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能理解事情的发展了,一个家世背景那么好的年轻女医生怎么会和靳文柏这个包工头扯上关系!

    “她今天过来想做什么啊?”不会是想让靳文柏离婚吧,那可真是太颠覆自己的思想观念了。

    “还不清楚呢,我二嫂一直在那儿闹,别人也说不上话啊。”

    两人低头站在院子里,都不知道今天这事儿会闹到什么时候。

    “叔、小婶儿,你们都在家啊。”

    “小昊哥,我饿了,我去你们家吃饭吧。”

    嘿!这丫头就认得吃,倒是不客气,叶水清看着扑到沈昊面前的闹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手还疼吗?我爸做了红烧肉,给你留了一小碗,走吧,吃完饭还能让你看会儿电视呢!”

    “我要吃红烧肉,我要看电视,小昊哥快走,八点再送我肥来。”闹闹拉着沈昊的手就往外拽他。

    “你别回来了,住那儿得了。”叶水清没好气地在后面说着。

    “太好啦,小昊哥我可以陪你玩到很晚啦!”

    “你闺女心怎么这么大呢?好赖话都听不出来。”叶水清白了靳文礼一眼。

    “怎么分不出来,她爱听的、合她心意的哪句她没听懂?我闺女脑瓜儿机灵着呢!”靳文礼很是得意。

    “四婶儿,我也想去小昊哥家。”

    叶水清低头一看说话的是靳蕾,就笑了:“可以呀,你小姐和小昊哥在前面没走远,快去吧。”靳蕾这孩子长得像靳家人多些,还算好看,比黄金华强多了,也挺懂事的。

    “走吧,咱们也进去吧,好歹能劝着点儿。”等自己侄女也出了院子,靳文礼又和叶水清并肩回到了屋子里。

    叶水清进屋后见郑国芳还在哭嚎,其他人都在忙着劝她,于是就特意大量起站在窗户边上的母女二人。

    那女的身材很苗条,人很白长的也不错,孩子在她身边安安静静地呆着,像是根本没有被愤怒的郑国芳吓到,表现出了超乎年龄的成熟。

    “这日子没法过了,靳文柏你说你还是不是人,胡美妍还没完呢,现在可好真正的野种就来了,今天你们老靳家不给我个说法谁也别想好!不把她们撵走,以后就别想让靳升认你们,我带孩子回娘家住去!” 郑国芳喊完又开始大哭。

    靳冠祥老两口早就不知所措了,看二儿子的样子这孩子肯定是靳家的孙女没错了,这怎么给交代啊,孙子孙女哪个也不能不认哪!所以只能认由着郑国芳闹,却是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

    “你说完了吗?”一直沉默不语的刘楚清终于开口了。

    郑国芳一愣,然后立即反击:“你一个第三者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这里是我家,我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刘楚清也不生气:“你不必这么激动,看孩子的年龄也知道先来后到,我当初如果想和靳文柏结婚那今天就绝对轮不到你在这哭。我生孩子他也不知道,我今天来也不是想破坏你的家庭,所以不用闹得这么难看。”

    郑国芳一听对方不是来要名分的,就稍稍松了口气,但又怕她想把孩子扔下或者是来要钱的便又不安起来。

    这时刘楚清已经转过身看向靳冠祥老两口了,很有礼貌地微笑着说:“给你们两位老人家添麻烦了,我和靳文柏是在学校修建教学楼的时候认识的,我当时年轻和父母关系也比较僵,虽然有赌气成分但却从来没后悔过生下这个孩子,我给孩子取的名字叫靳静,这次来主要是想让她知道自己的爸爸爷爷奶奶长什么样子,也好留个印象,过几天我要带她去新加坡定居了,我也不想对孩子隐瞒隐瞒就带她来了。”

    刘楚清说完就将孩子往前推了推,那孩子真的很听话,分别给靳冠祥、佟秀云和靳文柏行了个礼,又问候了一声:“爷爷奶奶好,爸爸好。”

    “静静,以后有机会回来要来看望长辈,知道吗?”

