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自打去了职工大学,就天天和叶水清形影不离,孩子出生后也是跟学校请了假在家里伺候月子,成天忙忙碌碌地再加上有了孩子既紧张又兴奋,一时也没功夫去想别的事儿。

    可等到叶水清出了月子,看着自己媳妇儿变得比以前更漂亮诱人之后,不免开始眼馋,到了晚上就忍不住搂着叶水清要一解相思之苦。

    只是正*的时候,躺在炕里面本已经睡熟的靳柔突然醒了,先是叫了两声,然后就开始哇哇大哭,靳文礼只好松开叶水清去抱孩子。

    叶水清从靳文礼手里接过孩子给她喂奶,靳文礼眼巴巴地看着,急得抓耳挠腮,忽然又笑了:“媳妇儿,我可是有口福了,等我闺女吃完我跟着捡点儿剩就行,你这儿真大了不少,比粮店里的大白馒头瞅着都好吃。”

    叶水清的脸立即就红了:“你恶不恶心!”

    “这有什么恶心的,反正闺女吃不了也是浪费,我闺女就是贴心,自己带着小饭碗来不说连她爸的那份儿也给留下了!”靳文礼说完自己就在那儿偷着乐,叶水清拿脚踹了他一下。

    终于等到孩子吃完了,靳文礼便开是跃跃欲试,只是靳柔虽是吃饱了却又开始哭,叶水清摸了摸下面儿,这也没尿啊,可就是怎么哄也哄不好。

    “媳妇儿,你歇会儿我抱着。”靳文礼说着又接过孩子哄。

    没想到的是,孩子刚到他怀里就不哭了,这可把靳文礼得意坏了:“瞧瞧!到底是我闺女知道心疼她爸,这立马就不哭了,好闺女还真是和爸亲!”靳文礼欢喜地在女儿脸蛋儿上亲了一口,然后将她轻轻放到了炕上。

    说来也怪,刚放到坑上孩子就又开始哭,但只要靳文礼一抱起来就不哭,连叶水清都不行,一发现这个事实靳文礼的脸都绿了,委屈地看着叶水清也快哭了。

    叶水清倒在炕上差点笑抽:“这可真是跟你亲了,你不总怕孩子出生后不理你吗,现在可好,就认你一个人儿了!我一点儿都不吃醋,你放心,好好抱着吧,闺女肯定知道她妈出月子了,可以和爸爸亲了。”

    叶水清笑了一阵子就开始犯困,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父女二人,觉得自己此刻最幸福不过,慢慢地嘴角带着笑睡着了。

    靳文礼看着自己怀里也已经睡熟的女儿,小心翼翼地再次想把她放到炕,结果这孩子像有特异功能一样眼不睁就开始哼哼,吓得靳文礼只好又把她抱了起来,自己靠在炕边的墙上累得睡了过去。

    至此,靳文礼的苦难日子开始了,靳柔只认他一个人,换谁抱都是哭,你说不管她吧,她撕心裂肺地真就是哭个不停,弄得靳文礼都要疯了,只能再和学校请假先在家带孩子,整个人天天迷迷糊糊地疲惫不堪,看着越发娇艳的叶水清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何况还有女儿看着呢,心里这个气啊,这一气之下给闺女起了个小名儿叫闹闹算是报复。

    反倒是叶水清这个当妈的落得个轻松,除了喂奶的时候女儿是绝对不跟她的,于是整个胡同的人就成天看着靳文礼抱着孩子忙进忙出的,又是当爹又是当妈,所有人就没有一个不夸的,都说以前错看了靳文礼,没见过这么疼媳妇、疼孩子的男人,有的还说要早知道这样儿当初还不如让自己女儿跟了靳文礼呢!叶水清偶尔听到这个话儿,自己也感觉好笑,但时间长了也开始同情起靳文礼来。

    “要不就让她哭会儿吧,抱一上午手该酸了。”

    “那怎么行,孩子嗓子哭坏了怎么办?”靳文礼气归气,但却是舍不得让自己闺女受一点苦。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到时我喂你吃,好不好?”

