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3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听着外面闹闹的哭喊声,心里着急,挪到炕边拿起手杖就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闹闹,怎么了,到妈这儿来!小昊,你也过来!”叶水清出了门就看见闹闹仰着头嚎啕大哭,沈昊站在她前面瞪着对面的郑国芳,就知道没好事儿,于是赶紧让闹闹和沈昊先到自己身边来,郑国芳这女人心那么歹毒,谁知道她会不会伤害两个孩子。

    沈昊听话地带着闹闹走了过来,又拿手绢给她擦眼泪,闹闹都快哭呛了:“妈妈!二大娘骂我,说我是小偷!我没偷东西!没偷!”

    叶水清气得直哆嗦,转过头去看郑国芳,这才发现靳升正躲在她身后,也在哭。

    “看什么看!孩子有错儿我这个做二大娘的管管也不行吗?我说老四媳妇儿,这女孩儿不比男孩儿,打小儿就必须要好好管教,别学着嘴太馋了,我这一直带靳升在娘家住也不知道你和老四的日子是不是过得一天不如一天了,不过再苦也别亏待了孩子,特别是女孩儿要不长大该不学好了。我这刚给靳升花二毛五买了一袋儿牛肉干,转眼就被靳柔给抢了过去,她要是想吃,直接和我说,我还能不买给她吗?偏就学的这么偷偷摸摸的!这不是强盗和小偷儿才能做出来的事儿吗!”郑国芳也不拿正眼看叶水清,阴阳怪气儿地说了一大通。

    自己女儿自己知道,虽是爱吃了点儿,可绝对能分得清里外,平时邻居给东西吃除非自己和靳文礼点头同意,否则闹闹根本不会要,又怎么会去抢靳升的牛肉干!再说自己家哪会差吃的,更别提现在满屋子全是吃的了!叶水清听郑国芳听完更是恼火。

    “二嫂,闹闹不过是个两岁的孩子,你就是有话也应该对着我说才对,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诬陷我家闹闹,你还有个大人样儿吗?”

    “谁诬陷她了?不信你问靳升,是不是闹闹抢他牛肉干了?”郑国芳说完就将自己儿子拉了过来让他说话。

    靳升本就开口晚,平时说话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这时哪还说得出来,只是吓得直哭使劲儿要往后躲。

    “我没抢,我吃的是我自己的!”闹闹冲着郑国芳大喊。

    “啧!啧!瞧瞧这家教,这么大一点儿就知道跟长辈又喊又叫的,以后还能好得了吗?”

    叶水清恨不能给郑国芳一巴掌:“二嫂,你还是积点口德吧,自己还有孩子呢用不着咒别人家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才缺德呢,不然腿怎么折了,我怎么一点儿事都没有!”郑国芳的嘴也不是白给的,平时和靳文柏吵也吵出经验了。

    叶水清冷笑:“你还叫没事儿?人都有跌到的时候,我这腿也总会好起来,而且还有家人陪着,你那屋子里有谁?”

    “你,你放屁!”郑国芳被戳到痛处,马上就翻脸了。

    “靳升的牛肉干早就吃完了,闹闹吃的是她自己的,是二婶不讲理冤枉闹闹!”

    “好啊,你这小兔崽子也不是个好东西,跟谁好就偏着谁说话,赶紧滚回你自己家去!”郑国芳像疯了似的又开始骂沈昊。

    沈昊立即指着郑国芳大声说:“你骂我,我这就回家告诉我爸去,让我爸和你算账!”

    郑国芳这才反应过来沈昊他爸可是沈振山,这要闹起来还不把自己的房子给拆了啊!可话已经说出去了,自己总不能在一个八岁孩子面前示弱吧?

    “这又是怎么了?水清,你的腿不能下地你自己不知道,怎么还往外跑?”靳文礼推着摩托车进了院子。

    “爸爸,二大娘骂我是小偷!”闹闹跑过来一下子就扑到了靳文礼怀里继续大哭。

    靳文礼看着女儿脸哭得通红,眼睛也肿了,心立刻跟着发酸:“闹闹乖啊,不哭了,爸爸在这儿呢。”

    “叔,二婶还说闹闹嘴馋,这么小就和强盗小偷似的,长大了肯定也学不了好!”沈昊专挑不好听的学。

    叶水清用赞赏地眼光看着沈昊,这孩子,聪明!这话由他说出来比自己说强百倍。

    靳文礼拳头握了松、松了握才强忍下揍人的冲动:“沈昊,去屋里给靳升拿些牛肉干儿来,再把肉罐头拿两盒出来!”

