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见自己的饭盒被抢了过去,只能默不吭声地坐在凳子上。

    “你不吃也没关系,这两个饭盒就放在你这儿,要是下午饭菜都馊了你直接扔了就行,下班儿的时候再把饭盒给我。”靳文礼狼吞虎咽地边吃边说。

    叶水清想自己要真是任这两盒儿饭菜坏掉再扔了,估计能引起众怒,大米这么金贵的细粮,闻着味儿都能馋死人,自己还敢扔?再说也真是舍不得,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是省吃俭用地过日子,钱都是一分一分攒出来的,浪费粮食这种事儿从良心上就过不去。

    于是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在车间众人的注视下拿起筷子吃了口白米饭,细细嚼了几下又夹了一块儿油汪汪的茄子放进嘴里,那味道别提多香了,这两口吃下来叶水清仿佛都能听到旁边同事咽口水的声音。

    靳文礼看着自己带来的两个饭盒渐渐空了,满眼都是笑意,等叶水清吃完了又立即将饭盒都收拾了,拿到外面的水龙头那里去洗干净。

    “水清,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你不是和必成处对象呢,这个靳文礼凑什么热闹?”和叶水清同一个车间的宁军是崔必成的初中同学,见了这情形忍不住问了起来。

    叶水清听了宁军的问话也不回答,她是有心要和崔必成吹的,但在两人还没说清楚之前也不能随便乱说,她之所以没强硬地拒绝靳文礼一个是想借助他与崔必成分手,再一个也是因为不想过于得罪靳文礼这个未来的大富豪,毕竟自己没发家之前也许还要指望这个男人帮忙,就是不和他在一起也可以跟着学学致富的经验,看看靳文礼是到底怎么富起来的。

    “水清,这是你的饭盒,已经洗干净了你收起来吧。”正当众人都等着叶水清的回答时,靳文礼走了进来,将饭盒放在桌上的同时,拿眼风狠狠扫了宁军一下。

    叶水清也发现了靳文礼脸色不对就赶紧将饭盒收好,又对他说:“我想休息一会儿,你回单位吧。”

    “行,不过你刚吃完饭等会儿再午睡比较好,我先回厂里去了。”

    靳文礼答应得很痛快,只是在经过人群的时候特意站到了宁军跟前意有所指地发出了警告:“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别人的事儿外人还是少多嘴为好,谁要是让水清为难我可是不答应的!”

    宁军也是年轻气盛,更何况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靳文礼教训面子上哪能下得来,于是也冷声冷气地回了嘴:“必成是我同学也是好哥们儿,水清是他女朋友,谁要是想做第三者插足的事儿,我第一个就不答应!”

    靳文礼听完就笑了:“小子,你有种,我还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仗义!”

    宁军看着靳文礼远走的背影呸了一口,转身又对叶水清说:“水清,你别怕,今天的事大伙儿都看见了,是靳文礼这个混混强迫你吃了他的饭菜,谁也不会多事告诉必成的,对不对?靳文礼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我早就听他们单位的人说过他是出了名的混子,要是他明天再敢过来,我帮你收拾他!”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表示不会传小话儿破坏叶水清与崔必成之间的关系。

    叶水清还真想让崔必成知道呢,结果被宁军这样一说反倒是又没戏了,只好说了句谢谢了事。

    也不知是宁军的警告起了作用,还是靳文礼顾忌叶水清的处境,当天下班的时候他并没有出现在叶水清面前,这样叶水清终于能和崔必成单独谈谈了。

    两人推着自行车走在路上,叶水清问崔必成:“板报都做好了?”

    “还差几块,主要是每个科室的桌牌也要重新写,工作量很大,这几天也没能送你回家。”崔必成微笑着看向叶水清,认为两人之间已经没事了。

    叶水清叹气:“必成,我那天在公园里说的事儿你考虑好没有,我不是开玩笑的,咱们两个和平分手,处得不合适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你也可以说是你看不上我的。”

    崔必成马上就急了:“水清,我也老大不小了,我是真心想和你过日子,也会对你好,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或者是在婚事上有其他要求只管说出来,我尽最大力量去做就是了。”

    “必成,我和你只是处对象,还没到定下来要谈婚论嫁的地步,我再说一次不是你人不好,是我的感觉不对,我也不是想贪心地拿分手这个理由威胁你给我买东西,无论你同不同意,我都已经下定决心了,等下个礼拜我就和我爸妈说这事儿,你看开些吧。”叶水清不想拖泥带水,只想尽快和崔必成做个了结。

    崔必成难过地低下头,半天才说话:“我先送你回家吧。”

    “可以,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不用再这样了。”

    之后两人骑上车,一路无话地往叶水清家的方向而去。

    到了胡同口,叶水清只说了句:“再见。”就头也不回地进了拐了进去。

    崔必成抿着双唇暗下决心:都说好女怕缠郎,等自己这段时间忙完了就天天陪着叶水清,一定要让她回心转意。

    吃晚饭的时候,钟春兰还问女儿:“怎么必成好几天没到家里来了?”

