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边问边接过存款单,也是看了又看,然后抬起头用眼神询问叶水清。

    叶水清神气一笑:“这算什么,我至少还能存一万五呢!这些是卖书的钱,没想到吧?”

    卖书能卖出两万块钱来?而且还能再有一万五的收入?靳文礼不相信了。

    叶水清见靳文礼一脸怀疑,就将自己的生意经讲了一遍,又把现在书亭的运营方式也说了,靳文礼听得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这样也能赚钱啊,媳妇儿,你这不是空手套白狼么,一分钱本钱没出就是往兜里收钱哪!”而且还把沈振山也给用上了,这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谁空手套白狼了,我也是付出辛苦的,所有的事情不都要动脑筋吗?我和李茹商量了多少个来回才付诸行动的,中间的过程曲折得很!”

    靳文礼拿着两万块的存款单再次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自己费了这么大周折流血流汗赚了七万块,结果叶水清只动了动脑子就轻轻松松地挣了两万块,上学休息还全没耽误,听她刚才话里的意思,后续还会有钱进账,自己这个媳妇儿真是太厉害了。

    正感叹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想到一件事:“不对呀,媳妇儿,我没在家这段日子你可是没少联系别人哪,除了李茹是个女的,其他可全男的,崔必成你也约了,今天车站那个什么乔老师还有写小说的同桌都围着你转呢,沈振山虽然有孩子不算但也听你的话给你卖命,你也太不让人放心了吧!”

    叶水清愣了下,不过细想之后觉得还真是像靳文礼说的那样,除了李茹,其他和自己办事儿打交到的都是男同志,自己想想就笑了:“这都是巧合,又不是谁安排好的,有什么不对的?”

    “没什么不对,就是感觉你现在变得太招人了。媳妇儿,你说你是不是只喜欢我一个人?”本来还感觉自己很有气概和优势的靳文礼顿时没了自信也没了底气。

    “那是当然的,以后你尽管放心出去,大胆做事,我自己在家里也挺好的。”

    “我哪还敢冒险啊,我以后就守着我媳妇儿,你这存款单的密码不用告诉我。”

    叶水清乐了:“要不也没打算告诉你啊,就是你以后挣了钱就直接把钱拿回来我去存,不用你多事!”

    “遵命!我一定多多挣钱,保证让媳妇儿过得好!现在咱能睡觉了吧,我可要挺不住了。”

    靳文礼话没说完就将叶水清给扑倒了,扒、了衣服从上到下亲了个遍,后来几乎是在啃、咬,惹得叶水清轻声呼痛:“你轻点儿,怎么还咬人?”

    “饿的,这宝贝要是再不用就废了。”

    靳文礼死死压、住叶水清不让她乱动,却几次都没能进去不禁着急了:“怎么又变得这么紧了呢,媳妇儿你帮帮忙,用手扶着点儿啊。”

    叶水清也着急,但却知道这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过夫妻生活造成的,于是尽量让自己放松,又帮靳文礼固定好位置,忙活了一阵子两人终于是到了一处。

    靳文礼兴奋的直哼哼:“媳妇儿、媳妇儿,你也动一动,咱俩一起使劲儿。”

    “我还有点儿疼呢,哪还敢使劲儿,要不你就出去!”

    “死也死在自己媳妇儿身上,一辈子都想这么呆着呢,还出去?看你男人的本事吧,一会儿保准就不疼了。”

    靳文礼说完先是动作迅速地出了一回火,然后便开始了长时间的拉锯战,时而缓缓磨蹭,时而密集进攻,直把叶水清弄得不上不下满头是汗地闷、哼出声。

    听着叶水清诱人的喘息,靳文礼更是欲罢不能,低下头堵住了叶水清的嘴唇缠绵。

    叶水清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毛孔都舒张开了,手脚麻、酥、酥地使不上一点儿力气,随着枕头掉到了地上,自己的脑袋也探出了炕边,就有些害怕了,抖着声音说:“我一会儿该掉下去了,你完事儿没有?”

    “媳妇儿,我就是出不来啊,这滋味儿神仙也不换,你不也高兴吗,干嘛着急。”靳文礼略微抬起头粗、喘着笑,动作更加没了章法,只是用力胡乱地顶、撞。

    叶水清是高兴,但也架不住这么折腾,腿酸疼、胸/口一直被压着也是憋闷得难受,感觉靳文礼仍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咬牙下了狠心:“你先停一停,我看了本书,上面隐约描绘了一个场景,要不咱俩也试试吧?”

    靳文礼动作幅度减缓不少,对叶水清的话是半信半疑,想不出还有什么姿势:“媳妇儿,你可别骗我啊,要不一会儿加倍处罚!”

    “没骗你,你先让我起来。”

    之后等靳文礼起了身,叶水清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地坐起来瞪了靳文礼一眼:“你躺下。”

    “我躺下不就没戏了吗?”

