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看着嘴角带笑的杨乐,便碰了靳文礼一下,让他和自己一起过去。

    “杨乐,你这一大早的也跑过来啦?”靳文礼打着招呼,他见杨乐的表情感觉也不像是会赔钱的样子。

    “钱都在里面呢,能不心急么,水清也着急了吧?”杨乐将视线转到了叶水清的身上,看似随意却又带了认真,弄得叶水清很是莫名:“当然着急,这要真是无限期不给兑现,我和文礼只能再去摆地摊儿了。”

    杨乐听了点头,然后又四处看了看:“就你们两个来的?”

    “是啊,这事儿不就咱们三个知道吗,是赔是赚不都得自己受着,还能大张旗鼓地宣扬啊?”靳文礼也觉得杨乐说话很奇怪。

    杨乐垂眼沉思,不多时就恢复了常态:“刚才走神儿了,放心吧,不会不给兑现的。”

    “那能给多少利息啊,能兑到130我就知足了。”叶水清一听能给兑立即就放心了,紧接着就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杨乐轻笑:“咱们进里面聊吧,一会儿好听消息,你们先说说这些日子是怎么挺过来的?”

    三人一起进了银行,没想到这里杨乐还有熟人,所以叶水清和靳文礼也不用站在大厅里挨挤,而是去了旁边的一间小屋子,坐下后靳文礼就把自己是怎么上的火,叶水清又是怎样劝的他说给杨乐听了。

    杨乐略显诧异:“没想到心胸这样宽的居然是水清,文礼你还要多磨练才行啊,你媳妇儿可都比你有见识,知道国家不可能赖账。”

    “我哪能想得到这一层,有我媳妇儿在,我可是少受了不少罪、少吃了不少苦,还好是能兑现,不然真就打回原形了。”

    “就是不兑现你们也不可能就沦落到摆地摊儿的地步?《一种幸福》这本书可是抢手的很。”杨乐以为靳文礼是在开玩笑。

    靳文礼立即说:“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一点儿不撒谎。”然后就将崔必成借钱的事儿也跟杨乐说了,他觉得对杨乐没什么好隐瞒的,事实如此。

    杨乐听完目光微怔,来回看了看靳文礼和叶水清,不禁笑着摇头:“天意弄人,这可能就是好人有好报吧,你们两口子都是有情有义的人,这样很好。”

    叶水清和靳文礼对视一眼,不明白杨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正纳闷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敲门。

    “进来。”杨乐收了笑容,声音低沉。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还是刚才领着他们进来的那个银行员工,这人对杨乐很是恭敬:“最后的价格定在了168块钱。”

    杨乐点点头:“辛苦你了,你忙去吧。”

    等那人离开之后,杨乐转过头看向靳文礼两口子,见他们两个还在傻呵呵地弄不清楚状况,就又被逗乐了:“怎么,你们没听见,这次国家贴息的力度相当的大,100块可以兑现到168块钱,你们不高兴啊?”

    叶水清和靳文礼是真傻了,这、这利息未免也太高了,像做梦似的,谁敢相信啊。

    “这是真的吗?”靳文礼感觉自己舌头都大了,问这一句话都很费力。

    杨乐重重地点了下头:“是真的,你们赚了47万多的利息。”

    叶水清差点尖叫出声,立即和靳文礼紧紧地拥抱一起,欢天喜地的蹦跳了几下,之后又都是激动无比。

    “唉,还是成双成对的让人看着羡慕,我就是和你们一样高兴也找不到人分享。”杨乐开着玩笑,却不难听出语气中的落寞。

    叶水清从靳文礼怀里抬起头看着有些惆怅的杨乐,渐渐地恢复了冷静:“杨乐,这次真的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我和文礼是不可能有这个赚钱的机会的。”

    “这也是你们自己有胆识、有魄力,我只不过是提供了消息,可要是你们中途坚持不下来,过早地将手里的国库券低价卖了出去,我就是再有心也无能为力。”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叶水清到底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

