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这两天上班的时候反复想着到底要不要约李茹一起去杨乐家,一方面她怕杨乐久不与外界接触,所以一旦遇到一个对自己不错的女孩子心就活了,可就他那样的身体状况要是结婚根本就是在坑女方,自己前世心脏问题就很大,自然知道像杨乐这样的人是能多活一天算一天,哪还能结什么婚。

    不过,另一方面她又担心是自己想多了,因为以杨乐的沉稳应该不至于不明白事理,所以也有能可能是他在家里太寂寞了,才想多叫上一个人去家里热闹热闹,而李茹和自己是好朋友,又照顾过他就一起约了。

    思来想去,叶水清决定还是约上李茹,到时自己留心看看杨乐的反应就是了,这样想好之后就去了车间办公室和李昌打了招呼,让他告诉李茹这个礼拜天儿九点到自己家,大家一起聚聚,李昌直接就答应了。

    下了班儿,叶水清和同事推着车一起往外走,到了厂门口儿就有人笑:“水清,你结婚也有两三个月了吧,自己也不是没车骑,靳文礼怎么还天天接你下班儿啊,你们小两口儿也太甜蜜了吧!”

    叶水清看了看正朝自己这边张望的靳文礼心里甜丝丝的:“两个人一起走有个伴儿,都习惯了。”

    “真羡慕你们哪,五车间的豆包儿和你前后脚儿结的婚,她男的成天喝酒,哪管她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儿,只要有钱买酒就行,饭吃不吃都无所谓,那才真是个混子。可不像你家靳文礼夜班儿还准时送饭过来,拿你当个宝!”

    旁边的人听了也跟着点头附和:“可不是,要说厂里能像水清那样在食堂随便点菜的人还真是没有,论疼媳妇儿这一点,靳文礼没说的,谁也比不上!”

    叶水清笑得连客气话都想不出来了,只是说:“还行吧、还行吧。”

    “媳妇儿,你怎么这么高兴啊,有什么好事儿?”靳文礼等叶水清过来了,看着她红扑扑的脸上带着笑就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同事都夸你对我好呢,我当然高兴了。”

    “你同事还真有眼光,你们单位应该设个模范丈夫、模范家属的奖项,到时我肯定年年拿奖状!”靳文礼眉飞色舞地一点儿也不谦虚。

    两人说笑着回了家,进了胡同离着老远就见家门口儿那边坐着一群人。

    “你这电视一搬出来,可把这些人乐坏了,我爸妈现在走路都带风,这些人都快把他们老两口儿捧上天去了,我妈一个劲儿夸你好呢,不过就是你看电视不方便了。”靳文礼看着父母喝着白开水、摇着大扇子和邻居们有说有笑的,也是打心里往外的高兴,同时也感激叶水清能这样为自己爸妈着想。

    “远亲不如近邻,邻居处好了比亲戚强,他们高兴就行,咱们还年轻努力赚钱,什么都能有。”

    等到了跟前儿,邻居们一看他们两个回来了都热情地招呼着。

    “小两口儿回来啦,文礼,我家今儿包了大菜包子,我这就给你拿两盘子过来,酱油我家还有就是没醋了……”

    “我家有,我现在就回去拿!”还没等那人说完就已经有腿快的跑回家去了。

    靳文礼真没想到自己也能有这么受待见的一天,以前谁见了自己不是绕着走,哪可能这么热乎。

    “叔,我能跟你一起包子吗,我吃半个就行。”

    靳文礼低头儿一看是沈昊,就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行,怎么不行!你能吃几个就吃几个,你小子长得还挺俊的,像你妈吧?”

    “反正不像我爸,我姑长得也漂亮,不过她们再漂亮也没我小婶儿长得好看,我小婶儿是世界第一大美女。”

    “瞧你这嘴甜的,和你爸没一点儿像的地方,倒像是我儿子似的。”

    众人听了跟着哈哈大笑,靳文礼也咧着嘴乐,突然肩膀被人捶了一下,回头一看正是沈昊的亲爹沈振山。

    “沈哥,这么有空啊,吃饭没,一会儿一起吃菜包子吧。”

    “你占我儿子便宜我可都听见了。”沈振山虽然是绷着脸,但眼里却带着笑意。

    “我可没那意思啊,你儿子机灵着呢,我想认他当干儿子,到时候好处可多了。”

    沈振山想了想说:“等过两年的吧,到时我这边能稳一稳,他也该上学了。”沈振山怕靳文礼是想拿这个事儿当借口帮自己,他不想欠人情债,就想等自己日子好些的时候再说。

    “行,不过这个干儿子我是认定了。”

    回屋换了衣服,靳文礼和叶水清跟沈家父子一起吃了包子,然后坐着和大家一起看电视,这时黄金华跑了出来,手里拿个板凳儿也坐到了人堆儿里,有人眼尖看见就问她:“三嫂,你屋里不是有电视吗,怎么还跑出来凑热闹?”

