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4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被靳文礼逗笑了,本来倍感紧张的情绪也一下子完全放松了。

    “媳妇儿,是这儿吗?”在叶水清身、上唇、手并用的靳文礼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几次跃跃欲试之后便开始问叶水清。

    叶水清笑着摇摇头,靳文礼连忙再换位置,接着又问:“这回呢?”

    “应该也不是。”叶水清回答得很犹豫。

    “那到底是哪儿啊,好媳妇儿,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快告诉我啊!”靳文礼急得一脑门子的汗,来回地磨蹭却不得其门而入。

    “你再往下、面儿一点。”

    靳文礼立即照做。

    “滚蛋,不是那儿,不是!我说不是你没听见?别动,你先别动!”

    “媳妇儿,你不是逗我玩儿呢吧?今儿晚上洞房花烛夜,你可别和我开玩笑啊!”

    “放屁,我还让你弄得生疼呢,我能和你开玩笑?你身子低来下点儿,我帮你。”叶水清前世和崔必成在一起时其实就已经多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如今也是生疏得很,只能亲自动手摸、索试探着来。

    叶水清看着和自己近在咫尺靳文礼,半天才不确定地问了句:“你完事儿了?”

    靳文礼脸腾地一下就红了,小声儿支吾着:“我、我哪知道你会上手啊。”他做梦也没想到叶水清能用手去摸自己,结果一个激灵就交待了。

    叶水清见靳文礼脸上的颜色越来越深,挺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抬起手搂住他的脖子闷笑出声,身、体、抖、动得也越来越厉害,几乎要笑晕过去了。

    靳文礼窘得只能保持这个姿势不动,只是叶水清贴着他这样挨、蹭没一会儿就又有了反应,立即又得意起来:“我刚才是没准备,体力可是好着呢,怎么样,恢复得快吧?媳妇儿,这回你好好儿教我呗。”

    叶水清笑着点头,慢慢引导靳文礼。

    这一次靳文礼可是很快就通了门路,却又不敢再进一步了:“媳发儿,他们都说女的第一次特别疼,这可怎么办?”

    “这个好办,你下去什么都不做就行了。”

    “那怎么行!”

    叶水清鼻尖儿上都是汗,拧了靳文礼一下:“那你还问这些废话做什么,早晚也是要疼的,你干脆点儿,行不行?”

    “那媳妇儿你可忍住了,我尽量快点儿。”

    只这一句话让本来已经收了笑容的叶水清又开始憋着气儿的乐,这样纯情的靳文礼还真是挺让人怜惜的,男人要是快了那才真是没脸呢!

    “你不是说快点儿吗?怎么还没完事儿!”叶水清有些难受了,刚才自己疼了那么一下子之后,慢慢地感觉就好多了,但靳文礼这已经是第二回了,自己这身体毕竟是初次时间一长就挺不住了。

    “媳妇儿,我才明白过来这事儿不能快,我这儿速度可以加快,但过程必须长,我现在就跟做神仙似的,那种好受的滋味儿说不出来,我可是离不开你了。”靳文礼有了方才第一次的短暂经验,这回上阵可是真正找到了甜头儿。

    “我疼着呢,你只顾自己高兴啊?”叶水清只觉火辣辣地疼,自己前世嫁给崔必成时虽然也疼,但两人都害羞所以也是匆匆忙忙地了事,哪像这个没羞没臊地家伙这么没完没了的。

    靳文礼见叶水清疼得直皱眉,也担心,于是又坚持了两三分钟就翻身、躺到了旁边,等呼吸稍稍平复后才又坐起来:“我看看伤着没有?”

    “你消停一会儿吧,电视还没关呢,这么大的音量别人还睡不睡了?”叶水清躲开靳文礼的手,拿过放在炕边儿上的手纸清理,然后又把手纸扔给了靳文礼。

    靳文礼呵呵笑着接过手纸,随便儿擦了两下也不披上衣服,直接跳下炕去将电视和灯都关了,回来时又直接钻进了叶水清的被里,紧紧搂住了她:“媳妇儿,咱们终于在一个被窝儿睡了。”

    黑暗之中,叶水清感受着靳文礼火热的气息,听着他说完只抿嘴一笑也不回话,闭上眼不大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香,叶水清睁眼时,窗户外面已经亮了,于是拿起手表看了看,已经七点十分了,就想赶紧起来帮着婆婆做个早饭什么的。

    “你干嘛起这么早啊,昨天晚上那么疼,还出了血,挺吓人的,你赶紧歇着吧。”靳文礼朦胧中感觉手底下一空就也跟着醒了。

    叶水清听了这话翻了下眼睛:“吓人?那要是没有血你就高兴了?”

    “是我口误,我媳妇儿多纯洁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这不是心疼你吗!”

    “你愿意睡你继续睡,我第一天到你家怎么也不能让人笑话了,你把脸转过去。”

    “我二嫂单过不提,就我三嫂那样儿的,有她在谁还能笑话你?我转过去干吗?”

    “我好换衣服啊。”

    “哎,有这好事儿我能转过去吗,再说昨儿晚上我什么没看见?这会儿怎么还害羞,我给你穿!”靳文礼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麻利地从炕上爬起来,找着叶水清的衣服就要帮她穿。

    叶水清连忙捂上眼睛:“你还要不要脸,大白天的就这么光着?我自己穿,不用你!”

