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7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蹲在地上,用力撑着墙不让自己倒下去,她现在可以很肯定郑国芳绝对是故意的,她本来是怕佟秀云被气出个好歹才跟出来的,也一直是远远地站着,可没想到靳文柏混乱中跑到了自己这边,她就怕波及到自己所以已经提前躲避了,郑国芳手里的棍子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打到自己身上的,这个女人到底存的什么心!

    叶水清这一被打,佟秀云差点跟着昏过去:“老、二媳妇,水清怀着孩子呢,你就往她腰眼子上打?”

    郑国芳看起来也有些害怕,她其实早就看叶水清不顺眼了,自己正怀着孩子呢,她自然早就看出来叶水清也有了身子,要不靳文礼也不能比之前更拿叶水清为重了,看着他们天天腻歪在一起,靳文礼恨不得都要把叶水清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吃的喝的可劲儿往叶水清跟前递这还不说,又是洗衣又是做饭照顾得别提多周到了。

    说句不好听的,叶水清放个屁,靳文礼就能唱一台戏,再反观自己每天冷冷清清地守着个空屋子,想吃什么要什么都只能忍在心里,不然就得亲力亲为,同样是靳家的儿媳妇,凭什么自己被人看尽了笑话,而叶水清却在那儿神神秘秘地装模作样不肯说自己怀孕了,肯定是想给靳家老两口儿一个惊喜,真是可笑!不过看这样子,婆婆已经知道了叶水清怀孕的事。

    这样想着,本来还有些害怕的郑国芳又没了愧疚:“妈,我不知道水清也有了孩子,我是不故意的,要不是文柏躲得太快,我根本打不到打水清。”看着表情痛苦地蹲在地上的叶水清,郑国芳反而感觉心里痛快不少,让你装,有能耐到生了那天再说出来呀!

    靳文柏听完也傻眼了:“弟妹,要不赶紧去医院吧,我推车去!”

    然后又瞪着郑国芳说:“你瞎了,是不是,就这么往别人身上打!”

    郑国芳上前拉住靳文柏喊:“我就是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个王八蛋的,你干什么去!告诉你,今天你哪儿也别想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找个借口就又想跑回到胡美妍那个破鞋那儿去!”

    “你神经病啊,这都要出人命了你还拉着我!滚一边儿去!”靳文柏急得直跺脚,却不能下死力甩开郑国芳,他担心的是叶水清可是他们家老四的心肝宝贝,平时就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捧着,更何况现在还怀了孩子,这要是真有个万一,自己还哪有好下场!

    叶水清头上全是汗,见靳文柏两口子还在吵,也不去理他们,等疼痛稍一缓解,便扶着佟秀云慢慢地站了起来,转过身解、开裤扣往里面摸了一把,发现没有血迹才略微放心,于是整理好衣服转过身看着仍在死拽着靳文柏不放的郑国芳不说话,一会儿感觉肚子还是一抽一抽的疼就赶紧又靠在墙上深呼吸。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靳文礼回来了,手里拎着一个小菜筐,里面放了两瓶儿啤酒还有从饭店买回来的菜,哼着歌儿到了门口见到这个场面就皱起了眉:“我说二哥二嫂,你们要打架回自己屋里打去,怎么还跑到这儿来打了,别把妈气着了。”

    靳文礼这一出声儿,靳文柏和郑国芳的动作立即定了格儿,表情僵硬地朝他看过去。

    “文礼啊,快送你媳妇儿去医院,她刚才被国芳一棍子打在腰上了!”

    靳文礼这才发现自己媳妇儿正靠着墙捂着肚子喘粗气呢,转眼就去看郑国芳。

    郑国芳被靳文礼盯得直发毛,下意识地也捂着肚子往靳文柏身后躲,靳文柏赶紧说:“老四,你嫂子也不是故意的,她是想打我,我一躲她才失了手,你赶快选送你媳妇儿去医院吧。”

    靳文礼一声没吱,拎着菜筐往叶水清这边走,经过靳文柏身边时将筐放下了,弯腰拿出一瓶啤酒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直接举起酒瓶子就把靳文柏的脑袋给开了,几秒钟后血顺着靳文柏的脸开始往下淌。

    “我的妈呀,出人命了!弟弟要杀自己亲哥哥,这可真是没王法了!文柏,你没事儿吧?”郑国芳看见自己丈夫满头满脸的血立即开始哇哇大叫。

    靳文礼冷眼看着郑国芳:“我就杀他怎么了?我媳妇儿和孩子没事儿也就算了,要是两个有一个出了事儿,你肚子里的那个就是生下来我也能掐死,况且时间还早着呢,你能不能生下来谁也不准!”