    叶水清只说崔必成忙着厂里的板报没时间。

    “瞧瞧还是有文化的人受重用,你别看他工资没工人挣得多,但将来准能成气候,不是说被列为积极分子了,要是真入了党那可多光荣啊!”

    叶水清听着家人议论着崔必成多么有出息也不搭话,她是知道这个社会变化有多快的,现在的铁饭碗总有摔得稀碎的一天。

    靳文礼也就是消失了一个晚上,早晨则是又出现在了街角与叶水清一起去上班。

    “你之前不上班都在做什么?”路上叶水清开始打听靳文礼的行踪,想弄清些门道出来。

    靳文礼只笑着说:“什么也不做,就是和几个哥们儿在一起呆着。”

    “你这么大的人有班不上,一分钱不挣成天闲呆着,抽烟的钱别是都和家里要的吧?”叶水清不死心地用了激将法。

    靳文礼声音大了些:“我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上班儿那点死工资算什么,我从来不和家里要钱,你可别以为我真是个混混,我能养得起老婆孩子。”

    唉,这人都不知道自己不能生育,还提什么老婆孩子,也挺可怜的,叶水清在这点上很是同情靳文礼。

    “水清,你要是肯和我好,我靳文礼对天发誓,一辈子都听你的话,一辈子对你好,让你过好日子!”靳文礼见叶水清关心自己的生活问题,以为自己有戏了便立即开始赌咒发誓。

    叶水清摇头:“咱俩不合适,不过我挺想和你做朋友的,不是处对象那种,就像你和你那些哥们儿一样。”

    靳文礼搞不明白了,哪有一个小姑娘要和老爷们儿拜把子的,叶水清的想法也太奇怪了。

    “我哥们儿够多的,咱俩要处就处对象,反正我认定你是我媳妇儿了。”

    “你这么说话未免太绝对了,你不了解我,无非就是看我长得好看些才这么表现的,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根本不会幸福。”叶水清对于靳文礼喜好美色花心的脾性很是反感。

    “感情是处出来的,你不给我机会怎么知道咱们之间没感情,我喜欢你长得好看有什么不对,你爱看瞎子瘸子满脸麻子的人啊?”

    叶水清否认不了靳文礼的话,只好瞪了他一眼:“我和你没法儿说话!”说完便不再理靳文礼了。

    到了厂里叶水清刚进车间小邹就跑了过来,神必兮兮地小声说道:“水清,宁军今天请了病假,听说是昨儿晚上被人给打了,牙掉了好几颗呢,主任和班长一会儿要代表车间去他家慰问呢。”

    叶水清吃了一惊:“因为什么事儿被打的啊?”

    小邹的声音更低了:“宁军不肯说是谁打的他,不过车间里的人都怀疑是靳文礼。”

    还用怀疑吗,肯定就是他啊!昨天中午两人斗的嘴,晚上的时候靳文礼又没出现,肯定是报复宁军去了。

    还说自己不是混混,一个不高兴就下黑手不是混混是什么!叶水清现在开始怀疑靳文礼发家致富的过程是不是也有问题了。

    可是虽然生气,但也没法,叶水清挺只能忍着等见到靳文礼时再说。

    中午的时候,靳文礼果然又来了,大摇大摆地进了休息室看了一圈儿笑道:“昨天和我叫板的那位怎么没来?我还等着瞧他要怎么不答应呢!水清,快趁热吃饭,今天的菜可好了。”

    靳文礼说着就将手里的两个饭盒放在桌上打开了,一盒大米饭,一盒柿子炒鸡蛋,还真是难得的好菜。

    众人有了宁军做榜样谁还敢招惹靳文礼这个煞星,一个个都捧着饭盒躲得远远儿的,连往这边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生怕靳文礼真是个亡命徒拿自己开刀。

    “我不吃。”叶水清紧紧护住自己的饭盒,不让靳文礼抢过去。

    “怎么不吃呢,这么好的饭菜不吃可惜了。”

    “我不吃,我怕这东西都不是好道儿来的!”叶水清与靳文礼对视。

    靳文礼皱眉:“这是什么话,我又不偷不抢怎么会不是好道儿来的,是不是有人造谣乱说话了?”

    靳文礼说完还往人群那边儿看了看,车间的人更是连头都不敢抬了,全都盯着自己的饭盒闷头吃饭。

    “你别乱牵扯别人,你出来一下。”叶水清不想让事情闹大,便将靳文礼叫了出去。

    “你要和我单独说事儿,让他们出去不就完了,要不你先吃完饭再说也不迟啊。”靳文礼还惦记着让叶水清先将饭吃了。

    “饭又跑不了急什么,我问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将宁军给打了?”

    靳文礼一听就乐了:“不是我打的,是我的那些哥们替我出气去了,谁让他乱说话让你为难的。”

    “你还能永远堵住别人的嘴啊,打人能解决问题吗,到时人家去派出所报案你怎么办?”

