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我不知道他在这儿,你别先发脾气。”叶水清和靳文礼小声说着,怕他在学校里惹事,然后又朝已经走过来的崔必成笑了笑。

    “你怎么也到这来了?”

    崔必成看到叶水清身边的人是靳文礼时,也吃了一惊:“单位派我过来进修,我在这读专科,你们呢?”

    “我也是和厂里申请的学习机会,文礼过来陪我吃饭,这就要回去了。”

    “你们感情可真好,那我先进去了。”崔必成和靳文礼点了点头就进了楼里。

    “这回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吧?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靳文礼仍是皱着眉头,他现在只觉得这所学校如龙潭虎穴一般,要将叶水清吞没,让自己再也见不到她。

    “不能换个学校吗?这里离家那么远。”

    “是离家远些,可去新安路方便哪,我每天三点半放学正好可以去那边出摊儿。学校目前只有这一所有自学教育,没别的地方可去。”叶水清自然知道靳文礼在想些什么,只是这种情况自己改变不了,而且也正好可以让靳文礼明白自己不是嫁给他就会以他为天,感情是相互的,靳文礼对自己好,自己自然也会对他好。

    反之,他要不懂得珍惜,那自己也会努力活的更好,绝不会像肖月波那样委曲求全,让靳文礼踩在脚底下!

    靳文礼一听叶水清三点半放学,一下子就歇了想天天过来接她的心,时间上来不及啊,心里就更着急了:“那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晚上去书摊那儿接你。”

    “随你吧,只要你不嫌麻烦就行。”叶水清不想为难靳文礼就答应下来。

    “你是我媳妇儿,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靳文礼非常不习惯叶水清和自己说话的方式。

    叶水清只是笑了笑,等到了教师室门口就让靳文礼回去了。

    放学的时候和李茹一起往车站走。

    看着李茹一路沉默不语,叶水清也不敢问她是不是还想着杨乐,又但不忍心看她这么消沉,就轻轻推了李茹一下:“是不是心情不好,我请你下馆子啊?”

    “没有,我是在想今天我们单位领导说的事儿。”

    “怎么了?”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我们领导说现在国家对书籍出版的政策有打大改革,会越来越宽松,而且单位效益估计也要和企业一样改制,让我们集思广益看能不能想想出路,提前做好竞争准备。”

    叶水清没太听懂李茹的意思:“怎么竞争?”

    李茹一笑:“说白了就是能出版一些受人民群众欢迎的书,现在的书籍种类太有限了,满足不了大家的精神文化需求,所以我在想那哪种书比较好卖。”

    “练习册!学校里学生做的练习册肯定好卖!”叶水清脱口而出,虽然自己没有孩子,可前世身边的人她是见识过的,就拿自己的大侄子来说,学习用的书那是成堆的买,大哥大嫂日子再苦也没在这上面省过一分钱。

    李茹眨眨眼,仔细想了想就说:“你这个思路挺好的,教育这一块确实很有发展,可是我们没资源,要是能认识一些老师就好了,让他们编写学生辅导书,小学的高中的,恢复高考之后许多人都愿意买这类书。”

    是啊,想法可行,但没写书的人也是没用,自己上哪儿找老师去呢?叶水清苦恼地想着。

    “咱们两个可真傻,守着学校说找不着老师,这职工大学里的教师、教授什么的不都可以吗?”李茹一拍脑袋,突然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对,还是你脑子转得快,明天咱们就和老师商量去!”叶水清也是兴奋地大喊。

    “水清,什么事儿这么高兴?”

    叶水清一听来人的声音就乐不起来了,崔必成还真是够烦人的,在哪儿都能碰上,见李茹正好奇地看着自己,只好勉强介绍:“这位是我原来单位的同事,现在已经调到教育——局工作了,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李茹,在出版社工作。”

    叶水清在说崔必成单位的时候卡了一下,教育局,崔必成在教育局工作,那肯定能联系到许多学校老师啊,这可是个现成的资源,可是一想到和崔必成接触叶水清又有了顾忌,自己和崔必成之间还是应该保持距离为好。

    正为难时,就见李茹已经双眼放光热情地和崔必成握了手,叶水清在心里左右衡量,最后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因为别人的眼光就放弃大好的发展时机,于是也和李茹一样露出笑脸跟崔必成提了自己的想法。

