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在车祸事件之后,靳文礼让叶水清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才肯放她去公司,但也只能呆半天,直到快一个月的时候才允许她正常上班,那辆大修完的拉达也让他收了去。

    靳文礼每天开着车先送闹闹再去厂里,然后按时回来接叶水清,两人一起去幼儿园接闹闹,有时要是在外面下馆子就还要去学校接沈昊。

    这样一来靳文礼比以前可是辛苦多了,但因为天天能和叶水清同进同出,照顾老婆孩子,虽然折腾但心里却还是很乐意的。

    而李茹伤好之后,也抓紧时间联系了几名演员,只是最后只有一个歌舞团的歌手和一个戏曲演员肯和单位解除关系,让叶水清的公司代理自己的业务,其他人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虽说承诺给基本工资,可叶水清的公司毕竟是个体买卖,说不定哪天就关门大吉了,到时单位也没了,能找谁诉苦去!

    叶水清也知道这些人心里想的什么,并不多说,只是卯足了劲打算将这两个演员捧红,以后自然不愁没人过来。

    想好了计划,叶水清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在纸上罗列身边可用的资源,一看光公司里的名人就不少,以后让他们帮着联系婚丧嫁娶、开业酬宾的场合,让这两个演员去当主持撑场面,每场给个百十来块钱那收入也就不少了,而且自己手上还有一个剧本也要开拍了,这两个人自然是主演。

    “叶总,您婆婆来了。”文生敲了敲门,然后才把门推开将佟秀云请了进来。

    叶水清赶紧站起身去迎:“妈,您怎么过来了,我这两天还要过去看您和爸呢,是不是有急事儿?”

    佟秀云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儿媳妇有这么大能耐,公司里已经有这么多员工了,听这个小伙子对叶水清的称呼,感觉儿媳妇的官位也不小,一时还真有些拘谨。

    “妈,你就当在家里一样,不用不自在。”

    “叶总,郑导演来电话问新剧的主演能不能再商量一下。”站在旁边的文生插了一句。

    “不用商量,我只定大方向,具体细节让他和李茹说去,作品是公司的,演员也是公司的,怎么就非要用外人呢?我的剧本肯定用我们公司自己人。”要是台里领导的亲戚她也就不说什么了,现在却想用什么姨家的表妹,这不是乱弹琴吗,叶水清对郑维新的想法很是不解。

    文生答应一声就不再多说,让人给佟秀云端了杯茶水便出去了。

    这时佟秀云表现得更是无措,神情紧张地说:“水清啊,我不知道你这么忙,打扰你了。”

    “妈,您别这么说,我没什么事儿,您过来是不是因为三哥的事?”叶水清想肯定是靳文业开始去闹老两口了,要不自己这个明理的婆婆绝不能过来找自己。

    佟秀云没等再开口,眼泪已是落了下来:“唉,可不就是这个事儿吗,老三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最近天天往我和你爸那儿跑,说你们怎么骗他的房子骗他的钱了,又说他想开个饭店刚张口借钱就被你给哄了出来,靳蕾只在你们家住一晚上也给撵了出来,宁可给外人白养孩子,也不肯给自己亲侄女儿吃顿好饭,后来还派沈振山去他们家打他,老四也跟着动手了。”

    “妈,您千万别相信三哥说的话,他说的都不是实情,他……”

    叶水清还要再往下说,却被佟秀去给拦住了:“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吗,老三这人只认钱,为了钱自己爹妈都可以往外扔,再说今天我见了你这公司就更不可能信他的话了。他是有些钱,不过都是从他手里那些孩子们的兜里挖出来的,就凭他做人的方法这辈子也不会有发大财的命。他不只惦记着你和文礼的钱,还惦记着你给我和你爸买的那处房子呢,一开始还吵着说因为楼层好可以换房卖差价,后来一听说房证是你的名字就不再提这个事儿了。”

    这时,佟秀云接过叶水清递过来的水,喝了两口才又往下说:“你大姐也因为他才不太和咱们家来往的,可老三听说你大姐的女婿陈江贷款开了个大饭店就又打起了主意,跑去你大姐家闹,非要让陈江用他手底下的人不可,你大姐也是愁的不像样儿。”

    靳家大女儿靳贵红的女儿曹萍和靳文礼这个四舅同岁,爱人陈江也是挺有本事的,饭店规模不断扩大,听靳文礼说这回贷款就贷了八十万,前些天还让靳文礼帮着筹备开业的事儿呢,没想到靳文业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看谁家有好事了就去谁家闹,简直就是个人渣!

    “那大姐到底打算怎么办?”

