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3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文礼头回见叶水清一副底气不足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你把我三嫂咬成那样儿,钱要回来没啊?”

    叶水清摇头:“我只顾咬她了,钱的事儿早就忘了,你三嫂也真是要钱不要命,你三哥带她去医院的时候,我看见她手里还握着那五块钱,而且现在还提什么钱,你三哥说不定要咱们赔多少钱呢!”

    “这账必须要一件一件算,医药费咱应该赔,不过我三嫂毕竟翻别人衣服又偷了钱,这事儿也要和我三哥说清楚。一会儿咱们过去看看她,再买些点心和两瓶儿罐头,先表个态,到时再看我三哥怎么说。”

    叶水清点头答应下来,又和靳文礼到街上的商店买了东西,回来的时候直接进了靳文业的屋子。

    进去后并没看到靳文业,只见黄金华躺在炕上直哼哼。

    “三嫂,我们看你来了。”靳文礼略弯下腰声轻和黄金华说话。

    黄金华睁开眼睛立即告状:“老四,你媳妇儿差点把我咬死啊,你看看我这胳膊,你三哥说等他回来还要带我去医院让大夫把伤口包上,因为我怀着孩子连破伤风针都没敢打,你媳妇太不讲理啦!”

    叶水清站在旁边看了看黄金华的胳膊,也吃了一惊,她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这么狠,黄金华胳膊上的那块肉几乎是让自己给咬烂了,自己还真是过分了,于是笑着说:“三嫂,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咬你,可我当时也是气的啊,凭良心说那五块钱就是我的,这件事有十分的错,最起码六分在你,四分在我。你把五块钱还我,我呢给你赔医药费,不过以后再有这种事我肯定还是不能忍,你最好离我家东西远点儿,这点心和罐头你先留着吃吧。”

    黄金华被叶水清软硬兼施的一番话说得直心虚,慢慢地从炕上爬了起来,顶着一头乱糟糟地头发看了看眼前的东西:“钱在柜子上呢,你自己拿吧,我也吃了不小的亏,以后肯定不翻你东西了。老四,你先给我拿块儿点心,再把罐头打开一瓶儿,咱们三个分着吃了,你三哥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我都快饿死了”

    见黄金华难得这么大方,叶水清笑着递给她一块点心,等靳文礼把罐头打开了拿碗给她盛了几块儿,靳文礼又说了几个笑话,把黄金华逗得哈哈大笑,气氛一下就缓和不少。

    正说笑的时候,靳文业回来了,见到屋子里的情景就是一愣。

    “三哥,你回来啦,我带水清过来给三嫂赔不是,三嫂的医药费我们出。”

    靳文业没立即回话,而是拿过柜子上的五块钱还给了叶水清:“钱你那去,其他事儿等等再说吧,我现在没心情,还要带金华去上药。”

    靳文礼立即又说自己可以跟着去帮忙,靳文业却说不用,没让去。

    “你三哥到底打什么主意呢,刚才你提给他医药费的时候他也不说行还是不行,这不像你三哥的作风啊。”

    靳文礼也在沉思,过了会儿才说:“别想了,反正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他愿意打什么主意就打什么主意,我奉陪就是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还能怎么着?我们道了歉,你看他提过一句我三嫂偷钱的事儿没有,我三哥就不是一个讲理的人,随他去吧。”

    叶水清想也只能等着靳文业主动表态了,只要他不过分自己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之后两人吃了口饭,就回屋歇下了,叶水清又想起了杨乐和李茹的事。

    “我问你件事,杨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非死缠着李茹不放,这不是耽误人家姑娘的婚姻大事吗,他自己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

    “我也听说这件事了,这个杨乐的为人不好说,弄不大明白,有时候觉得他挺正经沉稳的,有时又觉得做事儿很随意,像是什么都不在意,不过对我倒是很讲义气,我想他的病应该不至于严重到随时能死的地步,不过你还是和李茹说让她跟杨乐保持距离吧,我感觉他们两个的事儿不太靠谱儿,杨乐心思太难猜了。”

    叶水清点头:“我觉得也是,他家那么富贵,李茹就是和他成了也受罪,况且李茹还真就没瞧上他家的富贵呢。”

    “李茹确实是个不错的姑娘,不说他们了,今天够闹腾的,睡吧媳妇儿。”靳文礼说完呼吸就变得沉重起来,已然是睡了过去。

    叶水清也是累了,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砰!”叶水清再次被熟悉的巨响给惊醒了。

    靳文礼也醒了:“这什么声儿,是不是有人砸门?”

    “唉,是黄家的人,你三哥肯定又去黄家告状了。”叶水清就弄不懂靳文业到底在想些什么,妯娌间打架非要弄这么大的阵仗,黄家的人也是,每次都要等人齐了半夜过来,有毛病吧!

    靳文礼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上次他们也是这么闹的?”

