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8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听了陈江的话急问:“你说什么呢,你三舅除你和曹萍结婚那天见过你爸,平时根本就没联系,他也不知道你爸妈家住哪儿,怎么可能会害死他!”

    这时仍被人按在地上靳文业也在大喊:“本来就是,我和你家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你爸出了什么事儿,和我有屁关系!陈江我可告诉你,今天这事儿说不清楚我和你们家没完,不给我个说法儿我就上派出所告你去!”

    陈江牙都快咬碎了:“靳文业,你不得好死!你给我介绍来的那四个小子,趁今天饭店开业人都没在家偷偷跑到我家里去偷东西,结果被我爸撞见了,他们四个怕我爸叫人就用棍子把我爸活活给打死了,邻居刚来报的信儿,人都已经被警察抓起来了,让我赶紧过去认人!四舅,我爸身体多硬朗啊,天天骑车去市场买菜,我这才买了一处大一点的房子,老爷子还没住到一个月呢,就被他给害了,你说我能放过他吗!”

    靳文礼看着陈江发愣,手里的力道不自觉地也放松了,陈江一个箭步又冲到了同样傻住了的靳文业跟前,操起旁边的椅子就往他身上猛砸下去,直砸了十多下儿,椅子都打散了,叶水清才率先反应过来:“文礼,别让他打了,再打要出人命的!”

    靳文礼这才猛地回过神,推开人群再次将已经打得有些脱力的陈江拽了起来:“陈江,你再打他也没用,赶紧先处理你爸的事儿,你打死他也是要偿命的,你自己还有家,想想老婆孩子!”

    陈江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旁边的亲戚将他扶了起来,一起往外走,其他人也是不解恨地又踹了人事不省的靳文业几脚才跟着跑了出去。

    “曹萍,你先带孩子回家吧。”靳文礼劝着在旁边哭都哭不出来的外甥女。

    “四舅,我以后还能有家吗,陈江还能跟我过吗?”

    靳文礼看着曹萍心直发酸,想劝却无话可说,陈江必定恨死自己家这边的人了。

    曹萍也没指望有人会回答自己的问题,无力地拖着身子去外面接孩子,到门口又回头轻声说着:“靳家有我三舅这样的人就好不了,我以后天天盼着他早死!”

    等曹萍出去后,叶水清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走到靳文礼身边搂住了他:“文礼,别太伤心了。”

    “媳妇儿,你说老天什么时候能开眼,赶紧把我三哥收走得了,他这回可是把几家人都给害了。”

    “咱们先送他去医院吧。”叶水清估计靳贵红肯定是要和自己娘家彻底断了来往的,曹萍和陈江的日子想想都觉得过不下去,而且陈江也要被自家兄弟姐妹怨恨,一辈子都要自责,靳文业害人不浅。

    靳文礼又发了会儿呆,才去外面找公共电话叫救护车。

    到了医院经过初步诊断,靳文业的伤势比较严重,肋骨和双腿骨折,肋骨骨折并不严重也没有并发症,但两条腿弄不好要留后遗症落下残疾。

    靳文礼不敢立刻告诉父母,倒不是因为靳文业可能会残废,而是怕他们承受不了大姐家这件事的打击,再急出病来。

    “靳文业家属,病人醒了,你们进来一个人照顾。”

    靳文礼和叶水清赶紧进了病房,只见靳文业睁着眼表情痛苦地想要说些什么。

    “病人肋骨断了,现在呼吸都会感到特别的疼痛,你们离他近些。”护士嘱咐完注意事项就出去了。

    靳文礼走到靳文业跟前弯下腰听他要说什么,叶水清也跟了过来,站在了靳文礼旁边。

    “报、报警。”靳文业费了半天事才说出话来。

    靳文礼面无表情:“你是让人打傻了?陈江家那边警察早就过去了,还用你说!”