    “贵红好歹在陈江面前说了情儿,陈江也是看自己丈母娘的面子才答应等开业后,让你三哥送四个厨师过去,老三这才算满意了。水清,妈今天过来是想和你说,你三哥说什么做什么妈都不会相信,只是为了大家都能消停,你和文礼也能静心,你就借他点钱吧,到时我和你爸作证让他写字据,只借这一次以后无论是赔是赚都不许他再找你们借钱。另外还有一件事,你二嫂自己一个人带着靳升不容易,你能帮点就帮点,妈知道这要求有些过分,可谁让我和你爸生了这么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呢!”佟秀云说完忍不住又哭了。

    叶水清也是跟着伤心,其实有佟秀云这样明理的婆婆是自己的幸运,要不自己决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顺心,为了不让老两口着急上火她自然是要答应的:“妈,您放心,既然您说话了,我一定照您说的做,钱我借给三哥,二嫂那边我每月拿一百块钱给您,就当是您和爸给靳升的生活费,您也不用提我和文礼,省得将来麻烦。”叶水清怕告诉郑国芳是自己这边给的钱,以后养成了习惯想不给都不行了,只说是爷爷奶奶给的,再找不到自己身上来。

    佟秀云拍着叶水清的手感动的不得了:“还好有你和文礼争气,不然我和你爸都没活路了,文礼娶了你,这辈子都有福。既然事儿都说完了,我也不打扰你工作,这就回家去。”

    叶水清扶着佟秀云出了办公室,一直将她送到门面才又派了两个人送她回家,然后才放心地转身进了屋。

    等下午靳文礼来公司的时候,叶水清就将事情说给他听,靳文礼听完直憋气:“我三哥就这点本事,自己没达到目的就去闹我爸妈,真他妈的不是人!”

    “你骂他有什么用,你爸妈还不是得受他的折磨,我已经决定拿五千块钱给他了,这五千块也是肉包子打狗的事儿,我也不指望他能还,只要能让你爸妈过几天好日子就行。”

    靳文礼愧疚地看着叶水清:“媳妇儿,一直都是我家的事儿拖累你,你受苦了。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这几年受的委屈。”

    “什么补偿不补偿的,咱们是夫妻,我只想把日子过红火了,而且这事儿也是只此一回,再没下次的,你二嫂那边我也是冲着靳升,你爸妈也就这么一个能指望的孙子,就当是宽他们的心吧,我没给多,怕你二嫂贪心。”

    “这就已经很好很好了,媳妇儿,咱家要是没有你,我可真怎么办哪?”

    “没有我还会有别人,地球缺了谁都照样转!”叶水清想着前世没有自己的介入,靳文礼还不是一样富贵发达。

    “这哪能一样,就算有别人我也不可能像对你一样对她,这个我敢肯定,没有你我这道儿就走偏了,谁嫁给我也要跟着遭罪,我也就只能给你管着才行!”靳文礼说着整个人都赖到了叶水清怀里上下其手,又搂又亲,直把叶水清逗得脸红心跳一把将他推开了才罢休。

    “你大姐也是倒霉,这么躲着也没用。”叶水清和靳文礼手牵着手往外走,打算去接闹闹。

    “我三哥见钱眼开,躲也没用,这事儿陈江还跟我抱怨过,说咱们家这些人他只愿意和我来往,但又不能太抹了老人的面子,只能勉为其难地用三哥的徒弟了。”

    两人坐进车里,一路上又聊了半天以后应该如何应对靳文业,如何能不惹麻烦地帮郑国芳,等接到闹闹就不再说这些烦心事儿了。

    当天晚上,靳文礼和叶水清就去了他爸妈那边,靳文业见了叶水清手里的五千块钱,立即就写了字据和保证书,然后又得意地瞄着他们两个人笑:“五千块对你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非要让我费这么大事儿才肯拿出来,何必呢!”

    “老三,你妈可是舍了老脸去求的水清,借也就这一回,要是还有下次就别我让文礼将你打出去!”靳冠祥语气异常严厉,恨恨地指着靳文业警告。

    靳文业才不在意,他想的是反正靳文礼和叶水清有的是钱,自己要真赔了自然还用这个办法要钱,他可是爸妈的亲儿子,他们现在说的再狠到时候还不是一样要为自己说情,于是也不吭声儿,拿着转身就走了,把靳冠祥老两口气得直骂。

    叶水清劝了一通,又拿出一千二百块钱交给了佟秀云,让她每月给郑国芳一百,又说千万不要提是自己给的,佟秀云也清楚二儿媳妇的性格,生怕她也像三儿子一样去找叶水清闹,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处理完这两件事,叶水清又开始愁郑维新不想用公司演员的事儿。

