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急急忙忙地跑回家,刚进门就被母亲堵个正着:“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跑什么?必成呢?”钟春兰皱眉看着女儿。

    “我肚子有点疼,他送我回来之后就回家了,他姐今天回去。”

    “肚子疼,是不是吃坏东西了?”钟春兰一听女儿身体不舒服,注意力立即就被转移了。

    “就是天热吃了根冰棍儿。”

    “那是受凉了,你先回屋躺着,等会儿水烧开了我给你送过去,以后少吃点儿那么凉的东西。”

    叶水清答应一声就回自己屋里去了,躺在坑上想着还有什么致富的方法。

    只可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虽然是重新又活了一回,但自己只有初中学历本来懂得就不多,结婚后身边也没接触过什么成功人士,对八十年代的生意经又没研究,更没有那个先知去记什么彩票中奖号码,即便最简单的她知道将来房价会大涨,但也要自己手里有钱才行啊,她现在每月工资才三十五块七,又是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呢!

    所以除了靳文礼这个必然会成功的事件之外,叶水清还真没想出其有把握的致富途径,再不行自己也可以再多相几次亲,看看有没有可能找个好依靠,毕竟就算靳文礼再有钱也不一定就会认可帮自己家里人。

    叶水清最终还是决定没到最后关头就不能轻易选择靳文礼这个混混。

    不过要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就必须先做好崔必成的工作才行,只有他同意分手了,自己才能说服家里人接受这件事。

    明天周一,自己上班时正好可以找崔必成谈谈,反正时间不急,慢慢来吧。

    到了晚上叶水清和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这时大哥已经结了婚,二哥正处着对象,他们家的条件还算是不错,父亲当时在自家院子里盖了三间房,一间大的二间小的,就是将两个儿子的婚房也考虑到了,自己是个女孩儿早晚要嫁出去,所以只和父母住那间大的就行。

    看着一家人和和乐乐地坐在院子里边吃边聊,叶水清再次在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让父母过上好日子!

    第二天,叶水清吃过早饭带上饭盒,骑着嫂子的二八自行车直奔单位去了,这辆自行车是因为大嫂嫁过来后离单位特别近,所以就将这个大件儿借给她用了,正好省了家里给自己买车的钱,这个时候买辆自行车就相当于将来买汽车一样,是件特别重大的事情。

    从胡同口拐出去叶水清就往大街上奔,忽然感觉有个人总在自己旁边晃,奇怪之余就往旁边看了一眼,结果吓得车把歪了一下儿,差点撞上别人的车。

    “你干什么?”叶水清皱眉问着笑嘻嘻地同样骑着一辆黑色二八自行车的靳文礼。

    “上班儿呗,咱俩正好顺道儿,你骑这车大吧?”靳文礼看着费力骑车的叶水清没话儿找话儿。

    自己就从来没听过靳文礼上过班儿的事,他在前后街和整条胡同就是以不正经上班出的名儿,有没有单位都不一定呢,如今却说要上班,谁信!

    “你在哪儿上班?”叶水清眼里带着怀疑。

    靳文礼可是胸有成竹:“酒厂,你不是在印刷厂吗,你说是不是顺道儿?”

    还真是顺道,酒厂正好就在自己单位斜对面儿,原来这家伙还真有单位。

    这下叶水清也没办法再多说别的了,只是闷头骑车,无论靳文礼说什么都只是不搭理他。

    靳文礼见状也不气馁,仍是说说笑笑讲个不停。

    到了厂子门口,叶水清连蹬几下自行车,迅速进了大门,过了一段距离才回头看一眼,只见靳文礼单脚撑地坐在自行车上也正往自己这边望呢,于是赶紧正过身子去车棚将车停好进了车间。

    叶水清所在的这家国营印刷厂规模很大,工人也很多,只她所在的折页车间就有好几间,这时候活儿是不愁的,印书印商标什么的根本忙不过来,加班倒班更是家常便饭,而且一个车间里都是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大家在一起每天都很热闹,也有不少就在厂里处上对象结婚的,这也是叶水清失业后最为怀念的一段时光。

    “饭盒取回来了!”中午一打铃儿,大家都往外面的休息室走,每天专门有人用铁筐去食堂大气锅那儿将自己车间人的饭盒取回来,这也是个力气活儿。

    叶水清和其他几个人先将手里的几十个活儿折完了才洗手准备拿饭盒吃饭,结果刚走到休息室门口就见同事小邹儿红着脸出来了。

    “这么快就吃完了,你吃的什么就热成这样儿?”叶水清取笑着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

    小邹只是笑,拿起暖壶倒了一大茶缸水才和叶水清一起往里走:“水清,你快进去吧,里面正讲笑话呢,笑死人了,听人说这个靳文礼不着调,其实他人还挺幽默的。”

    “你怎么认识靳文礼的?”叶水清没想到靳文礼会找到自己单位来,更没想到的是还成了人人皆知的人物,自己在单位时可从来没听人议论过他啊。

    小邹压低了声音:“我哪儿认识他呀,是他自己过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咱们车间来了,刚才有人说他不正经,我看还不错,这水就是给他喝的,话说太多了喊着渴,大伙儿都爱听他说话,我这不就被派出来给人家端茶倒水呢。”

    两人说着话就已经进了休息室,叶水清瞄了眼正被一堆人围着的靳文礼,默默地拿起自己的饭盒找了个僻静角落坐下开始吃饭。

    “叶水清,你带的什么饭?”