    “你别担心我,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多说一个字。”靳文礼更高兴了,觉得叶水清是在为自己担心。

    叶水清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是担心你,我是不想让你以我的名义去做违法的事,我又不是不正经的女人,处对象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自由恋爱,我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不是谁说几句话就会委屈自己将就下去的。所以,你也不用替我操心,我和崔必成是处下去还是分开都不是别人能左右的,你管好自己吧,你不是也有对象了吗,还这么花心!”

    靳文礼本来听叶水清的话音有要和崔必成分手的意思乐得差点蹦起来,结果听了最后的话就着急了:“谁说我有对象了,谁造的谣,爷爷我割了他的舌头!”

    “你喊什么,没有就没有呗,你是谁的爷爷!”叶水清赶紧安抚靳文礼,心想看来肖月波这时候应该是还没和靳文礼确立恋爱关系呢。

    “水清,我清清白白的一个大小伙子,除了你没对别人有过半点意思,我爸在饭店工作,家属有优待,你别多心。”

    原来如此,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说靳文礼家里的事情,既然他父亲是饭店的那就难怪他能弄到这么好的饭菜了。

    “那也不能打人。”

    靳文礼立即承诺:“不打了,我保证从今往后礼貌待人,你快吃饭吧。”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率先回了休息室,又将自己的饭盒打开吃了起来,只好也吃了他带过来的饭菜。

    “吃完的就出去溜溜,好消化,吃完就坐着没好处。”靳文礼吃着饭瞄了旁边的人几眼突然开了口。

    车间的人一听这话赶紧几口将饭都吃完,然后借着洗饭盒都走了出去,就是再也没回来。

    叶水清心里有事儿也就没留心靳文礼的举动,只是将吃了半盒的饭菜推给了靳文礼:“我吃饱了,你吃吧。”

    昨天是有心要气靳文礼才硬是将饭菜都吃了,其实她饭量不大,今天又弄明白了这是人家光明正大的优待哪还好意思吃独食。

    “我吃你的就行,昨天还都吃完了呢,怎么今天就……”

    靳文礼话没说完就反应过来叶水清是什么意思了,于是眉开眼笑地转了语气:“你不用心疼我,以后要是生我的气就直接骂我两句,打几下也行,可千万别堵气伤了自己的身体,要是把胃撑坏了可怎么办?”

    叶水清懒得理靳文礼,坐在那里不吱声,靳文礼则是喜滋滋地将饭菜都吃了,又屁颠儿屁颠儿地去将饭盒洗干净了交给叶水清。

    就这样一直到了礼拜六靳文礼是天天中午都跑来给叶水清送饭菜,而叶水清车间的人还真没一个敢往外透露半句风声的,所以崔必成那边也没动静儿。

    周六下班的时候,靳文礼还是在路口等着叶水清,快到家的时候才停下递给她一袋东西。

    “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靳文礼只是笑。

    叶水清打开布兜看了眼还是一个饭盒,再将饭盒打开时就呆住了,里面是满满一盒熘肉段儿!

    “今天周末,你拿回家和家里人一起吃吧。”

    这是过年才可能吃到的东西,叶水清看着饭盒里的东西不是一般的震惊,这道菜在往后的日子里不算什么,但现在来说可就太珍贵、太难得了,更让她想不到的是靳文礼还会想着自己的家人。

    “这怎么行,我拿回去也没办法交待,你还是自己留着吃吧。”叶水清虽然极想让家人改善一下,但一想到会面引起的风波还是忍住了。

    靳文礼也明白叶水清的难处,转了下眼睛就将她拉到了矮墙后面。

    “你干什么!”叶水清的心立时就悬了起来,毕竟她对靳文礼不了解,他若是有什么不良居心自己可是要吃亏的。

    靳文礼呵呵直笑:“我又不是流氓,你怕什么!既然你没办法拿回家,那怎么也要让你吃几块儿才行,不然我可心疼死了。来,先尝一块儿,别躲,不吃不让走,你要是不怕别人看见就尽管别扭。”

    叶水清只好张口将靳文礼手里的肉段儿吃了,过去的手艺就是不一样,用料纯正实惠不说,这肉熘得外焦里嫩的,吃在嘴里香得叶水清眼睛都眯起来了。

    靳文礼又抓了一块儿扔进自己嘴里,见叶水清咽了下去,就又喂给她一块儿,两人偷偷摸摸地你一块儿我一块儿吃了不少。

    “我不吃了,呆会儿回家该吃不下去饭了。”

    “也是,剩下的这些我回去热一下应该坏不了,给你留着明天再吃。”靳文礼说着将饭盒收了起来。

    叶水清心里有些感动,但一想到这人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儿就又没感觉了,与其和靳文礼谈恋爱,她倒是更倾向于跟着这个男人一起发财。

    两人擦了擦嘴和手便从矮墙后面走了出来,叶水清走在前面,随手将手纸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就往自行车那边走,谁知一抬头却看见了站在自己车跟前的崔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