    “媳妇儿,我就想吃你,我都难受死啦!”靳文礼哭丧着脸郁闷得不行。

    叶水清看着他这副可怜样儿,也是心生怜惜,狠狠亲了靳文礼一口才小声儿说:“要不晚上,还像上回那样我在……上面?”

    靳文礼坐在炕上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你说真的啊,媳妇儿,你可别骗我,我已经够苦的了,你可不能娘俩一块儿欺负我!”

    叶水清抿着嘴笑,也不回话,到外面洗东西去了。

    于是靳文礼一整天抱着自己闺女就是个乐,见沈昊跑过来又问他要不要当自己干儿子的事儿。

    “叔,你说闹闹长大了能变好看点儿不?”沈昊盯着靳文礼怀里的闹闹看,觉得没一个地方长得好看。

    “不用长大,你看她眼缝儿多长,眼睛肯定特别大,再过几天就能变个样儿。”

    “真的啊?”沈昊不信。

    “叔还能骗你?闹闹将来绝对是个大美女!”靳文礼用心说服沈昊相信自己。

    沈昊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点了点头:“那我就相信你了,叔。”

    “这关你什么事儿啊?”说了半天靳文礼才反应过来。

    沈昊黑漆漆地大眼睛总算肯看靳文礼了:“叔,我不认你当干爹了,既然你说闹闹将来肯定能长得好看,那我以后就娶她吧。我带着她玩儿,我爸给我的零花钱我现在就开始攒着,以后给闹闹买好吃的。”

    靳文礼急了:“我什么时候说要把闹闹嫁给你了,我这刚生出来的闺女怎么就成你媳妇儿了!”

    沈昊歪着脑袋觉得靳文礼很不讲道理:“叔,你不用生气,我娶了闹闹不是一样要叫你爸吗?和认干爹其实是一样的,明年我就上学了,到时候我还能教闹闹写字呢!”说完又看了看还在熟睡着的闹闹转身跑开了。

    靳文礼愣在原地这个气啊,自己闺女就这么让一个六岁的小屁孩儿给占了便宜,他能不生气吗!

    到了晚上,靳文礼抱着闹闹饭都没吃几口就跑回屋里开始哄她睡觉,等叶水清收拾好之后回来,见他人已经在炕上躺好了,闹闹趴在他胸、前睡得正香。

    “媳妇儿,快上来呀。”靳文礼小声催促着叶水清。

    叶水清脱了外面的衣服上炕,却又不好意思地别扭起来:“还是再忍忍吧,孩子在这儿呢,太难为情了。”

    “这有什么的,闹闹不是已经睡着了吗。媳妇儿,我求求你了,再这么下去我肯定憋出病来。我以后要是不行了,你怎么办?”靳文礼急得想坐起来,却又怕把女儿惊醒了,只能苦苦哀求。

    叶水清长出了口气说:“那好吧。”说着就把靳文礼的短裤脱、了,然后自己坐了上去。

    “哎,等等!媳妇儿,你不会是就这么想直接上吧?”

    “那还要怎么样?”叶水清不解地问靳文礼。

    靳文礼无奈:“媳妇儿,你好歹也亲亲我、摸摸我啊,这么直接来我哪会有感觉,太简单了吧?”

    “你一个男的,哪来这么多事儿!”

    叶水清虽然是这样说,但还是照着靳文礼说的回到他身边,小心避开女儿吻上了他的唇。

    靳文礼享受地哼了一声,便不停地追逐着叶水清软、软地舌,扎扎实实亲了个过瘾才放开,又让叶水清亲自己身上。

    因为闹闹躺在靳文礼胸、前,所以叶水清就只能去亲靳文礼腰、腹,然后再渐渐往下,若有似无撩拨着,靳文礼兴奋得两条腿乱蹬:“媳妇儿,快!快让我进去!”

