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选了个礼拜天,叶水清和靳文礼一大早就开着小货车将煤和两筐苹果往叶水清娘家送。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叶水清以为靳文礼借了货车之后还要求人帮忙把东西送去自己家,没想到他却是自己驾驶小货车。

    靳文礼下巴一抬,表情很是神气:“你男人我是大梁的材料,媳妇儿你可别当我成是烧火棍用,开车我刚进酒厂的时候就跟带我的师、傅学会了,小事一桩!”

    看着靳文礼得瑟的样子,叶水清直笑:“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会的是不少,没白总和别人自称是爷爷,是我小瞧你了。”

    “那也分跟谁,在媳妇你面前,你就是我的姑奶奶!”

    叶水清听了咯咯笑着,靳文礼更是来劲儿地捧了她几句。

    说话的功夫,车已经开进了叶水清家的胡同儿,将车停到叶家院门前,两人下了车叫门

    不大一会儿,叶家人就都出来了,叶胜强和姚红都拿着锹准备帮靳文礼卸煤。

    张月英也是高兴得眼睛放光:“妹夫来啦,先进屋喝点水歇一会儿再干活儿也不迟,你二姐夫也拿锹去了,这么一车煤过冬应该是够用了!这苹果看着也好,比我们单位发的大多了。”

    靳文礼笑:“先运一车过来,不够我随时随地再送来,二嫂,你家今年买了多少煤啊?”

    张月英一愣:“买什么煤,这不是煤吗?”

    她没嫁过来的时候就知道叶家到了冬天煤是不愁烧的,叶胜志早就和自己说了,靳文礼手里有煤,他们家随便用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那为什么靳文礼还问自己买没买煤,难不成是问自己娘家?要是他也能给自己妈家弄一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于是立即又接了一句:“你是问我娘家吗?我妈家还没买呢。”

    靳文礼摇头:“二嫂,我是说你和二哥不是已经单过了吗,这煤是我送来给爸妈还有大哥大嫂家用的,你和二哥要是还没买的话我也可以帮忙弄些,到时按供应价卖给你们,你看怎么样?”

    张月英听完就傻了,这时取锹回来的叶胜志也呆在了当场,叶水清笑了笑没说话,钟春兰则推着靳文礼往屋里走:“快进屋呆着外面风大。胜强,你们两口子也先进来,等风小点了再卸煤。”

    一行人进了屋,钟春兰倒了热水又洗了几个苹果,还摆了两盘儿点心:“这点心还是文礼头两天拿过来的,我和你爸也吃不了,你们都吃了吧。”

    “妈,这点心你和爸别舍不得吃,爱吃哪个我再买,您也不用担心水清吃不着,她在咱家不缺吃的,我都是拣她剩下的吃,您看我身体还这么壮呢,您就别惦记闺女啦!”

    靳文礼话一说完,就把其他人给逗乐了,几个人说说笑笑热闹得很,姚红跟着笑了一会儿就准备上街去买菜打酒,晚上好招待靳文礼和叶水清。

    叶水清赶紧说:“大嫂,我和你一块儿去吧。”大哥大嫂挣得不多,没道理让人家花那么多的钱招待自己。

    “没事儿,我自己去就行,你回娘家就是客,又送来这么些煤,一顿饭还是能供得起的。”姚红知道叶水清怕自己花钱,就劝她坐着不让她起来。

    “大嫂,让水清和你一起去吧,想吃什么就让水清买。媳妇儿,我想吃鱼罐头,你给我买两盒啊?”因为近段时间开始倒腾煤了,靳文礼的收入又增加不少,跟之前比手头儿总算是宽裕些了,所以他也不想让叶胜强两口子多花钱,干脆自己先点了东西。

