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不能吧,那女的居然还敢跑到这儿来找靳文柏?叶水清真是想象不出这女人是有多大的胆子,不打算要脸了吗?

    “人在哪儿呢?”靳文礼皱着眉问。

    “下午就来了,二哥和二嫂都没在家,她就跑到妈屋里去了,妈气得不行一直让她走,可她非说要见到二哥之后才走,最后妈也出去了,没人理她,她就躺在炕上睡着了。”

    确实是不要脸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生活不容易,可也不能存心破坏别人的家庭啊,虽说靳文柏也有错儿,可他现在想改好了,别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最起码这些天一直安分地在家里呆着,这种情况下,这女的还纠缠不休跑到别人家里来闹就是找揍了!叶水清觉得自己可能也是受了靳文礼的影响,遇到生气的事儿不自觉地就有了暴力想法。

    “二嫂刚才回来了,在窗户外面看了那女的一眼就回自己屋里去了。”黄金华继续汇报着最新情报。

    “水清,你先去看看二嫂,拦着她点儿,我去劝劝看能不能让那女的先回去。”

    叶水清点点头,赶紧跑去郑国芳的屋子,黄金华则是乐呵呵地跟在了靳文礼后面去瞧热闹。

    “二嫂,你先别冲动,文礼已经去说那女的了。”叶水清刚到郑国芳屋子门口就见她手里拿着根木棒正往外走,于是急忙劝她。

    郑国芳脸都气白了,紧握棒子的手也在微微发抖:“水清,你是没看见那个臭不要脸的骚、货有多气人,这是他们老靳家的屋子,我怎么就不信没人能撵她走呢!可现在是,不但没人撵还一个个的都躲起来了,非等着我回来恶心我,这是什么公公婆婆?既然没人替我出头,那就我自己来,我非打死那个狐狸精不可!”说完也不再理叶水清,撞开她就往佟秀云屋子那边跑。

    叶水清是相当理解郑国芳的,但也明白一个人要是真不要脸了,其他人还真没办法,佟秀云老俩口儿那么大岁数了又不能动手把人推出去,黄金华更是个不怕事儿大的,肯定是巴不得能让郑国芳和那女的遇上呢,还真是够乱的,眼看着拉不住郑国芳,就只能追了上去。

    等追到郑国芳时,就见她正放轻了脚步悄悄地往屋里走,看样子应该要给那女的来个措手不及,于是不自觉地也慢了下来。

    到了门前,透过玻璃叶水清见那女的已经坐了起来,正笑着和靳文礼说话:“老四,我呢是来找你二哥的,他这么些天也没去看我们娘儿俩一眼,我就想问问他有什么打算?”

    “你想问去工地问也是一样,跑我家里来干什么?胡美妍,你和我二哥怎么回事儿我管不着,但要是把我爸我妈气着了,那就别怪我翻脸。”

    “老四,咱们也相处一段时间了,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吗?我自打跟了你二哥可就拿他当自己男人对待了,他可不能仍下我和孩子说不管就不管,今天也让你爸妈评评这个理儿,凭什么我就得吃这个哑巴亏!”

    这下不只是郑国芳窜火,站在后面的叶水清脑袋都气得嗡嗡直响,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说得那孩子就像她跟靳文柏生的一样,叶水清看着那女人画着两道又细又弯的眉,抹得跟墙一个颜色的脸再配上通红的嘴唇,坐在炕上翘着腿,黑色的高跟儿鞋还来回地晃荡,已经有了动手的心思。

    “你个臭不要脸的破鞋,我今天打死你!”郑国芳也忍到了极限,举着棒子冲进屋里照着那个叫胡美妍的女人就打了下去。

    那女的尖叫一声捂着脑袋就从炕上跳了下来直往靳文礼身后躲,靳文礼立即拦住了郑国芳:“二嫂,你先住手,我这不是撵她走呢,你消消气儿。”

    “老四,你今天要是还认我这个二嫂就赶紧给我让开,不然以后再别来往!”郑国芳声音带着颤音儿,用力地想挣脱开靳文礼的手。

    “二嫂,你听我说……”

    “靳文礼,你给我让开,你要是再拦着跟你没完!”

