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73章 ORG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老三媳妇你在家看孩子。”靳冠祥见靳文礼只停顿片刻就冲了出去,立即让黄金华呆在屋子里,然后和其他人一起跑了出去。

    外面的雪已经整整下了一天,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胡同里即便没有路灯也一样显得明亮。

    叶水清出了院子看见邻居家已经有人跑了出来,指指点点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就赶紧加快脚步,然后才发现郑国芳领着孩子站在雪地里。

    “二嫂,你怎么了?”靳文礼走到郑国芳跟前打量着,发现她并没有受伤,靳升像是吓傻了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但看样子也没伤着哪里。

    谁知郑国芳听了靳文礼的问话,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前面,突然又开始声嘶力竭地喊:“靳文柏,你个混蛋东西,你给我回来!回来!”

    周围的人被吓了一跳,于是也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然后就有人指着胡同口的方向大声说:“文礼,那不是你二哥吗?”

    靳文礼眯着眼睛也已经认出来了,立即踩着雪费力地追了过去,靳家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问郑国芳她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靳文柏离开的方向,时不时地喊一声。

    这时靳文柏已经从胡同口转了出去,靳文礼紧随其后也不见了影踪,所有人都只能等,等靳文礼回来告诉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叶水清感觉自己的脚都快冻僵了,正快要挺不住的时候,靳文礼的身影终于又出现在了胡同口。

    “文礼啊,你二哥呢?”佟秀云见小儿子满身是雪,好像是在地上滚过了一样,不由得担心起来。

    靳文礼眼圈儿有些红,深深吸了口气才说:“妈,你以后就当没生过靳文柏这个儿子吧。”

    “文礼,你把话说清楚,你二哥去哪了!”靳冠祥皱着眉问。

    “跑了,带着胡美妍和她的孩子一起跑了,我问他去哪儿他也不说,只说什么也不想要、也不想再回来了,我骂了他,又打了他几拳也还是留不住,只能让他跟着那女人走了。”

    佟秀云听完差点昏过去,捂着胸、口情绪很是激动:“遭孽啊,大年三十儿晚上抛妻弃子,我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畜生!那个姓胡的难不成真就是个狐狸精,把他给迷住了!”说着就呜呜哭起来,靳冠祥也是老泪纵横又是生气又是伤心,整个人都在不停地发抖。

    叶水清同样感觉心寒,眼睛不由得朝郑国芳看了过去。

    郑国芳已经坐在了雪地上,低着头不说话,半天才轻轻抽泣出声,然后越哭声音越大,最后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仰起头嘶嚎:“靳文柏,你不是人!你不得好死!撇下我和孩子无依无靠!我等着那个狐狸精把你的钱都骗光了!等着你饿死、病死在马路上没人养老送终!”

    靳升站在她旁边也是哭得喘不过气,边哭还边用冻得通红的小手去拽郑国芳:“妈妈!我要爸爸,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了!”

    叶水清忍不住也哭了,无论郑国芳平时再怎么可恶,这个时候的她都是让人同情的,这样的打击太大了,孩子也太可怜了,好好的一个家就被靳文柏这么一个既任性又毫无责任心的男人给毁了。

    旁边站着的邻居也都跟着抹眼泪,都说靳文柏不干人事儿,哪有特意选今天晚上离家出走的,爹妈、老婆孩子都扔下不管了,还真是少见!

    众人任郑国芳坐在地上哭嚎叫骂,等她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才上前将她硬拉起来,又强行将靳升抱回了屋里。

    郑国芳木呆呆任人扶着自己,视线也没什么焦距,声音嘶哑:“走就走吧,我回自己屋里呆着,靳升你们先照看着,放心我死不了,这世上没了谁地球儿都一样转,你们好好过年吧。”

    靳文业这回难得地懂了事,将靳冠祥和佟秀云扶回了屋子里,邻居帮着把靳升也抱了进去,最后只留下叶水清和靳文礼还站在原地。

    “王八蛋!”靳文礼狠狠地骂了一句。

    叶水清哭完之后脸更是冻得没了知觉,过去拉着靳文礼的手说:“我知道你难过,咱们先进屋吧,他一个大活人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也不能绑着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把爸妈照顾好,别再一上火病倒了,那可不是小事儿。”

