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7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想立即就见到叶水清,却又一点方向都没有,想回叶家问,但刚才听钟春兰的意思显然是还不知道叶水清为了念书办了停薪留职,所以自己问也是白问。

    想问印刷厂的人,又怕别人知道自己和叶水清闹矛盾,笑话自己不说,还会说叶水清的闲话,这样顾忌一多,靳文礼就更没了主意。

    他靳文礼这么些年何时曾这样困扰过,说话办事儿什么时候不是痛痛快快地解决,如今却是畏手畏脚地不敢多行一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憋屈了!

    “文礼,还好你没走!”

    靳文礼闻声抬头看去,发现是李昌立即像见到救星似的站了起来:“李哥,能看见你真是太好了!”

    “我刚才去机关那边了,回车间听说你刚走就追了出来,你和水清的事儿我都听说了,水清现在和小茹一起在职工大学上课呢。不过文礼,这回可是你做事过分了,有了媳妇儿哪能还在外面乱来,难怪水清生气连书亭都搬到新安路那边去了!”

    靳文礼叹气:“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我真的知道分寸,没做对不起水清的事儿。”

    “搂搂抱抱还叫有分寸?我看你根本没认识到问题的关键,思想也没转变过来,你呀再好好想想吧。”李昌对靳文礼的说法很不认同,但这是人家两口子之间的事儿,自己一个外人只能劝和不劝离,想必那个姓杨的也是这副德行,要不自己妹妹能憔悴成那样?

    靳文礼既然知道了叶水清的下落也就没心思再听李昌说些什么,而是打听了大概的位置骑着车直奔职工大学。

    因为职工大学和印刷厂之间跨了两个区,所以靳文礼一路上边打听边找,直到下午两点多才总算到了职工大学门口。

    靳文礼站在学校门前张望,却见里面冷清的很,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小伙子,你找谁?”收发室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问靳文礼。

    “师\傅,我打听一个人,叫叶水清,她在没在里面?”

    “学生这么多我可记不住,不过在没在你今天也找不着人,下午老师政治学习,学生都下课了,你明天再来吧。”

    靳文礼看着那人转身回了收发室,真恨不能大喊几声释放自己心中的郁闷。

    只是再郁闷,接下来还得继续找媳妇儿啊,不过这回靳文礼学乖了,他想自己既然拿不准叶水清会不会去书亭那边,不如直接到叶家那边等着,因为叶水清无论去哪,最后总要回家的,自己可不能再乱跑了。

    想到这,靳文礼又长途跋涉地往回骑,回去后先是跑去叶家问叶水清回来没有,知道还没回来后也不在屋里等,而是去了胡同口儿,坐在矮墙上点了一颗烟守着路口。

    叶水清背着包,里面满满的都是书,她刚从书摊儿那边回来,下午还不错卖出去五六本书,虽然去学校没几天,但她却感觉异常的充实,每天都在紧张地学习新知识,每时每刻都在拓宽自己的眼界,老师的幽默,同学间的自在相处都让她心情大好。

    一个月后就要考试了,如果自己能合格就可以报名学习大专的课程了,她真不敢相信自己会有成为专科生的一天!

    叶水清越想越兴奋,等自己念上专科后就要开始筹划些其他出路好再多赚些钱。

    只是家里不能总瞒着,可以预见爸妈知道自己停薪留职后,又要有一番争吵。

    叶水清脑子里不停地想着要解决的事情,余光无意间扫到了坐在矮墙上的靳文礼,脚步微顿便继续走了过去。

    靳文礼叼着烟看着走近的叶水清竟然有些胆怯,他发现叶水清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说不好是哪里变了可就是不一样了,像是多了朝气,整个人又漂亮许多,脸上化着淡淡的妆,眼神明亮清澈带着温和沉静,而当这双眼看向自己时,他只觉得心突然跳的厉害。

    这个情景仿佛就像是回到了他与叶水清第一次对视的那个时候,只不过他现在比那时更紧张、更不安!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在家里等我?”叶水清说话时嘴角带着微笑。

    “我……,我找了你一天,家里、书亭、单位还有学校我都去了,都没遇见你,你做了这么多事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叶水清语气平和:“文礼,我说过了我要有自己的事业,以后我不会因为你赚了大钱就任自己无所事事,我也要努力做出改变。我的见识太少了,需要多读书多学习才能有发展,你明白吗?”