    沈昊应答一声儿往屋里跑,不大一会儿就拎了个兜子出来,走到靳升面前,从兜子里给他抓了十多袋牛肉干,又抓了不少烤鱼片儿往靳升怀里塞:“给你吃吧,你吃完了再和我要,屋里多着呢,要不我和闹闹也吃不了。”

    靳升手小拿不住,不少东西都掉到了地上。

    给完之后,沈昊又把罐头交给了靳文礼。

    “好小子,会做人、会办事儿!”

    靳文礼拍了拍沈昊的头夸他,然后打开一盒罐头就将里面的肉往院子外面一倒,立即就有野猫过来抢。

    “二嫂,看见了吗,我闺女嘴再馋我也养得起,这还剩一盒,你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就扔!我二哥不着调,你别再把靳升给带坏了!走,进屋回家!”

    靳文礼说完走过去把叶水清直接抱了起来就往屋里走,沈昊则拉着闹闹的手冲郑国芳做了个鬼脸儿跟着跑了进去,只留郑国芳拽着靳升站在院子里发呆。

    “这腿刚好些,可别又伤着了,你说你跑出去干什么!”靳文礼怕叶水清骨头长不好,担心地数落着。

    “女儿在外面哭,我能不出去吗?后天石膏就要拆了,骨头早就接好了,哪能还伤着。”叶水清语气很不好。

    “接好了,也要长好才行。小孩子,哭哭也就没事儿了,我给你做排骨去。”

    “我说你二嫂是不是心里有问题,以前也没发现她这么不是东西啊!”

    靳文礼无奈:“她能没有问题吗,你看我二哥一个月都不回来一次,就像是没有靳升这个儿子似的,她手里的钱也有数儿,要不也不能总带着孩子往娘家跑,挺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二哥不好,你二嫂也不是一点儿毛病没有,她要是再不改改,靳升都让她教坏了。”

    “唉,靳福不顶事儿,咱们老靳家现在就这么一个男孩儿,我也是担心哪。”

    “男孩怎么了?管他男孩女孩,要是不学好怎么都没用,你快去做你的饭吧。”

    靳文礼又笑了:“我就是这么一说,谁也比不上我媳妇儿给我生的大胖闺女!”

    靳文礼出去后,叶水清叫过沈昊和闹闹,逗着他们用蜡笔在自己的石膏上画画,两个孩子一下子就忘了刚才的事儿,欢声笑语地在叶水清腿上乱画一气,靳文礼做好饭端着菜进屋看见了,也跟着笑闹着画了几笔,又让沈昊和闹闹去厨房把饭碗拿进来,四个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

    过了几天闹闹突然开始有些咳嗽,叶水清就和靳文礼抱怨说闹闹这是受了气上火了,两人带着孩子去了医院,大夫说没发现有炎症,只让饮食清淡些,多喝水就行。

    回到家,叶水清照着大夫说的做了,没过几天闹闹果然好多了,这才放了心,然后又想起一件事就和靳文礼商量:“闹闹总这么在家呆着也不行,我看还是送她去厂里幼儿园吧,多少能学点东西,还可以适应集体生活,将来上学也有好处。”

    “闹闹能愿意去吗,别到时一送去真上火了。”靳文礼有些舍不得,去了幼儿园就要受拘束,哪有在家自在。

    叶水清拍了靳文礼一下:“你这不叫心疼孩子,你这是害她,照你这么想那以后上学怎么办?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去厂里办手续。”

    “是,咱家的事儿本来就全是你说了算,不过我看还是等你腿全好了再说吧,到时候你还可以接送闹闹。”虽然拆了石膏,但靳文礼仍坚持让叶水清再多休养一段时间,叶水清也觉得有道理就没再反驳。

    之后,靳文礼还是每天晚上继续给叶水清做热敷,又整整养了近二个月才肯放叶水清出门儿,叶水清能重获自由高兴得不得了,感觉自己就是坐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出门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闹闹办入园手续。

    闹闹并没有两人想象中那样哭闹,反而是高高兴兴地进了幼儿园,上火的是靳文礼,起了满嘴大泡,还总找借口去幼儿园给闹闹请假,然后带着闹闹四处游玩,闹闹成天都乐呵呵的,叶水清见女儿这样开心也跟着高兴,开始将重心放在了书屋上面。

    通过这次收书款这件事,叶水清意识到文礼书屋要想做出规模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小作坊似的家庭式办公,必须要正规起来,还要有明晰的分工这是最起码的。

    “要想正规我看首先文礼书屋这名字就得先改改,不大气不说,也没有文礼哥的名字成天被人挂在嘴边的道理啊。”李茹知道了叶水清的想法立即就提出一条建议。

    叶水清也没敢提这名字是杨乐起的,但也觉得是应该换换了,于是就问李茹有没有好名字。

    李茹笑着说:“你学的就是中文,还问我起什么名字?”