    叶水清这时感觉也是热乎乎的,于是坐直之后抬起身子,试了几次找准位置才慢慢地坐了下去,虽然有些疼痛,但很快这种感觉就过去了。

    因为前世的手术经验,叶水清知道自己这个时期动作不能太过剧烈,只能缓缓起伏,惹得靳文礼嘴里要死要活地小声哼着:“媳妇儿,你就不能快点儿啊,我这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把嘴给我闭上吧,我能伺候你就不错了,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我敢随便折腾吗?”叶水清小幅度地来回动着,同时也动情地喘息个不停,感觉自己生完孩子后身体变敏、感了。

    靳文礼听完就不再要求叶水清加快动作了,而是自己憋着气儿往上使劲儿:“不能快就不能快吧,那你里面儿的衣裳是不是应该脱了,总该让我饱饱眼福吧?”

    叶水清看着抱着女儿的靳文礼,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变得出奇地性感,这样的场景也让她多了份快、感,于是随手就将自己里面的内、衣给脱了,这样一来胸前的饱、胀沉甸感却让她承受不住了,连忙用手拖住缓解疼痛。

    靳文礼被眼睛的镜头刺激得眼睛瞬间瞪得老大,绷着身子用力地往上、顶,半天皱着眉说:“媳妇儿,我不行了!”

    叶水清同时也感觉身、下湿乎乎地一片,知道靳文礼这是完事儿了便起身离开,也顾不上擦拭靠坐在墙边闭着眼平息自己过快的心跳。

    这时靳文礼也坐了起来,抱着孩子跪坐在叶水清面前盯着她的胸、看,然后伸手握、住一边轻轻、揉了几下,随即便低下头亲了上去。

    叶水清吓了一跳,睁开眼想推开靳文礼,但又因为那种触电似的刺痛、麻、痒和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而软下了身子,改为直接搂住靳文礼的头,舒服地轻轻地呻、吟着。

    “媳妇儿,要不我以后我和闺女一人一边儿得了。”靳文礼好容易解了馋,终于肯放开叶水清了,嘴里却没个正经。

    “滚蛋,赶紧抱孩子睡觉去,我累了。”

    “你这是用完我就踢开啊,我抱孩子,谁抱我啊!”靳文礼抱怨着,脸上却是笑嘻嘻地,看着她疲惫地睡着了,自己则倚着被半躺着也睡了。

    又过了几天,叶水清就开始张罗着回娘家看看,一个是大嫂生完孩子后自己还没去看望过,再一个黄金华眼看着也要生了,到时靳家肯定又是一团忙乱,那她不如躲出去还能清净些。

    靳文礼也赞成,于是抱着孩子和叶水清一起上街买了不少东西,回来的时候正遇见靳文业往外走。

    靳文业看了看两人拎的东西,假笑着说:“老四,没少买啊,这些东西就是你三哥我也未必能舍得这个钱呢,这是在哪儿发财了?”

    “有不少是刚才朋友送过来的,这些东西我和水清自己也舍不得吃,这不要陪着她回娘家吗,不如拿过去也有面子,三哥这是要去哪儿?”靳文礼笑了笑不想和靳文业多说。

    “我去大姐家报喜。我说老四,你这就不对了,弟妹回娘家那是随时随地都可以的事儿,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三嫂就快生了,到时爸妈要照顾金华和孩子,二哥最近又不经常回来了,二嫂自己还带着一个孩子呢,靳福可就指望着你们能帮忙带两天了,你们怎么就突然选这个时候回娘家,不会是专门儿躲这个事儿的吧?”靳文业阴阳怪气儿地说完之后,就要笑不笑地拿眼看着叶水清。

    叶水清见靳文业一只眼睛盯着自己,另一只眼睛却斜得厉害不知在看哪里,心里就犯膈应,再听完他说话心里顿时来了气,垂下眼想了想也笑了:“三哥这话说得太没道理了,要说照顾靳福的时间其实我和文礼比你还要多些,平时三哥忙得不见人影儿,我和文礼没少帮着三嫂抱靳福晒太阳喂饭,把屎把尿的。我回娘家是因为我正好坐完月子,我大嫂也生完孩子有段时间了,我这个做姑姑的一眼还没去看过孩子呢!按理您是兄长,我不应该多说,可不说这心里还有气,我记得当初三嫂的娘家人可都喊打喊杀地要保孩子来着,又说不管孩子是好是赖他们都负责养活,那怎么靳福生下来后没见他们黄家来一个人负责呢?三哥就是埋怨也埋怨不到自己爸妈和兄弟头上,事儿是自己做的,因果是自己种的,我看你还是去黄家搬救兵吧!”说完直接推门进了屋不再理靳文业。