    “你说,这左正高和连晓晴还是郑维新自己带出来的,又是和公司签了代理合约的,他为什么就不想用呢?”叶水清始终想不明白这件事。

    “你不知道?连晓晴可是杨乐舅舅家的姑娘,要不是杨乐劝着人家能从歌舞团辞职?估计以前拍戏的时候郑维新也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自然不舒服。”

    “还有这事儿?要不是听你说,我也不知道左晓晴和杨乐是亲戚呢,那郑维新也不能这样公私不分哪,在这方面他还真就比不上李茹干脆利落!”

    靳文礼见叶水清一副认真地样子就忍不住笑了:“傻媳妇儿,一天光想着工作,其他事儿都不关心。郑维新哪是只为这点事儿赌气,上次李茹住院的转到高间儿已经让他很难堪了,而且他最恼火的应该是李茹早就已经知道左晓晴和杨乐的关系了,却一直没告诉他。”

    “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儿的?”叶水清奇怪自己天天在公司呆着,怎么就什么消息也不知道呢。

    “是左晓晴自己说的,这丫头可是个话多的人,什么事儿都藏不住,觉得是个熟人就往外掏心掏肺的。”

    “那事情还真是乱,不过我还是认为郑维新应该公私分明,越是这个时候越能显出他的气度来,他要是在这件事上和李茹较真儿可就不聪明了。”

    “换谁在杨乐这人面前也聪明不起来,先不说他们的事儿了,陈江的大饭店18号开业,让我带你一起过去呢。”

    叶水清点头:“行啊,那就一起去呗,也算是捧个人场,是送礼物还是拿钱你自己定吧。”

    靳文礼乐呵呵地答应着,又把闹闹和沈昊叫过来玩闹一会儿才睡下。

    到了18号那天,叶水清和靳文礼都用心收拾打扮了一番,才开着轿车去了陈江的饭店,他们两个男的俊女的俏,穿的又好看,所以刚一下车就引来不少人侧目,靳文礼挺抬头地和叶水清并肩往前走,心里又是得意又是骄傲。

    “四舅、四舅妈你们来啦,快里面坐。”陈江赶过来将他们让进了饭店,坐好之后刚想聊几句却又突然沉了脸。

    叶水清顺着陈江的视线看过去,这才发现靳文业居然不请自来了。

    “我说陈江,好歹我这个三舅费心费力地帮你张罗后厨的人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天饭店开业你不和三舅言语一声儿怕是说不过去吧!还有既然你开新饭店了,那以前旧的不要的桌椅碗筷就都送我那儿去吧,我正好也要开家小饭店,全能用得上!”靳文业进来之后,瞧也不瞧靳文礼和叶水清一眼,只和陈江说话。

    “三舅,我本来也没想让你帮我张罗,既然来了你自己就找地方儿坐吧,我事儿多着呢,暂时没空招待你!”陈江就知道靳文业跑来是准备占便宜的,根本不想搭理他,和靳文礼打了声招呼就到外面去了。

    叶水清更是不想理靳文业,只喝着茶一声不吱,靳文礼也只是偶尔和叶水清说两句话,不去看自己三哥,靳文业也不觉得尴尬,自己哼着小曲儿解闷儿,三个人就这么干坐着等陈江回来。

    只是过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陈江进来叫他们出去,叶水清有有些着急了:“开业时间都过了,陈江在外面干什么呢?”

    靳文礼也是不耐烦:“要不咱们出去看看吧。”

    叶水清巴不得能离靳文业远远儿的呢,于是赶紧站起来要和靳文礼一起出去。

    不过还没等两人走到门口,饭店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随即就见陈江像股旋风一样就冲了进来,直奔仍在哼着曲儿的靳文业扑了过去。

    “靳文业,我、操、你祖宗!今天不杀了你我就不姓陈!”

    靳文礼和叶水清都愣住了,这时外面又冲进来一批人,也是喊打喊杀地跟着陈江一起,说要弄死靳文业。

    “陈江,你怎么说话呢,他再有不对的地方也是你三舅,是你和曹萍的长辈,你给我好好儿说话!”靳文礼也跑了过去,一把将骑在靳文业上挥拳头的陈江拽了起来。

    陈江眼睛通红,表情像是要吃人,对着靳文礼凄厉地哭喊:“四舅!我爸让靳文业这个王八蛋给害死了,你说我能饶了他吗!”

    作者有话要说:外面起风打雷,凉快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