    崔必成答应得很爽快:“这个忙我还是帮得上的,不过是介绍些人给你们认识,但你们能保证这事儿可行吗?别到时候老师们累了半天,却书也不能出报酬也拿不到,那可就太坑人了。”

    “我就在出版社工作,能不能出版我还不清楚吗?只要你肯帮我们拉关系,我保准这事儿能成,到时按劳取酬不让你白忙活。”

    “我倒无所谓,编教材我也会,要是真好卖我也可以写,最起码小学辅导书没问题,这样吧,咱们找个时间我约几位优秀教师大家见见面,好好探讨一下,不过这书的销路在哪儿,现在也没有规定弄什么辅导书啊。”

    李茹神秘一笑:“学生是老师教的,题也是老师出的,买辅导书自然是为了提高学习成绩,等出了书老师可以先小范围做个推荐,之后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叶水清可真要对李茹刮目相看了,有这种想法可不是脑子转得快能说得通的,自己哪天非问问她是怎么变的得这么精明的!

    三个人走走停停,越说越起劲儿,到了公共汽车站又聊了半天,最后看时间晚了,才分别上车各自回家。

    靳文礼从厂里赶到新安路找到文礼书屋时仍又是扑了个空,书亭锁着门根本不像是出过摊的样子,他心里立时就憋了一口气,骑车就直接往回赶,刚到前街就看见叶水清正悠闲地在前面走着。

    “你跑哪去了,不是三点半放学吗,我去书亭那边也没看见你。”靳文礼追上叶水清将车一横就拦住了她。

    叶水清吓了一跳,再一看靳文礼才松口了气,再看他满头是汗也有些愧疚:“我和李茹聊天儿来着,没想到时间过得么快就来不及去新安路那边了,让你白跑一趟,对不起。”

    靳文礼本来想发火,但一看叶水清态度这么诚恳这火气也就消了不少:“以后别让我白跑了,走吧,我送你回家。”其实他是很郁闷的,明明是自己的媳妇儿,结果现在弄得像是在谈恋爱,住都住不到一块去。

    到了叶家门前,叶水清对靳文礼说:“你最近都不用去书亭那边,我和李茹有事情要商量,时间早我才会过去,要是晚了就不过去了,你别白跑。”

    “商量什么事儿?”靳文礼又问。

    叶水清哪能告诉他实话,只说就是卖书的事儿,让靳文礼别问了。

    看着叶水清进门后,靳文礼起了疑心,总觉得叶水清有事儿瞒着自己,回到家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着叶水清到底想打算做什么。

    一连几天也想出不来叶水清和李茹能有什么大事商量,而且想来想去最后都想到崔必成身上,他们两个以前处过对象,叶水清又在生自己的气,这要是让崔必成趁虚而入那自己也不用再见人了!

    靳文礼到底熬不过心里的疑虑,做了件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事儿,跟踪叶水清!

    早上不用跟,因为叶水清要上课,也只要在三点半之前赶到学样就行,靳文礼拿定主意特意把厂里的事提前交待完就跑了出来。

    到了学校门口,找个了角落守着,快三点半时学校里就有人陆陆续续往外走。

    靳文礼握着拳头咬着牙忍下了冲出去的念头,悄无声音地跟在了叶水清和崔必成的身后,事情果然按着自己想的那样发展了,他今天非要看看这两个人去哪不可!

    叶水清挺高兴的,这两天崔必成办事很有效率,已经帮自己和李茹介绍了几位优秀教师,事情基本定了个大概,今天约齐了人就打算研究细节、商量报酬,然后这些老师就可以着手编写辅导书了。

    李茹今天课少提前去饭店订菜,自己和崔必成则是下课之后赶过去就行。

    两人一路围绕着写书这件事聊着,特意都没去提其他的事,到了饭店时已经来了两三名老师,几个人一起说笑着等其他人。

    这都是些什么人?靳文礼意外于叶水清还约了崔必成以外的人,在外面看着后来又进去几个人坐在了叶水清那一桌,一直等到他们人全齐之后服务员开始往桌上端菜了,才迅速进了饭店。

    “同志,你想吃点儿什么?”服务员过来问靳文礼。

    “来碗面条儿。”靳文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想让服务员尽快离开,他好听听叶水清他们都在聊些什么。

    “水清,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却有一番雄心壮志,让我这个大男人都自愧不如。”乔威看着叶水清笑,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温柔,他之前是为了给崔必成面子才答应和叶水清还有李茹见面的,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是两个年轻的小姑娘。

