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有些不知所措,虽然现在新安路市场能不能建起来对她影响不大,因为自己还有书屋和那300亩地,靳文礼的拉链厂效益也特别好,可自己这心就是放不下来。

    她担心的是既然新安路市场会发生变化,那么其他地方还会不会出现意外呢,自己虽然重生了,想的是尽力改变前世的命运,如今面对全新的人生她却没有任何预知能力。

    “媳妇儿,你先别急,等明天我就去新安路那边打听打听,不盖就不盖,反正咱们家现在也不指着那摊位吃饭,这都盖二年了才说资金不够,真能耍着人玩,这要给一般人家里七千块扔进去还怎么活啊!”

    沈振山也劝:“弟妹,文礼说的对,我着急是因为还想指着那摊位建好了,能做点儿什么把钱还给你们,其实你们两口子哪是在乎钱的人呢。”

    “我没事儿,就是刚一听到这消息吓了一跳,沈大哥你也不用着急,钱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我们先回家了。”再怎么担心,该发生的事儿还是会发生,顺其自然地面对吧。

    和沈振山打了招呼,靳文礼抱着孩子和叶水清往家走。

    “对了,文礼,前两天有人来找过你,我儿子遇见了,说你去外地了,那人让你回来之后去找他,叫什么来着,我想想……,杨乐!对,叫杨乐!”

    靳文礼听了杨乐的名字与叶水清对视一眼,杨乐回来了?算了算杨乐出国已经两年多了,时间过得可真是快。

    “你什么时候去见杨乐?”因为杨乐的事儿,叶水清暂时先顾不上新安路那边的市场了。

    “明天吧,新安路的事情先往后放一放,再说也不是着急的就能解决的。”

    “行,可是杨乐回来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李茹啊,我感觉她现在和郑维新关系处的还行。”

    郑维新自从在国外获了奖之后,又拍了一部片子,反映也不错,渐渐有往名导方向发展的趋势,而且人也比以前大胆许多,最起码能鼓起勇气约李茹逛逛公园儿、看看电影什么的了,当然全是以朋友和谈本子的名义约的,但也算是有进步。

    而李茹虽然从来没提过处对象的事儿,可也没拒绝过郑维新,看两人的样子要是再过段时间就能水到渠成地默认了,偏这个时候杨乐回来了,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呢,叶水清为难极了。

    “先不告诉她,看看情况再说。”靳文礼拿了主意,叶水清点点头同意了。

    一家三口都累得够呛,叶水清给女儿洗了澡,自己也擦了身子,又给靳文礼打了水,都洗完后一家三口舒舒服服地躺在炕上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香,叶水清是被女儿叫醒的。

    “妈妈,我饿了。”

    叶水看了看表已经晚上九点了,于是踹了踹旁边的靳文礼。

    靳文礼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问:“怎么了?”

    “你闺女饿了,我也饿了。”

    “饿啦?我这就做饭去,这都九多了,要不煮几袋儿三鲜伊面得了,里面放三个鸡蛋,我再切几片买回来的酱牛肉,你看行不?”靳文礼一听老婆孩子都饿了,赶紧从炕上爬了起来。

    “吃面,爸,我要吃面。”闹闹一骨碌也跟着爬起来,吵着要吃面。

    叶水清笑着说:“听你说就更饿了,快去吧。”

    “好咧,十分钟完事儿,这就给我媳妇和闺女做面去。”靳文礼笑呵呵地下了地,披着衣服去了厨房。

    叶水清起来把炕桌放好,不大一会儿靳文礼就端了一锅面进来,把面放到桌上又去取了碗筷,给叶水清和闹闹各盛了一碗,最后才给自己盛。

    “真香!”叶水清夹了片酱牛肉放进嘴里,边嚼边夸。

    “那是,再简单的东西到了我手里味道也就不一样了,闺女张嘴,爸喂你块儿肉。”靳文礼笑嘻嘻地喂闹闹吃了几口,叶水清要接过来他没让,叫叶水清只管吃自己的,说自己不是很饿。

    “你身上这包什么时候能下去啊?”叶水清知道靳文礼是想让自己先吃,心里一暖也不和他客气,再看他胳膊和腿上全是在旅馆时被蚊子叮的包,就心疼起来。

    “什么时候下去什么时候算,又不耽误事儿,为我媳妇儿和闺女挨咬我光荣,甭管我,赶紧吃饭。闺女,你这饭量可又见长,这个子怎么不见长啊?”

    闹闹一听就不高兴了,嘴也嘟了起来:“坏爸爸,说我胖,和马老师一样坏!”