    “我屋里是有,我就是看你们这热闹才出来的。”

    “三哥让你出来吗?”

    黄金华连连点头:“怎么不让,我又没把家里吃的往外拿!”

    众人听了都哄笑起来,黄金华却不在意,看了看旁边的叶水清又大声说:“水清,你这金戒指什么时候买的,可真好看。”

    叶水清微愣,随即笑道:“这个不是真的,18k戴着玩儿的。”

    这戒指是靳文礼看香港片儿看来的,他自己戴不惯就特意跑金店给自己买了个金戒指非让她戴在无名指上不可,说是标明自己已婚妇女的身份,当然这戒指的真假是不能让黄金华知道的。

    “18k的啊,那看着也挺漂亮的。”黄金华盯着叶水清的手看个没完。

    大家正看电视看得起劲儿的时候,忽然就起了风,不大一会儿豆大的雨点儿就砸了下来,靳文礼赶紧抱着电视机跑进屋,叶水清则扶着佟秀云快步往屋里走。

    “三伏天儿,娃娃脸儿,这雨说下就下,媳妇儿,你以后离我三嫂远着些。”

    “为什么啊?”叶水清觉得黄金华有时傻得还挺可爱的,怎么还要躲着呢。

    “我三嫂平时看着傻,其实心眼可多了,她手脚不太干净,我妈有根儿银簪子就是让她帮着收拾屋子的时候不见的,所以咱们屋里的东西你还是都锁好。”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黄金华要是偷东西那就太烦人了。

    这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打在窗户玻璃上乒乓直响,再加上电闪雷鸣的很是吓人,不过叶水清有靳文礼搂着自己,却是只感觉安心。

    “哎呀,下这么大的雨,亭子还不得渗进去水啊,书要是湿了可怎么办?”叶水清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书来了。

    靳文礼也皱眉,不一会儿就又放松下来:“没事儿,有董明他们在呢,到时让他们包赔。”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整整他们也没什么,实在不行也没办法,到时晒干了打折卖呗,一样有人买。”

    叶水清想想也是,于是靠在靳文礼怀里放心地睡着了。

    第二天正好自己串休,叶水清急着看书受损的情况,早饭都没吃就去了市场,靳文礼不放心也跟着她一起去了。

    结果两人到了市场一看,自己书亭儿上面已经让人拿几块大塑料布给罩上了,开门进去检查一遍,书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叶水清既高兴又惊奇。

    “还能怎么回事儿,肯定是董明让人做的。”

    正说话儿的功夫,门口进来三个人,见了靳文礼立即弯着腰笑:“哟,文礼哥和嫂子来这么早啊,昨晚上那大雨可把咱们给折腾坏了,董哥亲自过来带着人把嫂子的书亭儿用塑料布给罩上了,又守了大半宿,雨小了的时候才回去睡觉,还嘱咐我说今天是嫂子出摊儿的日子,千万过来看看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儿。”

    “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不辛苦,文礼哥和嫂子没吃饭呢吧,我这就让人去买。看什么呢,赶紧去那边儿的摊子买豆浆油条去!”那人给了后面的人一脚,然后又开始奉承靳文礼。

    “他们这些人也挺有意思的。”看着桌上的豆浆油条,叶水清感叹。

    “他们不值得可怜,你想想要是我没有老疤他们帮忙下场得有多惨?这帮混子就是欺软怕硬的货,不用管他们。”

    叶水清点点头:“你说得对,我还是冷着脸吧。”

    靳文礼在书亭呆了一会儿,看没什么问题了才离开。

    到了礼拜天儿,李茹准时到了靳文礼家。

    “我听我哥说,今天有聚会,和谁啊?”

    “今天咱们去杨乐家,他特意邀请了你呢。”叶水清挽着李茹的胳膊和她一起走,靳文礼在前面领路。

    “杨乐?没听过,你家亲戚?”