    虽是小姑娘但说话办事儿却处处透着成熟,特别是叶水清很是善解人意,言语总是那么温和,不急不躁,让人心生平静,再加上薄施淡妆更有一股淡然的静美。

    他是起了追求的心思,但又怕仅见过两面就说出自己的想法过于唐突,只好借着这次编写辅导书的机会多增加两人的相处时间,也让叶水清能了解自己的优点。

    “乔老师过奖了,明明是为生活奔波,让乔老师这样一说我倒不好意思了,听必成说乔老师是区里最年轻的优秀教师,一定是有自己独特的教学方法,与您相比我差得远了,我以茶代酒敬您。”叶水清说着就举起茶杯与乔威碰了一下,然后又喝了一小口茶。

    乔威将自己杯里的酒全喝了,只一杯下去就觉得自己快醉了,能得佳人这样欣赏,再干十杯他都乐意。

    “啪!”靳文礼手中的方便筷子又断了,旁边的服务员暗自翻了下白眼没敢吱声儿,这人是来吃面的还是来掰筷子过瘾的,只点了一碗面他们饭店难不成还要搭上十几双筷子?不过,虽然心疼但也不敢去惹满脸阴沉的靳文礼就是了。

    这男的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看着对叶水清又是递纸又是倒水百般殷勤的乔威,靳文礼又换了又双筷子,他现在恨不能直接冲过去狠揍他一顿!

    叶水清是真看上文化人了,除了崔必成还弄来这么些男女老师,还要出书,难怪对自己说话也变得文绉绉地客气了,这要等专科毕业之后自己就等着被甩吧!不对,看这架式兴许都等不到毕业那天就得让人拐跑了!

    靳文礼再生气,却也不想让叶水清为难,一直等到席散了,那几个老师都走了才过去。

    “文礼,你怎么会在这儿?”叶水清诧异地看着走过来的靳文礼。

    “正好路过,看见你在这儿就进来打个招呼,也想问问刚才那些人知不知道你结婚了。”

    叶水清皱眉,现在的场景和对话倒是有种熟悉感。

    “我和他们只见了两次面,有必要说那么多吗?”

    “有没有必要是看人吧,对着有文化的优秀男老师当然是没必要了。”靳文礼冷笑。

    “文礼,你别误会,水清和李茹想到了一个赚钱好方法,正好我认识这条线上的人,所以才……”

    “你给我住口,你的心思就能见人了?你不是恨我吗,你当然巴不得能让水清和我分开,你自己可能根本都没对水清死过心!”靳文礼冷眼看着过来劝说的崔必成打断了他的话。

    “你怎么能乱说话,我和水清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都各自有了家庭,我以前是挺恨你的,但也没想过在结婚之后乱来,我当水清是朋友才帮忙的。”崔必成也很生气。

    叶水清直接站到靳文礼面前:“靳文礼,你以为谁都像你呢,挣了点儿钱就要找个女人撑场面,和那天相比,你和我不过是调换了位置,而且我什么也没做你凭什么就冤枉所有人,最该反省的人其实就是你自己!”

    叶水清和靳文礼喊完就头也不回地出了饭店,李茹和崔必成看了看靳文礼也跟着叶水清走了。

    靳文礼一个人站在饭店门口,低着头发了半天呆才迈着沉重的脚步打算离开。

    “文礼,上车吧。”

    “杨乐?你……”

    杨乐轻笑,眼里却没一点笑意:“你好歹还能当面儿问问,我却是连面儿都不能露,快上来吧。”

    靳文礼看了眼杨乐苦笑:“咱哥俩同病相怜。”

    叶水清气呼呼地回了家,坐在炕上生气,靳文礼显然是跟着自己去的,可见他是一点儿也不相信自己的为人,好像自己随时都能搞婚外情似的,这样下去自己和他什么时候才能稳定下来!

    虽然生气,但叶水清忙了一天也是又困又乏,想着这些烦心的事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咳!咳!”叶水清是被烟味儿给呛醒的。

    哪来这么大的烟味儿,叶水清从炕上爬起来,拿起手表看了看上面的夜光指针,才两点五十。

    之后借着外面的月光往外看,发现窗户外面还在冒着烟,脸色不禁沉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手机码字,不多说了。

    明天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