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7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摇号分房大会开始后,在主持人的介绍下几位参加大会的领导挨个上台讲了话,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才算完,这让坐下面本来都很焦急的人,一下子全没了精神,只盼着摇号议程赶紧开始,好尽快有个结果。

    终于到了摇号这个最重要的环结,人们情绪又都立即紧张起来,然后主持人按照事前抽签的顺序,逐个让每户的家庭代表到台上摇号,说是摇号,其实就是从一个大玻璃箱子里抓阄。

    第一个上台的是靳文礼家这边的邻居,他家是大儿子先上去抽的,结果一公布出来竟然抽到个九楼,这人站在台上拿着摇号单都快哭出来了,但也只能听主持人的指挥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旁边登记。

    等他回到台下的时候,他媳妇儿立即就开始骂了起来,然后转身就出了会场,其他人一看这架势心都悬得高高的,有的人家本已经决定好上台摇号的人,这会儿也有挺不住压力想打退堂鼓想换人的了。

    “文礼,咱家抽到什么样儿的房子都没事儿,你不用担心。”叶水清也赶紧安慰靳文礼,怕他心理负担太重。

    靳文礼笑:“就凭我这运气还抽不到好楼层啊,放心吧,媳妇儿,肯定没问题!”

    “你可千万别抱着这种态度,好不好都没事儿,将来有了钱再换。”

    靳文礼点头,要说他一点压力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既然知道自己媳妇儿不会像刚才那女人一样埋怨自己,这感觉自然就不一样了,所以轮到他上台的时候,他还是很放松的。

    到了台上,靳文礼在旁边等着主持说话,这时却听见后面坐着的人说:“这人就是。”一时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又发现主持人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将玻璃箱换了一个。

    “为什么换箱子?”靳文礼问。

    主持人笑着说:“没事儿,刚才那箱子已经抽的差不多了,要是不换也有失公平,这个是另外一个楼重新开始摇号。”

    靳文礼不再多说,而是把手伸进去随意地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主持人。

    “325号楼5单元302房间!恭喜他!”主持拆开信封后大声宣布了楼牌号。

    叶水清自从靳文礼上了台就一直捂着脑袋,低着头不敢看,也不太敢听别人说话,但此时一听见抽到了3楼立即高兴得站了起来,看着靳文礼昂首阔步神气地往台下走,心里别提多骄傲了。

    “怎么样,媳妇儿,你男人牛不牛气!”靳文礼搂着叶水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叶水清自然不吝惜于夸奖:“这还用说,你可是咱家的主心骨、顶梁柱,要不是你手气好、命好,我和闺女说不定要遭多少罪呢!”

    靳文礼这个美啊,还好房管所的人识相,知道给自己安排好楼层,虽然有作弊成分,但那也是自己的本事不是?

    其他人在旁边都是羡慕不已,有的恨不能花钱雇靳文礼上去替自己家摇号,只可惜不允许。

    接下来摇出来的结果自然是有好有坏,不过靳家和叶家的其他人运气也都不错,特别是靳文业居然抽到了一楼,这可让靳家人松了口气,还好是一楼不然每天要抱靳福上下楼得多费事,更不用说孩子一天大似一天,一楼呀是最省心的。

    靳文礼知道房管所的人因为惧怕自己和老疤那些人才会做如此安排,这样的结果可见是人家已经尽力了,于是心里想着哪天做面锦旗送到他们的上级部门去,也算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就这样靳家和叶家两家人都欢欢喜喜地各自回了家,叶水清和靳文礼先跟着叶传义和钟春兰回了叶家,进屋后钟春兰就笑得合不拢嘴:“文礼,妈今天可要说句心里话了,当初我和你爸反对你和水清在一起,只是一心认为这是对水清好,后来你们结了婚也没见你对咱们有半点记恨,我就经常和他们说文礼这孩子心宽、有担当。咱们家借了你多少力就不用说了,只是这回的房子可是大事,你就是不说我和你爸心里也清楚,咱们全家都是因为你得了济。今儿妈必须跟你赔个不是,当初让你受委屈了,你别怪我和你爸。”

