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6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张望半天也没看出什么事情来,忍不住问了旁边的人:“这是怎么了?”

    那人头也没回直接说:“老靳家的二儿子和他媳妇儿又打起来了。”

    原来是这事儿,叶水清听完就没了好奇心,觉得这些邻居也太大惊小怪了:“他们不是经常打吗,还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知道,哪次打的也没这次热闹,靳文柏在外面找的那个狐狸精登堂入室住进靳家了,他媳妇儿拿菜刀要砍死他们两个呢!”

    什么!靳文柏居然让那个胡美妍搬过来住了?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再也怎么说家里有媳妇儿,还有孩子,他自己不嫌丢人,怎么不想想整个靳家都要跟着他丢人现眼抬不起头呢!

    那人见自己说完后面的人没反应就把脑袋转了过来,一看是叶水清抱着孩子,后面还站着靳文礼立即吐了吐舌头跑边儿上站着去了,顺便又推了推旁边的人,等所有人都发现靳文礼之后,便自发地让出了一条路让他们过去。

    靳文礼看出叶水清不高兴,心里也是气得直堵的慌,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叫骂声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靳文柏,你个王八蛋,你怎么就不死在外面呢!还敢带着这个破鞋和她生的野杂种跑我到屋子里住来了!我砍死你们这两个奸夫□□!”郑国芳手里举着菜刀边喊边追在前面跑的靳文柏和胡美妍。

    围观的人立即又往旁边让开了些,叶水清也抱着孩子躲得远远的。

    “二嫂,你这是干什么,快把刀放下!”靳文礼拦住郑国芳抢下了她手里的刀。

    郑国芳先是一愣,抬头一看拦着自己的人是靳文礼,立即就坐在地上拍着腿大哭起来:“老四啊,你可得为二嫂做主啊!你二哥不是人哪,趁我带你侄子回家的时候就把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和那个小杂种偷偷带到家里去了,这还让人怎么活啊,呜呜……!我不活了,我宁可砍死他们两个再给他们抵命去!”

    “二嫂,靳升现在谁带着呢?”靳文礼怕郑国芳正在气头儿上没个分寸,再把孩子给伤了。

    “在爸妈屋里呢,老四,你要是不帮二嫂那你就让开,我自己和他们拼命!”

    “二嫂,你先起来,回屋里带孩子等着去。”靳文礼没多说,只是让郑国芳先回去。

    郑国芳还想说话,但一见靳文礼沉着脸就不敢再出声了,从地上爬起来朝靳文柏和胡美妍吐了口唾沫才回去。

    靳文礼等郑国芳走后便转身去看另外两个人,眉头也皱了起来:“靳老、二,你是不是疯了!家里有老婆孩子你还在外面乱搞,现在竟然还把人带回家里来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你照顾好了吗,就替别人养家?你到底想怎么样今天给我个痛快话,别等着我把你那两条腿废了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靳文柏下意识地往后退,胡美妍这时倒不害怕了,而是站到了靳文柏的前面:“老四,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文柏再怎么说也是你二哥,以前咱们也不是没相处过,你不能里外不分哪!”

    靳文礼都不拿正眼去看胡美妍,只冷笑着说:“老四是你能叫的?我以前肯和你坐一桌吃饭,就是想劝靳文柏别乱来,你什么身份站这儿跟我说话?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谈里外之分?你和靳老、二都不要脸,难道还要让你儿子跟着你一起抬不起头?被喊成野种就那么好听?”

    靳文礼一连串的质问让胡美妍白了脸,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旁边人也跟着叫好,同时也明白了靳家不全是糊涂人,靳家老两口管不动儿子,最起码靳文礼两口子还是很明白事理的,也能管事儿。

    “老四,这次是我糊涂了,肯定没有下次,你别生气。”靳文柏赶紧说软话,上回脑袋上被开的口子还没完全好呢,他可不想再断了腿,以后也不能再听胡美妍挑唆和哭闹带她回家来了。

    “日子是自己的,你别到最后弄个老无所依的下场!”胡美妍明显就是图自己二哥的钱,偏他自己看不出来,这就谁也没有办法了。

    靳文礼说完便不再理靳文柏,而是推着摩托车和叶水清一起回了家。

    “媳妇儿,别生气,我已经说他们了。”