    “知道,我一定过来。”

    佟秀云红着眼睛问:”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啊?”

    刘楚清笑:“国内不适合我这样的单身母亲生活,去那边对孩子也好。靳文柏,不介意给孩子一张你的照片吧,你现在一脸的胡子孩子以后想来看望你估计都不能认识。”

    靳文柏仿佛刚从梦里清醒一样:“我、我这就去拿!”说着就跑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就拿了张二寸正装照片回来交给了刘楚清,叶水清看的很清楚,那照片应该是靳文柏二十出头时的照片,那时他还没留胡子,长得很硬朗,很有气势,是能迷倒小姑娘的那种类型。

    “好了,来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告辞了,再见。”刘楚清说完就干脆利落地带着女儿往外走。

    靳家人除了郑国芳其他人立即全跟了出去,一家人一直跟到胡同口,看到那路边停了一辆小轿车。

    “杨乐这次伤的挺重,我是指感情方面,真是难得看到他这样。”刘楚清先让女儿坐进车里,然后对叶水清说了这句话之后也上了车,车子启动之后便迅速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

    “我是不是应该留一个她们的联系方式啊?”靳文柏喃喃自语。

    其他人听了,也没人再去理他,陪着留着眼泪的靳冠祥和佟秀云回家去了。

    靳文柏独自站在胡同口,仍在朝刘楚清离开的方向张望,过了半天眼泪也掉了下来。

    “这个刘楚清真是洒脱,她是不是还喜欢你二哥啊,要是还喜欢那就这么走了也太可惜了。还有她最后还在为杨乐说话,我该怎么办哪?”叶水清既然感叹又为难。

    “别管了,咱还是想自己的事儿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靳文礼拍了拍叶水清的肩膀安慰她。

    “当我是闹闹呢,就会那吃的糊弄我。”

    靳文礼搂住叶水清笑:“我的好媳妇儿,咱闺女会吃这点绝对像你!”

    “那也是因为我怀孕的时候你天天做好吃的闹闹才爱吃的,都是你惯出来的!”

    “是、是,都怪我,要不我去饭店也给你来碗红烧肉得了。”

    叶水清喜得点点头,立即就顾不上去想刚才的事了:“我和你一起去吧,一块儿吃完再回来接闹闹。”

    “行,只要我媳妇儿高兴,我做什么都乐意。”靳文礼在心里偷乐,就叶水清刚才这表情可是和自己闺女一模一样的。

    两人说笑着去了街上的饭店,回来的时候叶水清又另点了两个菜要给靳文礼父母带回去,靳文礼看着和服务员说话的叶水清真是打心眼里往外地高兴。

    过了两天,叶水清打算先跑趟文化局问问开办公司需要什么审批手续,然后改天再去工商税务部门咨询。

    等下班的时候接闹闹回家,却见靳文礼已经做好了饭菜。

    “今天你回来的这么早啊?”

    “嗯,吃完饭你和我一起去杨乐家,早去早回。”

    “干嘛去啊?要是说李茹的事儿我就不去了。”叶水清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

    “不是,杨乐说有事要商量,最好咱们两个一起过去好拿主意,具体是什么事儿等过去才能知道。”

    不是李茹的事儿就行,叶水清放了心,等闹闹吃完饭,她就和靳文礼一起出了门。

    结果刚开门却就碰见靳文柏从婆婆那屋里出来,叶水清只好打招呼。

    “二哥,吃饭了吗?”

    靳文柏笑了笑:“你二嫂天天在家闹,我嫌烦就过来陪爸妈吃饭了,我买了几个菜,正好一会儿给闹闹拿过去吃点。”

    叶水清道了谢和靳文礼推门出去,到了街上便说:“你二哥出息啦,还知道陪你爸你妈吃饭了。”

    “我估计他是被我二嫂吵烦了,二嫂也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计较也计较不出别的结果,闹腾几天也就行了,怎么还没完没了呢!”

