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5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送走了进书的人,然后站在门口看见挨着自己书亭卖胶鞋的摊贩,在那五六个人离开之后就满脸愁云地开始和自己的爱人把鞋都装到袋子里,心里知道这两个人是打算收摊了。

    默默地回到书亭里,叶水清实在是想不通,这伙人是哪儿冒出来的,又为什么不让他们摆摊呢,要是想收钱大不了再给他们一份儿就是了,但看他们这样子倒不是为这个来的。

    不大一会儿,靳文礼拎了两个大塑料袋乐呵呵地回来了,将塑料袋放到桌上就开始一样一样地往外拿东西:“媳妇儿,看看我都给你买什么好吃的了,熘肉段儿、熘肝尖儿,还有皮蛋豆腐,这是汽水儿,这还有牛肉馅儿的饺子,吃吧!”

    叶水清看着满桌子的硬菜心里高兴,嘴上却说:“怎么买这么多啊,还都是贵菜。”

    “我一听你想吃熘肉段儿就知道你馋肉了,那就必须吃个够,先来块熘肉段儿尝尝,看看有我做的好吃没?”

    叶水清张嘴将靳文礼夹到自己嘴边的肉段儿吃了,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好吃,但没你做的味儿好。”

    靳文礼很是得意:“那是当然,我的手艺哪是他们这家小饭店能比得上的,国营大饭店的厨子跟我较量较量还差不多。”

    叶水清笑着让靳文礼坐下和自己一起吃,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竟然将饺子和菜都吃光了。

    “行啊,媳妇儿,胃口这么好,以后就应该这样儿!”

    叶水清摸了摸自己撑得圆溜溜的肚子,也觉得自己食量是大了不少,于是白了靳文礼一眼:“照这么吃下去,我得胖成什么样儿啊。”

    “胖才好呢,能吃是福,再说只要我不嫌你胖,其他人管得着么!我乐意就行!”胖点儿惦记的人也能少点儿,靳文礼私心还是认为叶水清最好能胖个二十斤自己还能感觉安全些。

    叶水清心里有事儿,也就没再和靳文礼抬杠,把桌子收拾干净后就和跟他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靳文礼这回倒是没点火就着,而是仔细想了想才说话:“照你刚才说的情况,他们就是在往外撵人了,难道是为了占地盘儿,不过就算是为了占地盘儿,那做什么买卖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啊。”

    “我看你也是出息了,没直接喊打喊杀的。”叶水清很满意靳文礼的表现。

    靳文礼牛气得很:“好歹我也是在外面历练过、见识过大场面的人,遇事儿要先动脑子才行。不过媳妇儿你可说错了一件事,我刚才是在想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等到跟这些人面对面的时候要是不喊打喊杀还真就办不了事儿,等沈大哥回来再和他商量一下。”

    叶水清还是很相信靳文礼现在的办事能力的,知道他不会和以前一样只知道挥拳头,做事也开始有分寸了,到底还是成熟许多。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沈振山带着人回来了,知道这件事之后就说:“我倒是听市场的人议论过一件事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听他们说这儿的摊位要改建成室内经营,不过名额有限,只允许二十五家个体商贩进去,这段时间就要统计市场里一共有多少家商贩,到时抽签儿决定谁能进室内做生意。所以前几天就有风声传出来,说东边有一家卖兜子手套的店面,那家五六个兄弟性格都挺驴的,为了争取名额,他们肯定要仗着狠劲儿把这附近的生意都搅黄,这样他们家就能多占室内摊位了。”

    这个市场一共就只有不到四十家摆摊儿的,而且又不是人人都愿意承担进室内的费用,弄不好剩下的人都能分到一个名额呢,这家人至于这么霸道吗?他们兄弟五六个难不成还想把名额都占了去啊!

    “文礼,这件事咱们不能让,进室内营业的名额必须争取下来,况且无风不起浪,既然别人这么传肯定就说明今后这地方有大发展,所以咱们必须要留下来!”叶水清也急了,将来这地方一个不到十平米的摊位好几十万都要抢着买,现在说什么也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靳文礼轻笑:“既然我媳妇儿都这么说了,沈大哥咱们哥儿几个拿个章程吧,一会儿人来了该怎么办?”