    “告、告、陈江,赔……,赔我钱。”靳文业不敢用力喘气,说完这句话差点疼晕过去。

    “文礼,你别冲动,为他这种王八蛋不值得!”叶水清见靳文礼听明白靳文业是想报警要让陈江赔他钱后,随手拽过床上的被子就往靳文业脸上按,看那架势估计是要闷死他,便赶紧死命往后拉靳文礼,不让他一时冲动铸下大错。

    好不容易把人拉开了,靳文业直翻白眼儿,再说不出一个字了。

    “靳文业,靳老三,我知道你他妈的没死,能听见我说话。我告诉你,陈江不告你跟你徒弟合谋偷东西杀人就不错了,你还惦记让人家赔你钱!你还不知道你自己瘫了吧,下半辈子能拄拐走都是走运了,三嫂正好连你带靳福一起伺候!”

    他这边话音一落,靳文业就张着大嘴“啊!啊!”地干喊,眼角挂着眼泪,像是不敢相信靳文礼说的话。

    “你就安心在这躺着吧,渴不死你,也饿不死你,我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靳文礼说完就不再多看靳文业一眼,拉着叶水清的手出了病房。

    “现在怎么办?”叶水清此时也没了主意,这事儿根本瞒不住家里,靳文业今晚回不了家就会露馅儿。

    “我也不知道,再想想吧,再说也没有咱们给他付医药费的道理,刚才花的钱就已经不少了。”

    “那咱们先回去,看看家里的情况再说。”

    靳文礼点头同意了,又拜托护士帮忙找看一下靳文业,说自己回家取钱马上回来。

    然后两人开着车往靳文礼爸妈家赶,路上还去商店买了些水果,到时只说今天下班早过来看看,等抽空儿再去黄金华那儿一趟把事情告诉她,让她去医院照顾靳文业,两个人一路上反复想着怎么才能婉转地将这件事渗透给父母,最后还是决定先说成是靳文业在外面因为钱和人发生了纠纷被打得住院了。

    只是想的虽好,等进了门才发现,之前编的理由都用不上了,因为大姐靳贵红已经来了,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佟秀云也已经是躺到了炕上闭目不语。

    “大姐,你不去陈家跑来这做什么,爸妈这么大岁数了,你过两天再说这事儿不行啊。”靳文礼有些埋怨靳贵红。

    “你问问陈家现在让不让我进门!出了这样的事儿我能不出过去吗,我就是被人家给哄出来的!我知道你怨我不该和爸妈说,要我的苦又能和谁说去?我岁数也不小了就曹萍这么一个闺女,现在陈江已经咬死不和她过了,我闺女日子过得好好的现在却落到闹离婚的地步,将来还能抬头做人吗!当初要不是爸妈说情,非要让我帮着老三往陈江的饭店安排人,又哪会有今天的事儿,老三为人谁不清楚,要不是爸妈惯着我能答应他吗!你家还不是一样给他搭了五千块钱,可好歹没人出事儿啊,我以后可怎么办哪,闺女还不得恨我一辈子!”

    靳贵红说完就又开始哭,哭了一气又说:“老三呢,这时候他躲起来有什么用,等着陈家找他算账吧,派出所还要找他呢!”

    “甭找了,人在医院呢,腿让陈江和他们家亲戚当场就给打折了,肋骨也断了两三根儿,大夫说腿要是好好治、用心恢复保养兴许能拄拐走,不然就废了!而且医药费肯定开销不小。”靳文礼干脆把实情都说了出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必要再瞒着了。

    靳贵红没想到靳文业已经被陈江给打残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只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说什么好。

    “文礼啊。”佟秀云喊了小儿子一声就要坐起来,靳冠祥赶紧去扶她,靳文礼也快步走了过去。

    “妈,我在这儿呢,您别急,事情还要慢慢解决。”

    佟秀云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哑着嗓子说:“咱们对不起陈江家,你三哥先是害了人家崔家的大儿子,现在又把陈江的老父亲给害死了,这哪还是人干的事儿呢!你刚才的话我也听明白了,我做主不用给他治腿了,等骨头接上了就接回来,我宁愿他后半辈子都瘫在炕上也不能让他再去害人了,他要是好了又能到处走了,就不会歇了害人的心思。我已经后悔不该为他去找你们求情了,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有什么罪过都让我一个人担吧,他将来恨也是恨我,你和水清不许再为他花钱了!”