    “一看水清在家就说的算,文礼对自己媳妇儿真是好的没话说。”姚红不由得称赞起靳文礼。

    靳文礼嘿嘿一笑也没谦虚,他本来就做到了,自然是任人夸奖。

    叶水清和大嫂姚红出了屋子往院外走,路过二哥门前时隐约听见里面有争吵声,想必是二嫂和二哥闹起来了。

    既然达到了目的,叶水清也不再过多去想这个问题,二哥二嫂的事儿还是应该由自己爸妈处理,自己到底是嫁出去的人,不能多说。

    晚上和父母还有大哥大嫂吃了饭,靳文礼由叶胜强陪着也没少喝,吃完饭钟春兰便留两人住一宿再回去,反正叶水清那间屋子也空着,平时也一直有打扫。

    靳文礼确实喝多了,很痛快地就答应下来,等被一铺好就躺到上面呼呼大睡起来,叶水清则是和母亲说会儿话才回屋歇下。

    第二天一大早,叶水清和靳文礼早早起来开车回了靳家,收拾好之后就各自上班出摊儿去了。

    又过了半个多月,叶水清再回娘家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自打上次自己走之后,没过一个礼拜二哥就跑去和他们说不想单过了,还说之前是自己想偏了,又说张月英也知道错了,是他们一直沾父母的光,一个劲儿地认错儿想一起过。

    叶水清笑着说:“二嫂的态度还真是转得快,妈你是怎么说的?”

    “我能说什么,我还能和他们一般见识吗,既然你二嫂明白过来没人占她便宜就行了,要不单他们分开也不像一家人了。”

    “妈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没想法。”

    “嗯,你把自己的日子过红火了比什么都强,不用总想着家里,我和你爸总说,当初咱们那么拦着你和文礼处对象,可人家一点仇也不记还对咱家这么好,想想就觉得有愧。”

    “你们以后多疼疼这个女婿,我也对他好就行了,你和爸别想那么多。”叶水清在这点上还是很感谢靳文礼的,感谢他没有怨恨自己的父母。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大嫂怀上了。”钟春兰一提这事儿就笑眯了眼,自己总算是能看见隔代人了。

    叶水清惊喜极了:“真的啊?那太好了!”自己的大侄子有眉目了。

    她自重生后其实最担心的就是随着每个命运的改变,自己的两个侄子也会受到影响,万一要是没了着落,她心里怎么能过得去!如今可是好了,大嫂怀了孕,自己也就放了心。

    “可不是好吗!你爸高兴得到处和人说,你和文礼结婚也大半年了,是不是也开该考虑要孩子的事儿了?”

    “妈,我们不急,还是等生活安稳些再说吧。”叶水清其实挺害怕提起这件事的,自己到底能不能有孩子还是个未知数啊。

    “也是,等一年也行,你年纪是小,不过文礼可不小了,他们家肯定着急,这件事你得记在心里,听见没有?”

    “知道了,我明白。”叶水清答应着,心里却感觉茫然,她和靳文礼也没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却是一点动静儿也没有。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要过年了,靳文礼买了不少年货,又买了不少鞭炮,只等年三十儿晚上放个过瘾,佟秀云也说今年家里人全,这年一定要过得热闹些。

    结果这年过得是热闹,而且不是普通的热闹,大年三十儿晚上六点多,黄金华就开始嚷嚷肚子疼,众人起初还只当她又小题大做,只是等发现她连东西都不吃的时候这才重视起来,立即送她去了医院。

    医院除了值班的急诊大夫和两个护士别人都回家过年了,满走廊冷冷清清地就坐着靳家几口人,年是过不上了。

    黄金华闹腾了一宿,终于在大年初一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生了个七斤八两的大胖小子,这下可把靳文业乐坏了。

    “爸、妈,你们现在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吧,当初非要听那个大夫胡说,说孩子有残疾,幸亏当时我挺住了,还要感谢孩子他姥姥!”

