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7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家这边的事定下来之后,叶水清就抽时间回了娘家一趟。

    “妈,怎么了?”叶水清见母亲愁眉苦脸的,虽然心里有数但还是问了一句。

    “唉,有件事我和你爸怕文礼他们家也乱着,就一直没和你说,既然你回来了,这事儿肯定也瞒不住。是这么回事,居民组的人说你二哥那间屋子是后盖的不算数,不能给回迁房,这不月英知道了一生气就跑回娘家去了,说没有房子就不回来。”

    叶水清听完之后表现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那我爸是怎么说的?”

    “你爸也没办法,只能再求求居民组的人帮咱们说说好话,实在不行就先把我和你爸的房子给你二哥他们住,咱们两到时候再说吧。”

    “那居民组的人什么时候再来?”叶水清问。

    “明天吧,明天过来让签字。”

    “知道了,妈,明天我和文礼也过来,咱们没来之前,你们千万别签字。”

    “行,但你可别让文礼动手打人啊,那都是干部,宁可咱们自己受点罪也别犯法。”钟春兰怕靳文礼和人动手不是很放心。

    “妈,您就放心吧,还有我呢。”

    叶水清回家之后就和靳文礼把事情说了一遍,靳文礼点头:“知道了,明天咱们早点过去。”

    “我说你打算怎么做啊,我妈可说了,不许你动粗,你要是想耍狠那就别去了。”

    “这么小瞧人呢,我如今可是一厂之长,而且马上又要成副总经理了,哪能做有*份的事儿给媳妇儿你丢脸,再说就是真要动手也不用我亲自出手啊,明天让沈大哥给我助个阵就行,我这就和他说一声去。”

    第二天,三个人起个大早去了叶家,到了叶家边聊天边等人过来。

    “叶家大哥、大嫂在家没有?”

    叶水清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是居民组的郑金凤,这人最坏,文、革那会儿就听说她没少告状整人,胡同里不少人都是因为她受的迫害,原来前一世自己家动迁是落到了她的手里那要能有好事才怪呢。

    见爸妈站了起来,叶水清和靳文礼还有沈振山也给跟着出去了。

    “哟,这女儿、女婿也来啦,我说大嫂今天就是签个字,干嘛弄这么大阵仗啊!这两位是房管所的干部,协议都带来了,你和大哥看看要是没问题就签字吧。”郑金凤一看靳文礼也在这,心里就有些打怵,再看旁边绷着脸的沈振山就更没了底,可又一想她是带着政府的人来的,这两个混混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而且叶胜志的那间房本来就是后盖的,自己有理就不用怕,想到这底气又足了。

    “字不用急着签,我就想想问问为什么不给叶胜志回迁房?”靳文礼笑问。

    “大外甥,大姨跟你说,后盖的房子都不给回迁,这是规定,不信你问问两位领导?”郑金凤赶紧把房管所的人抬了出来。

    那两人点点头:“是有这样的规定。”

    “有规定就行,那规定上是怎么说的,哪年盖的房子不给回迁,把文件拿出来让我看看也行。”

    “这个……,文件我们没带来,改天吧,今天先把字签了。”房管所的人没想到靳文礼会要求看文件。

    靳文礼听了笑容淡了下来:“字今天肯定是不会签的,等看了文件再说。”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讲理,文件是你能看的吗,给你传达就行了,好言好语你不听,非要别人抹你面子才行啊!”房管所的另外一个人不耐烦了。

    靳文礼的脸冷了下来:“既然不是保密文件就是让人看的,不让看就是有猫腻儿!不给看是不是,那也行,从今天开始我就让人前后街挨个查,要是每家都是这么处理的我二话不说直接签字,要是有一家特殊不是按照这个程序办的,到时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郑姨,你家老五的房子是前年才盖的吧?”

    房管所的人还要再说却被郑金凤给拉到了一边:“别惹他,他是咱们这有名的混混,他身边那个杀过好几个人呢,要是把靳文礼这个混混惹急了他能叫来一大帮亡命徒呢,他们没家没业的不在乎,咱们可就吃大亏了。”

    她一个是害怕,再一个也是担心自己小儿子的房子被揪出来。

    那两人一听自然知道郑金凤担心什么,但心里也畏惧她说的事儿,想了想才说:“要不给他们家写个困难情况说明,也不差他这一套房子。”

    三人商量过后已是拿定了主意,这时另外那人又说:“就是同意了也不能现在立即告诉他们,省得让他们得意,一会儿就说咱们回去研究,过些日子再告诉他们结果,好歹让他们心悬着遭遭罪。”

    “我看行!”