    靳文点点头和叶水清一起回去了,一家人都静静地坐着谁都不说话,黄金华把几个孩子带到了自己屋里哄着他们睡觉。

    坐了大半天,靳冠祥老两口也挺不住了,就让所有人都回自己屋子去。

    靳文礼端了一大盆热水进来放到地上,又拿了一条热毛巾递给了叶不清:“在外面冻了这么长时间先擦擦脸和手,我给你洗洗脚,然后把水换了再好好泡一泡。”

    看着给自己洗脚的靳文礼,叶水清轻声问:“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了,以前虽然也好,但洗脚可是头一回。”

    靳文礼也不抬头,只是声音有些发闷:“那就是以前对你还不够好,以后天天给你洗。”

    “文礼,你别太伤心了,你二哥说不定过几天想明白就回来了,毕竟还有靳升呢”叶水清扶着靳文礼肩膀安慰他。

    靳文礼停下手里的动作,搂上了叶水清的腰,将头埋在她怀里:“我刚才一直在想,要不是有你在我身边,我当初是不是也早就变成我二哥那样的人了,是不是也能随意地抛下你和闹闹去和别的女人鬼混,去和老疤他们花天酒地论江湖义气,我越想越后怕。媳妇儿,你一定要看好我、保护好我,咱们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就算遇到再难的事情,咱们两个的心也要在一处!”

    叶水清搂着靳文礼笑:“好呀,以后咱们家的账都由我管,我要是管不了就找人来帮我管,你呢只负责老老实实地赚钱,要是真就了外心,你就和那女的说,你净身出户,一分钱也没有,看人家还跟不跟你。”

    “行,这段时间正好没事儿,过完十五你就去厂里把账接了,我以后不只老老实实赚钱,还要好好伺候你和咱闺女,我现在才知道我有多幸福。媳妇儿,我说的都是真的,谢谢你没让走歪路,没放弃我!”

    “不许再说了,你们父女两个就是都长了张好嘴,只会哄人,脚还洗不洗了,水一会儿该凉了。”叶水清眼眶又有些湿润,便不让靳文礼再说下去。

    靳文礼嘿嘿一笑,抬起头眼里也透着水气:“这就洗,我闺女自然像我,咱们父女两个以后都哄着你!”

    叶水清听了甜甜一笑,她誓死都要保护好今生拥有的一切幸福!

    因为靳文柏的突然离开,靳家在继靳福出生之后,又度过了一个愁云惨淡、压抑凝重的新年,没了喜气、没了欢笑,只剩下每天从前面屋子里传来的郑国芳的哭声,佟秀云也是一样成天泪流不止,但心里却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靳文柏哪天突然就能回来了。

    只是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靳文柏却是音信全无,有人说在火车站碰见过他,身边还跟着那个叫胡美妍的女人和她的孩子,三个人一起上了火车,不知道是去哪儿了。

    靳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是彻底失望了,郑国芳也死了心,带着靳升回了娘家,只等着动迁的时候再回来分房子,慢慢地靳家人的生活又都恢复了平静。

    叶水清因为家里的钱都买了国库券,过完年就开始忙着选稿,忙着尽快出书好能多赚些钱,只是随着开放大潮的冲击,人们的眼界逐渐开阔,读书已经不是业余文化生活的首选了,所以题材必须新颖,故事必须扣人心弦,这是叶水清对自己代理的作者提出的最根本的要求,同时也告诉他们要是还像以前一样只是一味地写些无病□□的东西那就别想有发展,也别想赚钱!”

    在这一点上何千领悟的最快,很快就完成了一部稿子,取名为《一种幸福》,叶水清一晚没睡通将稿子读一遍,心里暗暗叫好,这个何千真有悟性,果然有竞争才有进步,看来鲍家明还是给了他不小的刺激。

    第二天便拿给李茹看,李茹看过之后既吃惊又欣喜:“故事写的是真好,可是这样就有同情反面人物的嫌疑啊,大家能爱看吗?”