    杨乐很干脆地承认了:“是知道,但也只是知道贴息额度会很高,具体数字不清楚。”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啊,害我和水清白担心这么久,水清因为上火耳朵都差点聋了。”靳文礼埋怨起杨乐。

    “文礼,有些事我只能说那么多,再多的细节不可能讲出来的。”

    “那为什么会传出不好的消息啊,这不是害人吗,有好多人都赔本儿卖的,五六十都有卖的!”叶水清对事情的发展很是不解。

    杨乐叹气:“水清,你很聪明,现在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我不介意多说一些,去年在买国库券之前我就和你们说过这是财政方面的消息,国家现很困难,你懂吗?”

    叶水清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搞清楚这句是什么意思,杨乐也不再多说:“你回去慢慢想吧,这么一大笔钱你们今天也领不了,我先让人给你们排上号,到时候你们再过来直接把钱存进银行,等我沟通好新安路市场的事情,你们准备好一百万就行了。”

    杨乐说完就起身往外走,叶水清和靳文礼赶紧跟在后面和他一起出了银行。

    外面的情景和来时相比仍是冰火两重天了,只不过本来是过来看笑话的人现在全都哭丧着脸,大骂传播假消息的人,而本以为国库券砸在手里的人却都是高兴得又喊又叫,与之前相比,现在是哭人的多笑的人少。

    坐进杨乐家的小轿车里,叶水清不由得感慨:“这变化太悬殊了。”

    靳文礼也跟着叹息:“还好咱们是熬过来了,杨乐,还是要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咱们还是不是哥们儿了,从上学开始你就没少照顾我。文礼,你这个朋友我是打算交一辈子的。”杨乐不让靳文礼再说,只吩咐司机先送他和叶水清回家。

    到了胡同口,两人跟杨乐道了再见就手牵着手往家走,此时的他们心中只剩下最纯粹的喜悦了。

    “媳妇儿,你可真有福,不但帮咱们靳家还了崔必成家的人命债,还又赚了一大笔钱,这事儿啊还真就像杨乐说的,好人有好报。”

    “可不是嘛,不过崔必成和肖月波也是可怜,送到手的钱都没赚着。”

    靳文礼闻言停下了脚步:“我说媳妇儿,你不会又想把赚到的钱还给他们吧?”

    叶水清没好气地白了靳文礼一眼:“那我可真是病得不轻了,既然这是命中注定的,那这钱就是该咱们赚的,崔必成既然为了救他爸的命也没资格去后悔,当时谁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情况,我又不是圣人,你问这话就够傻的,我现在想的是这回可不用再为你爸妈买房子的事儿发愁了!”

    靳文礼脸上高兴的直放光:“我的好媳妇儿,你刚才那语气吓我一跳,既然今天这么高兴,那明天礼拜天儿咱们带闹闹去公园儿玩一天吧,下馆子大吃一顿再回来,这苦日子都熬多长时间了!”

    “行,把小昊也带上,明天咱们玩个够、吃个够!按照一百块钱的标准花!”

    “好咧,咱们闺女估计得乐疯了,沈昊那小子没少哄闹闹,明天回来的时候去商店给他买个新书包,再买几样玩具,也让他好好乐一乐。”

    两人有说有笑地计划着明天的行程,直到快走到自家院门前时,叶水清才突然惊呼一声,又把靳文礼给吓了一跳:“媳妇儿,你这是咋了?”

    “我好像想明白杨乐话里的意思了。”

    “哪句话啊?”杨乐可没少说话。

    叶水清挽着靳文礼的胳膊,见四周没人才小声儿说:“杨乐不是说贴息的消息是财政方面传来的吗,那既然财政方面能传出来好消息,自然也能传出来坏消息。”

    “你是说不给兑现的事儿也是他们传出来的,那这么做他们图的是什么呢?”靳文礼反应过来叶水清的意思之后,不解地问。

    “因为困难啊,杨乐不是也提了这个事儿,你想想既然好坏都是他们传出来的,那就难保廉价回收的人不是他们,因为这样可以少兑现多少钱哪!”