    靳冠祥和佟秀云老两口自然是高兴,同时也后悔,这个孙子差点就毁在他们自己手里,所以都只是低头叹气也不反驳儿子的话。

    “还是我儿子有福气,大年初一的生日谁比得了?以后每年过生日都等于所有人替他庆祝,家家都欢欢喜喜的,我儿子就是有福!”靳文业得意极了,边说边瞄着靳文柏和靳文礼,自己的孩子可是靳家的长孙,他的这两个兄弟却是影儿都没有呢,以后看谁敢说自己媳妇傻、说自己长得歪!

    “孩子的爸爸是谁?”医生走了过来。

    “我是,大夫有事吗,我什么时候能看看孩子?”

    医生表情很沉重:“还要再观察几天才行,刚才科里的两个主任赶过来一起会了诊,你要有心里准备,这孩子双下肢可能有问题。”

    “啊!这不可能啊,大夫,刚才护士还说挺健康的,怎么这会儿又有毛病了呢?”

    “新生儿本就不容易发现问题,你孩子能现在发现还算好的,早发现早治疗,有多少是等到孩子长起来了才看出来的!”大夫说完就走了。

    靳文业过了半天才怔怔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老三,先别发愁,万一没什么大事儿呢,你说是不?”郑国芳嘴上劝着,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儿,隐隐带着嘲笑。

    靳文业谁也不理,只一个人坐在那儿,靳冠祥和佟秀云本是高兴,虽说这会儿情况急转直下但毕竟心里早有准备,难过的同时也还能保持平静。

    靳家人心焦地熬了四天,结果终于出来了,孩子双下肢先天畸形,根本没办法治疗,只能终身卧床,也判断不出叫什么病,最后在诊断书上写的是小儿麻痹。

    靳文业彻底崩溃了,将孩子抱在怀里发呆,叶水清站在旁边看见这孩子眉眼长得不错,再往下看就忍不住把头了转过去,孩子的两条腿蜷缩在一起,形状扭曲得让人心惊又心酸。

    靳文礼也是长叹了口气,给叶水清擦了擦眼泪,拍了拍她的肩膀也无话可说,这孩子本不应该生下来,是自己三哥硬要保住的,非要让他来这世上受一辈子的罪,可怜哪。

    “爸,事情已经这样了,孩子总要有个名字吧?”靳文柏看了孩子也挺不好受的。

    靳冠祥盯着自己的三儿子轻声说:“你不是说这孩子有福吗?现在看确实是有福,一辈子都要躺在炕上等着别人伺候,可不就是有福了?既然他亲爹都这么说了,那就叫靳福吧。”

    就这样靳家在一片愁云惨淡中度过了整个新春佳节,而周围的邻居也都知道了靳家三儿媳妇生了个畸形儿子,纷纷过来看望,更多的却是当成奇闻怪事来闲聊,弄得靳家人也不大愿意出门儿了,靳冠祥私下和家里人说这是老三害死崔家大儿子的报应,这孩子只能好好养大算是还债。

    叶水清再恨靳文业也还是心疼这个无辜的孩子,给孩子缝了床小薄被送到了靳文业屋子里,只不过靳文业愁得什么似的,黄金华倒没难过太久,对这个孩子也很喜欢,并没有苛待,也总算是让人放心不少。

    一天,靳文礼回到家从兜子里神秘兮兮地拿出两个小玻璃罐儿给叶水清看:“媳妇儿,快来看看你认不认得这东西!”

    叶水清正算卖书的钱呢,只抬头看了一眼随口就说了句:“这不是果酱吗?”

    “你怎么知道的?”靳文礼不可思议地看向叶水清。

    叶水清又抬起头,眨眨眼睛才反应过来自己话说漏了,于是赶紧找个借口:“我在书里看见过图片,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吓我一跳,这东西是老疤从南边带回来的,带了一整车,我拿回来两罐儿让你尝尝,要是觉得好,我就进几件儿。”靳文礼一下就释然了,打开一罐儿让叶水清尝。

    叶水清见玻璃罐儿里的果酱是绿色的自己还真没吃过,于是就吃了一口,味道还真是好:“这是什么做的,味道挺特别的。”

    “听老疤说,这果酱是弥猴桃口味儿的,至于弥猴桃长什么样我可就不知道了。”

    弥猴桃叶水清是吃过几回的,但当时也没觉得好吃,只是做成了果酱感觉却不一样了。

    “这东西贵吗?”

