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一觉得自己有怀不上孩子的可能,心里就焦急起来,于是就和靳文礼说:“我这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现在就去医院看看吧。”

    叶水清想即便是靳文礼身体有问题,那等以后医学发达了,想办法做个试管婴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又是自己身体的问题那不就全完了吗!

    这时靳文礼赶紧安慰叶水清:“媳妇儿,咱们什么都不怕,有病就治,没事儿。”然后到外面取了摩托车过来,载着叶水清上医院看急诊去了。

    “哟,你们怎么又来了,这回是因为什么事儿啊?”急诊室里的王大夫笑着问进来的两个人,然后又特意往靳文礼手腕子上瞄了瞄。

    “王大夫这又赶上您值班了,我媳妇儿这些天总是爱饿,还就想吃肉,我担心她是大脖子病,您帮忙看看哪?”

    王大夫直乐:“原来是已经娶进家门儿了,难怪不用再割腕了。不过大脖子病患者一般都很瘦,脸色也不好,我看你媳妇儿可是胖了不少,虽然我不是专科大夫但还是先做个化验吧,挂号没有?”

    “没呢,我这就去补!”靳文礼说着就跑了出去。

    等他出去后,王大夫看了看叶水清问:“小姑娘我问你个事儿啊,你可别害羞,在医生面前不用顾虑太多,咱们都是为了能把病看好,你说对不对?”

    叶水清点头:“我知道,王大夫,您尽管问。”前世自己经常跑医院,检查身体、做手术,男大夫很普遍,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好,我问你,你的月经最近正常吗?”

    叶水清听完便微皱着眉,努力回想自己上一次月经是什么时候来的,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然后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已经隔了一个月都没来事儿了!

    一反应过来这件事,叶水清立即又瞪大了眼睛看向王大夫,脸上的表情是既害怕又饱含着期盼。

    王大夫和善地笑着:“这是常识,一会儿验个尿就行,月经要是过了很长时间没来了,估计就是怀孕,等化验结果出来我再找人帮你看看,靳文礼那个愣小子可真能胡扯。”

    于是叶水清紧张地看着王大夫开了单子,等靳文礼挂号回来,拿着单子就去做化验,出来后更是坐立不安。

    “媳妇儿,你别担心,兴许什么事儿都没有呢。”靳文礼握着叶水清的手劝她。

    叶水清只当没听见,眼巴巴地看着王大夫把化验单子拿走了,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开始越来越快,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过了二十多分钟,王大夫终于回来了,等他走到跟前时叶水清几乎想堵上自己的耳朵。

    “恭喜你们,孩子已经一个半月了,以后可不能这么大意了。”

    叶水清当时眼泪就掉了下来,连声感谢王大夫。

    “我是看着你们小两口一路折腾过来的,现在要为人父母了,必须要加强责任心,不能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好了,快回去吧,平时多注意休息营养也要跟上。”王大夫笑呵呵地瞧着眼前的靳文礼和叶水清,也替他们高兴。

    靳文礼盯着王大夫看,好一会儿才动了动脑袋往叶水清的肚子上看过去,然后一溜烟儿人就跑了,弄得叶水清也顾不上哭了,和王大夫站在走廊里一起傻眼。

    既然自己怀了孕那就说明靳文礼的生殖系统没有问题,那他现在的这种表现难不成真像肖月波说的那样就是纯粹不想要孩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水清心凉了半截儿,不过心里却是主意已定,无论靳文礼怎么想,这个孩子她说什么也要保住。

    王大夫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靳文礼的反应太出人意料了。

    两人尴尬地站着,王大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为难的时候就见靳文礼从楼梯口那儿跑回来了。

    “王大夫,这是糖和瓜子儿,你拿去给大家分吧,谢谢您了!”靳文礼咧着嘴,将满满地两塑料袋儿水果硬糖和瓜子递到了王大夫手里。

    “你这小子,吓我一跳,干什么去了倒是说一声儿啊,还以为有了孩子不高兴呢,真是的。这些东西得多少钱哪,你们拿回去分给家里的邻居还有亲戚朋友吧。”王大夫推辞。

    靳文礼就是笑,也没管那两塑料袋儿东西,只对叶水清说:“媳妇儿,咱先回家去吧。”

    叶水清这时也是放了心,再次谢过王大夫然后就和靳文礼一起手拉着手走了,王大夫笑着叹息,回到办公室把东西给大伙儿发了,医院里的人都说没见过因为当爸爸能高兴成这样儿,又出手这么大方的人。

    “这摩托车我还是别坐了吧?”叶水清想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有了身孕自然就应该小心一点儿。

    靳文礼拍了拍摩托车后座儿说:“没事儿,媳妇儿你侧身坐着,我慢慢开。”

