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死后也没什么痛苦,叶水清动了动自己的手脚,并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这就是死后的感觉吗?永远沉入黑暗之中,思维还在却感知不到任何事物了,这样也不错虽然是寂寞了些。

    “水清,水清啊,都几点了还不起来,一会儿必成就来了。”

    是妈在叫自己!叶水清吃了一惊,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这是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是平房时自己住的那间,这怎么可能!

    “水清,你听见没有,快起来啊。”

    “听、听见了。”叶水清惊疑不定地穿上了旁边挂着的连衣裙,发现这是自己还没结婚时穿的那件,只是等走到门口时却不敢开门了,她怕这是个虚幻的梦,只等自己开了门便又会坠入无尽的失望和痛苦之中。

    “水清,你听见没有,快起来啊。”

    虽然犹豫再三,但母亲的连声召唤实在是让叶水清忍耐不住,到底一狠心将门给打开了。

    “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今天要和必成去公园,还要看电影吗?赶紧洗脸去,吃完饭好好收拾收拾。”钟春兰没好气地看着女儿,又催了两句便转身忙活去了。

    到底是自己做了一场关于未来的梦,还是世上真有时光倒转这回事儿?叶水清将关上门拿起小桌上的镜子看着里面那张年轻漂亮的脸想不明白事情的始末。

    过了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看挂在门后的挂历,只见上面写的是一九八0年六月,自己是八一年冬天的时候才和崔必成结的婚,这么说自己是回到二十岁的时候了?

    不过无论那十八年的婚姻是不是场梦,叶水清都可以肯定自己是不会嫁给崔必成了,既然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必须要改变家人的命运,而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自己的命运!

    “必成来啦?水清啊,快出来,必成过来了。”

    听见母亲又在叫自己,叶水清这回没有犹豫,直接开门走了出去,等见到年轻斯文的崔必成时,叶水清不禁感慨颇多,谁能想到多年后这个男人会变得那么不思进取,两人的婚姻便是各自人生悲剧的开始。

    “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必成来半天了你也不说一句话。”钟春兰很不满意女儿的漫不经心,崔必成父母都是国营企业的正式职工,家里也有这么一个儿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基本上没什么负担,而且和自己女儿还在一个单位工作,将来两人结了婚一起上下班儿也有个照应,更难得的是崔必成本人还是高中学历,在工会坐办公室,是机关里的人,和普通一线工人可不一样,虽然工资没一线工人挣得多,但却有发展,将来要是能入党再当上个干部什么的,女儿可就什么都不愁了,自己提起这个女婿也有面子不是!

    “妈,我和必成现在就出去。”叶水清没理会母亲的数落,站起身便往外走,崔必成见状和钟春兰说了再见也赶紧跟着出去了。

    “水清,咱们先去公园儿转转,然后再去看电影吧?”崔必成推着自行车跟在叶水清旁边。

    叶水清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坐在了自行车后架上,崔必成载着叶水清去了附近的公园儿。

    买票进去后,两人在河边儿找了条长椅坐下,叶水清回想了下时间,自己现在和崔必成应该是处了近半年的时间,在这个年代日子已经不算短了,基本可以说是要定下来了。

    “水清,我妈说今晚让你到家里去吃饭,我姐也回来,能做个肉菜呢,到时你多吃点儿!我妈还想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结婚的打算?”崔必成看着低头沉思的叶水清,越看越觉得好看,自己能找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也真是有福气。

    叶水清深吸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正对自己笑的崔必成下定了决心:“崔必成,我看咱们两个不太合适,你以后肯定能找个更好的。”

    崔必成听完立即就傻眼了:“水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咱们两个其实性格不太合,以后也别再见面了!”叶水清的语气已经是变得斩钉截铁。

    “水清,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崔必成接受不了叶水清突然的变化,两人这半年来一直处得好好儿的,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性格不合呢,这里面儿肯定有原因。

    “你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不用乱猜。”叶水清安慰着崔必成。

    崔必成脸色通红也说不上是气的还是急的,过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水清,你可能是想多了,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去,你再仔细考虑考虑,要是没有正当的理由我不能同意分手。”

    叶水清无奈,也知道这件事不是凭自己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只能一步步来。

    快到胡同口儿时,叶水清从自车行上跳了下来。

    “我自己走就行,你回去吧。”

    崔必成停下车回头:“我送你到家门口儿,你忘了上次那帮混混就聚在那边,不是还把你给吓着了?”