    “我主要是怕孩子将来受影响,你们兄弟几个就没有一个着调的。”

    “可别把我和他们放在一起,我最听话了!”靳文礼嬉笑着搂住叶水清亲了一下。

    “要不是遇见我,你也一样学坏,赶紧把买的东西都送你爸妈那屋去,也让他们看看孩子。”

    接着叶水清和靳文礼一起去了佟秀云那边聊了会儿天,安慰老两口半天才回来。

    之后每天两人都是先把闹闹送到叶家去,然后再一起去学校,放了学靳文礼去拉链厂,叶水清则是先去书屋帮忙,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自己妈家接孩子,日子倒也过得和美充实。

    她之所以要去书屋也是因为沈振山他们实在是忙不过来了,现在书的种类太多,要货的人每天都排着长龙,所以已经顾不上零售改为只接待批发客户了,用沈振山的话说,就只数钱这一个活都能累得让人抬不起头来。

    叶水清的财富在迅速积累,特别是在郑维新将鲍家明的作品拍成电影,在国外拿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奖之后,回到国内几乎成了一场盛事,各大报纸和新闻媒体都在不遗余力地报道郑维新如何为国争了光,不停地分析此次获奖的重大意义,而身为作者的鲍家明和他的作品《崎岖之路》也被传得神乎其神,《崎岖之路》更是全国脱销,弄得叶水清平时除了上课之外就只能躲起来做做数钱的工作了,因为求自己买书的人实在太多了。

    “媳妇儿,我那拉链厂已经开始盈利了,怎么还是赶不上你赚钱的速度啊?”靳文礼看着炕上堆满了钱,不由得叹息起来,今天礼拜天儿难得两人哪儿也没去在家带孩子。

    “不背单词你就过来数钱,我手都快抽筋了。”

    “这活儿我爱干,媳妇儿你歇着,我数!”

    靳文礼放下书立即过来开始数钱,然后又说:“我看现在不论是你的书屋还是我的厂房地方都是不够用,总租出版社的库房也不是个事儿,我一直就想把厂子扩建的想法,正好也可以给你建几间放书的仓库,你看怎么样?”

    “在哪儿建,一共要用多少钱?”

    “我想在城边儿弄块地,北面全是大片的荒地,你要是同意我就让人打听打听去,盖房子应该费用不大,让老疤找人盖就行,估计一千平的厂房连人工带材料七八万差不多就够了。”

    “那就盖高点儿,盖成二三层那样的,占天不占地,节省成本。”叶水清边说边对坐在旁边的女儿招招手。

    小家伙已经快一岁了,可以自己磕磕绊绊地走路了,这时闹闹见叶水清招手就咯咯笑着走过来扑倒在她怀里。

    “我跟你说,不能再给闹闹多吃了,瞧她胖的我都快抱不动了。”叶水清说着抬起女儿肉乎乎地小胳膊捏了捏。

    闹闹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跺着白胖的脚丫对着靳文礼喊:“怕怕。”

    “媳妇儿,你说盖两三层的厂房这个主意真好,面积大了却不占地方,我想想再给你信儿。这孩子的营养必须要跟上,她这么小胖点儿就胖点儿呗,我的大胖闺女多招人稀罕哪!比靳升、靳蕾他们都聪明,这都会叫爸爸了,好闺女,爸爸还给你做肉汤拌面条儿吃!”

    闹闹听了嘎嘎直乐,又开始*、*地叫个不停,把靳文礼逗得哈哈大笑,把她抱过来亲个了够,叶水清也跟着笑,觉得只要一家人能这样平平安安地在一起比什么都强。

    快中午的时候沈昊也过来了,和叶水清一家三口儿一起吃了饭,然后就坐在炕边的小桌上看画册,自从他上了学,叶水清就开始留意他的学习和生活状况了,画册也是叶水清给他买的。

    沈昊边看画册边给闹闹讲上面的故事,闹闹则是咿咿呀呀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人有模有样儿地很是认真。

    “我看咱家闹闹这么聪明也和沈昊总给她讲故事有关系,要不也不能这么小就能听懂大人的话,这两个孩子都聪明,将来肯定都能成大学生。”靳文礼也捧起了自己的《许国璋英语》开始学习。