    “这还不好办?先礼后兵呗,哥儿几个操家伙!文礼,你觉得哪件趁手自己拿!”沈振山说完就从桌子底下拽出一个木头箱子,打开之后,就见里面全是利器,他自己先把一直用的带倒钩的三棱刀拿了出来往腰上一别,然后又让靳文礼挑。

    靳文礼直接就拿了把近30厘米长的锯齿刀,其他人则是随意地拿了砍刀、刮刀、开山刀还有弹簧刀,动作都熟练得很。

    叶水清愣愣地问:“沈大哥,你在书亭放这些东西干什么啊?”

    沈振山笑:“弟妹,你这买卖太大,过手的钱也多,我不防着点不行啊,万一被哪个不开眼的盯上了,我也好有个准备,今天还真就是第一次用上。”

    叶水清想想也是,现在批书收钱都是上千的货款,没个防范还真不安全,于是自己也往那箱子里看了看:“我也拿一件吧?”

    靳文礼被逗笑了:“媳妇儿,你这回不偷偷摸摸地藏刀啦?有我们这些人在这儿,还要你上去帮忙,那也不用混了。”

    其他人也都说:“嫂子放心,您就稳稳当当地坐在这儿,瞧兄弟几个给你长脸!”

    叶水清这才笑了笑不再说话,只等着那兄弟几个下午过来。

    快两点的时候,市场里已经陆陆续续走了不少人,留下来的也应该是家里特别困难的,要不就是不相信那兄弟几个能把自己怎么样的。

    又过了十来分钟,叶水清就听见外面有哭喊声,走出去一看果然是那几个人把没搬走的摊子都给砸了,他们手里都拿着棍棒铁锹,就算有人想反抗也没用,即使上去也只能是白挨打。

    “没看出来,你这个女人还挺倔的,那就别怪咱们手下不留情了!”那兄弟几个终于到了叶水清的书亭跟前,看着叶水清冷笑,说完就又要动手。

    叶水清没说话,这时靳文礼先走了出来,沈振山一干人随后跟了出来,站在了他后面。

    靳文礼拎着锯齿刀昂首将面前的六个人扫视了一遍,脸上的表情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轻蔑,叶水清在旁边看着,感觉靳文礼那眼神儿哪是在看人呢,说是在看地上的蛐蛐儿还差不多。

    “兄弟靳文礼,不知道几位哥们儿是哪条线上的,还请报个名号过来。别的不敢说,但凡这市里蹲过号子的爷们儿我还是都能够得着的,买个交情、卖个面子也是小事情,打个招呼而已。今天要是几位手头儿紧,那兄弟我出票子哥儿几个拿去解解燃眉之急没说的,不过要是成心过来找我媳妇儿麻烦,特意跑来砸场子的,那咱们兄弟手里的片子可没情面可讲,正好儿今天也该用血祭祭刀了!”

    那几个人傻呆呆地听靳文礼说完,只觉得有一大半儿没听懂,但看他手里拿的刀也明白对方不是好惹的,这人刚才说的可能都是黑、话,再看后面站着的七个人面相也是一个比一个凶狠,个个都像是玩命的主儿,手里的家伙自己见都没见过,于是就有些害怕了。

    “问你们话呢,没听见?哪条线上的说出来,说出来就与你们没关系了,到时咱们找你们老大说话去!”旁边的沈振山说着就把手里的三棱刀架在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的脖子上。

    “咱们没、没在线上,就是、就是市场东边儿卖兜子老赵家的人,你别、别……”被刀架在脖子上的那人说话直哆嗦,腿也直打颤儿。

    沈振山听了没忍住笑出声来:“就你们这熊样儿的还想出来欺行霸市?我看你们是胆子长在外面了!”