    靳文礼闻声愣愣地看着举着扫帚站在旁边的叶水清,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自己媳妇儿已经冲到自己身后将扫帚往胡美妍身上招呼了,边打还边骂:“不要脸的女人,有本事自己和靳文柏闹去,跑这来耍什么,你给我滚!”

    “老四,你救救我啊,这个臭女人哪儿跑出来的!”胡美妍拽着靳礼的衣服让他帮自己。

    “那是我媳妇儿,打你是应该的,你现在就是给脸不要脸!媳妇儿,注意安全啊,别伤着了自己!”靳文礼一听胡美妍骂自己媳妇儿,立即就变了脸,一把推开她自己站旁边瞧着。

    “打死狐狸精,让她搞破鞋!”黄金华不知什么时候也拿着扫帚跑了进来。

    靳文礼赶紧上前将她拦了下来:“我说三嫂你就算了吧,有这能耐早就应该使出来啊,何必等到现在?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呢,消停点儿吧!我三哥呢,还躲屋里偷着乐呢?”

    “你三哥刚到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黄金华心虚地扔下扫帚不看靳文礼,只盯着挨打的胡美妍瞧。

    “得了吧,这两天是他那些徒、弟送钱过来的日子,他还能出去?你赶紧回家去!”

    黄金华只好出去,站在门口儿继续瞧热闹。

    胡美妍这时已经被抽得满脸花了,鞋也掉了一只,也顾不上拣,在郑国芳和叶不清之间找了个空隙钻了出去,撒腿就往外跑,叶水清和郑国芳追到了院子外面,朝着她后背就把扫帚扔了过去,正打在胡美妍后脑勺上,围观的邻居纷纷叫好儿。

    “这是怎么回事儿!”靳文柏终于出现了,他从工地回来刚进屋儿就听见前面儿乱成一团了,再看哭得脸上跟调色盘似的胡美妍不由得有些生气。

    “文柏,你也看见了,你们家的人是怎么欺负我的!”

    “你来做什么,谁让你来的!”

    靳文柏说完又看了眼跟着动手的叶水清,就和站在前面的靳文礼说:“老四,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二哥,你就让你媳妇儿上手打人?”

    “我媳妇儿是帮着二嫂打的。怎么,你还分不清是非了?”靳文礼翘着嘴角儿斜眼瞅着自己二哥。

    “你就犯混吧。你,赶紧跟我走!”

    靳文柏说完拉着胡美妍就要走,郑国芳大声喊:“靳文柏,你还要不要脸,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儿你就跟她搞破鞋!”

    “你还嫌不够丢脸?我送她回去!”靳文柏不理郑国芳。

    “等等!二哥,今天你哪儿都不能去,要么你自己主动留下,要么我来留你!”

    靳文柏回头见自己弟弟从自己媳妇儿手里拿过了棒子,对着自己挑眉,心里便害怕了,靳文礼的脾气他是知道,自己要是再敢往前走,靳文礼就真能动手打自己,于是只能松开了胡美妍:“你、你先自己回去吧。”

    胡美妍也听说过靳文礼的名声,哭哭啼啼看了看靳文柏、才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接下来郑国芳什么也顾不得了,哭嚎着就上去撕扯靳文柏,靳文柏还想呵斥她,却被赶回来的佟秀云给教训了一顿。

    正热闹的时候,靳文礼拉着叶水清的手去了靳文柏的屋子。

    “你干吗呀?”叶水清问靳文礼。

    “我二哥就是欠教训,要不是他,你前些天能和我吵吗?今天还气咱爸妈。”

    “那你跑人家屋子里来做什么?”不会是想砸东西出气吧,叶水清想着。

    靳文礼走到桌子跟前看见上面摆了五六瓶啤酒和几碟子小菜,其中一瓶已经打开了,显然是靳文柏刚买回家还没等喝呢就听见前院儿出事儿了。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不怀好意地将那瓶酒拿了起来,走到外屋将小半瓶酒倒进了水池子里,然后就开始解裤、子。

    叶水清立即问:“你这是做什么?”