    叶水清这才小心地坐到了后面,靳文礼发动车子后,掌握好速度平稳地上了路。

    一路上行凡是经过的自行车都是一辆辆地超过两人,然后又全都回过头看,都在想靳文礼这人什么毛病,骑着个这么张狂的大摩托,结果速度还赶不上自行车,这是闲的吧,跑大路上解闷儿来了。

    “小伙子,车坏了还是怎么的?这车让你开成这样儿,太浪费了吧?”这时一个骑车的大爷忍不住跟在靳文礼身边问他。

    靳文礼眯着眼笑:“我媳妇儿刚检查出来怀孕了,我不能骑太快,必须稳稳地。”

    “难怪呢,小伙子不错,知道心疼人儿。”

    到了家,靳文礼缓缓地将车停下来熄了火,又要去扶叶水清。

    “你可别这么大张旗鼓的,我和你说啊,你先别和你爸妈说这件事,现在月份还太小,等稳定下来之后再说也不迟。”叶水清高兴过后,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长,或者是像前世一样宫外孕,所以不想让靳家的人知道太早。

    “行!你说什么我都听,我扶你进屋,然后再去市场多买点儿吃的,省得你总饿。”

    “扶什么,胳膊腿儿又没毛病,你快去吧,不用管我,这都到家了。”叶水清没让靳文礼和自己一起进去。

    靳文礼站在原地看着叶水清开门进了屋之后,才又骑着摩托去了前街的市场,买了好些个吃的,又去饭店点了三荤一素带了回来。

    到家后,动作迅速地跑进屋里,把东西都摆在到桌子上,叶水清吃了几块肉也就不是那么饿了,说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将菜都拿去靳文礼父母屋里一起吃,靳文礼憨笑着答应了。

    靳冠祥两口子见小儿子、儿媳妇拿进来这么些菜,也没多问,只是笑呵呵地跟着吃了些,然后又让两人把菜都拿走了。

    “我看你刚才都没怎么吃,不饿啊?”叶水清问靳文礼,刚才在桌上靳文礼筷子都没动几下,心想他也不能是因为舍不得啊,家里现在的收入,大鱼大肉还是吃得起的。

    靳文礼坐在炕上摇头:“我吃不下,心里总也不踏实,媳妇儿你说我是不是高兴过劲儿了?”

    “肯定要适应几天的,吃不下就先不吃了,过两天就能好。”

    靳文礼点头,然后脱了衣裳,离叶水清老远躺下了。

    “你一会儿别再掉下去,跑那么远做什么?”

    “我睡觉老爱搂着你,我怕睡实了不注意再伤到你和孩子。”靳文礼也很委屈,他也想和自己媳妇儿一个被窝啊,可现在特殊时期只能忍耐了。

    叶水清笑着躺下,不去管靳文礼,不大一会儿就睡着了,到了半夜又饿醒了,自己到桌上找了个大面包全吃了才感觉好些。

    又过了几天,叶水清也没觉得恶心想吐,就是经常会饿,那种饿的感觉一上来根本挺不住必须吃东西,其他的也就是厕所去的勤了点儿,别的就没有什么异常了。反倒是靳文礼一直都没正经吃过东西,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弄得叶水清感觉两个人像是弄反了似的。

    “我说,怀孕的是我,你倒什么胃口啊,今天开始你给我好好儿吃饭!”

    “我就是吃不下啊,心里也不好受。”

    叶水清奇怪了:“那你说说,你到底为什么不好受,不说明白那我也不吃了!”

    “别呀,媳妇儿,你可别拿身体开玩笑。其实我就是觉得你怀了孩子之后,就不会像以前那么稀罕我了,以后孩子肯定是第一位的,一想到这事儿我就有点儿难过,又想要是孩子生出来后,只和你好,不爱理我,那可怎么哪?”

    “你可真行,孩子还没生出来呢,你就跟着吃两边儿的醋。放心吧,你永远是咱们家最受重视的那个人,听话啊,一会儿把饭全吃了。”叶水清被靳文礼说出来的理由弄的哭笑不得。

    “媳妇儿,你能保证吗?”

    “能保证,行了吗?”叶水清没好气地瞪了靳文礼一眼,靳文礼则是心满意足地笑了。

    因为有了身孕,叶水清觉得还是坐公共汽车去学校比较保险,和靳文礼商量后,靳文礼也同意,但却还是坚持陪叶水清一起去学校。

    这哪行,要是这样时间就都耗费在路上了,厂子还怎么管理,于是叶水清和靳文礼争论半天,最后都快翻脸了,这才让靳文礼答应只接她放学,早上不用再送她了。

    又过了半个多月,叶水清将事情告诉了李茹,李茹也高兴坏了:“哎呀,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儿,文礼哥肯定乐疯了。”

    “可不是吗,他啊还幼稚得很呢!”叶水清把靳文礼的表现和李茹说了一遍,逗得李茹哈哈大笑。

    “李茹,我觉得以后还应该扩大作者的规模,不然早晚要没出路。”两人笑过之后,叶水清提了自己的想法。

    “那倒是,可没什么途径去找像何千那样的人啊。”

    “我倒是想到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我打算在报纸上登广告,让有志于文学创作的人到我这里投稿,好的作品可以出书发行,书卖得好的可以签代理合同,你看怎么样?”

