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5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听完靳文礼的话,叶水清心里一沉,走过去坐到靳文礼身边问:“为什么要退货?”

    靳文礼长出口气:“因为质量问题,每批货里都有五百多条拉链儿是残次品,最近的四批货一共有两千条这样的拉链儿,所以这四家厂子都吵着要退货。”

    “质量问题是人为的吗?”叶水清担心是因为工人的疏漏导致了质量问题。

    靳文礼摇了摇头:“不是,找人查过了,是有台机器老化造成的,退货不要紧只是我已经将货款都给了宋伟,现在根本拿不出钱来给他们!媳妇,我该怎么办?”

    叶水清拍了拍靠在自己肩上的靳文礼,也是沉思不语,靳文礼将脸埋在叶水清颈边闭上了眼睛,两人就这么在办公室里静静地坐着。

    “你先别灰心,你把厂里的情况和这四家厂子说明白,我们是真没钱,要是他们能答应只换不退,那咱们可以每家额外多送他们一千条拉链算是补偿,这样虽是赔钱但最起码暂时不用往外拿钱,我想他们也不想那么麻烦再另外找厂家,而且又能多得一千条拉链儿很划算的!不过,那台机器可千万不能再用了,宁可出货慢些也不能拿产品质量开玩笑。”

    靳文礼半晌抬起头看着叶水清轻笑:“媳妇儿,你这书真没白念,这法子好,我明天就去和他们商量,那机器是肯定不能用了,等以后手头宽裕了再买新机器。”

    “文礼,你真打算要把拉链厂做下去吗?”

    “当然,我还打算要扩大规模呢,媳妇儿,你别小瞧这小商品,需求量其实特别大,衣服裤子兜子上面都能用到。”靳文礼以为叶水清是嫌弃做拉链没出息,于是急忙解释。

    叶水清笑着说:“我没小瞧这厂子,我的意思是要是你真有这个决心要往这方面发展,那就不能什么都一无所知,你做拉链儿却对制作程序、品种类型还有机器损耗一点都不了解,这怎么能行?要我说,你还是应该去多学学这方面的东西,这样才能越做越精,不然将来市场上有什么变化你还是一样蒙头转向。”

    见叶水清提起这个事儿靳文礼变得别扭起来:“其实我早就想到过了,听说南方那边的厂子特别先进,我一直想过去看看,而且正好还有个朋友也要过去进其他货,还可以搭个伴儿。”

    “这是好事啊,那你就去吧。”

    靳文礼更别扭了:“我要去了你怎么办?”

    “我在家等你呗,还能怎么办,你不用担心我,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能照顾不好自己啊。”

    “我是担心我出门儿那么长时间,万一你被别人追跑了呢?还有你就不担心我在外面不老实啊!”靳文礼声音大了起来。

    叶水清忍不住笑了:“咱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反倒是你的自我评价很正确,你在外面肯定不能老实。”

    “谁说的?我以性命发誓我肯定不会乱来,就是想你了我也能左右手轮流自己解决,你敢发誓么!”

    “呸!说话越来越不要脸了,我有什么不敢发誓的,以为就你自己有两只手啊,我也有!”叶水清说着就在靳文礼脸上轻拍了一下。

    “那你让我看看你的手是怎么用的呗?”靳文礼说完涎着脸去亲叶水清。

    叶水清推开他:“你别闹,这不是在家里,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吃饭。”

    “现在厂里一个人没有,这和在家里有什么分别,你不答应我也走不了,要是这么顶着出去还不被派出所抓走啊。”

    叶水清瞄了一眼靳文礼下面搭起的帐篷恨得直咬呀,这混蛋刚才还愁眉苦脸的,这么快又开始不想正经事儿了,只不过虽然生气可也不能让他这么挺着。

    “你就不能让人省点儿心?成天就会想这种事,你自己想办法吧!”

    靳文礼嘿嘿一笑:“我有媳妇儿在呢,还自己解决那我不是傻吗。”说完就去拉叶水清。

    “你别拉拉扯扯的,我帮你还不行吗?”叶水清说着就伸手去解、开靳文礼的裤、子,把手覆了上去。

    “我说媳妇儿,你想这么糊弄我可不行。”靳文礼皱着眉不让叶水清用手碰自己。

    “那你想怎么样,我可跟你说这是在公共场所,你不能乱来!”叶水清见靳文礼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就往后躲。

    结果靳文礼直接越过她走到门口将办公室门反锁了,又顺手把灯也关了,转过身快步走回来一把抱住了叶水清:“没人会来,也没人能看得见,一会儿你坐办公桌儿上,我站着。”