    “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以后不那样儿了,要不你可以天天看着我!”

    叶水清说的话让靳文礼发慌,她和自己分开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么独立了,又为什么非要自己干事业而不是想依靠自己了?照这样下去,那等到叶水清事业有成那天,她是不是就要离开自己了?

    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叶水清为什么非要读书,又非要吃苦摆书摊儿,一定是她觉得有文化的人好了,所以开始嫌弃自己这个大老粗了!

    “你学的再多也是我媳妇儿!”靳文礼不自觉地又加了一句。

    叶水清失笑:“我也没说不是呀,不过我是不会监视你的,两个人要是到了那种地步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了,我只希望你能真正明白我为什么生气。”

    “那你今天跟我回家吗?”靳文礼更关心这个问题。

    “过几天的吧,等我把事情都想通了就回去,我知道你在外面要结识不同的人,只不过身体是自己的,酒还是尽量少喝。”

    靳文礼抿着嘴不说话,只看着叶水清,半天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来:“这是最近挣的钱,一共是七百三十块,你拿着吧,做事业没钱也不行。厂里的事我以后都不会让宋伟插手了,他的一万块钱也会想办法尽快还给他。”

    叶水清接过钱说:“那我就先收着,一万块不是小数目,你别太着急了,大不了先这么挺着,什么时候凑够了什么时候再还他,反正他也不是好人。”

    靳文礼见叶水清不但收了钱还替自己说话,心里立时就高兴起来:“我听你的,酒尽量不喝了,你早点回来,我想你了,媳妇儿!”

    叶水清点头:“你快回去吧。”

    靳文礼却非要送叶水清到家门口才磨蹭着离开。

    接下来的日子,叶水清一心扑在学习上,有不会不懂的地方,就追着老师或者是同学问,因为她为人处事成熟,有时天太热还会请大家吃冰棍儿,所以在班里很受欢迎,特别是男同志就没有不爱和叶水清说话聊天儿的,都觉得叶水清不像其他年轻女同志那样儿爱发脾气、爱挑剔,而且还经常能从她那里得到夸奖和鼓励,特别有成就感。

    靳文礼忙着拉链厂的事,因为订货的人越来越多,厂里的机器和人手都不太够用,所以每天也是忙得一刻不得闲,尽管如此他心里还是惦记着叶水清,就特意抽出半天时间去学校打算和叶水清一起吃顿好的。

    只不过这回他不骑车了,而是坐公共汽车去,这样能省不少时间,进了学校正好赶上吃中午饭,他也不知道叶水清在哪个教室,只记得李昌说过是在四楼,于是上楼之后只能挨个教室找。

    走到第三个教室的时候就看见叶水清了,只见她坐在位置上,桌上放着饭菜,旁边还围着三四个男的都拿着课本在研究什么,不时还说笑一通,然后又全都专注地听叶水清笑语嫣然地说着话,这时又过来两个女的,也跟着他们一起聊起来。

    这样的叶水清彻底颠覆了靳文礼的感观,他以前是喜欢叶水清,那是他知道叶水清长得漂亮还贤惠,对自己不只是好,而且还没有偏见,这些都让他既感动又怜惜,但此时的叶水清却是异常地光彩照人,有种说不出的美,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倾慕,靳文礼知道自己也还是喜欢她,可就是心里的感觉不太一样了,像是多了些东西。而这样的叶水清让他觉得这个女人随时都有可能洒脱地放弃自己去追求她说的理想和事业,这样的淡然又温柔的叶水清也让靳文礼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会越来越配不上她!

