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冲进诊室,看见医生正在给一个女的打石膏,女人低着头那条受伤的腿膝盖下方几乎变了形,靳文礼立即觉得自己的心肝肺都纠到一起去了。

    几步上去前轻轻扶着她的肩膀,靳文礼差点哭出来:“媳妇儿,是不是外面那两个人干的?你放心,花多少钱我都能把你的腿治好,脸上也肯定不让你留疤。你让我看看你脸上的伤,别担心,你变成什么样儿也都是我媳妇儿,伤你的人一个也好不了!这得多疼啊,你哭出来吧!”

    “我在这儿呢。”

    靳文礼一听叶水清的声音是从自己背后发出来的,立即转过头,就见叶水清正坐在墙角的椅子上,再扭过头看了看自己扶着的女人,对方此时也抬起了头,呲牙咧嘴疼得泪流满面,即便这样也能看出眼里的惊恐,这才明白自己认错人了!

    “那个同志,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祝你早日恢复健康。”靳文礼说完立即松开手跑到叶水清身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

    “我没事儿,就是脚踝轻微骨折了,其他都是小伤没什么的。”

    “这还叫没事儿,你瞅瞅你脑门儿上的包多大啊,脸上也有口子,胳膊也破了。你等着,我找他们算账去!”

    “你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去收书款了,不过陈哥的外甥刚从乡下过来,什么都不懂,把我当成了骗子,他不是存心拿书砸我的,然后我自己出门儿的时候一脚踩空滚了台阶。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错,但你也用不着伤人,陈哥说会赔我医药费的,这就行了,他外甥也给我道了歉。”

    “那行,我听你的,你现在也不能走路,我去给你租轮椅。”靳文礼站起身,又看了看叶水清的样子,还真不是普通的惨,于是叹了口气推门出去了。

    “文礼,弟妹怎么样了?”沈振山得到消息也带着书屋其他人赶了过来。

    “没大事儿,但伤的也不轻。姓陈是吧?医药费和营养费等水清好了我再和你算,赊了书自己不知道送钱,还让我媳妇儿去收,你外甥不给钱还打人,你们这种生活态度很潇洒啊?”

    陈江一直没敢站起来,这时赶紧仰头求饶:“不是不送,是家里有病人住院了确实没时间,要不我也不能让这个屁都不是混球替我看店。不管多少钱我都认,求求你们放过我和我外甥吧!”

    “听你这话,像是我还能讹你似的!这是钱的问题么,你听好啊,今天我媳妇儿幸好没出大事儿,不然你们全家都没活路!这样吧,我也不和你要钱了,省得你还觉得自己拿多了被人占了便宜,只要呆会儿我兄弟无论把你和你外甥打成什么样,你都认了就行。放心,肯定给你们留口气儿!”

    靳文礼轻笑着拍了拍陈江的脑袋,给老疤使了个眼神,老疤就让人把陈江甥舅二人拽了起来,然后又上来五六个人簇拥着他们一起下了楼。

    “沈哥留下,老疤带其他兄弟都回去吧,要不一会儿我媳妇儿出来该多想了。”

    等老疤答应了又说:“那辆微型给我留下,我媳妇儿现在走不了路,虎子去和医院租轮椅和手杖。”

    安排好之后,靳文礼又返回诊室照看叶水清去了。

    “石膏要打四周,两三天后可以在腿部周围做热敷,切忌乱动,一定要静养,也可以适当补充营养,饮食清淡些。”大夫边写诊断边说医嘱,靳文礼连连点头表示记住了。

    这时虎子推着轮椅进来了,手里还另外拿了一支小巧的手杖。

    靳文礼抱起叶水清,把她放到轮椅上,推着她往外走。

    “陈哥和他外甥呢?”叶水清来回张望了两遍没看到人就问靳文礼。

    “我让他们先回去了,他们道歉的态度挺诚恳的,我又想着媳妇儿你的话,连医药费我都说不用他们拿了。”

    “你真是这么说的?”叶水清有些不敢相信。

    “弟妹,文礼可不就是这么说的吧,别说是你,就是我在旁边听着都吃惊,文礼这变化不是一般的大啊。”

    叶水清见沈振山也这么说,才算是相信了靳文礼的话,人也高兴起来:“变化是好,可也不用连医药费都不要呀,毕竟是他们有错在先,那咱们回家吧。”

    到了楼梯口,靳文礼又抱着叶水清下了楼,让她躺在小微型后座上,自己在旁边扶着,虎子开车,沈振山拿轮椅和手杖。

    回到家又和佟秀云老两口解释了一番,佟秀云安慰叶水清半天,让她不用担心闹闹,说自己将闹闹和靳蕾一起带也方便,叶水清谢了又谢,心想还好爸妈出门儿去了,要不然自己还要挨顿说。

    “妈,你疼不?”闹闹白藕似的小胖手先是轻轻摸了摸叶水清腿上厚厚的石膏,然后又更加小心地碰了碰她的脸。

    “可疼了,看妈妈脸上的伤,以后你还拿不拿刀子了?”