    叶水清羞得脸通红,但又被靳文礼引诱得动了心,半推半就之下也就顺了他的意。

    两人在黑暗中摸索了半天找贴在了一起,靳文礼则是迫不及待地扶着叶水清的肩膀动了起来。

    叶水清坐在桌子上,紧紧搂着靳文礼不时压抑地呻、吟出声。

    “媳妇儿,这里没别人,你喊再大声也不怕。”靳文礼说完不等叶水清有回应,自己却先是兴奋得闷、吼了一声。

    “那你也快点儿,嗯……,你慢点儿!”叶水清被靳文礼撞得轻喊。

    靳文礼呼吸急促地笑着,声音因为过快的动作而有些发抖:“到底是快点儿还是慢点儿,嗯?要不我抱着你吧,这样还能更往里去些。”

    叶水清昏头昏脑地感觉自己被靳文礼抱了起来,晃晃荡荡地在屋子里走走停停的,只是身、下的动作却是一直没有停顿。

    “媳妇儿,你说我厉害不?平时私底下聊天儿,就老疤那人些,能做个十多分钟的都算是有本事了,哪像我能源源不断地箭箭连发!”

    叶水清同样急喘着发笑,吸了口气强抬起头吻住了靳文礼,用舌、纠缠住他,模仿着两人身、下的动作,靳文礼当时就不行了,踉踉跄跄地回到桌子旁边将叶水清压倒在上面一阵暴风骤雨般地疾驰才停了下来。

    “媳妇儿,我舍不得你,不想去南方。”靳文礼也不站起来,就这么压着叶水清不动地方。

    叶水清拨弄着靳文礼的头发柔声说着:“傻子,去那边是为了学习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方式,你总赖在家里、赖在我身边能有出息吗?咱们是夫妻,有一辈子的时间生活在一起,不差这两三个月的时间,你别这么婆婆妈妈的。”

    “行,那我下个礼拜天儿就走,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

    “你身上还有钱吗?”叶水清突然想起这件事。

    “还有三百块钱,够用了。”

    叶水清点了一下靳文礼的脑门儿:“三百块钱哪够!穷家富路,出门儿钱必须带够,我那儿还有两千都给你带着,你千万注意别弄丢了就行,这钱吃了喝了我都不心疼,可别便宜了小偷儿!你快起来吧,我腿都麻了。”

    靳文礼只说不要,两人争执半天最后靳文礼只答应带一千五,然后才不甘愿地站了起来,又将身子已经麻掉的叶水清抱起来,帮她穿戴整齐才一起回了家。

    之后靳文礼和那四家要退货的厂子都谈了一遍,谈得很成功,换了货不说还能白得一千条拉链儿人家是求之不得。

    只是靳文礼这次虽然赔了钱,但却是把拉链厂的信誉传出去了,进货的人都觉得有保障,也算是因祸得福。

    因为要出远门儿,所以靳文礼几乎是抓紧一切时间陪在叶水清身边,早上送她到车站,晚上去书摊接她,有时还偷懒歇上一天,中午就跑去职工大学和叶水清一起吃午饭,然后就一直在学校附近溜达等她放学,再一块儿去新安路卖书,看得李茹都羡慕不已。

    “水清,文礼哥是不是矫枉过正了啊,一下子从喝酒不回家变成寸步不离了,你这教育的可真好!”

    “他这不是要出远门儿了吗,要不也不至于,上次我走之后,你们领导后来说什么没有?”叶水清笑着解释,又问李茹上次自己去见社长之后的情况。

    “我正想说这个事儿呢,我们社长对你可是大加赞赏,说你自力更生创业不容易还为咱们社里清了一千多册的库存,眼光也不错,何千那本书就等着审核校对出版吧!首印5千册,老师那边的辅导书每本首印2千册,到时都按20%的数量优先给你供货,也就是出了书先给你卖,至于折扣嘛则是和书店一样让你3-4折进货,你看怎么样?等定价出来,你就能知道会赚多少钱了。”

    “哎呀,这让我怎么谢你才好呢!”叶水清听完感觉像做梦一样。

    “谢什么,我也不是做白工,再说印书的业务交给我哥了,说起来我们兄妹两个都占了便宜。”李茹是非常喜欢叶水清这个人的,不说别的就她这份勇于抛头露面做事业的胆识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自己能遇到这样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也真是很幸运,所以她也希望叶水清能与自己一起克服困难并肩前行。

    “可是还有一件事,进书要很多钱吧,我现在手里可没那么多钱。”叶水清想以前可以先拿书那是因为都是库存的旧书,这次不比从前,可是新出版的书,自己应该不能再先不交钱拿货了。

    李茹咯咯直笑:“都说了和书店一样你还担心什么,书店可是从来不预付书款的,你就放心吧。”

    叶水清这回真正是把心放进了肚子里,然后又开始想着还要给靳文礼准备哪些东西,一想到这些离别之愁也就涌了上来,要说不会想他那是不可能的,这人还没走呢自己都开始惦记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靳文礼出门儿的日子,一大早叶水清就又开始清点包袱查看东西。

    “媳妇儿,这些东西你都看多少遍了,又没人动不会有错儿的,你别弄了,呆会儿我吃完饭就去车站。”靳文礼走过来拉着叶水清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问:“你真不让我送你去火车站哪?”