    看着一脸茫然的李茹,叶水清直笑:“你这人忘性也太大了,我结婚那天让你帮着照看的人,你不记得了?”

    “原来他叫杨乐啊,我就知道他的病很重,还真没记住叫什么名字,我和他又不熟,跟着你们去干嘛?”

    “有什么熟不熟的,我和他还不熟呢!他和文礼是最要好的朋友,他的病你也了解,平时只能在家闷着,估计也是太寂寞了才想找人去聊聊天儿。”

    李茹一听心就软了:“也是,我看他懂得也挺多的,聊聊天儿也不错。”

    到了前街,靳文礼在一户独门独院儿的人家前停下了脚步:“就是这了,气派吧?”

    “气派!这门弄这么高这么大有必要吗?”李茹赞叹,单独有院子的人家也不少见,但能住小楼的可是从来没见过,眼前这扇漆黑的大门就够让人望而生畏的。

    靳文礼呵呵直笑:“人家院子里停着小汽车儿呢,门小了能行吗?”

    这下不但李茹咋舌,就连叶水清都有些犯傻了,杨乐家还有汽车,这得是多大的来头啊!

    靳文礼按了门铃,很快就有人出来开门,叶水清和李茹有些拘谨地跟着靳文礼进了小洋楼,只见里面实木的地板亮得能照出人影来。

    “这是沙发吧,真软。”李茹小心地摸了摸自己坐的地方,都没敢太用力坐下去。

    “我正想着你们应该快到了,没想到人就来了,快上楼来。”

    杨乐站在楼梯口笑着冲靳文礼三人招手,于是三人就一起走了上去。

    “杨乐他爸是干什么的?”叶水清趁杨乐带李茹去看医学方面的书籍时,悄悄问靳文礼。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说是有大能耐的人,咱们不用管那么多,有钱赚就行。”

    叶水清听话地不再打听,开始专心地观察杨乐对李茹的态度。

    “这楼上都是给你一个住的啊,你这书也太多了,这排书架上的书我们出版社都没有,还有这么多医学著作,你太幸福了!”李茹看着满墙的书真是羡慕极了。

    “我又不能出去,不看书还能做什么,你要爱看只管拿去,我身体不好,自然要多了解些急救常识和注意事项,这样也不会给别人添麻烦,其实也是盼着将来有一天医学发达了能治好我的病。”杨乐说话语速不快,语调也很沉稳,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让人看了觉得挺舒服的。

    “你能不自暴自弃就很难得了,平时都吃些什么药,看书也要注意时间,不能太过劳累,更重要的是心情要保持愉快。”李茹因为自己母亲心脏不好,所以对杨乐更是同情。

    杨乐听了嘴角儿上翘的幅度见大:“药也都是那些常见的,我就是盼着有人能时常陪我聊会天儿就足够了,文礼结婚时你能那么照顾我,我很感激,回来后就一直想请你到家里来吃顿饭,也希望你能认可我这个朋友。”

    “行啊,要不我也打算和你借书呢,以后常来就是了,文礼和水清都对我特别的好,你人品也错不了!”李茹也挺高兴。

    一直快到中午的时候,叶水清也没观察出来杨乐对李茹抱着什么态度,直到保姆将饭菜准备好了,四个人坐到一起时,杨乐给李茹夹菜她才算是明白过来,这个杨乐还真是对李茹有好感哪。

    因为靳文礼就是这样做的,所以叶水清很肯定杨乐也是这个意思。

    这边李茹对杨乐道了谢,接着就大大方方地吃了起来。

    吃过午饭,又坐了一会儿靳文礼三人就和杨乐道别,杨乐特意让人帮李茹将书提到楼下,自己也跟着送到了门口,看着他们离开。

    “我有件事忘和杨乐说了,你们等等我。”李茹说完也没等靳文礼和叶水清反应过来就转身小跑着回去了。

    杨乐本想要回院子里,却见李茹跑回来了就问她:“怎么了?”

    “有件事儿我想问问你。”李茹看杨乐家的保姆离得挺远就放心地开了口。

    “什么事儿,说吧。”

    李茹稍作犹豫就问了出来:“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杨乐嘴角不明显地抽、动了一下儿:“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我和你根本不熟,你还特意请我过来,又是借书又是夹菜的,我能不问吗?”