    “不敢、不敢,以后再也不敢了,几位大哥放我们走吧。”

    靳文礼没答应:“哪有那么容易,把实话说了再谈放不放你们走的事儿,说吧,为什么撵人。”

    那几个人一点儿没犹豫,说他们家有个实在亲戚就是市场规划部门儿的,前些天过来给他们报了个信儿,让他们尽量多占名额,而他们自己也就是仗着兄弟多,平时经常和人动手打个架什么的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原来是内部有人哪,那就好办了,你和你那个亲戚说,你们赵家有几个名额,我靳文礼就要几个名额,不然爷爷我就是削了你们的脑袋,到时也照样有人替我顶、罪,明白么?你们姓赵的要想下半辈子过得安稳、要想老婆孩子相安无事就给我好好儿办事,不然……”

    靳文礼说完就拿刀在另外一个人的面前轻轻一划,那人的脸上立即就被割了一道很深的血口子,同时沈振山也很有默契地使了巧劲儿,在自己眼前那人的脖子上也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伤口不深但流出的血多得吓人。

    赵家兄弟六个顿时喊都没敢喊就跪在了地上,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跪着有什么用啊,你们到底是听没听懂我的话啊?”

    赵家兄弟连连点头,半天才有一个人出了声儿:“听懂了、听懂了,一定照办、一定照办!”开玩笑,要是不照办的话,自己全家就能被这帮跟从阎罗殿出来似的人给灭口!

    靳文礼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听懂了,就赶紧滚吧,事儿要是办不成,就等着我一帮兄弟把你们撕了!”

    赵家兄弟又是连声答应着,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跑了。

    事后,靳文礼看着虎子他们把刀具都收了起来,又让叶水清给他们每人五十块钱算是辛苦费,然后又让大家早下班回家,虎子一帮人乐得不行,兴高采烈地道了谢才走。

    沈振山也打算离开,却被叶水清给叫住了:“沈大哥,你等一等,我和你说件事儿,要是名额真下来了,你打不打算留一个?”叶水清觉得既然自己要交沈振山这个人,就不能太在意利益得失,重要的是交心,帮他解决困难。

    “谢谢弟妹你的好意,不过我就是要个名额也没用,既没本钱也没长那个脑子,我自己是做不成买卖的。”

    “你别这么说,你要是有心,到时我就留一个名额给你,至于做什么到时再说,没本钱让文礼借给你,他不是还要当沈昊的干爹呢?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做买卖的,再说你也有这能力,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叶水清果断地替沈振山打下了创业的基础。

    沈振山激动得半天没说话,后来情绪平稳了才说:“我谢谢你们两口子了,我沈振山以后对两位就是过命交心的情分,有什么事儿我都替你们顶着,反正沈昊交给你们我也放心。”

    “沈大哥,咱们以后不玩命,有家有业的一起挣钱过好日子多好?你这个兄弟我也交下了!”靳文礼拍了拍沈振山的肩膀。

    沈振山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走了。

    “媳妇儿,我今天才发你可真是女中豪杰,办事儿越来越有大将风范了,能让沈振山这样的人交心有多难你知道吗?”

    “沈大哥其实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就是太爱讲义气了,要不媳妇儿也不能跑,你看他刚才跟你配合的多好呀,这样的人一辈子能遇上一个也就知足了。”

    “是,你说得对,咱们也回家吧,明天开始我要盯着些赵家那边的动静儿了,不行再找几个人给他们家制造点儿紧张空气,隔几天砸个玻璃扔几副手套儿也就差不多了。”

    “你可真行,这招也够缺德的,不过对待他们这样的人,就要采取这种手段!”

    叶水清正说着呢,肚子忽然发出一串儿咕噜声儿,靳文礼表情一呆:“媳妇儿,你又饿啦?”

    叶水清也不好意思起来,但她确实是饿了:“是啊,又饿了,还想吃好的,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这种情况多长时间了,这事儿可大可小,别是大脖子病吧?”靳文礼也开始担心了。

    叶水清也害怕,她知道靳文礼说的大脖子病就是甲亢,要真是这个病,那自己不是又怀不上孩子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来了亲戚,所以更的晚了……

    ps:看了评论才知道,原来好吃的人还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