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41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靳老三,你给我滚出来!”靳文礼拿着铁锹站在靳文业屋外面喊,只是里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文礼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回来就嚷嚷?你三哥不在家。”佟秀云和老伴儿听见小儿子的声音就赶紧都跑了出来,叶水清则是将靳文礼手中的铁锹夺下来,她可不想闹出人命。

    “妈,你和爸都别管,我今天非教训他不可,然后我就去老黄家要人!”靳文礼说完气得又上去踹了一脚靳文业屋子的门。

    “你三哥昨天就跟着你三嫂去了黄家,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你累了好几天了,先回屋里歇着吧。”靳冠祥劝着小儿子。

    靳文礼又站了一会儿,人既然都没在家那他再生气也没办法,只好不甘心地转身往回走,结果一转身却正看见从外面推门进来的靳文业!于是快步上前,在所有人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举着拳头就狠狠地对着靳文业的脸挥了上去!

    今天也该着靳文业倒霉,他是想着趁靳文礼出门儿在外,赶着回来再给自己和黄金华拿几件衣服,然后再回丈母娘家住些日子避避风头,没成想到底没躲开。

    他是自认没做错什么事的,之所以躲着靳文礼也是因为怕他犯混,有理讲不清,到时自己吃亏不划算。本来他就从来没打算过让黄金华做什么检查,谁家不都是等快生的时候才去医院的,也没见哪个孩子出什么毛病。

    偏偏黄金华昨天感觉肚子难受,自己又没在家,爸妈一着急就带着去了医院,结果却弄出个肢体不健全,这不是胡说吗!孩子还在肚子里就能看出来缺胳膊少腿儿了?他就不信这个邪,自己身体什么毛病都没有,孩子怎么可能有问题,说什么他也不能让自己的大儿子莫名其妙地就没了!但也知道想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反驳不了家里的,自己妈又把医院那些狗屁大夫的话当成圣旨一样,不过幸亏自己脑子快,悄悄儿地让黄金华回娘去告了状,他就知道黄金华她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果不其然这个老太太将八个子女都找来了,也唯有这样自己的孩子才能保得住。

    “哎哟!”靳文业正想着心事,进了门还没等抬头呢,就感觉鼻梁子一阵巨痛身子晃了晃站也站不稳,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靳文礼,你反天了,是不是,我可是你三哥你就敢打我!”靳文业捂着脸半天才缓过来,抬眼看去见是靳文礼瞪着自己,心里一颤,但也不服气。

    “我打的就是你靳老三,你就是个王八蛋,什么缺德事儿你都做!”靳文礼指着靳文业骂,接着还要上去打,却被靳冠祥给喝住了。

    “老四,不许再打了!”靳文礼回头看了眼恼怒的父亲,在叶水清的拉扯下只好退了回来。

    这时靳文业也吃力地站了起来:“本来就是,你凭什么打我,我自己的孩子用得着你操心吗?老四,你别多管闲事儿,要想管让你媳妇儿自己生一个去,到时你愿意怎么管就怎么管,我家的事儿你少操心!”

    “你他妈的爱生什么就生什么,我打你是因为你连自己爹妈都算计,靳文业,你等着报应吧!”

    “别动不动就来咒念谁这一套!爹妈怎么了,五个手指头长短还不一样儿呢,一碗水总有端不平的时候,这家里的人都看我不顺眼当我不知道吗,我五官长得不端正还是爹妈给的呢,我怨过谁了?孩子是我靳文业的,好坏我自己兜着,你管好你自己得了!”

    “行了文礼,别和他说了,我和你妈也累了,操不起这个心。老三,你眼睛的毛病是天生的,我和你妈是生了你,但也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更没有瞧不上你的时候,你心里要是这么想只能说是我们没教好你,让你尽往歪处想,不走正路,你好自为之吧。”靳冠祥是真的伤心了,被自己的儿子怨恨在心,他是既难受又生气。

    佟秀云眼里也透着失望:“你把金华接回来吧,还有那么长时间才能生呢,总在娘家住着也不像样子,你也说了孩子是你自己的,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和你爸不会再多说一句。”

    看着自己爸妈脚步蹒跚地离开,靳文礼指着靳文业说了句:“你就是个混蛋东西!”然后头也不回地拉着叶水清也回了屋子。

    进屋后,叶水清见靳文礼满头的汗就劝他:“你三哥鬼迷心窍了,不相信检查结果,咱们再着急也没用,谁也不想让他自食恶果,但他自己非要往肚子里吞就是神仙也救不了,我给你弄点水你先擦擦身子吧,衣服换下来我正好洗一洗。”