    叶水清坐起来,开了灯穿衣服:“可不是吗,快起来出去看看。”

    靳文礼很是麻利地穿好了衣裤,打开门见自己爸妈也出来了,于是就说:“爸、妈,你们不用出来,三哥这回是冲着我来的,我去就行。”

    “这哪能让人放心,不行,我和你爸必须过去。”

    尽管佟秀云坚持,但架不住小儿子不让,靳文礼死活不许他们出屋,老两口儿没办法,只能回屋坐着等消息。

    靳文礼到了外面一看,果然是黄家的人在砸门,眯着眼大略看了就遍,对方估计来了十三四个人,于是将门打开了。

    “老太太,大半夜的带着一大家子人跑过来有事儿啊?”

    “小子,别装糊涂,我先看我女儿伤成什么样儿了再和你们老靳家算账!”老黄太太说着就去敲靳文业的门,等门开了就和几个女儿走了进去。

    不大一会儿就听她大声哭:“我的傻闺女哟,到了他们老靳家就没得好儿,给他们家怀个大胖孙子,人家非说有残疾,现在可好还让个后进门儿的小儿媳妇给欺负成这样,这胳膊不是废了吗!早知道有今天,我哪能让你嫁过来,都是你爸起的馊主意,他倒好两腿儿一蹬走了,让你留在这儿受苦!”

    叶水清听着老黄太太在屋里哭天喊地,又看了看面前气势汹汹的七、八个男的还是感觉害怕了,这老黄太太应该是将女婿也都带来了。

    “小子,你媳妇儿把我女儿咬成这样,你说怎么办吧?”老黄太太终于哭够出来了,指着靳文礼的鼻尖儿质问。

    靳文礼嘿嘿一笑:“老太太,我三嫂已经和我媳妇儿和好了,再说起因也是因为三嫂拿了我家的钱,不信你可以问问三嫂是不是这回事儿!”

    “呸!我闺女家不比你们家有钱啊,吃的穿的哪样儿不比你这穷酸小子强,还能拿你们家的钱?我没说你媳妇儿偷我女儿家的东西就不错了!我今天就非要个说法儿,你爸你妈呢,怎么这个时候就都装聋了!让他们出来给我个说法儿,不然没完!”

    靳文礼脸上笑容淡了下来:“是我没让他们出来,你们今天只和我说事儿就行,想怎么办老太太你说吧。”

    “我说?可以呀!医药费你们赔,额外再给我女儿五百块钱,我女儿伤得这么重,家里活儿肯定是不能干了,让你媳妇儿连伺候带收拾屋子洗洗涮涮干一个月就行,否则就别怪我这个做长辈的不客气了!”老黄太太话音儿刚落,她那几个儿子女婿就都往前站了站,还把手里的棍子横在了胸、前。

    靳文礼扫了这些人一眼,然后才说:“我和我媳妇儿回屋商量一下,您看成吗?”

    “哼,别耍花样儿,最多十分钟就给我定下来行还是不行!”老黄太太没多想,她认为就算靳文礼两口子打算躲进屋里不出来,自己这边这么多人也不是一扇门能挡得住的。

    靳文礼拉着叶水清回了屋,叶水清吓得手脚发凉:“这可怎么办?”靳文礼就算兄弟再多,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外面一堆凶神恶煞要是不答应老黄太太的条件肯定是要吃亏的。

    靳文礼却不着急:“媳妇儿,你觉得外面那些人哪个像是能玩命的?”

    “你要做什么?千万别闹出人命啊,大不了认了!”

    “认什么?一会儿你在屋里把门锁好,我出去对付他们,放心,吃不了亏!”靳文礼说完就走到炕边儿,从炕席底下抽出了一把将近一尺长的西瓜刀,长长的刀身在灯光的照射下不时泛着寒光。

    “你什么时候藏的这个?”

    靳文礼轻轻一笑:“一直都有,锁好门吧,瞧你男人给你撑腰!”

    叶水清听话地在靳文礼出去后锁上了门,然后撩起帘子隔着玻璃往外看。

    老黄太太见靳文礼出来得挺快,便得意一笑,只当他肯定会答应自己提出来的条件,只是等对方走近了才看见他手里那把长刀,脸上的笑容立即就挂不住了。

    “你这是干什么?”

    “不干什么,老太太,实话和你说吧,我家里一共连二百块钱都没有,不过呢我也看出来了,我今天要是不答应你们的条件,我和我媳妇儿肯定是要遭殃的,与其怎么都是个死,不如拉上几个垫背的。我靳文礼别的能耐没有,打个架砍个人还是很在行的,局子里也走过多少回了。我可不是在这儿叫板,今儿我就是丢了命,我外面的兄弟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我一个人换你们姓黄的全族老小,值了!来吧,谁先上?”靳文礼边说边拎着西瓜刀往前走。

    黄家的人立即吓得往后退了退,但还是有人不服:“靳文礼,别以为装凶就能不赔钱,告诉你,五百块钱少一分都不行!”

