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2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看着出版社送书的工人,一车一车地将新书运进仓库里,高兴之余也在琢磨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专科的课程安排非常紧张,而且她还要多学一门专业,几乎是没有时间再出摊了。

    现在出版社按20%的数量给自己进货,那二十万册的书就要给自己4万册,光靠零售是卖不完的,最好都能转手批发给像齐心那样的人,自己就省心了。

    另外就是如果要货的人多了,搬运送货没有人手帮忙是不行的,其实叶水清最看好的是自己大哥叶胜强能过来帮忙,但那天一的试探让她感觉这事儿根本就行不通,大哥现在还是死脑筋不可能停薪留职帮自己,更重要的是大哥要是帮自己那让二嫂知道了也是麻烦事儿,在没做准备好之前她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做买卖的事。

    所以,这样一来人手的事儿就只能求猴子帮忙了,他认识的人多也可靠,又都是社会上的人不怕出乱子也不怕有人捣乱。

    一想到猴子叶水清又开始惦记起靳文礼了,这人都已经离开家快一个月了,怎么还是音信全无呢,就是信邮得再慢也应该到了啊,别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吧。

    越想心越乱,还没办法和别人说,只能自己在心里干着急,同时也暗自将靳文礼骂了许多遍,不知道自己在家会担心吗,这出去就跟丢了似的,真是个混蛋!

    只是尽管再忧心,也不能把靳文礼给立即盼回来,只能在休息的时候就去找猴子商量找人手帮忙的事儿,等找好了人再往外批书。

    “嫂子,咱们厂里生意还不错,账本你不也看见了吗,哪还用得着你辛苦受累,这要是文礼哥回来知道了,还不得揍我一顿哪!”猴子觉得厂里好歹每月有千八百块的收入呢,叶水清真没必要再挨那份累。

    “你只管帮我找人吧,一定要办事牢靠干活仔细的,书就是钱,不能有一点损坏。先找五六个人,告诉他们每天管一顿中午饭,每月30块钱打底儿,多劳多得。”

    “哟,工资这么高啊,说的我都想去了,我一定帮嫂子找信得过的人。不过,你不是上课没时间吗,那平时谁管事儿啊?”

    叶水清一听就发愁了,是啊自己没时间,那谁能帮自己卖书收钱管理人员呢,这人可难找了!

    猴子见叶水清没考虑这个问题就说:“我要不是管着厂里的事儿,还能帮嫂子忙活忙活,要我说这个管事儿的人至关重要,钱要从这人手上过,不可靠那是绝对不行的,而且还要能镇得住场子,不然也管不了我找来的那些人,人家那都是混社会的,一般人不服!”

    “那你说怎么办?”叶水清没了主意。

    猴子也很为难,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有了!嫂子,我记得在煤厂教训董明那次,文礼哥是带着沈振山一起去的,那人最讲义气了,要是文礼哥和他有交情,你可以找他!”

    对呀,靳文礼也说过沈振山这人可交,那时不是还要收沈昊当干儿子来着,沈昊这小机灵鬼儿天天还去自己家里看电视呢,不如今天就直接找沈振山去!

    于是从拉链厂出来,骑着车又往靳家的胡同赶,到了沈家门口,就见沈昊正坐在院里吃面条儿呢。

    “小婶儿,你咋来啦,我好多天都没看见你了,靳奶奶说你回家去了!”吃得满脸大酱的沈昊立即放下筷子跑了过来,拉着叶水清的手让她坐下。

    “你爸呢?”

    “在屋里呢,我去叫他,小婶儿你等着!”

    沈昊说完就往屋里跑,不大一会儿沈振山就跟着他一起出来了,见了叶水清点点头:“弟妹找我有事儿?”

    “确实是有事儿想请沈大哥帮忙。”叶水清等沈振山坐下了就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

    沈振山起初有点不大相信,叶水清这么一个年轻小姑娘能做这么大买卖,但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在说谎,于是犹豫着说道:“帮忙倒是谈不上,只是让我管人还管钱,你真放心吗?”

    叶水清笑了:“沈大哥的为人我最是信得过的,我娘家的人都不见得能让我放心呢,我这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是真上了当吃了亏也只怪自己信错了人,况且书有数儿账是错不了的,沈大哥还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

    “弟妹,你说这几句话我最爱听,既然找到我就是信得过我沈振山的为人,以后要是丢一分钱我包赔就是了!”

