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笑问:“你又有什么新点子了?”

    “媳妇儿,我和你说,人家老外的东西确实是先进,一个拉链都能研究出来那么多品种,不只有黄铜的,还有尼龙的、树脂的,款式也特别多,而且我发现塑料制品也很有发展,用途太多了!”靳文礼越说兴致越高。

    “有想法是很好,但也要一步一步来,先把你这个拉链厂办起来,再想塑料加工的事儿吧。”

    靳文礼嘿嘿一笑:“我就是再有想法不也要媳妇儿你赞成才行嘛,那个机器我已经打听过了要五六万一台,太贵了,但生产量很大成本也能降低不少,我想先买一台试试效果,你看行么?”

    叶水清没有立刻回答,靳文礼看她沉思不语心里知道是因为设备价格太高了,其实就是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就是感觉这行的发展前景挺好的。

    “那就买两台吧。”叶水清拿定了主意。

    “啊!两台?媳妇儿你没说错吧,两台要十多万呢,咱家一共才存了多少钱哪,这样花那家底儿不就全没了,厂里那边又不能马上有效益,我自己苦点儿不怕,但你和咱闺女不能亏着啊,我看还是先买一台吧。”靳文礼不想让自己媳妇儿和女儿女受屈。

    “你放心买吧,书店这边还赚钱呢,吃喝都不用愁,咱家没你想的那么穷。”叶水清别的不清楚,但将来社会真正开放后,各行各业确实都在跟国外学习,这点是错不了的,所以她很赞成靳文礼的想法。

    “那买两台机器之后,家里还能剩五千块钱不?”靳文礼觉得自己必须有个底,这样他也好做个时间表制订目标。

    “还有七八万吧。”叶水清很随意地说了句,然后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课本。

    只是说完之后半天也没听见靳文礼有动静,便放下书抬起头去看他:“怎么不说话了?”

    “媳妇儿,咱家有这么多钱啊,你也太能赚了。”自己的拉链厂效益如何自己最清楚不过,靳文礼之前认为叶水清是比自己挣的多,但绝对想象不出会有这么大的差距。

    “咋啦,嫌多了?你以后是做大事的人,在没成功之前我照顾家里,你可别多想。”叶水清担心靳文礼心理有落差不平衡,一直也没具体说自己赚了多少钱,现在瞒不住了只能鼓励他。

    靳文礼却没有半点不自在:“我媳妇儿这么有能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还会多想!以后我努力就是了,老爷们儿嫉妒自己媳妇儿比自己能干那才是真没出息呢。这事儿就着么定了,我和闺女先靠媳妇儿你养活了。”说完就倒在了叶水清怀里让她安慰自己。

    叶水清搂着他哄了一会儿,靳文礼才起身去丈母娘屋里接闹闹,抱回来自己逗着女儿玩儿。

    又过几天,沈振山来了说新安路市场那边摊位进室内营业的名额下来,赵家分到五个,叶水清这边也是五个。

    叶水清听了非常高兴:“那什么时候办手续?”

    “下个月就能办手续,不过还有条件,说是每个名额必须要七千块钱押金用于市场建设,五个就是三万五,这数目太大了。”

    叶水清却没有一丝犹豫:“三万五就三万五,沈大哥,当初说了要给你一个名额的,你那七千块我先替你拿了,等将来你挣了钱再还给我也是一样,等到登记时就写你的名字,到时五个位置你挑满意的选。”

    沈振山眨了眨眼想说话却没说出来,半天才重重地点了下头。

    靳文礼不想让沈振山太过激动,于是开起了玩笑:“我说沈大哥,你家沈昊打哪儿学的这么皮,那天和我说不当我干儿子了,要当我女婿,还说都是一样跟我叫爸,谁教他的!”

    “这小子脑瓜机灵着呢,我一天到晚也顾不上他,只要不学坏就行,他要是真能娶到闹闹,那可是咱们老沈家祖坟冒青烟了。”沈振山一听这话也笑了。

    叶水清却说:“孩子好不好,关键还在于大人教育,我看沈昊还是要看紧些才好,现在我不方便,等他上了学我再帮着管管他,沈大哥你觉得行不行?”

    “行!怎么不行,你们两口子现在可都是文化人,沈昊交给弟妹我求之不得。”

    之后,靳文礼送走了沈振山,回屋就冲叶水清咂嘴:“媳妇儿,你太仗义了,七千块花出去眼都不眨一下,也不心疼,比平常的老爷们儿都强!”

    “有钱也要分怎么花,我有一块钱,花在沈大哥这样的人身上八毛钱我都不心疼,因为人家领情,知道交心,反过来在你三哥那样的人身花一分钱我都不乐意,因为那人就是个白眼儿狼!”

    “咱家的事儿怎么办、钱怎么花都由你决定,我只管带好我闺女就行。”靳文礼说着又抱起女儿亲了几口。

    而郑维新在得了优秀青年导演奖之后,已经是非常看好叶水清和李茹这边出的作品了,于是特意跑到学校找李茹商量再选个好本子给自己拍摄。

    “行啊,等我和水清研究一下,到时再看选哪本稿子给你。”

    “你们可真有头脑,也有眼光,我现在只相信你们这里提供的本子。”郑维新微笑地看着李茹,眼神有些热烈。

    “名利双收的事儿自然要多多合作,我和水清都非常希望你能拍出好作品,将来走出国门,能成为国际大导演呢!”