    郑金凤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和靳文礼笑:“大外甥,我刚才跟两位干部说了你老丈人家的情况,他们都很同情也想帮你们,不过这也不是他们自己就能决定的,还要回去和领导汇报,等有了结果我们再过来。”

    靳文礼这时也笑了:“那就先谢谢两位领导和郑姨了。不过还有件事我还要打听打听,我媳妇儿的那套回迁房给多大面积啊?”

    “啊?你媳妇儿哪来的回迁房啊!”郑金凤糊涂了。

    “怎么没有呢,里面那间就是我媳妇儿的屋子,回迁当然也有她的份儿啊。”靳文礼指着叶水清以前住的那间屋子理所当然地说着。

    郑金凤这回可真急了:“我说大外甥你这样可就不对了,都帮你一回了,你不能没完没了啊!”

    “我看他这就是得寸进尺,刚才那事儿都不应该给他考虑!”房管所的人也恼怒起来。

    靳文礼冷笑:“我还真没觉着自己哪里过分了,我还是那句话,叶胜志的房子都一视同仁我们就签字。一间房算一套回迁房不也是规定么,我媳妇那间屋子就摆在那儿呢,你们是瞎了还是死了看不见?要不就是想把我媳妇儿的回迁房给贪了!如果真有这个心,那我看你们哪天要真是瞎了死了可是一点儿也不冤!我得寸进尺?要我说想借机发横财的人才是大有人在呢!”

    “你敢威胁人,小心我让派出所的人来抓你!”

    靳文礼笑开了:“你去呀,我就在这等着,往后看谁能说到做到吧,你最好让派出所的人24小时跟着你们。”说完便冲沈振山使了个眼色,沈振山随即就往外走了出去。

    郑金凤这下可吓坏了:“文礼啊,你先听大姨说,水清不是和你结婚了吗,那就不能再算叶家的人了,你家要是这么办了,那其他人不都得来找啊!”

    “国家不是一直提倡男女平等么,怎么回迁就分男女了?再说其他人是像我媳妇儿这样有自己的一间屋子吗?郑姨,什么也别说了,既然欺负到了我靳文礼的头上,那也就别怪我不顾邻居情分了。媳妇儿,咱回家!”

    “文礼!文礼!”郑金凤冷汗直流,见拦不住靳文礼就只好先带着房管所的人离开,强打精神去了下一户人家。

    等走完一圈之后,又送房管所的人到胡同口,还没等说客气话呢,就见矮墙边上站了五六个人盯着自己这边看,立即吓得不会说话了。

    房管所的两个人不明白她是怎么一回事,和她点了点头就走了。

    一直走了十来分钟才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吓得直接跑进了附近的派出所,派出所见外面没什么可疑的人,也没办法,只能让他们出去。

    于是两个人又战战兢兢地回到了临时成立的办公室,一天再没敢出屋,等下班回家时发现自行车车胎瘪了,只能推回家,还要时刻小心后面有没有人跟着,到了第二天下班的时候车座儿又都被人给卸了,这样过了几天心里就已经挺不住了。

    “水清,你二哥来了!”佟秀云在门口喊着叶水清。

    叶水清正在屋里想怎么解决钱的问题,一听二哥过来了就赶紧开了门:“二哥,你怎么来了?”

    “水清,快!快跟我回家一趟,动迁的事儿,快!”

    叶水清见二哥这样急,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着急地拿了兜子只和婆婆打了声招呼,就坐在叶胜志自行车的后面跟着他回去了。

    怎么这么些人,叶水清看着自家院子里站了能有七八个人,郑金凤也在,于是上前问:“郑姨,这是怎么了?”

    她这一开口,所有人就都朝她看了过来,还有人小声说:“就是她!”叶水清转过头一看,正是房管所的那两个人。

    “水清啊,有好事儿要和你商量呢,就是那天文礼说的你那间房子回迁的事儿,今天来的可都是所里的大领导,说的算,让他们和你讲讲吧。”

    叶水清很是沉着,笑着说:“行,你们说吧。”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站了出来,清了清嗓才慢悠悠地开了口:“小姑娘,你家的问题我们的两位主管同志都已经汇报了,我们这是样看地,你家确实存在困难,特别是你二哥的住房问题应该给予充分的考虑,这个要求基本可以满足。但是,你的问题有些棘手,第一你已经嫁出去了,第二你住的房间够不上一套回迁房的标准,这样我们就很难办了,但是我们的主管同志再三递了报告说明你家的特殊情况,你看这样好不好,你父母的回迁房面积可以增大,按小套标准摇号,至于你爱人的要求嘛,我们从安定团结的角度考虑是这样想的,那边有一个不规则的小单间,楼层不太好,是一楼,也就二十五六平吧,你要是愿意就按你们家整体增加额外面积算给你,每平米289块钱补差价。”

    那人说完之后,还没等叶水清反应过来,钟春兰就不干了:“这不是坑人吗,回迁的地方我已经去看过了,20多平还是一楼,外面就是草坪,夏天蚊子多不说,要是有人往下扔东西连窗户都开不了,下水道再经常堵得多闹心,七千多块钱什么房子买不了!不要!”