    “我只盼着他们能平安健康地长大,不走歪路不学坏就行,至于能不能有出息就看他们自己的努力程度和天分了。”

    叶水清说完就开始想要是真能建成库房,那自己就应该找个比较正式的地方经营文礼书屋了。

    靳文礼动作很快,只三四天的功夫就让人去规划和土地资源等相关部门打听情况,这些部门一听靳文礼想要买城郊那么老远的地,而且还是荒地就劝他,说那地方太偏僻了什么也做不成的,要是非想用那可以先租,一亩地一年一百块钱,要是买土地使用权一亩要五百块,不划算不如租一年试试看。

    靳文礼被人一劝也觉得有道理回到家就和叶水清商量着是不是先租两亩地,反正一年也就二百块钱,便宜得很。

    “必须买!别说一亩一百,就是一亩一千咱们也是买,明天你就先操作这个事儿,买多少亩我先想想。”叶水清一听这个价格乐得差点跳起来,一亩地也就是六百六十多平方米,才卖五百块钱这就跟白拣的一样,自己手里虽然有钱但也不能全投进去,因为毕竟短时间内地皮还热不起来,现在又都是单位福利分房还没有买卖商品房的说法,而且靳文礼的厂子和自己书屋都要进行投资和扩建,建成之后还要购买新机器,自己那里还有许多批发客户赊欠的书款也要有段回收周期,所以资金不能短缺,这些因素她都不能不考虑。

    “先买300亩吧。”

    “媳妇儿,1000平的厂房有一亩地也就够了,咱们买那么多荒地也没用啊。”靳文礼觉得15万花在买荒地上太不值得了。

    “咱家是我说了算不,我说买就买,你不去的话明天我自己去!”叶水清也没办法和靳文礼解释太多,只能耍赖。

    靳文礼立即就妥协了:“你说了算,你说买就买,我去还不行吗?”

    叶水清这才满意地笑了,一想到自己只花15万就能买到将近20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了。

    心里一惦记上这个事儿,叶水清就开始天天逼问靳文礼买地的进展,靳文礼本来还没太上心,但一见媳妇儿追得紧,干脆把其他事都暂时放到一边,专心跑起这件事来,在办手续的过程中就没有不笑他傻的。

    15万!天文数字一样的钱竟然就白扔在大片荒地土坡上了,真是脑子坏掉了!靳文礼却只是笑呵呵地说,自己媳妇儿非要买,自己必须听话,然后又把土地所有权人那一栏写上了叶水清的名字。

    一个月后手续都办完了,靳文礼开始张罗着建厂房和仓库,做了预算拿给叶水清看,叶水清直接从银行取了十万块给靳文礼做工程。

    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厂房和仓库都建好了,叶水清也就不用再租出版社的库房了,沈振山和老疤那些人帮着靳文礼给厂子搬家,又帮叶水清运书,着实又忙了几个月才算真正地安稳下来。

    叶水拿到大专毕业证书后,根本没打算再回印刷厂上班,而是四处开始寻找适合文礼书屋办公的地方,可跑遍了大街小巷也没找到一处合适的地方,现在出租房子的人太少,有出租的地点又不可心,心里知道这不是着急的事儿,还是要慢慢来。

    一天,叶水清又跑了好几个地方找房子还是没结果,只好疲惫地骑着自行车回了家,以了门口还没来得及开院门儿,就见闹闹从里面跑了出来,手里还拿了把靳文礼平时给沈昊削铅笔的小折叠刀。

    “小兔崽子,有种都别跑!”

    外面胡同儿几个三四岁的男孩子见闹闹拿着小刀跑了出来,都吓得尖叫着四处乱跑。

    叶水清看着眼前的情景,心里的火一拱一拱的往外冒,停好车上前拎着女儿的衣服领子问她:“靳柔,你干什么呢,谁教你学会骂人的!”两岁的闹闹已经会说很多话了,而且发音也比同龄的孩子清晰许多,本来她还挺高兴挺自豪的,没想今天才知道到这能耐都用在说脏话上面了。

    不只骂人,竟然还动了刀子,这不是要跟她老子一个样儿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闹闹这个熊孩子到底会不会让爹妈省点儿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