    “不了,我给你吹吹就不疼了。”闹闹说着小嘴就贴了过去,往叶水清脸上吹风。

    “好宝儿,别吹了,一会儿头该晕了。”叶水清抱着女儿夸她。

    “妈,小昊哥放假了,明天带我出去玩儿,我玩儿一肥就肥来陪你,行不?”

    “怎么不行,去吧,妈没事儿。”沈昊那孩子不错,嘴甜懂事儿不说,也不像一般孩子那样只知道打闹,很有大孩子样儿,闹闹跟他在一起玩自己还是很放心的。

    “那我能穿粉色的鞋吗?”

    “这就知道臭美啦,一会儿让你爸给你找出来。”

    靳文礼也笑:“闺女,你妈现在动不了,你是好孩子,在家里多帮帮妈妈。”

    “行,明天我快快肥来。”闹闹答应的很痛快。

    等闹闹去了爷爷奶奶的屋子,靳文礼才拉着叶水清的手难过:“媳妇儿,是我不好,我不该惹你生气,我都想好了今天晚上就和你承认错误,没想到你就出了这事儿,我现在就自己跪搓衣板儿去!”

    “算了吧你,以后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你别跟我对着干就行了。”

    “我保证不干涉,但媳妇儿你千万要手下留情啊。”靳文礼几乎是咬着牙答应了下来。

    “我再说一遍,闹闹是我亲生的,明白吗?”

    “明白、明白,媳妇儿,咱睡觉吧。”

    叶水清点了点头,让靳文礼帮自己脱了衣服,铺好被,再慢慢扶自己躺下。

    只是这一静下来,疼痛的感觉就更明显了,一阵阵钻心的疼,想翻身又不敢动,真不是一般的遭罪。

    “媳妇儿,是不是腿疼睡不着觉?”靳文礼坐起来小声问叶水清。

    “嗯,这会儿疼的厉害,你帮我换个方向躺着吧。”

    靳文礼小心翼翼地半抱着叶水清帮她翻了个身。

    没过五分钟,叶水清又难受了,靳文礼干脆也不躺下了,而是就坐到叶水清旁边哄着她,过十多分钟再给她翻个身,一直忙了一宿,叶水清也是睡睡醒醒没休息好。

    第二天,靳文礼因为学校和厂里还有重要的课程和几件急事,所以只能忍着困爬起来出去了。

    叶水清虽然还是感觉疼,但已经缓解不少,等靳文礼走后,迷迷糊糊地一觉睡到了中午。

    “妈,吃饭。”

    叶水清听见声音就往门口看,只见闹闹端着饭碗,拿着筷子走了进来,沈昊跟在后面拿着两盘菜。

    “这两个孩子,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回来的,进了屋就急着要给你端菜送饭,可是孝顺得很。”佟秀云端着炕桌走在最后,到了炕边把桌子放好,闹闹和沈昊立即将饭菜摆好,又要扶着叶水清坐起来。

    佟秀云赶紧过去帮忙,倒也顺利。

    叶水清被两个孩子感动的鼻子发酸:“好孩子,谢谢你们。”

    “妈,我衣服脏了,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弄的。”

    叶水清笑:“没事儿,妈不说你。”

    “小婶儿,我放假了,可以天天过来照顾你,作业我带过来写。”

    “那小婶儿心里可过意不去,你该没有时间和同学出去玩了。”

    “有什么可玩儿的,小婶儿对我就像亲妈一样,我和闹闹一起陪你。”沈昊给叶水清夹菜让她吃,闹闹见状也跟着凑趣儿拿汤匙盛一堆菜到叶水清碗里。

    佟秀云在旁边笑着看了会儿他们三个,又去给闹闹和沈昊拿了饭,然后就出去了。

    下午,靳文礼不到三点就赶了回来:“媳妇儿,我买了大骨头回来,一会儿给你熬汤喝,伤筋动骨一百天,一定要好好补补。”

    “我这是轻微骨折,没那么严重。不过,我发现自从我和你结婚以后,你可就没像以前那样给我做过好吃的了,这可真是娶到手人就变了。”

    “你别冤枉我,我盛碗饭你都不让呢,现在反倒挤兑我。现在这不是就有机会了,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靳文礼把装骨头的塑料袋放下,又坐过来看叶水清的脸上被书划的那道伤口。

    “还行,就是破了点皮儿,腿还那么疼吗?”