    靳文礼听话地脱了衣裳,也没用叶水清动手,自己弄了一大盆温水,拿手巾沾湿了细细地擦了一遍身子,然后换上干净的背心短裤,感觉凉快不少,火气也消了些。

    “我本来还高兴呢,没想到回家就碰上糟心事儿。”

    “那就先别想你三哥了,和我说说高兴的事儿吧。”叶水清想引着靳文礼讲讲收购国库券的情况,这样也能转移下注意力。

    果然靳文礼来了精神,脸上也有了笑容:“媳妇儿,这回可真是赚着了,我给你打电话不是说十块钱面值的五块钱就有人卖吗,后来价儿更低了,还真有人只认现钱,两块钱都愿意卖,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收了!”

    “啊?这也太傻了吧,亏这么多钱也卖?”叶水清听了有些不敢相信,那照这样下去的话,靳文礼这买卖也太好赚钱了。

    “主要是他们不相信国库券到时候能兑现,再说家里都穷得很,一年后的事儿也没人敢想,吃得上饭才是最重要的。”

    叶水清叹息:“也是,一年后就是给他们二十块也要让人家现在能活得下去呀。本来我还想着给你做几个好菜呢,现在也没心情了。”

    “你就是做了,我也没心情吃,一会儿咱们一起把钱算算,我也好和杨乐说去。”

    叶水清点头答应,但还是先给靳文礼做了碗过水面,又炸了酱在里面点了少许的清醋,凉凉快快儿地给他拌着吃了。

    等靳文礼吃完后,两人一个记一个算,最后才发现五百块现金都没花出去。

    “这样不行,看来周边的地方我都要转一圈儿才行,这量太少了,利再大赚得钱也有限。”靳文礼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走些地方。

    叶水清也挺赞同的:“也对,不过就是你太累了。”

    “赚钱还能怕辛苦?再说这钱赚得也容易,我再累心里也高兴啊,只是辛苦你多照看着些我爸妈了,我二哥和三哥是指不上的。”

    “放心吧,你不说我也会留心的,你还饿不饿,天都黑了,我再做点儿吃的吧。”

    “不用了,气都气饱了,现在困得很,睡觉吧。”

    叶水清知道靳文礼累坏了,于是帮他铺好被,关了灯也跟着躺了下来。

    “你离我这么近干什么,不热啊?”叶水清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就感觉靳文礼往自己这边贴了过来,手也搭上了自己的腰。

    “嗯,是热,不过这些天可把我给想坏了,还是搂着自己的媳妇儿才能睡得舒服,热也要搂着。”

    叶水清轻笑:“你出门儿这些天,就没遇见个瞧得上眼的村儿里姑娘?”

    “看上我的村花是不少,不过我严守阵地,所幸没有失守,等我缓过乏你就知道我存了多少粮了。”靳文礼边说边撩开叶水清的衣服,来回揉、捏,嘴角带着笑。

    “呸,你就吹吧,从未婚女青年到村花让你说个遍了。”叶水清实在是热着慌,拉开了靳文礼的手让他离自己远点儿。

    靳文礼吃吃直笑:“知道你还问,媳妇儿,你过来点儿,搂着睡我呗。”说完也不管叶水清如何,自己身子先往下窜了窜直接钻到了叶水清的怀里。

    叶水清脸一热,但也确实是想念靳文礼了,就没再推他,不过不大一会儿又忍不住出声了:“你轻点儿,行不行,咬得怪疼的?”

    靳文礼略松开了嘴,声音有些发闷:“我就是含、着也没使劲儿啊,媳妇儿,你身上真香。”

    感觉靳文礼又埋在了自己胸、前,叶水清也没办法,忍着些许刺、痛随他去了。

    “不行!”过了半天就听靳文礼嘀咕了一句,接着人也翻身坐了起来又压、住了自己。

    “你干嘛,不是累了吗,怎么还不睡觉?”

    “再累也睡不着啊,憋得不行,不信你摸摸。”

    “流氓!”叶水清小声骂了一句。

    “和自己媳妇儿耍流氓天经地意,真是想死了!”靳文礼动作迅速得很,先是趴在叶水清下面闻了一口,然后又半跪在炕上,根本等不及叶水清准备好便用了力气。

    叶水清疼得轻呼一声:“疼死了,你不能等一会儿吗!”