    这时有人插嘴:“谁说不是呢,老太太,你二儿子的房子既然解决了,你们老两口的回迁面积也增加了,你就和你女婿说说别再提要求了,那个单间儿不只这些坏处,还临街呢,谁能住得下去啊,根本没人要,我们是想白送,但手续过不了,账也平不了,七千多块那是多大一笔钱哪,可别打水漂儿了。”

    叶水清本来想着七千多买个小单间已经很划算了,现在又听说临街差点都要乐出声儿来了,临街就意味着房子将来可以窗改门变成门市啊,不要才是傻子呢!

    “妈,您先别管,这个单间儿我要了,几位领导就这么办吧,我同意了。”

    “小姑娘,你真要花这么多钱买没人要的房子啊,我看你还是先跟你爱人商量一下吧,不然白纸黑纸签了字可没反悔的余地。”五十多岁的男人劝叶水清,想不通她为什么愿意要那么不好的房子。

    “现在就签字吧,我家的事儿我能做主。”

    “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好吧,不过你还要写个欠条儿和一份承诺书,承诺三个月之内必须把房钱交上来。”

    叶水清干脆得很:“不用,我这就去取钱,签完字你们等我一会儿就行,你们给我开收据就吧。”

    院子里的人再次傻眼,不只是这些外人,就是叶家的人也都呆住了,七千五百多块钱说拿就能拿出来,这是多有钱的人哪!

    众人还没回神,叶水清就让叶胜志带自己去取钱,叶胜志这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载着叶水清去了银行。

    “小妹,你哪来这么多钱,文礼是在做正经事吧?”

    叶水清笑着说:“放心吧,都是光明正大挣来的。二哥,你别着急,等你和二嫂都稳定下来了,我再帮你,我现在也挺乱的。”

    “我这不是有班上呢,我懂你的意思,你是我妹妹有了好处还能不想着二哥吗,这次能分到房子我已经很感谢文礼了,我妹妹嫁的好,咱全家都跟着沾光!”叶胜志一想到自己回迁也有份儿了就高兴的不得了,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叶水清赚钱的路子。

    房管所的人见叶水清真的把钱拿出来了,又暗暗吃惊,对靳文礼也更畏惧了些,都在想弄不好那个混混干的就是杀人越货的买卖,要不能有这么多钱?同时又都庆幸没和他对着干,不然哪是车座被卸这么简单的事儿!

    “水清,这钱是文礼挣的?”等人都走了,钟春兰急忙问。

    “妈,这钱不是文礼挣的,还能是大风吹来的啊,您别操心了,他是正经做事的人,我家里还有事儿,先回去了。”叶水清怕自己妈再深问下去,说完就急忙走了。

    晚上,靳文礼听叶水清说完事情的经过也挺纳闷:“媳妇儿,我不是不让你花钱,咱家你说了算,只是这七千多花得不值啊,房子小格局也不好,一楼还临街,买完就砸手里了。”

    “你懂什么,既然是我说了算,你就别多嘴,有这闲功夫去看看你闺女,这孩子是像你吧,可你也不傻啊!”

    靳文礼听了这话直叹气:“咱闺女挺聪明的,就是好奇心太重了,这回吃了亏下次肯定就长记性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去我妈那屋看过了,正睡着呢,一会儿我再过去瞧瞧,你先看看这本杂志。”

    叶水清接过靳文礼已经翻开的杂志低头细看,只见上面写着优秀青年导演郑维新专访。

    “郑维新上杂志也不是头一回了,有什么可看的,他的事儿我都知道,还用读专访啊。”叶水清要把杂志还给靳文礼。

    “你再好好看看这里写的什么。”

    靳文礼点了点中间的位置,叶水清又看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你怎么突然想起来买这本杂志了?”杂志里面写着荣获国际奖项的知名青年导演郑维新已经情有所钟,与出版社青年编辑李茹因选剧本相结识,两人多次搭档在工作中建立了深厚的阶级感情,从而确立了恋爱关系。这样大的事,李茹怎么没跟自己说啊。

    “这是杨乐给我的,要不我哪能知道。”

