要不您弟妹可就不能跟我过了!”

    张经理算了算折扣中间的差价立即就笑得看不见眼睛了,冲着靳文礼竖起了大拇指:“靳老弟做事真是个有灵气的人,你这朋友我交定了,既然你这么爽快,那老哥也给你一句话,我就是拼着得罪一群人也要让你们的书上架,而且还要摆放在最好的位置上!结款这件事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不结谁的也不能不给我靳老弟结!弟妹,你这爱人可不简单哪,有本事还有心计,将来了不得,你可不能和他闹啊,这是你的福气!”

    叶水清立即也举起了酒杯:“老大哥的话我一定听,他要是对我不好,我就去找您为我做主!我不会喝酒,也从来不喝酒,不过今天高兴,我敬您一杯!”

    张经理连连点头:“有这份心意老哥我就知足了,你喝一口,我全干了!”

    叶水清看着张经理仰脖将酒全喝了,自己则只是用嘴唇沾了一下酒杯了事,接着就继续吃菜,不时恰到好处地配合靳文礼奉承张经理几句,张经理早就被捧的找不着北了,被靳文礼灌了一杯又一杯最后差点就钻到桌子底下去,靳文礼这才找服务员结账,然后由叶水清开车一起把张经理送回了家。

    送张经理上了楼,两人下了楼站在院子里相视一笑,靳文礼搂着叶水清低语:“媳妇儿,你可真会说话,咱们配合的太默契了。”

    “我再会说话不也是要有你这个牵头儿的人?要不我懂什么,依我说你才是真正会说话的那个人,跟人拉关系套近乎是把好手!”

    靳文礼闷声笑着说:“我说咱们两个人就别在这儿互捧了,闹闹该着急了。”

    “知道了,我说这个礼拜天儿,咱们带闹闹和小昊去我妈家过吧,闹闹都多长时间没见着姥姥和姥爷了。”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意见,给他们带什么东西你告诉我,我明天就去买。”

    叶水清冲靳文礼歪头一笑:“等回家咱俩一起想吧。”说完两人就搂搂抱抱地回了车里。

    到了礼拜天儿,靳文礼和叶水清带着两个孩子和一车的东西去了叶传义和钟春兰那儿。

    钟春兰正在楼下坐着跟一帮老太太聊天儿呢,看见一辆大轿子开过来还和其他人一起羡慕来着,又说:“我女婿也有一辆轿车,就是没这辆气派。”

    当看见车停下,从里面走出来的正是自己的女儿和女婿时就立即大声说:“这车就是我闺女家的,他们换车了!”其他人纷纷夸了起来,钟春兰神气地看着自己的女婿,再想想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不禁又一次庆幸还好当初后退一步让女儿嫁给了靳文礼,这小子也真有本事!

    “姥姥!”闹闹跑过来扑到了钟春兰的怀里,亲热得不得了,可把钟春兰乐坏了。

    “姥姥好!”沈昊也跑了过来,礼貌地叫人。

    “这不是小昊吗,个子又长高了,模样儿也越来越好看了,晚上想吃什么就和姥姥说,姥姥给你做!”钟春兰知道沈昊是女儿给闹闹养在家里的小女婿,见了沈昊就更加欢喜,直把他当外孙女婿看了。

    “姥姥,我要吃排骨,小昊哥也爱吃!”闹闹边叫边跳让钟春兰抱自己,钟春兰赶紧抱着她答应。

    叶水清和靳文礼拎着一大堆吃的用的走了过来,叶水清听见女儿的就话没好气儿地说:“一天就知道吃,在家你还少吃肉了?胖的都快跑不动了还想着吃排骨,赶紧从你姥姥身上下来,别把你姥姥累着了!”

    闹闹听话地从钟春兰怀里退了出来,不高兴地嘟囔:“我是小孩子,正长身体呢,就得吃肉才行。”

    “姥姥给你做,咱家闹闹女大十八变,将来呀肯定漂亮着呢,咱不听你妈的。”钟春兰一手拉着一个孩子,乐呵呵地往家走。

    进了家门叶传义迎了出来,又是一阵寒暄,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叶水清就被钟春兰叫到了厨房。

    “妈,有什么事儿不能在屋里说啊?”

    “唉,还不是你大哥二哥的事儿嘛,他们两个单位效益都不行了,厂里还要他们集资,你大嫂单位也是一样,他们一直挣死工资,哪能拿出钱来集什么资。现在只有你二嫂单位还算可以,我想你能不能跟文礼说说给你大哥大嫂还有你二哥找找点儿事做,不然都没了工作不说,家里还都有个孩子张嘴等吃等喝,日子太艰难了。”

    终于到这一天了,只要解决了两个哥哥的生活问题,自己改变家人命运的使命也就算基本完成了,叶水清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要更的是闹闹小番外8,请亲们选择性够买。

    ps:谢谢大家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