    说完就再也不理被吓傻的两个人,径自走到叶水清面前将她抱了起来,放到旁边摩托车上,载着她去了医院。

    “文柏,咱们也去医院吧。”郑国芳虽然是被靳文礼给吓到了,但还是惦记着靳文柏。

    靳文柏理都没理郑国芳,回屋拿了一条手巾捂着脑袋快步离开了家,任凭郑国芳在后面怎么呼喊也没回头。

    佟秀云流着眼泪叹气:“你也回屋吧,我和你爸也管不了你们了。”

    说着就要回屋里去,还没等开门儿呢,靳文业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妈,您别难过,我给您说件好事儿让您老高兴高兴,金华啊又怀上了,您就瞧好儿吧!”

    靳文业边说边拿眼扫郑国芳,神情极是得意,还带着幸灾乐祸,郑国芳知道他是冲自己显摆,气得转过身子吃力地回了屋里。

    佟秀云现在是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要是小儿媳妇真有个好歹,这家还不一定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到了医院靳文礼抱着叶水清直接去了妇产科,大夫检查了半天说基本没什么问题,不过是腰部有些红肿,也不用抹药养些日子就行,又说估计可能是衣服穿得厚所以才没受到太大的冲击。

    听到这个结果,叶水清坐在床上和靳文礼抱在了一起哭,谢天谢地,孩子安然无恙!

    回去的路上,叶水清和靳文礼说了实话:“你二嫂心理有病,我以后可得躲着她些。”

    “放心,她肯定不敢了,她再嫉妒你也不会拿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我知道这都是我二哥的毛病,但我二嫂也不是让人省心的主儿,让他们自己闹去吧。”靳文礼之前就怀疑郑国芳是故意的,要不谁能不长眼似的就往别人身上打呢,本来他还挺同情自己这个二嫂的,但只要一想到她为人如此恶毒又拦着二哥不让他送叶水清去医院顿时就变得嫌恶起来。

    经过这件事之后,叶水清的防心更重了,一直避免再与郑国芳正面接触,就是有时不得已碰上了,也是万分小心,时刻防着她再起坏心,而郑国芳则是每次都会狠狠白上叶水清几眼,同样是一句话也不说,妯娌之间至此结了仇。

    只有黄金华仍和往常一样地对待每个人,天天抱着靳福出来,把他放到躺椅上透会儿气,自己坐在旁边吃着好东西。

    与此同时,李茹也选好了几本有大量感情戏的稿子,在和叶水清探讨之后由叶水清交到了出版社,社里领导都很满意,开了会就将后续的事情交给李茹操作了,这几本书迅速出版之后效果出奇地好,而叶水清开的文礼书屋也是名声越来越大,来上书进货的人络绎不绝,沈振山不得不又多租了几个仓库,又找来几名关系不错的兄弟过来帮忙运书送书搞销售。

    后来情况发展得让叶水清心里都快没底了,感觉这印书就跟印钱似的,自己的财富累积得太快,存款已经奔着二十万去了,想想都感觉不真实,这才刚到什么年代啊!

    “媳妇儿,我跟你商量件事儿啊。”靳文礼对着叶水清肚子说了一阵子话,才抬头说看向她。

    两个月前,靳文礼听叶水清说书上讲了,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开始有感觉了,只要谁经常和他说话,那孩子生出来后就和谁亲,而且这样还能让孩子变聪明,所以从那天开始他就天天坚持对着叶水清的肚子自言自语地说话聊天儿,又是不许孩子让妈妈遭罪,又是叮嘱孩子一定要和爸爸好,还真是挺忙的。

    “什么事儿,你说吧?”

    “这不拉链厂已经请了个管事儿的人吗,我就想也暂时放手一段时间回厂里申请去职工大学学习,要不天儿也冷了,下了雪路也不好走,我陪着你也好放心。”

    “这是好事儿呀,我举双手赞成,你想学什么专业?”

    “英语专业。”

    “咳、咳……,你再说一遍!”叶水清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指着靳文礼让重复想学什么专业。

    “我说你这表现也太瞧不起我了,我想学英语也是有原因的,前几天我去杨乐家了,他说论技术和管理还是西方国家比较先进发达,我要是学了英语他可以帮忙从国外带回来几本儿相关的英文书籍给我看,这样我就能比别人领先一大步了,当然他还主张我学企业管理,让我向什么世界第一商人——犹太人学习。”

    叶水清边听边点头:“确实是好主意,那你有信心吗,你可是零基础,到时候肯定特别辛苦。”

    “放心,你怀着孩子还努力用功呢,我一个老爷们儿这点毅力还没有?再说不是还有你陪着我呢,我肯定能完成学业!”靳文礼态度坚决地表了决心。

    “那咱们共同努力吧。你这一提起杨乐,我还真想问问他和李茹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在你面前提没提过李茹的事?”