    “我看刘楚清的事儿没准就成你二哥一辈子的把柄了,要不然你二嫂这么闹,怎么也没见你二哥再往外跑面。”

    “也是,没想到我还有个侄女。”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杨乐家大院门前,保姆给开了门,两人进屋后直接上了楼。

    这人还真是变化不小,叶水清观察着杨乐,觉得他身体比以前结实了,但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阴郁不少,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当他笑着请自己坐的时候,就有股子说不上来的邪气,偏他还长得温润如玉,充满了绅士气风度,而当这几点气质混合在一起时,倒让杨乐有种说不出的魅力了。

    这人要是肯演电影,绝对能火,存在感和气势都太强了,杨乐和靳文礼完全是两个风格,虽然靳文礼一样能让人记忆深刻,但他给人的感觉是压倒性的强硬,完全不同于杨乐让人喘不过起来的压抑,这两人能凑到一起还真是个特殊的组合。

    “媳妇儿,你要是再不把眼睛移开,我可要和杨乐绝交了。”靳文礼开着玩笑,但语气却已经透出了不高兴。

    “你乱说什么,我就是觉得杨乐变化挺大的才多看了两眼,你吃哪门子的醋啊。”叶水清无奈地看向靳文礼。

    “文礼,你和水清结婚这么长时间,孩子也有了,怎么对自己还这么没信心啊?”杨乐也开起了玩笑。

    靳文礼笑着说:“你不知道,我这媳妇儿现在厉害得很,脑子可灵了,咱家大钱都是她赚的,模样儿长得又好,我能不看紧点儿吗!”

    三人笑闹一会儿,杨乐才叹息着说:“我这人心思重,是好事也是坏事,这次回来也是想做一番事业出来,你们要是愿意和我一起奋斗我最高兴不过,若是不想以后也还一样是朋友。”

    “这是什么话,你的能力我是最信得过的,你就说怎么干吧。”靳文礼一点没犹豫。

    杨乐点头笑了:“围在我身边的人太多了,可能让我相信的只有你们两口子,你们从没带着功利心和我相处,文礼我是了解的,水清呢从李茹的事情上我也看出来了,是性情中人。我不缺合作的人,却太想拥有真正的朋友跟我一起去取得成功,当然也是因为你们很有胆识我才找你们的。”

    靳文礼也是很少听杨乐这样表达内心的想法,一时也有些激动:“杨乐,咱们是打小儿一起玩到大的朋友,有话你就直说吧。”

    “好,现在有一个消息,两个月前发行的那批国库券国家要给贴息,意思是说明年到期后在原有9%的利息上还要会再给补贴,但具体能补多少谁也说不准,我得到消息是一百元面值的国库券能兑换到150至160元,我打算将手里的所有钱都投进去,至于你们要怎么做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毕竟风险太大了,但利益也很诱人,我现在找了关系可以按110块钱收,再过段时间就不行了。”

    叶水清听完不禁和靳文礼对视一眼,这个诱惑却是太大了,一张一百元面值的国库券就是按150块兑换,那还能赚四十块钱呢,就是不贴息只按原来的利息算也赔不到哪里去,而且万一成真了那可就真是赚到了,说不定就能凑够投资新安路市场的钱了!

    “杨乐,我能多问一句你这消息是哪来的吗?”叶水清纵然知道杨乐要保密但还是问了一句。

    “财政那边的朋友,我只能说这么多。”

    叶水清放心了:“我相信政府,回去就尽快筹钱,跟着你一起买!”

    到最后两人离开杨家时,杨乐站在门口对靳文礼笑:“文礼,你这媳妇有魄力,你小子有福气!”