    杨乐轻笑:“那我要说是呢?”

    李茹一呆,脸也跟着红了:“你、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先问的你,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

    “那个……,你家条件这么好,我哪配得上,咱们两个不合适。”李茹低下头小声说道。

    “我家条件是比别人强些,不过却没有阶级观念,合不合适是两个人自己的事,你不用考虑太多。”杨乐安慰着李茹,他当然知道自己家条件会吓到许多人,而且自己也只是对李茹有些许好感,其实也谈不到太远的事情。

    李茹闻言仍是低着头,半天才抬起头看向杨乐,望着这个表情柔和的清俊男子,李茹一脸的为难,最后咬了咬牙才说:“我和你说实话吧,你千万别介意,我很愿意和你做朋友,但也只能是做朋友,你自己应该也清楚,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找对象结婚,我也不可能跟你处,我只想将来正常过日子,你家里条件再好,我也不可能毁我自己后半辈子。你好好想想吧,等我还书的时候你再决定要不要和我做朋友!”

    杨乐看着转身跑开的李茹,温和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刚才真以为李茹是惧怕自己的家世背景,没想到人家是嫌弃自己有病!可以说,这么长时间以来能让自己表错情会错意,猜不中心思的,李茹绝对是第一个!

    送走李茹后,叶水清在回家的路上和靳文礼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靳文礼却笑了:“我也是早就看出来了,你别以为杨乐没见过世面,他身体是不好,不过就凭他家里的背景多少女人宁可守活寡都想嫁给他呢,那可是一辈子吃穿都不用愁了,只等着被人伺候就行。”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那些女人乐意守活寡,李茹也愿意吗,我警告你可别乱来,你要是敢为了杨乐去陷害李茹,我跟你没完!”

    “我什么也不做,愿不愿意是李茹自己的事儿,咱们两口子谁都不参合,这总行了吧?其实李茹要是真能和杨乐成了,那也是她的福气。”

    “屁话,病成那样儿还有什么福气可言,你给我消停点儿。”叶水清瞪了靳文礼一眼。

    靳文礼连忙举手:“我明白,我保证什么都不管。”

    叶水清不再理靳文礼,想着哪天抽空儿去找李茹谈谈。

    又过了几天,靳文礼因为晚上要会朋友,所以接叶水清下班后就出去了,叶水清心里存着一件事也没来得及和靳文礼说。

    今天单位发了动员通知,说国家恢复发行国库券,要求每个人都要认购,这项工做还要作为一项考核先进的硬性指标来完成,叶水清想李昌是车间副主任,那自己应该买多少才合适呢?这事儿还要和靳文礼商量一下才行。

    在屋里闷坐了一会儿就想出去看电视,却在门口儿碰上了二嫂郑国芳。

    “水清,要出去啊?”

    “没,就是想看会儿电视去。”

    “唉,早说啊,和他们挤什么!走,到二嫂家看去!”郑国芳说完也不管叶水清答不答应,拉着她就去了自己的屋子。

    叶不清虽然不知道郑国芳为什么突然这么热情,不过自己还从没进过靳文礼二哥的屋子,确实挺好奇的,于是也不推脱跟着郑国芳走了。

    等进了屋子后才发现,靳文柏不是普通的有钱哪,屋子里布置得那叫一个漂亮,外屋有自来水不说,里屋还有席梦思的弹簧床,更令人吃惊的是开着的电视居然是彩色的,头顶上安的也是变色的小彩灯,真是太时髦了!

    “怎么样,二嫂这屋子还行吧?”

    “你这屋子要是说还行,那我住的可就没法儿说了,二嫂找我有事儿吗?”叶水清听出郑国芳话里的炫耀,便顺口捧了她一句。

    郑国芳本来还挺得意,一听叶水清问自己笑容就没了。

    “水清,咱们都靳家的儿媳妇儿,也都是女人,处境想法儿没有差别,二嫂今天就是想和你打听打听,老四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有没有提过你二哥的事儿?”

    “二哥的什么事啊,我还真没听他说过。”叶水清有些糊涂了,这个郑国芳还真奇怪,自己丈夫有什么事还用问别人吗?

    郑国芳盯着叶水清看,见她不像在撒谎,才又低声说着:“二嫂也不怕你笑话了,你二哥可能是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这事儿估计文礼也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jj抽的好吓人哪,光光还以为网站被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