    “那我回家想想吧。李茹,我想把业务都分开,总让沈大哥一个人管理他也累,有时还弄不明白。”

    “你想怎么改?”

    “你和我咱们两个人是一组,负责选书出书,沈大哥我打算让他专门负责调度送货取货,他那边会开车的人不少,可以先买几辆微型面包先试试看,还有就是业务接洽和管账的人都要另行安排,不行就从外面招人,只是账务管理不太好找,必须可靠才行。”

    “其实财务挺好办的,我们出版社轻闲得很,一周能上个三天班儿就不错了,除了我这边其他人都没什么业务,我可以让社里的会计关姐帮着代账,只是你这样改动那书屋规模可比原来扩大不少,要不干脆成立个公司得了!”李茹灵机一动想出个主意。

    对啊,开公司!自己怎么一直没想起来呢!一想到自己能做真正的老板,叶水清就特别兴奋。

    “你这主意好,我回去和文礼商量一下,再让他帮着打听打听都需要什么手续,要多少钱。”

    “那行,要是真开公司我可以入股,不过我只是出钱,可不管事儿,还是在出版社当我的编辑,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李茹想得开,靳文礼和叶水清都是有经济头脑的人,特别是进修之后思想提高了不只一个层次,自己不能在里面瞎掺和,不如发挥长好好选稿子,这样既不耽误赚钱,又不会在公司管理上和他们两口子产生矛盾,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叶水清笑着答应了,然后又说:“老师那边你还要再督促一下,让他们不要放不开手脚,应试教育就是大趋势,题海、题库务必抓紧时间大量出。”

    “都这么有远见啦,看来这段时间在家休息没少下功夫啊。”

    “当然要下功夫,不然怎么进步,不只如此我还想去参加书展呢,可以真正学些东西。”

    李茹拍手:“那太好了,我们单位就有这项工作安排,我回去和领导申请一下让我去,到时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不过车票住宿费你要自理,我们社里不能给你报销。”

    “没问题呀,什么时候去?”

    “最多两个礼拜之后就能出发。”

    叶水清觉得可行,说暂时先这么定了,两人一起吃完饭才各自回家。

    靳文礼听了叶水清的计划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媳妇儿,你这野心也太大了,还要开公司?”

    “这算什么啊,不就是两三个人吗,让你说的好像是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似的。”

    “几个人也叫公司啊,你这一下子就成经理了,我还是个小厂长,一听称呼我的档次明显不够啊。”

    “你也可以投资入股啊,到时给你个副经理当。”叶水清说完自己就乐,靳文礼也感觉好笑,自己夫妻两个就这么成经理、副经理了。

    “我可以拿钱,不过手续的事儿你还要等等,我这两天打算带厂里的人到周边城市玩两天,大家都累了这么长时间,爬爬山、看看景儿也算是单位的福利,你也一起去吧。”

    “我去了,闹闹怎么办?你只管去你的,我在家看孩子。”

    靳文礼只好作罢,又开始缠着叶水清要清仓交粮,叶水清心里也想,倒没客气主动得很,大半宿下来把靳文礼伺候得根本不想出门儿了,只想在家搂媳妇儿。

    之后叶水清借着靳文礼出门儿这两天的时间,开始整理自己去书展要用的东西,圆珠笔就准备了十多只,还有记事本儿也带了好几本。

    靳文礼爬山回来,带了不少当地的特产,又拿出一口袋厚厚的照片给叶水清看。

    叶水清收拾完靳文礼的东西,就坐在炕上慢慢地看着照片。

    看到一多半的时候,叶水清停顿了一下,然后拿起一张照片对着正在背单词的靳文礼笑:“靳厂长,这和你一起划船的漂亮小姑娘是谁呀?”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单位特别忙,光光没时间码字,所以更的晚了。

    ps:一会儿还有闹闹的番外,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