    靳文礼朝喊话的那人看了过去,见是老黄太太的二儿子,于是嘴角儿一翘:“爷爷就拿你祭血开刀了。”话刚说完紧接着举起刀对着那人就挥了过去。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见靳文礼的刀已经收回来了,刀刃上还挂着血。

    “疼吗?”靳文礼笑问。

    那人这才觉得大、腿根儿一凉,低头一看,裤子已经破了,腿上已经有了一条一指长的血口子,血正往外流呢。

    “哎哟妈呀,疼死我了!”

    “这算什么,下一刀你命根子就没了,你信不信?”

    那人立即不敢喊了:“杀人是犯法的,你别过来,要不我去派出所告你!”

    “这是我家,是你们三更半夜拿着家伙闯进来想要勒索钱财、意图行凶的,我这叫正当防卫懂吗?杀了你们顶多叫防卫过当,明白吗?你们多少人,我就自己一个,你看警察相信谁,你们死全是白死!赶紧的别他妈在地上爬了,你能躲到哪儿去,我现在就弄死你!”靳文礼故意把自己说得即使是杀了人也是应该的一样。

    昏暗的小吊灯在风吹进来的时候不停地晃着,众人看靳文礼那张冷峻的脸也是忽明忽暗显得无比阴森,再加上他手里还举着带血的西瓜刀真就跟对面儿站了个索命阎罗王一样,几个女的顿时吓得呜呜直哭。

    “文礼啊,有话好好儿说。你听大姨和你说啊,大姨年纪大了见你三嫂伤得那么重,一时生气才带着你这些哥哥弟弟过来的,你先消消气,都是一家人,大姨哪能和你认真,不过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说几句哀求的话也就算了,你这孩子怎么就当真了呢?快、快把刀放下吧。”老黄太太也是吓得腿真打颤儿,但一想到子女的安危就只能强挺着和靳文礼陪笑脸。

    “老太太,我可没看出来你们是想吓唬吓唬我,上次你们来闹我妈没让我和你们计较,你们就当我老靳家真没人了,是不是?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整个市里有没有我靳文礼摆不平的事儿,有没有能动我靳文礼的人,今天我不弄死弄残你们几个,我靳文礼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我爸妈还有我媳妇儿上次就被你们给吓着了,好些天才缓过来,现在又被你们吓得手凉脚凉的,我他妈的能放过你们谁!”

    “文礼、文礼,大姨一定给他们压惊,这有二十块钱你先收着,等明天大姨让你弟弟再送些礼过来,让你爸妈别和咱们一般见识,金华不是拿了你媳妇儿五块钱吗,大姨明天一块儿给你送来,好不好?”

    靳文礼看着老黄家的那几个男的,用刀指着他们:“就你们这孙子样儿还敢和爷爷叫嚣?这个时候就只会让一个老太太站最前面儿了,丢人现眼的东西,赶紧滚!五块钱我已经要回来了,谁看得上你们那几个臭钱!”

    黄家人哪顾得上什么丢人现眼,保命要紧哪,扶着挨了一刀的兄弟,架着老黄太太,扔下二十钱后,所有人一下子都溜得不见了踪影。

    靳文礼拿着刀敲了敲靳文业的门,轻声说着:“靳老三,你好样儿的,要不是看在爸妈的份儿上,我肯定让你生不如死,你好自为之吧,地上有你丈母娘扔下的二十块钱你出来捡走吧。”

    叶水清在屋里看得是心惊动魄,心里既激动又骄傲,家里能有靳文礼这样一个男人依靠着,就是有天大的事儿自己都不用担心害怕啊。

    看着靳文礼安慰了他爸妈几句才往这边过来,就赶紧给他开了门。

    “你可真行!”

    “媳妇儿,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靳文礼拿抹布擦刀,笑着问叶水清。

    “夸你呗,我男人有勇有谋,我能不高兴吗!我干嘛在屋里藏刀啊?”

    “我以前不是总和人打架吗,就怕夜里有事儿,留着防身的,要是这点事都摆不平那还叫男人?媳妇儿,你说话我太爱听了,你再夸我几句,再让我乐呵乐呵。”

    叶水清也不吝惜赞美,一会儿说靳文礼有男人样儿,一会儿又说靳文礼让自己崇拜,最后又说嫁给靳文礼有多正确,把靳文礼夸得自己趴被窝儿里乐得两腿乱蹬,搂着叶水清笑得一颤一颤的。

    第二天,黄家果然又来了三个人,送来了好些饼干、白糖还有水果,说是给靳家老两口儿还有叶水清压惊,靳文业则是连面儿都没敢露,后来见了靳文礼也没说什么话,靳文礼也不愿意搭理他。

    后来天越来越冷了,眼瞅着要入冬,靳文礼就和叶水清说:“我弄了几筐苹果,过两天给你爸妈送两筐过去,还有一车煤也一块儿都运去。”

    “行,哪天去你定吧。”

    靳文礼嘻嘻一笑:“哪天?只要你二哥二嫂在家,哪天都行!”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杨乐和李茹,光光会尽量在这文里交待清楚,因为这文本就是重生文,没办法再开另外一本嗒。

    ps:完结时争取各种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