    “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既然说了困难,最后又为什么给这么高的利息呢,太矛盾了。”

    叶水清咬了下嘴唇:“利息高其实也不矛盾,你再想想都是什么样的人会坚持把手里的国库券留到现在这个时候?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报了低价也没来得及甩出去的人,这个当然是少数,从刚才银行里的场面就能看出来;另一种就是杨乐这种人了,这里面的事儿太复杂,不是咱们这样的普通老百姓能想明白深究的,以后还是好好努力凭本事踏实挣吧,别再多想了。”

    靳文礼细想之后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媳妇儿,你说的太有道理了,这么看咱们可是更要感谢杨乐才行,至少他够义气,让咱们搭了这班顺风车,确实是拿我当哥们儿对待的!”

    “是要感谢他,不过你看他这次虽然赚了天文数字,但还是高兴不起来,他肯定以为我和李茹那么好,必然会也劝她买国库券,不然也不会问是不是只有咱们两个去银行了。”

    靳文礼呵呵笑:“这小子是最能算计人的,没想到却遇到李茹这么个直性子,成了他的克星,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还有没有缘分。”

    “这个还真说不好,我是希望他们两个都能找到好归宿的。”叶水清心里其实还是很愿意李茹能和杨乐有个圆满的结果,可现在看着李茹跟郑维新处的也很好,郑维新对李茹言听计从,可比杨乐老实多了,又不知道该倾向谁,只是感觉放弃哪边都有遗憾,真难为李茹是怎么抉择的。

    第二天一早,靳文礼和叶水清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公园,把公园内的游乐设施玩了个遍。

    只是刚过中午四个人就又匆匆地赶了回来,闹闹高高举着自己胖乎乎的右胳膊,感觉自己像是个英雄,她必须坚强,不能哭,因为只要自己一哭,妈妈肯定又要骂爸爸。

    “小昊哥,我暂时不能教你写字画画了,你先自己好好练习吧。”闹闹咧着嘴,还不忘自己的职责。

    沈昊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以后我每天放了学就去陪你,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小叔也太粗心了。”

    “不怪爸爸,我已经没那么疼了。”

    回到家,沈昊陪闹闹在佟秀云屋子里呆着,佟秀云见大孙女儿胳膊伤成这样又把靳文礼叫过去骂了一顿。

    叶水清本来很生气,但见靳文礼也是一脸的心疼和懊悔,气就消了不少。

    “你以后能不能长点儿心?”

    “能,是我错了,让咱闺女受了苦、遭了罪。媳妇,要不我跪洗衣板吧!”靳文礼说着就从墙角拿过了厚厚的洗衣板,动作利落地跪了上去。

    叶水清倒没立即让他起来,一直等他跪了半个小时才饶了他,靳文礼腿又麻又疼,起来后立即一瘸一拐地去瞧闹闹。

    等这场小风波过去,闹闹伤好了之后,前后街的所有人家终于迎来了动迁分房的消息,居民组的人挨家通知三天后在红旗小学召开摇号分房大会,有资格分房的,以家庭为单位上台摇号,摇号结果不能更改,更不能因为房子不可心就扰乱会场秩序。

    大会的前一天晚上,叶水清心里也挺紧张的,虽然她现在有钱,可在条件允许之前毕竟还是要去住回迁房的,这万一要是摇到个顶楼、厢房什么的可多闹心哪。

    “睡吧媳妇儿,担心也没用,摇号这事儿和国库券一样都是看运气、看命,你别太往心里去了,小心再上火。”

    “我知道,可就是担心,我睡不着,你先睡吧。”

    靳文礼翻了个身,挪到叶水清身边说:“那我陪你聊天儿,什么时候困了什么时候睡。”

    于是两人就开始聊以后的发展,转而又聊身边的每一个人,一直到外面天见亮也没睡下,只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起来做饭,吃完饭把闹闹送去幼儿园,然后直接去了红旗小学等着大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天气真是太热了,热的让人心烦。

    ps:闹闹的小番外估计明天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