    靳文礼也没去理被叶水清气得直眨巴眼的靳文业,跟着进了屋。

    “媳妇儿,你这嘴是越来越厉害了!”

    “本来就是,我是看靳福那孩子可怜才帮着照顾的,可不是冲着你三哥,他倒好还上脸了。对了,他去你大姐家做什么啊,报什么喜?”靳家的大女儿靳贵红比靳文礼大很多,她的大女儿曹萍就跟靳文礼这个小舅舅同岁,一家子平时都很少和靳家来往,靳文业怎么突然想起来跑去人家那里了。

    “他是去要钱的,靳福快出生的时候他就去报了喜,大姐给他拿了一百块钱。我大姐家都是开饭店的,包括曹萍婆家那边也是干这行的,三哥想把他手里的人介绍到我大姐家那边去,但我大姐信不过我三哥一直没答应,以前他就总是找理由跑去我大姐那儿要钱,要不然我大姐也不能和家里这么疏远。”

    “你三哥也太不要脸了,他自己的钱也没少赚怎么还总惦记别人家里有什么,别人再有钱过得再好和他有什么关系啊!”叶水清是打人心眼儿里讨厌靳文业这个人。

    靳文礼叹气:“不用你说,我妈私底下都说,瞎子狠瘸子怪,聋子多疑哑巴坏,我三哥那人心狠着呢!”

    这就难怪了,叶水清听靳文礼说完就更加坚定地想要回娘家住段时间了。

    等收拾好东西,靳文礼骑着摩托车带着老婆孩子往丈母娘家去,闹闹可能也感觉出来自己到了外面,一时新奇被叶水清抱在怀里倒也没哭,两人抓紧时间赶路,拐进胡同却又看见了崔必成和肖月波。

    叶水清无奈只好让靳文礼把车停下,自己抱着孩子下了车和崔必成打招呼。

    崔必成的气质改变许多,感觉像是沉稳了也多了几分斯文,当了校长就是不一样,叶水清看着这样的崔必成感觉也是很欣慰。

    “这不是水清吗,听说你也生孩子了,这是回娘家来看看还是打算住段时间?”肖月波先说了话,脸上也没什么笑模样儿,眼睛看着正停车的靳文礼。

    “是回来住两天,怎么你也有孩子了?”叶水清听肖月波说了个也字就多问了一句。

    肖月波收回眼神,看向叶水清:“可不是,我也是回来住段日子,我妈能帮着带带,要不也不能出来溜达。我那个是男孩儿一点也不省心,你这是男孩女孩儿,让我抱抱。”

    “女孩儿,也不省心。”叶水清说着将孩子递了过去,谁知肖月波刚接过去孩子就大哭起来,肖月波不耐烦地将孩子还了回去,结果这回叶水清也不好使了。

    “闹闹,不哭哦,爸爸抱!这是尿啦,难受才哭的,对不对?”靳文礼听见孩子哭立即跑了过来,抱着闹闹哄,又摸了摸尿布湿了一大片,又抱着女儿去了摩托车旁边,从兜子里拿出另一块尿布,把孩子放到车座上给她换尿布。

    肖月波再次忍不住把视线放在了靳文礼身上,她刚才就觉得靳文礼变得成熟了,比以前更能让人依靠了,现在看着他熟练地哄着孩子换着尿布,这个场面是她万万想不到的,而那辆崭新的摩托车也证明了靳文礼现在混得是相当不错,这样能赚钱有担当又能顾家的男人却是与自己失之交臂,这如何能让人甘心?本来生了儿子的优越感一下子也全没了。