    “你爱看别人肯定也爱看,咱们俩的品味还是很大众的。”

    李茹点头:“那行,我回去开会,定下时间和流程。”现在的李茹在出版社还是很有话语权的,社里不少人工作态度都非常消极,在家带孩子的、泡病假的,反正工资一样开,谁还愿意正经上班呢,而李茹呢这段时间则是策划编辑了不少畅销书,再加上她的男朋友是著名导演郑维新,所以领导比较重视她的建议,所以在人员紧张的情况下,又让她兼顾发行工作,提干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何千这本书出的很快,只是让叶水清没想到的是反响并不好,书刚出来就引来了业内专业人士的一片叫骂声,书评一篇篇地刊登在报纸和杂志上,不只批判书的内容,后来更是上升到了思想意识的高度,指责何千同情反面角色,误导群众是非观念,更是教坏正处在成长期的广大青少年,措辞严厉不说,抨击的力度也是一次比一次大,叶水清看着摆桌上的这些评论直上火,嗓子发疼,坐在她对面的何千本就瘦小的身材,经过这些事后更是只剩下骨头架子了。

    “是我判断失误,不关你的事,你的故事写的确实好,只是这些老古板思想僵化。”即便是被人叫骂,叶水清也还是先安慰何千。

    何千既上火也生气:“反面人物怎么了,反面人物也是人就不能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了,就非得一坏到底、做尽恶事吗!”

    “要不怎么说他们老古板呢,还当这是演样板戏呢,文学作品哪能都是一个模式,他们怎么不去批评世界名著,真是的。一教就坏的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怪上作者了!”叶水清也来气,首印十万册啊,自己这真是期望太高了。

    “哟,叶经理跟何大作家都在啊。”两人正发愁的时候,靳文礼走了进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跑这来讽刺人,看不见正上火呢!”叶水清语气不是很好。

    “我这不就是来给你解决愁事儿的,沈大哥他们没在啊?”

    “都去送货了,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何千满怀期望地看着靳文礼。

    叶水清却说:“何千,你还真信他啊,他又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儿,能有什么办法!”

    靳文礼拍了拍叶水清的脸笑:“我是不知道你们文学圈里的事儿,但我好歹学过企业管理和营销学啊,现在我是没什么好办法能把书卖出去,不过想法却和你们不一样,我觉得这书不比我厂里的拉链儿,我做出来的拉链要是人人都说不好,那就完了,可书不一样啊,有人骂总比没人理强,也许那些人骂的越厉害想看的人也越多呢,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叶水清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书不比其他商品,就像以后的电影、电视剧还有大名星一样,往往越骂越火,自己不应该在书还没全面发行的时候就这么消极,反而应该把这些所谓的专业评论家的抨击当成一种绝好的广告宣传手段!

    “何千,你回家立即写一篇驳斥这些批评的文章,把你的心里话写出来就行,越激动越好,我再找人写几篇不同观点的书评,让李茹帮着找找关系刊登出来,兴许你这回真就又火了。”叶水清兴奋极了。

    何千也被叶水清的情绪所感染,转忧为喜回家去了。

    “媳妇儿,你要找谁帮着写啊?”靳文礼看着准备忙起来的叶水清好奇地问着。

    叶水清抿嘴一笑:“自然是找鲍家明了,外面的人一向认为他跟何千是竞争对手,如果鲍家明在这个时候说这本书好,那你想想效果该多轰动啊!”因为叶水清行事低调,又刻意淡化自己的存在,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两个知名作者其实都是由她全权代理的。

    “那鲍家明能同意吗?他跟何千也确实存在竞争关系啊。”

    “竞争是指在作品上竞争,不是在这种时候争,鲍家明愿不愿意也要从大局出发,必须按我的想法去做,这是互利互惠的事儿,到时要是何千受了益他不也跟着出风头吗!”

    靳文礼吹了声口哨:“有气势!等国库券兑现了,第一件事就是让你开公司,你这范儿不当总经理可惜了。”

    “少在这儿拍马屁,你怎么过来了?”