    叶水清摇头:“比昨天好多了,你先躺着睡会儿,昨晚上一宿没睡好,做饭不着急。”

    靳文礼也确实犯困,听话地换了衣裳躺到炕上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在这之后,靳文礼天天变着花样地给叶水清做菜,不但做饭做菜,擦身子、洗脸、洗头都一手包了,当然便宜也没少占就是了,又按照大夫说的每天晚上都给叶水清做热敷,每隔五六分钟就换一次热毛巾,每回半个小时一天没耽误过,闹闹和沈昊的表现也出乎叶水清的意料,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没再往外跑,而是天天守在自己身边,虽然大事做不了,但拿杯水递个东西还是很能派上用场的。

    而在叶水清养伤期间,靳文礼的那些哥们儿每隔几天就过来一批人看望,然后又是拉链厂的职工,李茹李昌都过来了,还有何千、鲍家明这些作者、学校的老师、郑维新、出版社的人,以及两人在学校里要好的同学和拉链厂、文礼书屋的一些老客户也全都带着东西过来问候探望叶水清,靳家几乎就没断过客人,看得胡同里的邻居直发懵,有的人还认出了郑维新、何千和鲍家明,不敢相信这样出名的人物,靳家都能结识,这靳老四到底有多大能耐啊,能通天吧!要不人缘儿能这么好?

    叶水清环顾屋里成堆的糕点、罐头、水果、鸡蛋、肉类、家禽、零食小吃还有冲调饮品发愁,这么多东西自己根本吃不完,再说不等吃完也都坏掉了。

    “水清,你好点儿没有,我给你做了碗面条儿。”黄金华笑呵呵地端了个碗推门进来了。

    这是自己在家休养后,黄金华第一次过来,叶水清自然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无非就是这一屋子的吃的,于是接过面条笑着说:“谢谢三嫂了,你来的正好,你看我屋子里这么些东西正愁没办法处置呢,你觉得靳福和靳蕾爱吃什么只管多拿些回去。”

    黄金华本来不大的眼睛,这会儿笑的已经是连眼缝儿都看不见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快把面条儿吃了,明天我还给你做。”黄金华说着就站起身去挑东西,看什么都好,没一会儿就挑花了眼。

    拿兜子装好自己要的东西,黄金华刚想出去,突然又回过头问叶水清:“水清,你三哥让我过来问问,老四是在哪儿认识这么些人的,里面还有大作家、大导演,能不能给他也介绍一下认识认识?”

    她就知道靳老三打着歪主意呢,叶水清在心里冷笑。

    “三嫂,这些人都是文礼的朋友,我平时就是单位家里两点一线,哪会知道他平时在外面都做了些什么,认识了谁,不要说你和三哥,就是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等改天我问问他再告诉你。”

    “行,我就说你肯定也不知道,都是你三哥非要我问,那我回屋去了。”黄金华完成了任务高高兴兴地拿着碗出去了。

    等黄金华走之后,叶水清又想宁落一群不落一人,既然给了黄金华就不能不给郑国芳。

    “闹闹!闹闹!小昊!小昊!”叶水清大声喊着女儿的名字,想让她去把郑国芳叫过来,没听见女儿回答就又开始喊沈昊,也没答应。

    心里奇怪这两个孩子怎么突然跑出去了,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哭喊,侧耳仔细听了听,叶水清的脸色就变了,是闹闹在哭!

    作者有话要说:看来昨天光光的话让大家误会了,光光指的是这章更新完之后,再写个闹闹的小番外……

    其实那个时候三角债已经很普遍了,厂里能要回来账的业务员都会很吃香也会有提成,很多单位就是被三角债拖垮的。

    ps:两岁的孩子有会说很多话的,光光遇到一个小男孩儿,就在你旁边一直不停地说话,光光都快受不了啦,最后他妈妈过来把他拉走了,还和光光说:“对不起啊,这孩子就是话多,早教班里的老师都说他,十分钟的课这孩子自己能说七分钟,真没办法。”

    光光听完就很理解了……

    而一本书砸人造成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而且书页很锋利,光光被a4纸划破好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