    “你怎么不照顾孩子?”肖月波不客气地质问叶水清。

    叶水清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孩子一直是他带的,习惯让他抱了,我想抱他还不放心,怕我摔着孩子呢。”

    靳文礼给女儿换好了尿布回过头叫叶水清:“媳妇儿,反正都是前后胡同住着,有空儿再聊吧,闺女饿了。”

    于是叶水清笑着和两个人道了别,帮着靳文礼推摩托车,走着回了自己妈家。

    “你也学学吧,靳文礼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看人家怎么帮媳妇儿的,成天就知道忙那些没用的。”肖月波也没心情溜达了,等叶水清和靳文礼进了叶家大门,才堵着气往回走。

    崔必成苦笑,自己都已经不在意了,为什么肖月波还是这么看不开。

    靳文礼一家三口的到来,把钟春兰两口子高兴坏了,抱着外孙女儿亲了又亲,大嫂姚红也把自己的儿子抱了出来,一家人乐乐呵呵地逗着孩子说笑,说来也怪,闹闹被姥姥抱着也是一样不哭不闹,换成别人依然不行,这下钟春兰更是稀罕了,根本就舍不得撒手。

    靳文礼也是乐得差点跳起来,总算有个人能替换自己了,来丈母娘家算是来对了,这下他还真是要住下来不可了呢!

    张月英在旁边看着两个可爱的孩子,也里发酸,她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啊,怎么就还没怀上呢,呆坐一会儿更觉得没趣儿,便默默地回到自己屋里躺着去了。

    “孩子起名字没有?”叶水清明知故问。

    “起了,爸给起的叫叶铭。”

    “好听,我给大侄子带了玩具呢。”叶水清让靳文礼从兜子里拿出好些个塑料玩具,姚红和叶胜强连声道谢笑着收下了。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把靳文礼下午买的菜都摆上了桌,喝着酒吃着菜谈天说地聊个不停,只是叶胜志两口子话不多,饭后帮着收拾了碗筷就回去了。

    躺在炕上,靳文礼不时偷乐出声,叶水清推他:“不睡觉乐什么呢?”

    “我能不乐吗,我丈母娘能带闹闹,我省多少心哪!”

    闻着靳文礼一身的酒气,叶水清让他离自己远点儿。

    “我不,好不容易能搂着媳妇儿安稳睡觉了,我才不远点儿呢!以后我一定努力挣钱,给你们娘俩花,不让任何人欺负我闺女!”靳文礼耍着赖不松手,说着说着就打起了呼噜。

    叶水清看着一脸放松地靳文礼,知道他这些日子确实累坏了,摸了摸他的脸靠进他怀里美美地闭上了眼睛。

    只是再醒过来的时候,却觉得浑身酸痛无力,同时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话:“水清,水清,你醒了吗?”

    费力地睁开眼,叶水清对了半天焦距才看清面前的人,竟然是大哥和大嫂,只不过是面色苍老憔悴的大哥大嫂。

    “你真是个傻子,怎么就那么狠心从楼上往下跳啊!还好拣回来一条命,不然大哥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爸妈!”

    叶水清茫然地看着在自己面前哭得泣不成声的大哥,还有同样默默流泪的大嫂,心里充满了恐慌和不安!

    “水清,你能醒过来多亏人家肖月波和靳文礼啊,你掉下去的时候被三楼的塑料布挡了一下,不过命虽是保住了人却一直昏迷不醒,后来肖月波来医院看了你,她爱人靳文礼听到这个消息也过来了,非要好心地承担你看病的医疗费,咱们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叶水清不再去听大哥说话,而是环视着自己所在的房间,正是大哥大嫂回迁后的房子,垂下眼看到的却是自己干枯瘦弱的手臂。

    这不可能!自己已经重生了,已经改变命运了,怎么可能还会回到前世!疼爱的靳文礼呢?自己可爱的孩子呢?难道所有美好的一切不过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做的一场梦!全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叶水清害怕得无以复加,在经历了那么多痛苦与快乐之后,叫她如何能承受眼前的这一切,就算是一场梦可自己已经付出了全部的感情啊!