    “哦,倒是和我打听过李茹的近况,我就说李茹现在可忙了,快成大编辑了,我觉得杨乐应该是有后悔的意思,他们两个人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杨乐心里还是念着李茹的。不过,我可听杨乐说他就要出国了。”

    “出国!他身体那么不好还出国,到时犯病了谁管他啊?”叶水清着急了,她能感觉得出来李茹还是没完全放下杨乐,只不过感情和伤害都在,但要是杨乐真出国了,那不是彻底没戏了。

    “你以为他出国是做什么去了,他就是为了看病才去的,国外医院先进可以做手术,你也不用担心,他又不是一个人去,那边已经联系好住处和保姆了,而且一直给他看病的医生也跟着一起去。对了,还有四五名随行人员呢,你就放心吧。”

    那个军区的女医生也一起去,这就更没戏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李茹这是要注定情路坎坷了吗?因为李茹的人生是随着遇见自己而改变的,所以叶水清是真心希望这个讲义气重感情的小姑娘能有一个好归宿,不想她受太多苦,只是有些事却是谁也控制不了的。

    叶水清无奈地叹着气愁眉不展,不知该如何把这个消息告诉李茹。

    靳文礼第二天就去了厂里办停薪留职手续,厂里很快就又给他申请到了学习的名额,都巴不得赶紧送走靳文礼这个刺儿头,于是靳文礼终于可以天天和自己的媳妇儿呆在一起了,两个人几乎是24小时守了在一处,感情甜得都能滴出蜜来。

    而叶水清就是再为难也还是找了时间和李茹说了杨乐要出国治病的事儿。

    “这件事啊,我知道。”谁知李茹听完一点儿也不吃惊,还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

    叶水清呆了:“你怎么会知道,谁和你说的?”

    李茹笑了笑:“是他自己找的我,还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说到了国外我可以在那边进修。”

    “那你怎么说的?”

    “我当然不答应了,我去做什么?我以什么身份和他一起去,我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不明不白地就这么跟他走了,我爸妈还活不活?是他一直在耍着我玩儿,我没长那副贱骨头去高攀人家,而且那个女医生也一起去,他觉得两个女人都围着他转挺得意的是不是,我真不稀罕惯他毛病!不出国我李茹也一样能有出息!”

    李茹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叶水清也赞同她这个决定,不过还是为她心疼,因为一脸倔强的李茹眼里却闪着泪光。

    “李茹,人这一辈子都难免会遇到难过的事儿,时间一长也就好了,我相信你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相信你这一生一定能过得好!”

    叶水清话还没说完自己就先哭了出来,李茹红着眼泪也流了下来,但还是小声儿劝着叶水清,让她别因为自己伤了身体。

    半个月后,叶水清从靳文礼那里得到消息杨乐已经去了国外,不免又跟着难受一番。

    过完年郑国芳为靳家又添了一个孙子,不同于靳福的是,这个孩子健康得很,这可把靳冠祥老两口给乐坏了,给取了名字叫靳升,就是靳文柏也破天荒地对自己媳妇儿温声细语起来,又自觉地留在了家里,这也让郑国芳着实得意,成天抱着孩子给这个看那个看,认为自己是靳家的功臣。

    叶水清也不去理这些事儿,只是专心安胎、学习,有精力的时候就帮着靳文礼背单词和音标,两人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

    又过了三个多月,六月的一天夜里叶水清正睡着觉,就感觉肚子一阵阵地疼,知道自己这是快生了,于是叫醒靳文礼让他送自己去医院。

    到了早上四点多,叶水清生了个七斤六两的胖丫头,靳冠祥和佟秀云还是一样地高兴,这回靳家可是孙子孙女都有了,靳冠祥说:“这是咱们靳家第一个孙女儿,女孩儿还是文文静地才好,就叫靳柔吧。”

    靳文礼听了也觉得这名字好,看着自己白白胖胖的闺女乐得直抽抽儿。

    等到叶水清出院回家那天,郑国芳特意抱着孩子跑到了公公婆婆的屋里逗弄靳升,有意无意地高声说着以后靳家就靠靳升了,佟秀云只让她坐了一会儿就催着她自己屋云,郑国芳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孩子走了。

    叶水清坐月子的时候,靳文礼不仅把鱼和肉变着花样儿地做,还特意去了乡下收了两大筐笨鸡蛋,而叶水清也真不含糊一顿能吃七八个,像是怎么吃也吃不够,一个月下来整个人者都丰润不少,又白又嫩的,看得靳文礼暗自流口水。

    好不容易盼到叶水清出了月子,终于可以解禁让自己随便折腾了,靳文礼却发现事情根本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一下子出来两个孩子,迅速吧……

    ps:希望亲们不要有性别歧视哦,咱们的靳柔还是很有能量滴!

    昨天和今天的章节积分,光光明天一起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