    叶水清也不和靳文礼废话,推着他躺下自己则坐到了他身上,然后忍着羞怯动作生疏地寻找入口。

    靳文礼本来还有些迷糊,但到了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叶水清的意思了,激动得连连挺腰:“媳妇儿,快点儿啊,你看的什么书,明天也让我瞧瞧,这么好的书必须藏好才行。”

    哪有什么书,不过是前世社会开放见得多了,但她只是见过可从来没试过,叶水清发现自己和靳文礼在一起后,确实是自信了不少,胆子也大了许多。

    靳文礼躺在炕上闭着眼享受,虽然叶水清的力道速度和自己比不了,但这份新奇和舒坦足以弥补一切,他靳文礼的媳妇儿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自己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样想着就更是动了情,睁开眼就想要说些掏心窝子的话,结果却被眼前峰峦迭起的美景给震慑住了,此时的叶水清浑身散发着致命的美艳和说不出的性、感,靳文礼不停地深呼吸,但到底还是没坚持住交了枪。

    叶水清双手支撑在靳文礼胸、前,大口地喘着气,不多时就倒在了他身上。

    靳文礼紧搂住叶水清,身子不时还动弹几下,惹得叶水清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媳妇儿,你太美了,我真怕守不住你。”靳文礼在叶水清耳边轻声说着。

    叶水清疲惫地翻了个身,躺到了旁边:“别说傻话,只要你平平安安就行了。”说着呼吸渐沉,已经是睡着了。

    靳文礼侧身亲了亲叶水清,然后看就盯着她红扑扑地脸蛋儿看,不大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天亮之后,两人一块儿起来,脸上都是带着笑意,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两人感觉彼此之间的感情又深厚不少,靳文礼也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闯出些名堂来,不能连自己的媳妇儿都不如。

    吃完早饭,靳文礼骑着摩托车先送叶水清去了学校,看着她进了校门才去了拉链厂,放学的时候又跑来接叶水清回家,之后一直如此,只有在厂里事情忙的时候才不能过来接人,但早上却是从不让叶水清单独上学的。

    如此一来,叶水清在职工大学算是出了名,几乎人人都知道汉语言文学专业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学员,爱人不是一般的有钱,长得也不差,对她还不是一般的好,成天接送嘘寒问暖,学校里的女同志和女老师都羡慕极了,没事儿都爱探讨这两人的感情为什么能这么好。

    一天中午,李茹来找叶水清一起去外面吃饭,出了教学楼李茹就笑着说:“我现在可是和学校里的名人走在一起呢,荣幸得很。文礼哥太有样儿了,你不知道,他那辆摩托车往校门前一停,瞬间迷倒一片,多少人对你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

    “你就别跟着取笑我了,他就是想显摆,不然车不是白买了?”叶水清也抿嘴儿笑,靳文礼也不知是怎么了,自打回来就非要天天送自己到学校再去厂里上班,来回折腾也不嫌费事,自己提了好几回不想让他这么辛苦,可这人就是不答应,非要坚持这么做。

    “你还是好好珍惜文礼哥这个好男人吧,我知道有几个班长得出众点儿的女人可都相中了文礼哥呢,你还不知足!”

    “我自然会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那些外力因素只能凭双方自觉,这些日子我在课堂上学了不少东西,也读了相当多的文学作品,总结出一个道理,男人一开始看重的都是女人的样貌,但相处的时间长了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女人必须要有自己的个性和魅力,不然即使长得再美男人也会见异思迁。好啦,不聊这个了,总之我在珍惜文礼的同时也会更加爱惜自己,一会儿咱们吃什么呀,要不吃冷面吧,正好天也怪热的。”

    李茹却说:“有了文学底蕴的人说话就是大不一样了,看来在处理感情方面的问题时我要向你学习了。吃什么都不要紧,我主要是带你去见一个人,何千的作品被省电视台相中了,人家派人找到了出版社,想把《谜案疑情》拍成电视剧,知道你全权代理何千的事务后又特意让我约你见见面。”

    “有这好事儿,那能给何千钱吗?”叶水清既惊讶又高兴。

    “你呀,还真是会为别人着想,一心想着别人的待遇问题。这次是因为何千的作品具有正面教育意义,还有群众基础,所以人家电视台才找来的,报酬肯定不会多,但知名度一定能大大提高。”

    叶水清点头:“你说得对,钱容易挣,出名的机会却难得,我答应就是了。”

    到了校门口就见有个年轻男人正等在那儿,两人走过去之后,李茹给叶水清引荐:“这位是省台的大导演郑维新。”

    那人赶紧摆手:“我也就是帮着台里剪接过几部片子,真正做导演这还是头一次,还请两位同志多多帮助。”

    叶水清笑着说:“那也要吃饭哪,马路对面有家饭店,好吃还干净,去那儿聊吧。”

    看着走在前的叶水清,郑维新小声问李茹:“原来代理人和你一样也是个小姑娘,你们怎么思想这么超前哪?”

