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暂时顾不上其他,立即问靳文礼:“你摆个摊儿脑子也不闲着,又想到什么好主意啦?”

    “为了我媳妇儿能吃香的喝辣的,我这脑袋随时都在飞速运转,今天我摆摊的时候听到不少买东西的人抱怨,说是国库券虽然是给利息,但月月让完成指标太难了,谁家有那个闲钱往里填哪,正经那点儿工资都不够花的,还要响应号召买这东西。我起先听着也没觉得怎么样,可后来一想,这也是赚钱的好机会啊,我可以把这些人手里的国库券买过来啊!”

    叶水清听完直糊涂:“你想多买国库券就去厂里买呗,利息都是一样的,到时你们领导还能承你的情多好啊。”

    靳文礼在叶水清脸蛋儿上掐了一把:“傻媳妇儿,买单位的有什么赚头儿?要买就买那些等着急用钱人手里的,国库券对他们来说不如现金钱儿来得实惠,所以我可以低价收购他们手里的国库券儿,比如十块钱面值的我八块五收,这样到了明年这个时候十块钱不算利息我就赚了一块五,明白没有?”

    这想法太高明了,叶水清又惊又喜地看着靳文礼,忍不住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你脑子怎么这么灵啊,吃什么长大的?”

    靳文礼被夸得飘飘然,还一个劲儿地把脸往叶水清跟前儿送:“媳妇儿,你多亲亲我,我脑子肯定更好使,我这也是遗传,我们家祖上都是做生意的,要不成分能不好吗?你嫁我绝对正确,在咱们家我不但最聪明、最疼老婆,我还最能打架,谁也别想欺负你!”

    叶水清被靳文礼逗得直笑,捧着他的脸又连亲了十来下儿,夸奖的话也说了一箩筐,把靳文礼美得哈哈大笑,最后干脆自己趴在炕上捂着脸傻乐。

    “好啦,再乐肚了该疼了,我还有问题呢,你想的法子是好,可是也需要大量的现金哪,咱们一共也没多少钱,总不能都拿出去吧,再说就是都拿出去了也不顶事儿。”

    靳文礼坐了起来,沉思片刻才说:“确实是个大问题,我也想过了,等这两天我去找杨乐商量商量,让他再出些钱,到时分成儿。”

    “人家既然有钱自己去做好不好,干吗还和你分成儿呢?”

    “我不是早就说啦,他们杨家是没人会出面做生意的,一个是身份丢不起这个人,再一个也是因为确实没人,要不能抓着我不放吗?我也就是娶了你,要是真和肖月波在一起了杨乐他爸早就不理会我了!”

    “我把这件事给忘了,杨乐这人真挺不错的,不但有文化人还稳重,更难得的是肯和你真心实意地做朋友,可惜就是那个病拖累了他。”

    “瞧瞧你把他夸的,天上地下都少有似的,我文化水平是不高,但也一样稳重啊,脑子可比一些高中毕业的文化人儿灵活不知多少倍。”

    叶水清一听就知道靳文礼又暗讽崔必成呢,也不理他,只笑着说:“我不是一直夸你呢?你呀,是比我刚认识那会儿稳重不少,不过还是不够沉稳,我可和你说,这越往后啊打打杀杀那一套越没用,脾气修养都是历练出来的,你好歹也吸取点儿教训。”

    “我听媳妇儿你的,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手儿。不过媳妇儿你别光说我啊,今天你可是真吓了我一跳,操家伙的姿势就跟评书里说的穆桂英一样,我都傻啦。”

    叶水清脸红了红:“我也是被气着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你二哥也欠教训,喝尿也是活该!以后你要是也像他那样儿不学好,我也照样儿打你!”

    “我自认有高度的自觉性和自律性,不过也要媳妇儿你严加看管才行,习惯成自然,我被管习惯了也就不敢犯混了,你是说不?”靳文礼皮得很。

    “行啊,这有什么不行的,我肯定好好儿管理你,你喝了一瓶儿酒也没吃饭,我现在给你做饭去吧,正好儿我也饿了,你爸妈估计也没吃,正好一块儿吃。”

    “有我媳妇儿在,我算知足了,这个礼拜天儿我陪你回你妈家看看,这阵子太忙了一直没顾上,要不我丈母娘该挑理了。”

    两人又说笑一会儿,叶水清就去做饭了,饭桌儿上见佟秀云老两口儿唉声叹气地,只好又劝解了一番,不过这件事还要靳文柏自己想明白才行,不然谁劝也没用。

    到了礼拜天儿,靳文礼用自行车驮着一大堆吃的用的和叶水清一起去了叶家,因为天气热又给叶水清买了根儿冰棍儿,自己则汗流浃背地推着车,手里还拎着包裹,叶水清拿着手绢儿给他擦汗,还不时地将手里的冰棍儿递到靳文礼嘴边儿喂他吃一口。

    等走到胡同口儿时,就见打对面也走过来两个人,叶水清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儿,自己好不容易回趟娘家,怎么就这么巧碰上了肖月波和崔必成呢!