    “那当然了,我不是说了,我这个媳妇能耐大着呢。”靳文礼见杨乐表扬叶水清就哈哈直乐,那感觉像是比表扬他自己还高兴。

    杨乐却说:“最有眼光的人可是你。”

    靳文礼笑着点头,然后出了大门和叶水清一起回家。

    这样一来,开公司的事情就真要暂停了,叶水清也不隐瞒李茹和她说了实话,然后又说:“你要也想买,可以把钱给我,我帮你买,杨乐也不会知道。”

    李茹摇头:“我才不去沾他的光,你忙你的,什么时候有钱了,什么时候再来办公司,我不差这一年半载的。”

    “李茹,杨乐和那个女医生其实没什么事。”叶水清忍不住说了出来。

    李茹轻笑:“有没有事,都不关我的事了,我和郑维新在谈恋爱,之前因为还没确定关系就没和你说,现在我和他感觉比较稳定了,也就不怕公开了。”

    “李茹,只要你自己过得开心就好,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

    李茹感激地握住叶水清的手:“水清,谢谢你!”

    “谢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做番事业让男人悄悄的吗,那你就加油出好书吧。”叶水清逗李茹,两人又都笑了起来。

    之后,叶水清开始筹集自己手里一切能调动的资金,靳文礼也将拉链厂的盈余都拿了出来,而叶水清恰巧又收了一笔书款,这样东拼西凑的竟然凑出了七十二万元的现金,这个数字也让他们自己吃了一惊。

    “媳妇儿,这钱我可给杨乐送去了,咱家还真又要像以前那样节省些了。”靳文礼拿着钱有些舍不得往外送。

    “快去吧,别磨蹭了。”叶水清也舍不得,就赶紧催促靳文礼把钱拿走。

    靳文礼咬咬牙带着钱走了,晚上回来时带回来一兜子国库券。

    时间飞逝,转眼又快要过年了,幸好叶水清和靳文礼在临近年关的时候都做成了几笔小买卖,手里才能宽裕些,不然这年还真是不好过。

    只是再苦也不能让孩子受屈,虽然家里钱紧但叶水清也没在闹闹身上节省,给她买了一套新衣服,还买了双新鞋,这可把闹闹了乐坏了:“妈妈,过完年我要穿新衣服给小朋友上课。”

    因为靳文礼太忙,小黑板已的事早就让他抛到脑后勺去了,这两天听闹闹吵着要才又想起来,于是急忙赶在过年之前给她做出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哪,自己做的事都忘了?”叶水清边给闹闹梳头边问她。

    闹闹嘿嘿一笑:“妈妈别说我了,我错了。”

    叶水清也乐:“你还真就是有个好态度。”

    闹闹见叶水清没生气,就开始美滋滋地拿着小镜子来回照,倒把叶水清又逗笑了。

    到了年三十儿这天,靳家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吃了团圆饭,然后等着看联欢晚会包饺子,孩子们则是笑闹着玩耍,一家人热热闹闹的,难得一团和气没了纷争。

    “文柏和国芳这会儿跑哪去了,一会儿该包饺子了。”

    “我看他俩抱着靳升出去了,应该是回家了吧。”黄金从吃完晚饭开始,嘴就一直没闲着,一会儿就要拿点东西出来吃。

    “哦,那可能是有事儿,估计一会儿就能回来。”佟秀云说完便继续忙活手里的活儿。

    只是这饺子已经包了一半了,也没见靳文柏一家回来,靳冠祥就和靳文礼说:“老四,你去你二哥屋里把他们叫过来,告诉他们大过年的就是要吵也等年过完再吵,还能不能让全家过个安稳年了!”

    靳文礼答应一声就往外走,刚走到门边就听外面传来一声阵撕心裂肺的哭喊,那凄厉的声音让人听得头皮发麻,于是就停下脚步回头看其他人。

    屋里的人面面相觑也都被吓着了,闹闹和靳蕾也害怕地躲到了大人的怀里。

    “老四啊,我怎么听着像是国芳的声儿呢?”

    佟秀云的声音有些颤抖,不只是她,屋子里的人都听出来了,那就是郑国芳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从闹闹的小番外可以看出来,原来熊孩子还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