    “天生的,你可别小瞧咱们。”

    “不敢、不敢,你们一看都是精明的人,我才是能力不够的那一个。”郑维新看着李茹神采飞扬的样子,心中也跟着有些欢喜。

    进了饭店,叶水清先让郑维新点了东西,然后又点了李茹和自己爱吃的饭菜,随即又问道:“郑导演,咱们也不用说那些场面话了,您就说能给何千多少报酬吧。”

    郑维新有些拘谨:“台里领导的意思是给不了过多的报酬,也就是三五百块钱吧,虽然不多,但也是笔不小的收入。”郑维新觉得何千的稿酬无非也就这么多,压根儿没想到什么再版的事情。

    “那到底是三百还是五百呢?”

    “争取五百,我回去争取一下,你看怎么样?”郑维新被叶水清的气势给压住了,直接报了最高价。

    “这是为群众做好事,按理是不应该要钱的,不过何千生活很拮据,又没正式工作,麻烦您回去将这个特殊情况汇报给台里的领导。”

    郑维新开始同情何千了:“行,这个事儿基本就能定下来了,你告诉他本人吧。”

    叶水清连声道谢,李茹在旁边憋着笑:何千现在生活还拮据?这个叶水清越来越有生意头脑了,不放过一分一毫。

    吃过午饭,叶水清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结账,郑维新当时就看傻眼了,这个小丫头兜里竟然装了这么多钱。

    叶水清已经习惯了,因为她和李茹有时要逛商店买东西,所以经常会带些钱在身上。

    这时服务员过来说没零钱找,李茹就从自己兜里拿出了一叠钱,抽出一张十块的递给了服务员:“我这儿有,昨天买书正好找了这么多零钱。”

    叶水清也不在意,她和李茹之间是不需要你推我让那么外道的。

    郑维新已经是彻底被惊呆了:“你们哪来这么多钱?”

    李茹扑哧一笑:“当然是自己努力赚的了,郑导演要是以后能多帮着把水清这边出的书往电视台推荐推荐,那自然也会有回报的,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就不送您了,等合同拟好了你送到社里,我会带过来让水清签的。”

    话一说完就和叶水清一起出了饭店回学校去了,郑维新看着两人走出老远还是愣愣地坐在桌前反应不过来。

    何千知道这件事后,差点没给叶水清和李茹跪下:“二位就是我何千的命中贵人,什么也不说了,以后我咱们就是一家人,我的事儿你们随便处理,我就负责签字。”

    叶水清和李茹都笑:“别哪天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卖了也乐意,这证明我还有价值。”何千嘻笑着拍了拍手,叶水清也是很满意,但同时又觉得自己不能只有何千这一个作者,老师现在是不缺的,她还应该再多找些有才华的人,只是一时之间想不到好的办法,还要琢磨考虑才行。

    等到礼拜天,叶水清收拾完屋了又洗了衣裳就和靳文礼一起去书亭看望沈振山。

    “沈大哥,别忙了,我和水清在这看着,你们哥儿几个去馆子吃点儿好的,我还一直没感谢你帮了水清这么大的忙呢。”

    沈振山站起来笑道:“是我应该感谢弟妹让我能跟着你们一起发财,我儿子现在天天吃得满嘴流油一下子就胖了不少。那你们在这儿照看一会儿吧,我和小虎他们去吃口饭,还真是有点儿饿了。”

    等沈振山带着那六个人走了之后,靳文礼就搂着叶水清问:“媳妇儿,咱们也得吃中午饭哪,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咱两一起吃。”

    “想吃熘肉段儿了。”叶水清仰头看着靳文礼咽了咽口水,她发现自己最近添了新毛病,一感觉饿就想吃肉。

    “好咧,有想吃的就好办,我这就去买。”靳文礼一听叶水清点了菜立即跟得了圣旨一样跑着出去了。

    叶水清甜笑,坐在桌后面看沈振山作的记录,刚了看一页就有人来上货了,叶水清见对方是经常过来拿书的熟人赶紧打招呼。

    “谁是老板?”正忙着结款的时候就听有人站在门口问。

    叶水清往外探头,发现外面站了五六个人,看那样子都气势汹汹的,心想自己都交了管理费这些人是打哪儿来的,难不成是换新人了?

    “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告诉你一声儿,下午两点之前把亭子搬走,不许在这摆着了。”

    “为什么啊?我管理费都按时交给市场办了,怎么能说让搬走就搬走呢!”叶水清哪会因为陌生人莫名其妙地一句就答应搬走。

    那人眉毛一立:“让你搬你就搬,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是不搬老子现在就把你这亭子拆了!”

    跟叶水清结款的客户见了这个情景就想劝和一下:“这位大哥,她一个女同志不容易,要是真有万不得已的原因您就告诉一声,也别让她心里犯难。再说凡事以和为贵,这年头儿谁也不是没门路没人脉,你们还是有话好好儿说吧。”

    “你算老几,赶紧滚蛋!”

    那人推了帮着叶水清说话的人一把,又冲着叶水清放狠话:“事儿已经和你说完了,下午两点之前不搬,就等着这亭子成废铁吧,到时你这书一本儿都别想要了!走,去下一家!”

    叶水清听完也不去反驳,也不再追问,这种事儿还是交给靳文礼他们处理吧。

    作者有话要说:好想吃冷面和辣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