    肖月波也是老远就看见了亲亲热热地靳文礼和叶水清,下意识地手也挽上了崔必成的胳膊,崔必成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却没说什么。

    “真是巧啊,好长时间没见了。”还是靳文礼态度转得快,大大方方地打了招呼。

    “是啊,你们办完婚礼这还是头一次见呢,你还在市场摆地摊儿吗?水清调回印刷厂还适应吧,其实幼儿园老师的工资再怎么涨也比不上一线工人多。”肖月波下巴微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叶水清笑了笑:“摊子还在摆,其实我调回去还是有好处的,还没谢谢你送我的香水儿,我一直都没舍得用。”

    “没什么,那是从法国带回来的,特别珍贵。不过再珍贵也是给人用的,你不用过了期也是浪费,不过印刷厂油墨味儿那么大,就怕喷再多也显不出效果来。”

    “别光说咱们了,崔必成你也该升园长了吧?”靳文礼不想让叶水清受肖月波的嘲讽便转了话题。

    谁知一提这个,肖月波笑的更得意了:“刚才都说了幼儿园工资低我怎么可能还让必成在那儿呆着,当个孩子王能有什么出息?我爸已经托人将必成调到区教育局了,将来转正之后就是国家干部。还有啊,我爸单位要分房子了,等房子下来了我和必成就搬过去住,这回住上了楼房,以后再也不用生炉子烧煤了。”

    叶水清边听肖月波炫耀边暗自朝崔必成看了过去,只见他低着头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不过嘴角却是略带笑意,不禁想起视儿子如命的冯秀芝,如何肯让唯一的儿子分出去单过,还有那个总是帮腔的大姑姐崔丽茹也是一样难缠,难不成这媳妇换了人,她们的态度也就不样一了?还是说肖月波将那对儿母女给制服了?

    正想得出神,就听身边靳文礼声音大了起来:“那可真是恭喜你们了,等搬新家的时候知会一声儿,也让我和水清表表心意。咱们也别在太阳底下晒着了,不是都要回娘家吗,赶紧走吧。”说完还拿胳膊肘儿碰了碰叶水清。

    叶水清这才反应过来:“是啊,走吧。”

    于是四个人一对儿在前一对在后地进了胡同儿。

    “媳妇儿,你再喂我一口冰棍儿呗,热得嗓子都冒烟儿了。”

    “都化了还怎么吃。”刚才聊天儿的功夫,手里的冰棍早就化得不成样子了。

    “那还不快扔了,要不满手都是。哎,老王,给我媳妇儿来瓶冰镇汽水儿!”靳文礼手上腾不出空儿来,只让叶水清将手里的冰棍扔到旁边垃圾箱里,正好儿路过小卖店又叫里面的人给叶水清送汽水儿出来。

    那人麻利地开了一瓶儿,跑出来将汽水儿递给了叶水清,说是冰镇其实就是搁凉水里泡着的,不过也很凉快就是了。

    “瓶子我不着急要,钱也等有空儿再给就行。”老王笑着和靳文礼点了点头儿就要回屋里,叶水清立即掏出钱来塞给那人,然后先把汽水递给靳文礼让他先喝。

    “我不渴,就是怕你热着了,这都快到家了,我一会儿喝凉白开就行。”靳文礼摇头,等看着叶水清喝了一大口就嘿嘿直乐。

    肖月波在后面看着这情景,气得咬牙,小声儿说着:“故意显摆感情好有什么意思,还不是在照样儿过苦日子,一瓶儿汽水儿也值得大呼小叫的,拿那么多东西说不定就是为了装相儿,里面儿全是破烂货!”

    接着又推了崔必成一下:“你是死的啊,就不能多关心关心我,非要让我在他们面前矮上一截儿!”

    崔必成无奈地叹了口气:“日子过得好比什么都强,你不也说了他们过得不如咱们,我也不是那样外露的人,你非要我学他反倒更让人笑话。”

    肖月波哼了一声:“人是可以改变的,这事儿我先不和你计较。不过,你记住一会儿到了我妈那儿不许你提让你妈和你爸跟咱们一起住的事儿,我爸给咱们房子可不是为了让他们跟着享福的!就你们家里人那样儿,要不是我厉害点儿,还不让你妈和你姐给欺负死?你姐不是乐意往娘家跑吗,这回她就是住那儿我都不管了。等搬完家,逢年过节的串个门儿可以,平时少上我们家来,我可不伺候他们!”

    崔必成又叹了口气没说话,自己选择和肖月波结婚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虽然在工作上借了肖家的力,不过家里的事儿却是弄得一塌糊涂,再看看前面儿笑得甜甜地叶水清又想:日子苦也有苦的乐趣,最起码叶水清不会像肖月波这样和自己妈还有大姐闹得不可开交。

    和崔必成肖月波分开后,叶水清和靳文礼进了自己家院门,钟春兰和老伴儿都迎了出来,大哥大嫂也都跟出来了,只二哥两口子不见人影儿。

    “妈,我二哥呢?”叶水清边帮着往屋里拿东西边问。

    钟春兰看了看姚红没吱声,叶水清就知道里面有事儿,也不再问,等大哥和大嫂都出去了才又追问起来。

    “你二嫂正闹着呢。”