    “文礼!你怎么来了,吃饭没有?”叶水清正和同学聊着天儿,就听有人议论说门口站了个人不知道是找谁的,随意看了一眼,没想到是靳文礼,于是和同学打了招呼就走了出来。

    靳文礼摇摇头:“没有。”

    “那我带你去食堂吃吧,你等我一会儿。”

    叶水清回到教室将自己的饭菜让给其他人,然后才出来带着靳文礼去食堂。

    “你刚才和他们聊什么呢?”靳文礼打好饭菜和叶水清一块儿找地方坐下,然后就貌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就是讨论老师讲的习题,又聊聊考完试后学什么专业,我想多学些东西就和李茹商量了一下,我理科不是很好,所以她让我学汉语言文学,附带着去听听财会专业的课。”既然自己要做生意,就算学不好财务也多少应该了解一些基本知识,这样将来不会吃亏,李茹想得还是很周到的。

    靳文礼听了说道:“是啊,你不和李茹商量能怎么办呢,这些事我都帮不上忙。”

    “文礼,你怎么了,厂里的事儿不顺心?”

    “没有,就是看着你和那些男的说说笑笑心里不舒服,将来你是大专生了,还能瞧得起我吗?”

    “我有瞧不起你的时候吗?文礼,你要明白,我不只是在为我自己努力,也是为我们的将来在努力,我进学校的第一天就和别人介绍我已经结婚了,从来没想过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所有同学都知道我有爱人,你没必要担心。”

    “知道又怎么样,宋伟不也知道吗,还不是一样打你的歪主意,谁能保证这些男的不会打着学习的幌子讨好你!”靳文礼到底还是计较起来。

    “那我有理会过宋伟吗,我有像你那样丝毫不拒绝异性的亲密举动吗?我没什么前科让你去怀疑我的人品,我行得正做得端,你觉得不舒服我也没办法。”叶水清很冷静地反驳了靳文礼的话。

    靳文礼生气了:“你说得再好也架不住天天混在一起,反正我不放心你教室里那些男的,我就是有错儿也是为了应酬,再说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

    “什么叫混在一起?我是来学习的,你别乱说话,我在单位时还天天和车间的男同志在一块儿呢,那又怎么说,难到为了让你放心我就什么事儿都不能做了?再说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有好有坏,跟着你二哥的那个胡美妍,贴着你的那个邢丽都不是好人,但事儿不是她们一厢情愿就能办到的,男人不半推半就,她们就是再不要脸也没办法得逞,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你现在心里的想法和我那天的想法是一样的,在饭店的时候我有多难过、多伤心你知道吗?你有真正认为自己做错过吗?”叶水清终于失去了一直表现出来的冷静,含着眼泪质问靳文礼。

    靳文礼手忙脚乱地给叶水清擦泪水:“媳妇儿,是我不好,我是混蛋,我不应该不相信你,你就当我刚才说的都是屁话,你在学校好好学习,我一定支持你!学费够不够,我再拿钱过来。”原来叶水清也曾这样担心过自己,也曾和自己一样心里憋闷得难受,而她却一直都藏在心里,自己可真是个王八蛋!靳文礼看着哭得伤心的叶水清恨不得能抽自己几巴掌。

    “才不用你拿钱,我是在职读的,单位出学费算是培养我。”叶水清不想搭理靳文礼,拍开他的手自己擦。

    还好这时食堂人不多,也没人注意角落里的两人,靳文礼费了半天劲才哄好了叶水清,吃完饭又和她一起往教学楼里走,打算送她回教室后自己再回去。

    “水清!”这时有人在后面喊叶水清的名字。

    靳文礼和叶水清同时回头看,只是这一看不要紧,叶水清就先在心里叫苦了,崔必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接着叶水清又忍不住去看靳文礼的表情,只见他也正盯着自己,眼里全是质疑和愤怒。

    “我说你怎么宁可停薪留职也要跑这么远来念书,原来是因为他在这儿!叶水清,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听取建议,早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