    “怎么说话呢,马老师也是为你好,怎么就坏了?你爸对你多好,你还说他坏,找打呢,是不是!”叶水清绷起了脸。

    闹闹立即放下筷子,一手捂嘴一手去捂自己的屁、股,闷着声音说:“我说错了,妈妈别打我,我是胖,我的外号叫大胖。”

    叶水清这才缓了语气:“还有这个外号?那正好,明天我给你午睡的毯子绣上这两个字,省得总和别的小朋友弄混。”

    闹闹撇嘴看着靳文礼,靳文礼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也不敢说话,闹闹低下头自己拿起小勺子默默地渴起了面汤,又悄悄地吃了几片酱牛肉,这才感觉好些,不大一会儿又想起其他事情了:“爸,你也给我做一块黑板呗,我要在上面写字、画画。”

    她在幼儿园每天看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别提多羡慕了,要是自己也能有块黑板,也能用粉笔在上面写写画画的该多好啊。

    靳文礼下意识地往叶水清那边看,见她点了头,才答应:“行,爸爸明天就给你做。”

    “你明天有多少事儿你自己不知道啊?”叶水清说了一句。

    “对,明天事儿太多了,要不过两天吧,爸爸让人找木板刷油漆。”

    “太好啦!太好啦!”闹闹高兴地拍着手,又去吃面。

    叶水清扑哧笑了出来,自己这个女儿就是这点好,不高兴的事儿一会儿就忘,这样的性格也算难得了。

    吃完饭,靳文礼又把锅和饭拿出去洗干净,等三个人再躺到炕上时肚子都是圆溜溜的,两人逗着闹闹玩了一会儿就又都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闹闹就自己拎着一兜子玩具去了沈家找沈昊,靳文礼因为要去见杨乐所以干脆再休一天明天再去上课,叶水清则是去找李茹商量筹备公司的事情,关于杨乐已经回来的却是一个字也没提。

    两个人研究之后决定注册资金先拿十万块,李茹出三万,叶水清和靳文礼出七万,之后就是跑各个部门盖章的事了。

    “信瑞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名字怎么样?”叶水清问。

    “好!这个名字起的真是气派,真好!”李茹听完特别满意。

    “那当然,我想了一个多礼拜呢,还让文礼打听了明白人,要不我哪知道什么有限责任公司,其实我也就是知道应该这么叫,至于这是什么意思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叶水清确实很得意。

    两个人说说笑笑基本把事情算是定了下来,下午四点多叶水清去幼儿园把闹闹接了回来,到家时靳文礼已经回来了。

    “看见杨乐了?”

    “嗯,变化不少,胖了点儿,就是感觉心事更重了似的,人也没以前开朗了,但对我的态度还是一样很热情。”

    “这么说他的病已经好了?”

    “应该是,他自己说多注意保养就没大问题,他在那边还进修了经济和金融专业,学问就不用说了,我还和他说了新安路那边的事儿。”

    “哦?那他说什么没有?”

    “媳妇儿,我正想和你商量呢,杨乐说在国外学了不少东西,眼界也开阔了,他回来就是想搞投资发展的,还说新安路那边发展前景很好,他已经看过相关的规划和图纸了,所以有一个想法,要是我们愿意也可以跟着他一起干。”

    “做什么啊?”叶水清着急地问。

    “意思就是我们自己可以往新安路市场建设项目投钱,而且可以要求事前签协议,等室内大厅建好了之后与相关部门租金分成,这样才是真正的赚钱。”

    叶水清听傻了,自己再重生几次也想不到这种绝妙的点子啊,杨乐真是太厉害了。

    “这个法子再好不过,就按照他说的做吧。”

    看着有些迫不及待地叶水清,靳文礼却叹了口气:“好是好,可是需要的钱太多了,没个上百万是不行的。”

    “啊?要这么多钱哪!”叶水清失落极了,自己就算把所有的现金都凑起来也只有六十多万,而且在这之前她还觉得自己已经很成功、很有钱了,现在一看根本就不顶事儿,眼看着能赚大钱的机会就要与自己失之交臂,这如何能不让人不着急!

    “你先别急,杨乐也知道咱们没那么多钱,他说再等等看,这几天可能有个消息应该可以利用上,具体是什么消息他没说。”

    “那就等着吧,能赚钱就赚,赚不到咱们就继续把自己眼前的事情做好,这也是命,强求不来。”叶水清只一会儿就已经看开了,自己现在的状况已经比前世好太多太多了,自己应该懂得知足才行。

    靳文礼松了口气:“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媳妇儿,只要咱们一家人能平平安安地在一起,钱赚多赚少都是小事,你说是不?”

    “是,我早看明白了,你别上火就行。”

    靳文礼搂着叶水清亲了一口:“媳妇儿,你说咱俩的心怎么就这么齐呢,下辈子肯定还能做夫妻。”

    “行,来世我还嫁给你。”叶水清靠在靳文礼怀里用力点了点头。

    两人正情意浓浓的时候,黄金华门也不敲就跑了进来,叶水清赶紧推开靳文礼:“三嫂,有事儿啊?”

    黄金华只顾着想自己心里的大事,也没注意靳文礼和叶水清在做什么,听叶水清问自己就大声嚷嚷起来:“不得了啦,咱们这儿要动迁了!”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工作任务很重,要早些睡,只能更这么多啦。

    ps:闹闹番外以后还会有的,这样也可以感觉到闹闹的成长,这个家庭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