    叶水清摇头:“我没事儿,你回去吧。”

    崔必成又劝了半天,见叶水清态度坚决就只好骑车先走了。

    叶水清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崔必成的影子了才慢慢往家走,自己和崔必成分手势必要引起一场家庭斗争,崔必成可是他们全家都中意的对象,自己又没什么好的分手理由,还真是挺难办的。

    正苦思分手良策时,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将叶水清吓了一跳,赶紧转头朝旁边看了过去。

    只见胡同口儿的矮墙上坐了五六个人,都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也不知道是谁吹的那声口哨。

    是靳文礼那帮小混混!叶水清立即就反应过来了,她记得靳文礼这帮人从来不正经上班,经常四处闲晃,还和人打架,自己虽然被堵过几次,但从来都没敢正眼看过这些人一眼,每次都是吓得哭着跑开的。

    不过要是以自己现在的眼光来看,其实靳文礼这些人根本不算什么,只不过是不务正业罢了,但在这年代却是格格不入。

    这样想着时,已经是走到了矮墙近处,叶水清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朝那一排人扫了一眼,发现有的人竟然不好意思地躲开了自己的目光。

    直到视线与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眸对上时才停了下来,虽然没认真看过靳文礼的长相,但叶水清很肯定,这个穿着牛仔裤和半袖衬衫,长得浓眉大眼的男人就是靳文礼!

    靳文礼吊儿郎当地叼着半根烟,透过薄薄的烟雾发现叶水清这回竟然没哭着跑开不禁眯起了眼,又等了一会儿见这个女人仍没有跑开的意思,便用手一撑从矮墙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叶水清跟前没正经地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叶水清闻言低下了头轻声回答:“也没什么,就是看看而已。”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起哄声响了起来,靳文礼回头狠瞪了那几个人一眼,然后才一挑眉头似笑非笑地对叶水清说:“看看倒是可以,只是不能白看。”

    “还要钱怎么着?”叶水清看着一旁的土堆心不在焉地随口问了句。

    “钱倒是不要,咱们交个朋友吧。”靳文礼语气带着玩笑,心里想这回叶水清该跑了。

    叶水清终于将目光再次转到了靳文礼的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两人对视了十多秒,靳文礼的表情开始变了,变得有些激动和不可置信,随手将烟往地上一扔,紧张地开了口:“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

    “我已经处对象了。”叶水清没正面回答,只说了这么一句。

    “不怕,只要你乐意就行!”靳文礼尽管是努力地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嘴角还是忍不住咧开了。

    叶水清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虽然她已经预知了自己和崔必成的不幸福,但十八年的时间也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况且两人走到那步田地也不是崔必成一个人的责任,所以重生之后她不仅想改变家人的命运,也是想让自己和崔必成两个人都避开今后的悲剧。

    而现在她之所以开始正视靳文礼这个人也是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今后会变得非常有钱,这也是她最需要的,当然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有钱之后也会变得非常花心,要是按照在医院时肖月波所说靳文礼终身不想要孩子,那这个男人就很可能还患有生、殖系、统方面的病症,不然一个有钱的男人只会盼着多子多福,哪会不想要孩子呢。

    也许自己注定命中无子,但与靳文礼这样的花心男人为伍也必须想清楚才行,要不自己也可以先想想别的办法,再说这时的肖月波和靳文礼也应该是一对儿吧,自己现在的决定也会破坏别人未来的婚姻,肖月波为这事儿会改变人生轨迹也不能不考虑,她要是过得好了就罢了,万一过得还不如和靳文礼在一起呢,自己岂不是害了无辜的人?

    不行,还是再想想吧,叶水清有些后悔自己的急切了,于是立即说道:“我什么也没答应你,你别乱说!”说完这句话便一溜烟儿往家跑。

    “文礼,这大美人儿还是不想理你呀。”坐在墙头的几个人见叶水清跑了,便开始取笑靳文礼。

    靳文礼盯着叶水清离开的方向哼笑一声:“你们懂个屁,她要是还不理我也就算了,既然肯看我一眼了,那就是答应了,你们等着叫嫂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