    “教训他呗,媳妇儿,你给我把风儿啊。”

    叶水清这才明白过来,靳文礼要做什么,哭笑不得地转过身子往外看有没有人过来。

    靳文礼对着瓶口儿尿了半瓶,然后才心满意足地提好裤子将酒瓶子送回里屋放到了桌子上,洗了手又带着叶水清去了外面。

    “行了,都别吵了,二嫂你今天也出了气,我二哥也知道错了,赶紧回家吧,丑儿出得够多的了。”靳文礼看了看吵得差不多的两个人,上前拽着靳文柏让他回家。

    靳文柏也觉得丢脸,正好有台阶下就任靳文礼推着自己回了屋子,郑国芳也只好跟着回去,叶水清实在想看靳文柏能不能喝那瓶儿酒,就也跟了过去。

    “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哪有深仇大恨,可别为了外人搅得家里不安宁,让爸妈跟着上火。哟,二哥你行啊,还买了酒和这么多好菜,想吃独食儿啊?”

    靳文柏叹气:“哪有的事儿,老四过来陪二哥喝几杯吧。”

    “好咧,我今儿个可有口福了。来,二哥,咱们先一人一瓶,我给你满上。”靳文礼说着就拿起那灌了半瓶子尿的酒给靳文柏倒了一杯,自己则是另外开了一瓶儿倒满了。

    叶水清直盯盯地看着这哥俩儿碰了杯,之后靳文柏一口将杯里的酒都干了,立即憋住气儿忍着恶心,这个靳文礼还真是让他二哥喝尿啊!

    “这酒今天不是味儿呢,又涩又苦,别是假的吧?”靳文柏一杯酒下肚儿,咂、着舌头品着嘴里的滋味儿直皱眉。

    “没啊,我喝着挺好的,我看是二哥你心有火嘴里发苦,吃口菜压一压。”

    靳文柏想想也对,夹了口菜就又和靳文礼推杯换盏。

    靳文礼一口菜都没吃,只陪着靳文柏喝完了那瓶酒就说自己明天还要出摊早起不能再喝了,接着就和叶水清手拉着手一块儿回家了。

    “你也太缺德了。”叶水清现在想想还觉得胃里难受,但一想到靳文柏喝了一瓶子的尿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算什么,我二哥就是太不像样子了,我对他这样儿的人特别痛恨,男人有钱不给自己老婆花、不对老婆好,在外面给别人养孩子,这还叫老爷们儿吗?我没揍也就不错了!”靳文礼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叶水清直乐:“你别装了,刚才不是还帮着那女的拦你二嫂来着,以为现在说几句我就不和你算账啦?”

    “媳妇儿,开恩哪,我是真烦我二哥的人品,你也看见我刚才的表现了,这都是你教育有方。”

    “我还望子成龙呢!你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你今天的表现是不错,不过还要经过长时间的考察才能确定你是不是真心的,是不是从思想上彻底改变了。”

    靳文礼只求叶水清不追究自己刚才的事儿,于是赶紧说:“放心吧,我一定牢牢记住媳妇儿你的教导,不断提高自己的思想政治质素,坚决抵制一切资本主义不良恶习,发誓效忠自己媳妇儿一辈子,你就是我的终身最高领导!这是今天出摊儿赚的钱,一共挣了五块二毛一,领导您收好。”

    叶水清接过钱又从里面拿出一块钱来递给靳文礼:“拿着吧,你的零花钱。”

    “哎,谢谢领导,花完了我再请示。”靳文礼美滋滋地将钱揣进了自己兜儿里。

    等路过黄金华门前时,叶水清没好气地说:“你三哥明明就在家里呢,还任你爸妈去对付那个胡美妍,自己躲在屋子里不出来?”

    “我三哥一向如此,没好处的事儿他都不靠前儿,你别为他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我不是生气,我是瞧不起他!”叶水清觉得靳文业比胡美妍还不如呢,除了陷害别人,剥削自己的徒弟,就连自己的父母也不放在心上,真不是个人。

    两人进了屋后,靳文礼搂着叶水清笑:“媳妇儿,你先别理我三哥,我和你说件事儿啊,今天我可是发现了一个赚钱的好路子!”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正在修改《锦绣之巅》,所以字数就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