    叶水清笑而不语,自己能有沈振山这么个人压阵,心里总算是有了底气,钱丢了就丢了,哪还能用他赔!当场就将书亭和库房的钥匙交给了沈振山,又把平时自己做的书目价位表也交给了他。

    沈振山虽然是个讲义气的人,但脑子却不笨,既然接下了这个活儿就不再用叶水清操一点心,先是去书亭那边按照叶水清定的价贴了通知:脱销书《谜案疑情》100本以上九折、500本以上八五折,零售不打折。然后自己就坐在书亭里守着。

    猴子找来的人没几天也过来了,叶水清跟着沈振山一起和这些人见了面,一共六个人,个个儿都带着一股子匪气,不过一见到沈振山就都变得很客气了,叶水清再一次感谢猴子给自己提的这个建议,今天要是换个人估计早就被这几人给辖制住了,哪还敢管理他们指使他们做事!

    接下来的日子,沈振山把这几个人都派了出去,让他们到处打听书摊有没有要货的,有的书摊先是被这些人吓得够呛,后来一打听原来是真的有货就都纷纷赶了过来,等见了坐在书亭里的发货的沈振山就把讨价还价的心思都歇了,进了这书亭感觉像是进了土匪窝一样,话都没敢多说一句,报了数量交了定金听完取货的地点就赶紧跑了。

    沈振山头一回堂堂正正地做事,自然是一心要弄出个名堂来,从儿子沈昊那儿拿来一本演算本儿,每天认认真真地做着记录。

    叶水清周日过来的时候,拿着演算本儿感动得直掉眼泪,这才几天的功夫,就买出去五千多本了,可见沈振山在这上面是倾注了心血的。

    “弟妹,你数数这钱,一共是一万四千五百六十块,我也算开了眼界,这辈子头一回数钱数到手软,你咋还哭了?”

    叶水清擦了擦眼睛,数了九百块钱出来:“沈大哥,这五百块是给你的,你先别急,我不可能让你白忙,要是没有你,我就是再着急也卖不出去这么多书。剩下的每人五十块,多出来的一百块作为奖金,平时你看谁表现好就多给点儿!告诉他们要是效益好,以后还能加钱。”

    沈振山也是异常感动,他最怕的就是别人不信任自己,可也万万没想到叶水清的买卖真做的这么大,还把天文数字一样的巨款交给自己管理,五百块钱自己得找多少活儿才能挣得到啊!这时,见叶水清也是真心实意地要把钱给自己,于是拿着钱嘿嘿一乐:“大恩不言谢,弟妹,咱们以后处着看吧,有了这钱我家那臭小子也能当个小少爷了!”

    “沈昊可不是一般的孩子,自立不说还特别懂事儿,将来上了学一定要好好培养。”叶水清觉得沈振山就是粗中有细的一个人,沈昊那么聪明绝对遗传了他的基因。

    有了沈振山这员大将,叶水清算是解决了一件心腹大事,又想等将来大哥大嫂下岗的时候再让他们到自己这来帮忙也是一样,现在暂时就不去招惹他们了。

    不过只这五千多本的书,叶水清就赚了七千多块,将钱存进银行里,叶水清晚上做梦都能笑醒,只不过醒来之后就更盼着靳文礼能在自己身边了,想让他瞧瞧自己有多能干。

    而接下来的日子,她就有时间专心处理崔必成那边的事情了。她打算先和李茹商量,然后再找崔必成让他做中间人跟老师们签合同。

    “和那些老师的合同你是怎么想的?”李茹笑着问叶水清。

    “我想要是辅导书我能三折拿货的话,那就六五折卖给老师,或者卖出去多少按这个数给他们提成,必须让他们尝到甜头才能卖力气推销。”

    “我说水清,你这会计学的课可没白听,这么会算计啦,要我说还应该再分得细一些,将来出书的老师多了难免良莠不齐,优秀老师和普通老师写的辅导书不能一视同仁。”

    叶水清连连点头:“我学得再多,在你面前也就成小学生了,具体怎么算折扣咱们边走边谈吧,要不去商店逛逛,买几件衣服再买些化妆品。”

    李茹应答了,接着又笑:“文礼哥不在家,你打扮给谁看?”

    “女人不就是要这样吗,就是给自己看也应该打扮得美美的,不然这么辛苦赚钱为了什么!”