    到底还是没躲开,叶水清听靳文礼喊着自己的名字多少有些无奈,也没抬头只答了一句:“高粱米饭。”

    靳文礼听了隔着人群看向叶水清,然后就端着大茶缸站起身走了过来,坐到叶水清的对面儿笑着说:“我是问你带的什么菜?”

    “自己看吧。”

    靳文礼看了眼叶水清饭盒里的豆腐又说:“高梁米饭多粗啊,总吃嗓子受不了。”

    不吃这个吃什么,大米饭那种细粮谁家能天天吃,这人看来还真是说话不着调。

    “水清,你们认识啊?”有人见他们说话就问了句。

    还没等叶水清回答,靳文礼就抢着说:“可不是认识,我和水清是前后胡同的邻居,平时总见面儿,处得不错。”

    大家听了点点头,也没往心里去,既然是邻居那处得好也是应该的。

    叶水清不想惹麻烦,只好默认了靳文礼的话,迅速吃完饭便准备去机关那边找崔必成。

    “你怎么还跟着我?”叶水清在花坛旁边停住了脚步,转峰质问一直跟着自己的靳文礼。

    靳文礼笑:“我还从来没来过你们单位呢,你就带我逛逛呗。”

    “单位有什么好逛的,你们酒厂的院子不是比我们这儿大多了?而且我和你也不认识,你别这么自来熟,行不行?”

    “我这人就是随和,咱们本来就是邻居,只是你以前见我总是跑,其实你不用怕,慢慢你就能了解我这个人最会心疼人了。”

    这人真是够皮的,叶水清想着在自己还没理清思路前还是先别招惹靳文礼为好:“我没怕,不过邻居有邻居的处法儿,我对象也是这个单位的,我现在是要去找他,你回去吧。”

    靳文礼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你去你的,我随便走走。”

    叶水清也不客气,直接进了前面的机关楼,到了工会办公室才知道因为单位最近要换板报,崔必成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吃完饭就下厂区去了。

    叶水清因为没达成目的有些失望,只好先回车间,想着等下班时再找崔必成也一样。

    “没见着人?”靳文礼见叶水清这么快就出来了,便又迎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走?”

    “我还得回你们车间打个招呼呢,不然显着我没礼貌,以后还要经常来往不是?”

    不过是不请自来,还真当所有人都喜欢呢,叶水清不以为意,和靳文礼一前一后地又回了车间。

    车间里的人正在打扑克,见他们两人回来就都笑了:“水清你和崔必成还真是没缘分,他刚过来找你,见你不在就走了,结果他前脚走你后脚就进来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两个确实是没缘分。”靳文礼顺着那人的话接了一句,然后就眯着眼别有深意地对着叶水清挑了挑眉。

    “我要上班了。”叶水清故意忽视靳文礼话中的含义。

    靳文礼也不再多说,和大家打了招呼就走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崔必成还是必须要留下来加班,叶水清见又谈不成话,骑车出了厂子往家走,之后也不知什么时候靳文礼又跟在了旁边,叶水清知道自己就算骑得再快也甩不掉他,只能装作不认识。

    靳文礼将车停在胡同口,远远地看着叶水清进了家门才离开。

    到了周二靳文礼仍是如此跟着叶水清去上班,中午的时候也和昨天一样到印刷厂去叶水清的车间闲聊,只不过他这次来时还带了东西。

    “你吃这个。”

    叶水清看了看靳文礼摆在自己面前的两个饭盒,一盒装的是大米饭,另一盒装的是炒茄子,虽然是荤油炒的但味道却香得很,这细粮每家都是有数儿的,靳文礼拿这么一盒子过来也太没分寸了。

    “我自己有饭。”叶水清哪会吃靳文礼的东西。

    靳文礼将两个饭盒又往叶水清面前推了推,同时手脚利落地抢过了叶水清的饭盒:“我吃你的。”说完就拿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来。

    叶水清被他的举动弄得目瞪口呆,看着吃得香甜的靳文礼,再看看旁边同样目瞪口呆的车间同事,此时叶水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下崔必成应该很快就会来找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