    叶水清想放声大哭,却是虚弱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叶胜强和姚红见状赶紧过来问她是怎么了?

    自己根本就不想活着!叶水清在心里大喊,与其面对这一切不如让她立刻死了的好!

    “水清!水清!你怎么了?”

    “让我死了吧!”叶水清用尽力气终于喊了出来。

    叶水清声音虽小,却把正极力想叫醒她的靳文礼给吓坏了,这是睡糊涂了:“水清,你醒醒,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叶水清被晃醒了,大气儿都不敢喘地盯着棚顶看,半天才敢转动眼珠去看满脸担忧的靳文礼,慢慢地坐起来再看看四周,接着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把,钻心的疼,但却让她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在做梦,刚才的情景才是真正的噩梦一场!又想也许自己是受了今天肖月波的眼神和态度的影响才会如此的。

    “媳妇,你别掐自己啊,掐我也一样能知道是不是做梦。”靳文礼心疼地给叶水清揉着胳膊,见她依然还有些发怔,又赶紧劝她。

    叶水清终于缓过来了,一下子就抱住了靳文礼的脖子,小声哭起来。

    “吓着了,是吧?没事儿,我在这儿呢,谁也不能欺负你!”

    叶水清伤心够了,才抬起头哑着嗓子说:“文礼,我一定对你好,咱们永远也不分开!文礼,我爱你!”

    靳文礼搂着叶水清彻底傻了,自己媳妇儿这是在说什么呀?

    “媳妇儿,你再说一遍哪?”

    叶水清抹了抹脸说:“靳文礼,我爱你!”

    “哎哟我的妈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我闺女有人带了,我媳妇儿做个梦都能跟我说这么肉麻的话,这不会是我在做梦吧?那个……,媳妇儿,我……,我也爱、爱你!”靳文礼美得晕头转向的,外加有些不知所措。

    叶水清再三确认自己确实活在重生后的世界,才又躺下睡觉,只是非让靳文礼搂着自己不许撒手。

    靳文礼呵呵直笑,心里想:自己怎么又跟多个闺女似的?

    虽是这样想,但却没胆子说出来,只搂着叶水清哄她睡觉。

    就这样因为闹闹肯让姥姥带,弄得靳文礼也不愿意回去自己家了,一家三口儿在叶家住了下来,不过虽是住着,但生活费可没少给,这回不但包了菜钱还包了米面油,让张月英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与此同时,黄金华也生了个女儿,取名叫靳蕾,靳家一年之内抱了一个孙子,两个孙女,可谓是喜事不断。

    更让叶水清高兴的是,根据何千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播出后,效果非的好,每到该剧播出的时候几乎是万人空巷,为此何千获得了优秀编剧奖,而郑维新则获得了优秀青年导演奖,一时之间两人名声大噪,要约不断,也为何千的下一本书出版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媳妇儿,杨乐寄资料我拿回来了。”靳文礼接到邮局通知后,就带着身份证去将杨乐从国外给自己寄回来的东西取了回来。

    叶水清看着厚厚地包裹上还写着内部参考几个字,不禁感叹杨乐的能耐之大。

    打开包裹里面全是书和杂志,都是关于企业管理和专业生产领域的,两人一时也发懵,先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查英语司典,但是太费时间了,后来靳文礼干脆先带着生产类的杂志到学校问教授去了,因为涉及到的是专业术语,专业课教授也是找了人帮忙才翻译通顺的,为此靳文礼又特意给教授买了好些礼物。

    过了半个多月,靳文礼把一本杂志内容研究透彻了,就站在叶水清面前大声宣布:“媳妇儿,这回我可要大展手脚迎头赶上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着重强调一下,文中的俗语没有任何对残疾人歧视的意思,不过是剧情需要,再说无论身体健不健全人也都有好坏之分,请大家不要在意。

    ps:本想卡到叶水清梦境那里,结果没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