    “妈,您别说气话。”靳文礼劝道。

    “不是气话,老四,你就听你妈的话吧,咱们家不能再有人因为你三哥出事儿了,他——还是躺在炕上吧。”靳冠祥老泪纵横地做了决定,自己的儿子他能不心疼吗,但不能再让他去害人了,而且陈家知道了这个结果估计也能放他一马,不会让派出所过来抓人。

    靳贵红见此也无话可说,起身便走,屋里的人都清楚,她这一走以后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文礼,你和水清去告诉老三媳妇儿一声,让她去医院照看你三哥,把两个孩子都送到这儿来,不用和她多说其他的。”

    靳文礼含泪点了点头,又和叶水清去找黄金华,黄金华也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傻呵呵地把靳福和靳蕾交给了他们,自己收拾好东西就要去医院。

    “三嫂,你带些钱过去。”叶水清提醒了黄金华一句。

    “我没钱哪,钱都由你三哥管着,我也不知道放哪儿了,存折我也不知道密码。”

    “那就先不带了,这一百块钱你拿着,买些零碎的东西足够了,到了医院你再问三哥钱放哪儿了。”叶水清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交给了黄金华,黄金华二话没说就接了过去。

    “你三哥连自己媳妇儿都防着,把钱看得真和命一样重。”

    “在他眼里,钱比命重,不过他弄再多的钱,也看他有没有那个命去花,这几天你多去我爸妈那儿看看,他们应付不了两个孩子,我还要和陈家交涉。”

    “我知道,等会儿先顺路去下公司,我交待几句,然后去你爸妈那儿。”

    靳文礼答应着将车调了头,往公司那边开了过去。

    “叶总,你可回来了,郑导刚走,说一定要和你谈谈换主角的事儿,下午还要过来呢。”叶水清一进门,文生就赶紧汇报工作。

    “我没空儿,这几天我家里出了点事儿不能过来了,你和李茹联系一下让她过来照看几天,郑维新下午来你就告诉他主角不可能换。”

    “郑导说最好让入股的人都表决一下。”

    “他做梦呢,他愿意继续在公司呆下去就呆,不乐意我给他退钱!”叶水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又交待了几句就想走,却被文生给叫住了。

    “叶总,还有件事,你厂里的李主任还在里面等着您呢!”

    厂里的李主任?叶水清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李主任就是李昌,虽然心里着急,也只能先去见见他。

    “李哥,你找我有事儿?”

    “水清,我等你半天了,是有事儿要跟你唠唠。”李昌笑着站了起来。

    “李哥,实在是不好意思,文礼大姐家出了点事,我着急走,您长话短说吧。”

    李昌立即说:“那我只说个大概吧,厂里要改制了,改成厂长责任制,现在厂里号召职工集、资入股,不入股的以后不会有任何福利,也许档案都要转走。厂长昨天特意把我叫过去说了你的事儿,说你现在是企业家、女强人,入股的事必须起个带头作用,不能太小气了。文礼那边要是需要人帮忙你只管和我说一声,我随叫随到!”

    叶水清头都大了,这事儿怎么都往一处赶,自己现在已经是焦头烂额了,结果郑维新跟着捣乱不说,现在厂里又冒出来集、资的事儿,这让她从何处下手处理呢。

    “水清,我在门口看见文礼了,车里还有两个孩子,有一个好像有残疾是你三伯家的孩子吧?哥,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这时李茹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见自己大哥很是惊讶。

    “李茹,我没空和你们说话了,一会儿让文生跟你说吧,我先走了。”叶水清不想再耽误时间,只说了一句就又要往外走,又被李茹一把给拉住了。

    “我只说一句,你心里好有个数儿,书店那边不打算再进咱们出的书了。”

    叶水清听完闭了闭眼睛,心里苦笑:是自己重生之后一切都太顺利了吗,所以麻烦全都在这个时候找上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吃了担担面还有羊肉串儿,羊肉串儿还没吃完肚子就嗷嗷地疼,光光蹲点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