    “你这想法真是太大胆了,我可以找报社的人问问行不行。”李茹听完很是惊讶。

    叶水清又说:“不过还有一个难点,那些投稿的人怎么和我取得联系呢,总不能把稿子都送到学校来吧?”

    “这个好办,让他们都往我哥那儿送,就写厂办收发室李昌主任收,到时我哥把稿子带给我,我可以初步审核一下,要是觉得行的,我就交给你,你再和社里谈,你怀着孩子不能太伤神了。”

    叶水清很感动,但又不能让李茹义务奉献,于是就又和她提了出一本书如何分成的事儿,李茹也不是矫情的人,只说等以后出了书按销售量和叶水清二八分,叶水清觉得给李茹的太少,李茹却说:“不少了,你不想想书的编辑落的都是我的名字,我也跟着出名呢,将来说不定还能提干,再说卖书都是你在费力气,我不过是提供些方便条件,你别再和我争了。”叶水清这才作罢。

    后来,李茹告诉叶水清,当地销量最大的是晚报,不过报社说刊登广告可以,一条20块钱还只能登在中缝。

    中缝就中缝吧,总会有人看见的,叶水清认为能登报就行,哪还会计较那么多,于是拿了一百块钱连登了五天报纸中缝。

    没想到效果出奇地好,要不是登了广告,叶水清真想不到会有这么多人愿意耗费时间去写小说、写故事,看着李茹送来的一本本厚厚的稿子,她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

    天气渐渐地冷了起来,叶水清平日里时时刻刻都在留意自己肚子的动静,只要感到有些许疼痛就立即去医院检查,好在每次都是虚惊一场什么事儿都没有,不过肚子一天天地见大,根本也就不能再瞒下去,于是就和婆婆佟秀云说了。

    “我就说你哪儿不一样了,平时饭量见长,人也胖了许多,好几次都想问你,但又怕你有什么想法,所以一直也没问。这可真是太好了,国芳有了喜,现在你也怀上了,咱们靳家全是好事儿啊!”佟秀云高兴得合不拢嘴。

    婆媳两个正说着话就听外面传来吵闹声,仔细听了听,佟秀云就叹气:“文柏这东西越来越不像话了,刚回来就又和他媳妇打起来了。”说完就站起身和叶水清一起往外走。

    叶水清知道,靳文柏在郑国芳刚怀孕的时候确实是老实了一阵子,但也只是老实了两三个月,之后就又开始不回家了,偶尔难得回来一次也都是和郑国芳吵得天翻地覆。

    “靳文柏,你个臭不要脸的东西,你天天在外面和那个姓胡的骚、货鬼混还有什么脸回来!老天爷真是不长眼,怎么就不让你死在外面,还敢回来和我要钱?呸!做梦!我打死你算了!”

    叶水清和佟秀云一出来就看见郑国芳挺着个大肚子,手里还举着根棍子,动作笨重地要往靳文柏身上打,靳文柏不能还手,又不能强行去和郑国芳撕扯,只是小跑着躲避。

    “混蛋东西,你老婆都六七个月的身子了,你还气她!”佟秀云见二儿子往自己这边躲,上去就给了他一下子。

    靳文柏喊冤:“妈,这事儿哪能怪我,我也没想和她吵啊,是她每次都闹腾的,再说我存折全在她手里把着呢,工地那边要用钱,她不肯给我,是她不讲理!”

    “放屁!那钱是我一分一分存的,你以为我能指望你养活我和孩子?你的钱都搭在胡美妍和她那个野种身上了,放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管,跑去给人家养儿子,你还是人吗!”郑国芳用尽全力喊着,然后又举起了棍子朝靳文柏挥过来。

    靳文柏一边绕着圈儿跑一边也喊:“你就是个疯婆子,有本事你就一直闹,闹出头儿就好了!存折一会儿我自己翻去,肯定出不了那屋子就是了!”

    郑国芳气得直哆嗦,恨不得能咬靳文柏几口,再加上身子笨又追不上他,只能拿着棍子乱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靳文柏停下来歇口气儿的机会,便拼尽全力打了上去。

    结果靳文柏反应极快地跳开了,郑国芳这一棍子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站在后面的叶水清的腰上。

    叶水清只觉眼前一黑,接着肚子一阵疼痛让她站都站不稳,下意识地扶着墙慢慢地蹲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必须去吃点好东西了,不然天天码字真是遭罪……

    ps:赌猪蹄和鸡腿的童鞋,还有所有猜中的童鞋们,你们赢啦,水清怀孕了,但素剧情卡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