    “哎,妈您这不是让我无地自容吗,这儿子被父母打骂两句那是应该的,您老还给我赔不是我哪受得起啊,您和爸最后不是把水清嫁给我了吗,我记什么仇,我只记您二老的恩,而且要是没有水清,我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您这闺女可不一般,这大专已经念完了,接下来就要开公司,您的好日子在后头哪!”靳文礼此时乐的可以说是找不着北了,一不留神就将实话说了出来,等发现叶家人都不说话,全都傻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便一眼都不敢往叶水清的方向看了。

    “文礼,你刚才说什么?水清不是在印刷厂上班吗,什么时候又去念书了,还开公司,你说的是水清吗!”叶传义急忙问着。

    靳文礼嘴唇动了两下儿,却没说出话来,这时叶胜强把话接了过去:“既然文礼提了这事儿,不如由我来说吧。爸、妈,水清其实早就在单位办了停薪留职,然后去职工大学进修学习专业课,她和文礼开了间书屋专门往外卖书,我就知道这么多。”

    钟春兰还是没太相信这个消息,转过头又问叶水清:“水清啊,你和妈说实话,你天天到底去没去单位上班?”

    叶水清用力摇了摇头:“没去,早就不去了,没怀闹闹的时候已经办了停薪留职,文礼也没再去单位上班,和我一样进了职工大学学习。”

    “你们两个都不上班,那吃什么喝什么啊?”叶传义急了。

    “爸,大哥刚才不是说了吗,我现在租个亭子卖书呢,过段时间可能要扩大规模成立一间公司,争取把生意做大。”

    钟春兰这才真正相信了女儿不务正业的事,老太太爆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随手从炕上操起扫帚疙瘩就往叶水清身上招呼:“你是不是欠揍,放着正经的国营单位铁饭碗的工作不干,竟敢背着家里办了停薪留职,你还想不想好了!”

    “妈,您别只打我呀,文礼也没去上班,你先打他吧!”叶水清在屋里绕着圈儿跑,又指着靳文礼企图转移目标。

    “文礼是做大事的人,不去上班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还摆起摊子做起生意来了,那是正经人家的姑娘该做的事吗?你不怕丢咱家的脸,还不能想想你公公婆婆的脸面?我今天只打你!”

    “妈!妈,您先消消气,这事儿都怪我说漏了嘴,事情没您想的那么严重,我爸妈都特别支持水清干事业,而且水清做的也特别好,生意可火了,真的!就是我自己,也愿意让水清闯一闯,您放心,我跟您保证,只要水清想回单位上班儿,我肯定能让她回去,这样还不行吗!”

    叶胜强也跟着劝:“妈,我看过水清的书屋,生意真的是特别好,买书的人可不是一本儿一本儿的买,都是上百本那么买的。”

    钟春兰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的气才总算是消了些,把扫帚疙瘩扔到一边,拉过靳文礼抹眼泪:“这家里大事儿刚解决完,没想到这丫头就出幺蛾子。文礼,我知道你本事大,你看在妈的面子上多担待这丫头一些,她不懂事儿,你可是好孩子,以后可别太惯着她了,将来你一定要让她回单位上班啊,到什么时候也得有个正经单位正经工作才行!”

    “妈,您放心,我说到做到,只要水清生意做的不好想回单位了,她前一天说我第二天就能让她上岗!”

    钟春兰和叶传义终于放了心,然后又指着叶水清说:“你也就是嫁给文礼吧,不然换个人也不能让你这么胡闹!”