    “虽然目标很遥远,但我会努力争取,不然连成功的机会都没有。”

    李茹赞赏地点了点头:“你能有这份勇气就已经开了个好头,加油吧。”

    看着转身进了校门的李茹,郑维新暗暗下了决心,自己一定要尽快闯出一番名堂出来,到时才够资格追求李茹这样奇特的姑娘。

    叶水清听李茹和自己说完这件事后想了想:“何千的新作品还没完成,我看鲍家明写的那部关于农村题材的小说不错,你拿给郑维新看看吧。”

    “他写的是不错,不过要是何千知道咱们没等他完稿就推荐了别人的作品,会不会不高兴啊?”李茹坐在炕上拿着闹闹的玩具摆弄着。

    “这事儿不能怕,有竞争才有进步,这样也可以预防作者因为取得一点成绩就骄傲自大,何千他必须理解,我们不是为他一个人服务的,只要能写出好的作品就不用担心被埋没,我们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

    “说的好,那我就先去做何千的工作,然后再去找鲍家明谈。水清,你越来越有自信了。”

    叶水清笑着说:“我建议你也读读企业管理的书,很有用的,我现在就学会了该考虑的事情一定不能遗漏,不该讲情面的事情也决不能畏首畏尾。”

    李茹钦佩地看着叶水清,想当初自己在书店门口刚见到她时,这个女孩儿还只是依偎在靳文礼身边腼腆地对自己笑,如今却已经是独当一面了,成长得好快呀,自己也真应该和她学学了。

    又过了三个多月,叶水清休完产假开始回学校上课,她准备再用一年的时间将课程全部学完,然后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自己就以放开手脚去经营文礼书屋了。

    靳文礼的拉链厂进了新机器后,效率明显有了提高,生产出来的拉链不但厚度变薄了,而且还既结实又美观,一下子就在业内造成了轰动,甚至有外省市的厂家也慕名跑来订货,靳文礼忙得不可开交,每天从学校回来后就去厂里,带着人加班加点连带倒班也是供不应求,好在闹闹不像以前那么黏人了,有时自己拿着玩具躺在炕上就能玩儿半天,不哭不闹的,着实让叶水清和靳文礼松了口气。

    只是有天夜里,两人睡得正熟,却被闹闹的哭声给惊醒了,靳文礼赶紧抱起女儿哄,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闹闹仍是哭闹不休。

    “这可怎么办?奶也不吃,我抱着也不行,闹闹是怎么了?”靳文礼焦急地问叶水清。

    叶水清也弄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这样,只好继续帮靳文礼哄孩子。

    “水清,孩子怎么了?”钟春兰在外面敲了敲门问道。

    叶水清下地开了门:“妈,闹闹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直哭,文礼抱着也不管用。”

    钟春兰几步走过来朝靳文礼怀里看去,又伸手摸了摸闹闹的额头,立即就心疼得直跺脚:“孩子身上这么烫,你们就没感觉出来?快去医院吧!”

    叶水清和靳文礼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女儿通红的小脸儿内疚得不得了,胡乱穿好衣服带着闹闹赶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一量体温都39度了,急诊大夫说要打针,但孩子手脚太小找不到血管,只能从脑门儿上找。

    靳文礼见状看都不敢看就跑到外面走廊去了,叶水清也是忍着心疼扶着女儿不让她乱动,然后趁护士观察的时候也到了外面,坐到靳文礼身边。

    “你没事儿吧?点滴已经打上了,闹闹可听话了都没哭。”

    靳文礼搂住叶水清靠在她肩上咧嘴就哭:“我闺女这么小就遭这么大的罪,都怪我不好抱了那么半天都没发现孩子烧得那么厉害。”

    “这也不能怪你,我也没发现啊,以后有经验就好了。文礼,没事儿的,小孩子生病打针很正常,你别难过了。”

    “我就是心疼我闺女,就是我不好!”靳文礼倔强地摇着头埋怨自己。

    最后弄得叶水清没了办法,推开他让他去看女儿,靳文礼这才松开手进了急诊室盯着病床上的女儿接着掉眼泪,叶水清头疼地坐到一边随他去了。

    连着打了几天点滴,闹闹总算是完全好了,靳文礼有了这次的教训之后照看孩子更细心了,凡事必亲力亲为,每次去学校或是去厂里之前都要把所闹闹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再交给钟春兰,叶水清这个当妈的反而插不上手,只能专心学习了。

    可即便娘家住着再方便也不能一直住下去,好几个月都过去了,就是靳家不说什么,叶水清也觉得自己不能太过分,更何况也没有自己有家不回赖在娘家的道理。

    于是选个了礼拜天儿,叶水清恋恋不舍地和靳文礼带着孩子打算回靳家,钟春兰哭天抹泪地舍不得自己的外孙女儿,她们老两口儿对自己的大孙子都没这样上心。

    “妈,我和水清回去也是要成天上班忙工作,到时白天把孩子送过来,晚上吃完饭再接回去,您不是一样能天天看见吗?”靳文礼抱着孩子劝自己的丈母娘,等推摩托车的时候才把孩子交给叶水清抱。

    “那你爸妈还不挑理啊?”钟春兰不信,只当靳文礼是哄自己的,孩子回了家有爷爷奶奶照看,哪还能让送到自己这儿来。

    “家里我二嫂一个孩子,我三嫂两个孩子,我爸妈哪还有空儿再带闹闹啊,他们感谢您还来不及呢!您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钟春兰一想还真是这样,这下总算是破涕为笑了,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口。

    一家三口回了家,刚到胡同口儿就见外面站满了人,这个情景只有靳文礼娶自己进门儿,还有就是第一次骑摩托车回来的时候才出现过,现在这又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是又有新鲜事了?

    靳文礼见人多就把摩托车停了下来,叶水清则抱着孩子下了车,站在路边好奇地往里面张望。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大家的评论,光光偷着乐了一天,吓到你们啦,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