    “水清,你变化真大,比以前有想法、有自信多了,你说得很对,女人就应该好好对待自己。走,买完东西咱们下馆子大吃一顿去,反正今天放学早!”

    两个人一路说笑着去了商店,买了不少的东西回来,叶水清特意让服务员找个了不显眼的袋子,把东西都放了进去,这样回家时就不会引起家里人的注意了。

    商量好折扣之后,过了几天叶水清又约了崔必成见面,谈合同的问题,因为两个人正好都在一个学校,于是中午在食堂吃饭时就把事情给定了下来。

    “水清,没想到辅导书这么有赚头,弄得我也想动笔了。”崔必成看了合同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意外。

    “可以呀,我举双手赞同,既然有想法就快写吧。”

    崔必成考虑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决心:“那行,我今天回家就开始写,不然教育局那点死工资真是什么也做不了,我也想让我爸妈那边生活能提高一些。”

    叶水清听崔必成抱怨家事就没跟着搭话,吃完饭就各自回了教室去。

    崔必成将老师都联系好之后,大家又约在了一起吃饭,乔威窃喜于总算又能见到叶水清了,坐在桌旁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带头签了合同就开始和叶水清聊天儿。

    “听说你慧眼识英雄发现了一位大作家,《谜案疑情》的作者何千就是你发掘的?”

    “哦,我也是误打误撞,何千是我在职工大学的同桌,现在也和我念一个专业,他本身就很有写作的天分,就是没遇到我也早晚会发光的。”叶水清很是谦虚。

    “那你们关系一定很好了,他还没结婚吧?”乔威开始有了危机意识,与名利双收的何千相比,自己这个小学老师就显不出任何优势了,像叶水清这样的女孩子也一定更倾向于风度翩翩、浑身充满了文艺气息的作家,更何况那人还和她是同桌,近水楼台才最容易处出感情来。

    叶水清哪能察觉出乔威话中的深意,理所当然地说道:“自然是非常好的,他把作品代理权都交给我打理了,我特别希望他能写出更好的作品。”

    乔威听了心里有些郁闷,但很快又燃起了斗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等着佳人主动倾心了,必须要想些办法才行。

    吃过饭后崔必成留下陪叶水清结账,两人走出饭店正打算分开时就听有人轻笑着说:“崔必成,你还骗我说和她没任何联系,那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叶水清呆看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肖月波,不明白她这是演的哪出戏。

    “我不说就是怕你捣乱,刚才那么些老师在一起吃饭你没看见?我和水清联系也是为了给家里赚钱。”崔必成无奈地解释着。

    肖月波冷笑:“你早就知道她也在职工大学上课,为什么不和我说,我要是不找人打听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我们家再不济不至于沦落到要靠一个摆地摊儿的养家糊口。我说你最近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这几天也是天天晚上不睡觉偷偷摸摸地写东西,原来都是为了她!”

    “你胡说什么,我说了是为赚钱,我写书是有稿酬和提成的,不懂你就别乱说!”

    肖月波不再理崔必成,而是看向了叶水清:“叶水清,你好大本事啊,靳文礼让你弄到手了,怎么现在又觉着摆地摊的没档次,开始想起崔必成的好了,是不是?你别忘了,你是个已经结了婚的人了,以后别再找什么写书的破借口联系必成,我们家也不缺那点儿稿费!”

    说完又指着崔必成说:“我爸已经给你联系好了,等你下个月进修一结束就去红旗二小当校长,还写书赚钱?你别让我爸我妈瞧不起你了,丢人现眼的,赶紧回家!眼前这点事儿算什么,到底谁过得好还要看将来才行,再说靳文礼不是很能干吗,怎么还要自己爱人出来赚辛苦钱?”要不是确实看见有好几位老师和他们在一起,肖月波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叶水清和崔必成两个人,但现在倒是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向叶水清显示一下自己家里的能耐。

    崔必成愧疚地看着始终一语不发的叶水清,长叹了口气:“今天的事儿是我连累了你,以后我让乔威跟你联系吧。”

    看着和肖月波拉扯着走远的崔必成,叶水清心里出奇地平静,也许有了肖月波的扶持,崔必成以后说不定也能有出息,不来往就不来往,各人有各人的命。

    于是此事过后,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乔威了,他这下子可是有借口三天两头地往职工大学跑了,又是说联系到了新老师,又是说卖出去的辅导书、练习册创新高了,总之只要有那么一点儿事,他就能过来找叶水清聊半天。