    “真不让,你要是去了,我未必就能走得成。”靳文礼怕到时叶水清一哭,自己本来就舍不得她哪受得了那个场面,再狠不下心来上火车不就白费力气了吗,所以才坚持不让叶水清去送自己。

    但叶水清还是跟着靳文礼去了公共汽车站,因为时间早又是礼拜天儿,所以车站也没人,两个人站在站牌儿旁边,觉得心里有千言万语却是说不出来。

    过了二十多分钟,远远地看见车开过来了,靳文礼紧握着叶水清的手说:“媳妇儿,我可走了,你一定好好照顾自己,我到了那边要是打不了电话就写信给你,书亭你自己忙不过来就别出摊儿了,不差这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和猴子说了拉链厂要是有什么事就找你商量,账本等他整理好之后也会交到你手里,这样不卖书你也有钱花。我不在家你要是住不习惯就回你妈那儿去,每月给你爸妈交些生活费,宁可多交也别拿少了,要不你二嫂肯定要说闲话,咱不受那个气!平时上完课就赶紧回家,少和那几个男老师接触,他们不就是编书赚钱吗,用不着总请他们吃饭,万一哪个人没安好心你怎么对付?还有……”

    “行了,车过来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好歹是在家里,你一个人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才要多加小心,钱千万别离身,想吃什么就买,别亏待自己。”叶水清说到这儿忍了半天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

    靳文礼眼圈也通红,狠狠抹了两下眼睛拎着包袱就上了车,再没敢回头看叶水清一眼。

    叶水清看着汽车没了影,心里是万分难受,虽然靳文礼收购国库券的时候也经常去外地,但那都是周边的地方,顶多一个礼拜就能回来,而这次去却是归期不定,地方还那么远可真是通不上音信了。

    情绪低落地回了靳家,和婆婆说了自己回家住段时间的事,佟秀云知道年轻夫妻分别的苦处,也怕自己家里事儿乱再让叶水清受气,便也没多说挽留的话让她尽管回去住,叶水清谢了婆婆就回屋又收拾了自己的衣物,再次回了娘家。

    钟春兰两口子自然巴不得女儿回来住,高高兴兴地将叶水清迎进了屋,大嫂姚红也过来陪着说话。

    “大嫂,你有身子的人不用在这陪我,快去歇着吧。”

    姚红摸着肚子笑:“我没事儿,要不自己在屋里也是闷着,这孩子听话没折腾我,什么活儿都没耽误。”

    “那也不行,还是多注意些的好,我一会儿去买些鸡蛋你天天吃一个就行。”

    “你可别破费,哪有那么娇贵,你大哥也不能让的!”姚红着急了,不让叶水清出去。

    “我是给我大侄子补身体的,大嫂你凭什么不让呀!”

    钟春兰也笑了:“还不知道男女呢,你怎么知道就是大侄子?”

    叶水清暗自吐舌,自己又说走了嘴:“妈,我不过就是随便一说,侄子也好侄女儿也罢,反正我这个做姑姑的不能让孩子缺了营养。”

    钟春兰听完也不拦着女儿,只说等吃过中午饭再去也不迟。

    这时站在门口的张月英气呼呼地回了自己的屋子,给了躺在炕上睡回笼觉的叶胜志几脚。

    “你什么毛病,我刚睡着你又闹什么?”

    “睡!睡!睡!你一天就知道睡,你妹妹又跑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张月英说着又踢了叶胜志一下。

    “这是她自己爸妈家,回娘家看看又碍着你什么事儿了?”叶胜志不耐烦地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放屁!她要是回来看看我能说她吗?我可告诉你,我刚才在门口都听见了,你妹夫出了远门儿,没个一年半载都回不来,所以你妹妹这回可是要长住,你管不管!”

    叶胜志听完坐了起来:“文礼上哪儿了,不会是跑大买卖去了吧?”

    “你管人家干什么去了!我问你,你妹妹回来长住,吃的用的不是又多了一个人,本来就已经有一个吃双份儿的了,现在还来一个,当我挣的钱是大风刮来的,都供着你们家里人吃喝!”

    “谁吃双份儿了,我大嫂怀了孩子怎么能叫吃双份儿,将来你也怀上了不是一样的吃法儿?还有,你怎么不想想要是靳文礼出息了能不帮衬咱家吗?女人哪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也不想想你屋里的家具都是怎么来的!”

    张月英听完低头想了半天又说:“那也不能吃白食,已经结婚的姑娘长住娘家也就算了,还想白吃白喝,要是那样儿我下个月肯定不给你爸你妈交钱!”

    叶胜志没再理张月英,又躺回了炕上,任她在自己耳边唠叨,只是闭着眼睛不说话。

    正心烦时就听自己妈在外面喊:“胜志、月英,你们到我屋里来一趟,水清来了,有件事咱们全家一起商量商量。”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今天去看了《哥斯拉》,木有想到的是这个怪兽已经开始拯救世界、拯救全人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