    “明天老师就放假了,所以今天课也结束的早,厂里那边也没事儿,我正好过来接你,一会儿咱们一起去接闹闹。”

    “那我自行车怎么办?”

    “也是,要不就先放这儿吧,这摩托车还是不太方便,明天我再送你过来。”

    叶水清点头同意,又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只能明天再做事,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等沈振山回来就和靳文礼走。

    “我说,我这军师这么卖力地出谋划策,怎么你也没一点儿表示呢?”靳文礼坐在桌子上,看着叶水清一脸地坏笑。

    叶水清脸微红,看了看外面没什么人就站了起来搂住靳文礼的脖子小声儿说:“当然要谢谢靳副总了。”

    接下来两人就没了动静儿,直到门口传来几声咳嗽,正吻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才像触电似的分开了。

    “沈大哥,你们回来啦,那个我和文礼先去接闹闹了,你们辛苦。”叶水清头都没抬说完这句话就跑了出去,以后自己还有脸见人么。

    靳文礼倒是沉着:“以后遇见这种情况都回避些,这么没眼色呢。”

    沈振山笑:“虎子他们不是没见过世面吗,和你靳厂长学学有什么不行的,赶紧走吧,一会儿弟妹该生气了。”

    靳文礼这才笑着走了出去,骑着摩托载着叶水清一起去幼儿园接闹闹。

    后来,鲍家明称赞《一种幸福》的评论文章一发出来,果然引起了社会范围内的大讨论,这回不是只有批评声了,而是有了认同阵线,双方激烈的辩论争吵,将人们对这本书的好奇心完全激发了出来,而在争论达到最高峰的时候著名导演郑维新又突然站出来发声,说自己要采用这个故事,将它拍成电影奉献给观众,至此何千的这本书终于达到了脱销的局面,需要加班加点地印刷出书才能满足市场的需要。

    与此同时,何千也得到了权威新闻媒体的高度评价,说他故事虽小却开辟了近几十年来百家争鸣的先河,为已经僵化的文学界注入了一股新活力,评价何千的故事脱离了窠臼式的传统文学作品形式,值得学习和借鉴,此新闻一出几乎让何千成为了大师级的人物,采访授课座谈排得满满的,叶水清偷笑,天知道何千考试分数还没自己高呢,还能去授什么课!

    何千也高兴得不得了,也从心里感激起鲍家明来,于是约了大家一起吃饭,靳文礼因为有事儿来不了,就由叶水清代表了,一桌子人欢欢喜喜地边吃边聊。

    “郑导,我刚才感激完家明兄,这杯该敬你了。”

    郑维新没推辞将酒干了:“这太客气了,以后我还指着二位出好本子呢。”

    鲍家明笑着说:“要我说还是水清高明,咱们以后还要跟着总经理和李编辑混才行啊。”

    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何千这时又拍了拍郑维新说:“郑导,你这片子能不能给我个角色演演哪,让我也出出镜,跑个龙套什么的就行。”

    郑维新立即为难了,过了一会儿才说:“还是让水清说吧,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郑维新,你怎么不让李茹发表意见呢,就会让我做坏人!我说何千儿,演员不是那么好当的,像你这种360度全死角的人演什么样的龙套都是抢镜儿,我看还是算了吧。”何千被称为怪才,和他的长相也不无关系。

    叶水清刚一说完,鲍家明和李茹就都笑呛了,何千自己也乐,郑维新笑得直拍桌子,几个人心情大好,一直聊到晚上才散局。

    郑维新和李茹一起送叶水清回了家,然后两个人又往李茹家的方向走。

    “文礼,我给你带了两盒菜回来,把闹闹也叫过来吃点儿吧。”叶水清把菜放到桌子上拿出来摆好。

    “你怎么不说话?”叶水清见靳文礼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没理自己,就又问了一句。

    这时,靳文礼缓缓地将头抬了起来,脸色很不好看,像是特别疲惫,叶水清着急了:“你到底怎么了?是厂里出事儿了?”

    靳文礼摇头:“我今天去了杨乐家,媳妇儿,咱们买国库券的钱恐怕是要全赔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完毕,看球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