    “闹什么啊?”前世的时候也没见张月英刚嫁过来就闹啊。

    “闹着要分家,这不是你二哥结婚的时候没少让文礼帮忙吗,我和你爸也一直说人情是还不上了,但钱可不能让文礼再吃亏了,不过我和你爸也没想着这个钱都让二哥出,只想着家里人一块儿攒钱,没成想你二嫂知道这个事儿后就闹起来了。”

    “妈,我也没让二哥还我钱哪,您这不是寒碜我呢?”靳文礼连忙摆手。

    钟春兰一笑:“你是好孩子,只是日子都过得不富裕,这钱不还上我和你爸总觉得对不起你和水清,再说月英闹也不是因为不还钱,她是觉得胜志比胜强挣得多,大家在一起过再还钱她吃了亏,所以就想着要分开过,然后每月各自交十块钱存着还你。”

    “妈,我真不要这个钱,你和二嫂说让她别闹了。”叶水清听了直皱眉,这个张月英怎么不想想,结婚的那些东西都是给她置办的呢,还非要扯上大哥一家子。

    “说不说也没用了,其实她就是想分开过,不乐意和咱们一块儿吃饭罢了。”

    靳文礼眼睛转了转便有了主意:“妈,我也是您的半个儿子,我有个想法儿说出来你和爸参考一下,二嫂想分开过就分开过,像我们家就是这样,一个厨房各自吃个自的谁也不挑谁。您也不用发愁,等到了冬天她就知道难处了,到时我给您送过冬的菜和煤过来,看她着不着急!”

    叶水清也笑了:“这个说得对,要是不这样较一回真儿,二嫂以后也总觉得是自己吃亏,还钱的事儿妈您就别再和她提了,我不要。”

    钟春兰和自己老伴儿对视一眼,如今看来还是女儿嫁得好,在家也说了算,靳文礼有事儿也都向着女儿说话,这就行了。

    快中午的时候叶志胜和张月英回来了,见了靳文礼都热情得很,也提了还钱的事儿,还说尽快还,靳文礼只说不用,这可把张月英给乐坏了,她从来就没想过要还这个钱,只不过是因为害怕靳文礼不敢说不还而已,所以才说每月给十块钱的。这下一听不用还了,当然高兴,又见小姑子两口子带来这么些东西,吃的用的一大堆就更乐呵了,只等着他们走之后公公婆婆给自己家分东西。

    只是没想到钟春兰在吃饭的时候就把分开过的事儿说了,还说既然不用还钱那就也不用交钱了,每家各自吃各自的,张月英听完呆愣的同时也觉得挺好,要不自己家挣的工资多饭量却没有大哥家吃得多,天长日久搭的也就多了,只可惜叶水清带来的东西分不到了。

    吃过午饭离开叶家之后,靳文礼又单独去了杨乐家商量收购国库券的事儿,杨乐很是赞成,当即决定先拿两千块钱交给靳文礼去试试水。

    “他随便就能拿出两千块钱来?”叶水清看着钱发呆。

    “他有钱,两千块确实不少不过影响不到他什么,我明天就先往农村跑跑看,听说那里的生产队抓指标抓得更厉害。”

    “那你准备去几天?”

    “先去两三天吧,到了地方儿我往你单位打电话。”

    叶水清乍一听靳文礼要离开家两三天就突然感觉有些不舍了:“那你可快点儿回来。”

    “我还没走呢,你就想我了?你要是真心想我,那晚上就顺着我的意思来,让你亲哪儿你就得亲哪儿,让你摆什么姿势你就得摆什么姿势,要不等我走了你可没处找人去!”

    叶水清的离别之情一下子就被靳文礼张狂的样子给冲淡不少:“还亲你?我一口咬死你得了!”

    “咬我也认了,要不先让我亲两口你怀里揣着的这两个宝贝?这一走最想的就是它们,哎!”说罢还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

    叶水清又气又笑捶打了靳文礼一顿,最后到底还是让靳文礼解了自己的衣裳揉、搓了一通才算让他尽了兴。

    第二天靳文礼起了个大早,叶水清也跟着起来了,一直送他到街上。

    “对了,你抽空儿找李茹谈谈,她好像是和杨乐闹矛盾了,我看杨乐情绪也不高,你和李茹说说,杨乐身体不好,有什么事儿还是让着他些吧。”

    叶水清奇怪了:“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又见面儿啦,因为什么闹矛盾啊?”

    “好像是搞对象儿的事儿,我也不大清楚,反正你仔细问问吧,我走了。”靳文礼说着见街上没人,就又低头偷亲了叶水清一口才转身离开。

    叶水清等靳文礼不见了人影儿才有些惆怅地往家走,边走边想:李茹和杨乐是什么时候处上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锦绣》呢,光光大致已经修改完了,现在还要补上五千至六千字的内容,也是就说从83章开始更新内容,这个也算是福利啦,光光很实惠的……

    ps:只是没想到已经修改得什么都没有了,还是被站短警告了,锁中锁啊,全文锁期间还加个章节锁,jj好牛……

    争取本周之内更新修改完毕,不过光光真的不知道还要怎么改才行啊,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