    等到叶水清将何千介绍给他认识的时候,乔威就更得意了,原来何千根本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出色,不但不出色,可以说长得比一般人还要丑些,又高又瘦还长了个尖条儿脸,看着都不像好人,他很有把握叶水清是不可能看上这个男人的。

    “乔老师,以后你还是别再费事往这边跑了,要是真出现了大问题再来找我吧,不然太辛苦了。”

    “不辛苦,你一个女同志都能付出这么多,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来回跑几趟又算什么,你兜子那么沉我帮你拎着吧。”乔威说着就伸手去帮叶水清拿兜子。

    叶水清不好意思抹他的面子,只好让他帮自己拎兜子,中午的太阳不是一般的烤人,秋老虎的威力还是相当的大,叶水清快走到车站时脸上已经有了汗珠儿,心里却在想靳文礼已经近四个月没消息了,她现在回家经常偷偷在屋子里掉眼泪,平时还要骗两边的父母说自己接到了靳文礼的电话,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水清,你擦擦汗吧。”乔威殷勤地从裤兜儿里拿出一块灰色的手绢儿递给叶水清。

    叶水清不想用,一个是因为怕脏,再一个也是觉得和乔威的关系没熟到那种程度,所以只是笑了笑并没接过去。

    “你看,你还和我客气,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拿着!”乔威只当叶水清是在害羞,就直接将手绢儿塞到了她手里。

    叶水清尴尬地拿着手绢儿,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两人正对着站在车站的时候,就听远处传来一阵轰鸣声,一时都有点发懵,这是什么声音怎么这么吓人。

    随着声音声越来越近,那低沉的轰鸣声也越发地撼动人心,远远地就见从学校那边飞速驶过来一辆摩托车,还没等众人看清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就已经一个急刹停在了车站旁边,等车的人纷纷避让生怕这个庞然大物碰到自己。

    躲开后又都用惊奇羡慕地眼神打量着这辆红得发亮的大摩托,挂斗摩托车和普通的小摩托还是见过,那都是有钱人才能买得起的,可像眼前这样气派的大家伙还真是头一回见着,这到底是不是摩托啊?

    这时就见坐在摩托车上的人带着茶色的墨镜,用一只脚撑着地,在叶水清和乔威之间来回打量了两遍,然后左边嘴角斜着向上一翘,随手摘了镜子盯着叶水清说:“刚才在学校门口儿还保持距离呢,怎么只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兜子也交给人家拎了,定情信物也跟着收下了?”

    叶水清不可置信地看着冲自己笑的靳文礼,半天没缓过神儿来,这人怎么能这样!近四个月音信全无地让自己担惊受怕,然后又突然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指责自己!

    靳文礼黑了也瘦了,但却是比以前多了一份气势、多了一份沉稳,那个张狂霸气地家伙是真的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靳文礼,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去哪儿了,不是说给我写信吗?你写了吗!你写了吗!我看你就是欠揍!”叶水清终于清醒了过来,随即抢过乔威手里的兜子冲到靳文礼面前就是一顿抽打。

    靳文礼赶紧抱住了她:“哎,媳妇儿,你就这么欢迎我呀,我还没问你送你手绢儿的这小子是哪儿冒出来的呢,你就先打起我来了。媳妇儿,天儿怪热的,就别动手了,等回了家我随便你打还不行吗?”靳文礼边说边笑着接过了叶水清手里的包。

    “这摩托车哪儿来的?”

    “买的呗。”

    叶水清又看了看这辆车才问:“多少钱?”说着便坐到了靳文礼的后面。

    “不贵,才八千块。媳妇儿,搂紧了,咱们回家喽!”

    轰鸣声远去了,车站的人才开始议论着到底是多有钱的人能拿八千块不当回事儿,然后又猜测那是什么牌子的车。

    乔威颓丧地低垂着头,苦涩一笑: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得够可以的了,叶水清原来是已经结过婚的人。不但结了婚,而且人家的爱人随随便便出手就能买一辆八千块的摩托车,再看刚才那人气势就不同于一般人,一见则让人望而生畏,尤其那双冰冷的眼睛扫到自己身上时,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和害怕。算了,自己就当是笑话一场吧!

    作者有话要说:文礼哥哥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