    叶水清只能一声不吭地听着父母数落自己,本来好好的一个庆功会,因为靳文礼得意忘形一下子改成了对自己的批斗大会,越想越生气,于是暗暗又瞪了靳文礼几眼。

    “水清,你既然有这么好的生意门路,怎么就不想着你二哥些呢,大哥都知道了,却瞒着我们。”晚上吃饭的时候张月英笑着问叶水清,话里的语气明显是有些不痛快。

    叶水清正想找个人出气呢,于是轻笑一声说:“大哥也是无意中知道的,二嫂怎么知道我没想着二哥,我只是因为看了大哥的态度就没再费事问二哥。这样吧,你要是同意二哥从厂里出来,那我也可以让二哥过来帮我。”

    张月英不过是想找些便宜占,哪会让叶胜志放弃铁饭碗去外面摆摊子让人笑话,于是干笑着说:“以后再说吧,我这不是开玩笑嘛,你对咱们什么样儿,那还用说吗,没有文礼就没有你二哥和我住的地方儿!这个情我心里都记着呢!”

    叶水清见张月英态度转得这么快,跟前世相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不由得想还是自己有了能耐才能压制住这个二嫂,不受她的欺负,这样心里一舒服也就不再计较了。

    吃完晚,叶水清和靳文礼两个人往家走,一路上叶水清也没说话,只是自己快步走在前面,也不去管靳文礼如何。

    到了家见闹闹正自己坐在炕桌边上不知道写什么呢,就过去问她吃没吃饭。

    “吃啦,奶奶给我做好吃的了,靳蕾都没有吃上,礼拜天儿又要给小朋友上课了,我让小昊哥帮我写几个生字,到时好教给他们。”

    “这才是妈妈的好闺女呢,以后最好多教教小朋友,让妈妈看看你写的字。”

    “水清,我今天是太高兴了才说走了嘴,你原谅我吧,别生气。”靳文礼进来后,等叶水清和女儿说完话才开始求饶。

    叶水清哼了一声没理他,靳文礼见状默默地去墙角把洗衣板拿了过来:“媳妇儿,我可跪了,你看着点时间,别让我太遭罪了。”

    “爸爸,我陪你,妈妈肯定一会儿就不生你的气了!”闹闹放下笔,下了炕跑到墙角也拿出一个小巧的粉色的小洗衣板跪了上去。

    这个小洗衣板是靳文礼特意让人给闹闹做的,主要是为了让她过家家玩儿的,没想到后来闹闹还真有模有样地用它洗起了自己的小手绢儿,这是他们所没想到的。

    看着跪在地上的父女两个,都是一脸无辜恳切地望着自己,叶水清忍不住笑了:“你还挺知道心疼你爸爸的,忘了上次在公园儿里他害你受伤了?”

    “我不怪爸爸,因为爸爸不是故意的,所以妈妈,你也不要怪爸爸,他肯定不是故意让你生气的,就像我平时一样,我从没想过要让妈妈生气,可就是总做错事,爸爸也是这样。”

    “行啊,这嘴够能说的,把你妈我也给绕进去了,都起来吧!”叶水清心情早就大好了,反正早晚爸妈也会知道自己的情况,今天误打误撞也挺好,以后不用再隐瞒了。

    “谢娘娘恩典!”靳文礼立即乐呵呵地抱着女儿站了起来,坐到叶水清边儿上讨好,爷俩又是给她捶背又是揉肩的,闹闹时不时地还搂着叶水清像小狗似的满脸亲,最后叶水清被他们逗的不行,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家三口在炕上闹成一团。

    “老四,都在家哪?”

    是靳文业的声音,叶水清停下动作看向靳文礼:“他来做什么?”

    “谁知道呢,房子也到手了,钱下来后也能给他,应该没什么大事儿了。”靳文礼等叶水清整理好衣服才下地开门。

    站在门口的靳文业是满脸地笑意:“这是我手里的那帮孩子从家乡带过来的特产,一共也没有多少,我特意想着给你们送过来一些。”

    “三哥,你有话就直说吧。”靳文业这样的人能给自己送东西,说不定是想做什么呢,叶水清对他这种人可是随时保持警惕,连父母都不会顾及的人,又哪会对别人心存善意。

    靳文业清了清嗓子开口还是笑:“我过来是想说说房子的事儿。老四、弟妹,你看咱们两家的房子能不能换一换啊?”

    作者有话要说:真想不出闹闹长大是个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