    “不便宜,进货就要一块七,一罐儿至少卖两块二,这东西也就是尝个新鲜,所以我打算少上些先卖着,要不那家拉链厂也快停产了,我没找到下家之前可以先卖这个。”

    “为什么停产?”

    “听说是政府的计划指标下调了,所以他们厂里的货积压太多卖不出去,再说又不是国营单位自然挺不住,厂长还要把机器卖废铁呢,这个果酱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得出去。”

    叶水清扔下手里的笔靠了过来:“卖废铁也太浪费了吧,那机器大不大,咱们能不能买回来自己做?”

    “媳妇儿,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咱们哪有地方和工人去做啊,难不成自己吃米还要自己种啊。”

    “不行就不行呗,我这不是想自产自销一条龙多好啊,你那果酱我看等明天到了市场先打开一瓶专门儿让人品尝,像你说的不过是图个新鲜,没准儿就有人一狠心买回去让家里人都尝尝呢。”

    靳文礼仔细思考了一会儿,不禁一拍大、腿:“媳妇儿,你就是我的财神爷,自产自销这个说得太好了,我要是能想办法把拉链厂承包下来,到时也就不用小打小闹地摆地摊儿了,我专门拓展销路去!这个事儿我要好好想想,果酱你说得也在理,明天我就按你说的做,大不了就浪费一罐儿也没什么!”

    “国库券眼看也要到期了,等拿到钱你还收不收?”叶水清只是提了个建议,也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靳文礼还真就上心了。

    “收当然要收,我还想当万元户呢,厂子的事儿明天我就找哥们商量去,媳妇儿,你脑子太灵了。”靳文礼兴奋得都坐不住了,恨不得赶紧天亮好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

    没过几天国库券到期,靳文礼和叶水清赚了二千多,再加上卖书、摆摊、卖煤和卖果酱挣的钱,两人已经是有了五千多块的家底儿了,只不过拉链厂那边也有了信儿,承包费用要三万五,和这笔费用一比较,五千块也就不值什么了。

    尽管这样靳文礼也没气馁,仍是四处联系承包的事,最后找了四个哥们儿大家凑齐了钱到底是把事儿给办成了,靳文礼摇身一变成了兴利拉链厂的小厂长,于是哥几个各自带着媳妇儿和对象聚在一起庆祝。

    “媳妇儿,猴子他们我就不说了,这位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兄弟宋伟,和我一个单位的,后来也不去上班了,倒卖钢材赚了大钱,这回承包厂子人家拿了一万块呢!事儿能办成,可要感谢我宋老弟。”

    叶水清笑着和宋伟点点头,这人长相很普通,看着也比靳文礼老成。

    宋伟也笑:“按利润分成,我又不吃亏,谢什么!靳哥,你可真有福气,嫂子长得这么漂亮,看得我这孤家寡人都想成家了。”

    “那你就赶紧的找对象儿啊,又不是条件不好,找什么样儿的没有!”靳文礼搂着叶水清呵呵笑,然后又频频举杯敬酒,众人又回敬他,口里都称靳厂长,靳文礼乐的都快飘起来了。

    叶水清挨着靳文礼不时劝他少喝些,又忙着给他夹菜,只是忙了半天就感觉有些不劲儿,于是便留心开始注意酒桌上的人,不大一会儿便发现问题所在了。

    问题就出在那个宋伟身上!叶水清余光瞄见那个姓宋的总是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往自己这边看,那眼神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作者有话要说:可能有亲误会光光的意思了,光光正文还是会按原来计划写的,杨乐和李茹会在番外里写,到时亲们可以有选择性地看,皆大欢喜啦!

    ps:明天要陪朋友看房子,晚上还要吃饭,所以不能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