    “杨乐?这么说他回来之后一直在关注李茹了,要不怎么会知道郑维新这个人呢。”

    “何止是关注,给我杂志的时候我看他气得不轻,本来要谈事情都没顾得上,我还侧面打听了一下那个女医生的事儿,结果他说那女的是和他打小儿一起长大的,之所以带她一起去国外也是有苦衷的,还说以后咱们就能明白了。”

    “我最讨厌男人动不动就拿有苦衷当借口,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们明白不明白有什么用,要李茹明白才行啊!给你看杂志肯定是想让我和李茹说小话,我才不管呢,李茹既然不愿意说出来那我也不会问,这是她个人的私事儿,我才不那么讨人嫌呢!他杨乐要是愿意帮咱们就帮,不愿意帮咱们也饿不死,就是别想让我出卖朋友,哼!”叶水清一听杨乐说有苦衷就生气了,把杂志扔到一边起身去了婆婆屋里看闹闹,靳文礼也连忙跟了过去。

    靳家叶家两边动迁的事算是平息了下来,因为叶水清不要钱,所以靳文业和郑国芳态度也多少有了点改变,最起码愿意乐乐呵呵地以对待靳冠祥老两口了,而叶家那边张月英一听说能自己屋子能回迁了也从娘家赶了回来,终于让叶水清松了口气,不用再为两边的事儿操心了。

    不过靳文柏还是老样子,每次回来都要和郑国芳大吵一顿,动口不行就动手,左邻右舍都已经习惯了郑国芳拿着菜刀满胡同追着靳文柏跑。

    叶水清虽然觉得郑国芳这样过日子没意思,但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女人根本不会轻易提及离婚这两个字,宁可这么独守空房地耗着熬着,也丢不起那个人。

    当然她也没空去关心别人家的事儿,因为杨乐说的大消息还没动静儿,所以叶水清暂时也不敢再轻易动钱,开公司的事儿只能往后延时间,不过她看李茹倒是挺惬意的,和郑维新两个人也经常出去约会,发展比较稳定,这两人的事儿估计能成。

    又过了半个多月,叶水清已经有了放弃投资新安路市场的想法,既然筹不到钱不如就等着别人接手吧,自己先着手把公司办起来,有了四个摊位的名额也很不错了,这样想清楚后,叶水清就决定晚上和靳文礼商量这件事。

    快五点的时候叶水清去幼儿园所把闹闹接了出来,然后带着她回家,进了胡同远远就听见郑国芳的哭闹声,便不耐烦地皱了下眉。

    等到了门口可就更不高兴了,声音是从佟秀云屋子里传出来的,这两口子怎又跑来这边来打架,平时满胡同打还不行,现在还非要来闹腾老人,真是让人心烦。

    把闹闹从车上抱下来,叶水清打算先带她出去吃点东西。

    “水清,你去哪儿,快来看好戏!”

    听见黄金华在后面喊自己,叶水清转过头刚想拒绝,却难得地看见靳文业也从他自己屋里跑了出来进了婆婆的屋子,不禁好奇发生了什么大事。

    “三嫂,闹闹饿了,现在家里这样也做不了饭,我带她出去吃一口,今天他们怎么又跑过来闹了?”

    黄金华抱着靳福快步走过来,眉开眼笑地说着:“这回可不是吵吵闹闹能解决的事儿了,靳老、二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外面和人生了个孩子,看样子都能有五六岁了,今天人家带着女儿来认亲了!你们家文礼也在里面呢,你不去看看?”

    这个靳文柏也太能耐了吧,在郑国芳生靳升之前外面就已经有了私生女,还真是个人渣!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靳文柏和郑国芳一共结婚也没那么长时间,那这孩子应该是在他们结婚之前生的,可既然当时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又为什么不和那个女人结婚呢,这事儿说不通啊,自己还真要过去瞧瞧了!

    放下闹闹让她自己先在院子里玩儿,叶水清跟着黄金华往佟秀云屋里走,刚到门前正碰上靳文礼出来。

    “我刚才好像听见三嫂喊你名字了,就出来看看。”

    “你二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靳文礼让开身子让黄金华进去,然后拉着叶水清的手又回到了院子里,摇了摇头长出口气:“连我都发懵呢,媳妇儿,你知道带着孩子来认亲的女人是谁吗?”

    “我哪知道是谁啊,反正不会是胡美妍。”

    “那女的叫刘楚青,就是陪杨乐一起出国的那个女医生!”靳文礼说完又摇头,还是没办法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叶水清直愣愣地眨着眼,努力消化靳文礼说的话,同时也在想:靳文柏到底是有多大魅力啊!

    作者有话要说:真是神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