    “媳妇儿,我知道弄疼你了,不过再让我等一会儿,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呢,你忍一忍啊,一会儿就好了。”靳文礼先是直着腰,接着又紧紧抱住了叶水清,不停地粗、喘着。

    叶水清过了一会才好些,也不那么疼了,又感觉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一样,身上也是一会热一会冷的直哆嗦,一时忍不住双手搂上了靳文礼的脖子亲了亲他。

    突然靳文礼狠、动几下就停住了,黑暗中就听他笑着说:“这么快就完了。”

    “那你还不下去?”叶不清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

    “哪能下去,好几天没做才着急的,这次肯定时间长。”

    叶水清听了心里叫苦,自己也是挺享受的,关键是靳文礼一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啊。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靳文礼到底还是被叶水清给踹了下去。

    开了灯,叶水清擦了一下,不禁气道:“你看看,都出血了。”

    靳文礼看着手纸上淡淡的血迹吓了一跳,连忙跳下炕,往盆里倒了水端过来:“都怪我,媳妇儿,你疼不疼?我给你洗洗。”

    “一边儿呆着去,我自己洗!”叶水清下了地,将盆拿到一边儿背对着靳文礼开始清洗,其实刚才还是有些疼的,不过这会儿已经好多了,没什么大事儿。

    靳文礼抻着个脖子在后面偷看,边看边馋得直咽口水,自己还乐:“媳妇儿,刚才看手纸上的血,我感觉就跟又过了一回洞房夜似的,你让我帮你洗呗,你自己也看不见。”

    “不用看,你赶紧给我转过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看呢。”

    “我是光明正大地看,我自己的媳妇儿我还不看个够啊,你不上来我也睡不着。”靳文礼说着手又摸上了叶水清光、滑的背,从上到下地揉、按,叶水清烦得赶紧简单洗洗完事儿,关了灯催促靳文礼睡觉,靳文礼终于老实了,没过多久小呼噜儿就打了起来,叶水清总算是松了口气。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水清见靳文礼还沉沉睡着,就没叫醒他,自己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吃了早饭推着车准备上班儿,等出了院子就看见郑国芳站在屋前冲自己笑。

    “水清,上班儿去啊,这两天你们那边儿可够热闹的,半夜唱大戏不说,昨天文礼还把靳老三给打了吧?”

    叶水清听完郑国芳的话心里就来气:“二嫂,你既然在家怎么也不出来帮忙?”

    “姓胡的破鞋跑到他们屋里的时候谁又帮我了?我才不管他们老靳家的事儿呢,我只管好我自己就行,打得越热闹我越高兴!”郑国芳说完转头儿就回了屋子。

    自己难道没帮她吗?靳文礼不也是一直向着她说话吗?这女人真是忘恩负义!叶水清惹了一肚子气也只能认了,骑着车去了单位。

    快中午的时候和李昌说了自己要去出版社给李茹结账,李昌笑着说:“你太着急了,我妹妹最信得过你和文礼,天这么热还是别赶着过去了。”

    “那可不行,因为文礼出门已经耽误几天了,我可不能让李茹为难,这又不是她自己的买卖,我一会儿就能回来。”

    “慢点儿骑车。对了,水清,你和小茹关系好,你劝劝她,让她离姓杨的远点儿,要是让我妈知道了,还不一定能闹出什么事儿呢。”

    “我知道,放心吧。”叶水清笑着答应了。

    快到出版社的时候,叶水清就看见李茹站在马路边上,刚要喊她却又发现她脸色不是很好,正将手里的一个信封朝旁边的一辆小汽车摔了过去。

    叶水清立即加快速度往那边骑。

    “李茹,你怎么了?”

    李茹脸色发青,看见叶水清就拉住了她的手,指着那辆小汽车直结巴:“水清,你赶紧、赶紧让、让他滚!”

    叶水清扶着李茹,顺着小汽车的车窗往里面看了一眼,就见杨乐正坐在车里笑呢!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许多亲不理解靳老三的做法,光光做下解释。

    有位亲说得很对,那个年代人们是相当不重视产检的,也不相信孩子有问题的说法儿,再加上靳老三的心里问题,也就导致了他非要这个孩子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