    靳文礼哪舍得,一把搂住叶水清就亲了上去,要不是顾及她身体吃不消,早就将人一口吞了,饶是这样儿,也是将叶水清搓、弄了个够才不舍地松了手,又死皮赖脸地非要帮叶水清穿衣服,叶水清被他这一搅合哪能还去想害羞的事儿,只能眼一闭任他去了。

    等两人好容易都收拾妥当了,已经八点了,出去的时候佟秀云饭早就做好了。

    “起来啦,怎么不多睡一会?饭菜都在锅里热着呢,赶紧吃吧。”

    叶水清不好意思了:“妈,我起来晚了,本想帮你做饭的,怎么没看见爸?”

    佟秀云笑着说:“不用你,我这都习惯了,你和文礼吃现成儿的就行,你爸下棋去了。”

    “妈,水清有这个心,你让她搭把手儿就行,家务多做点儿也累不着。”靳文礼从锅里将饭菜拿出来端到了桌上,很是熟练又极其自然地给叶水清盛了饭,把菜都挪到她面前,然后自己才盛了一大碗饭在旁边儿坐下,又开始给叶水清夹菜。

    佟秀云见儿子这副样子,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就回屋去了。

    “你傻呀,这又不是在单位你给我盛饭夹菜干什么,还是当着你妈的面儿,多不好!”

    靳文礼一愣才想起来这是在自己家里,于是傻乎乎地一笑:“我这不是习惯了吗,你别说我,再说这也是个良好的习惯啊。”

    “确实是好习惯,不过不能当着你家里人的面儿这样,以后在家里我给你剩饭夹菜。”

    “哎,我听我媳妇儿的!媳妇儿,你可真会给我留面子。”靳文礼眉开眼笑地又给叶水清夹了菜,自己才大口吃起来。

    吃完早饭,两个人也没事做,正商量着要出去的时候三嫂黄金华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几块果脯和一袋烤鱼片儿,都是很稀罕的东西。

    “三嫂。”叶水清打了声招呼。

    黄金华嘴里还嚼着东西呢,听见叶水清叫自己,立即就将手里的东西都藏进衣服兜儿里,之后才转过身子说:“我去邻居家串个门儿。”

    “三嫂,你鞋不提、袜子也不穿去谁家啊?”靳文礼眯着眼笑问。

    “就去后院老高家。”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昨天我不是起得早吗,正好看见老高陪他媳妇儿回老家去了,再说今天礼拜一,别人也没空和你说话。”

    黄金华脸垮了下来,平时也就老高的媳妇不上班儿,还能和自己说说话,郑国芳倒是也不用上班,可人家根本瞧不上自己,这可真是没戏唱了。

    “不过呢,今天我和水清休婚假,可以陪你聊会天儿,咱们两个单位都有可多新鲜事儿了。”

    “真的?那你们陪我吧!”

    “那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了,你有那么多好吃的,怎么不说给我和水清吃点儿呢?”靳文礼说完还指了指黄金华的衣服兜儿。

    “我就这几块儿,肚里的孩子还想吃呢。”一提吃的黄金华就变得精明了。

    “你屋里肯定有,还想骗我?水清,咱们走!”

    黄金华急了:“你们别走啊,我去拿。”说完就又回屋里去了。

    “你这人也太皮了,还和你三嫂抢东西吃!”叶水清没好气地说着。

    “我三哥总出门儿,他屋里的好东西多着呢,咱们帮他吃点儿省得浪费。”

    不大一会儿黄金华就给两人拿了一小盒果脯还有两小袋儿烤鱼片出来,靳文礼没吃都让叶水清收了起来,然后才起身和叶水清一起带着黄金华去前街溜达了一会儿,又给她说了几件自己瞎掰的奇闻怪事,便让黄金华自己回家去了。

    “你也太能蒙人了。”

    “这哪能算蒙,就我刚才和她说的这几件事儿,够她串一个月门儿的,她乐都乐死了。”

    “我不和你说了,现在咱们去哪儿?”

    “我早就想好了,咱们婚礼也办完了,市场那边的摊子还是要出的,这个我去就行,你只管卖书的事儿,不过不能再露天儿卖了,李茹这边已经算是很稳定,正好隔街建了两排铁亭子,我想租一个下来,到时你在里面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三天出开一回门儿也不算累,书呢也不用来回搬了都放亭子里面,你看怎么样?”

    叶水清知道靳文礼说的地方,那是政府为了鼓励个体经营特意建的,不过大家都觉得丢人没人去租,要是真能租一个也挺好的,而且在她的记忆中隔街后来可是个很热闹的大市场。

    “那也行,只是你太辛苦了。”

    “我能搂着我媳妇儿睡觉,吃点辛苦算什么,我那摊子也准备再扩大些,争取每天出一个上午的摊儿,别看卖的都是小东西不值什么钱,但买的人特别多,我过几天打算去做拉链儿的工厂看看,问问他们要是我进货多的话,价钱能不能再便宜点儿。所以媳妇儿,我还是不打算上班儿,你看行吗?”靳文礼说完之后显得有些忐忑。

    叶水清笑了:“怎么不行?只要你有上进心,我什么都答应。”

    靳文礼这下乐得差点跳起来:“我现在真想大喊几声,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娶了一个多么好的媳妇儿。水清,你说,你是不是老天爷特意派来给我靳文礼做老婆的?我这辈子娶了你算是值了,我都不敢想你要是没嫁给我,那我可怎么办!”

    “你要是真喊了,我可不理你,不是要去看亭子吗,快走啊。”

    靳文礼见叶水清红着脸先走了,看了会儿她的背影才笑嘻嘻跑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两人到了新建的市场那边,还以为他们会是第一份儿呢,没想到已经租出去几处了,看来还是有人不怕得丢人肯做买卖的。

    靳文礼和叶水清沿街走了两个来回儿,挑了个位置比较好的亭子直接就签了协议,之后借着婚假这几天又将书都运了过去,靳文礼还特意买了两把大锁将门锁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就等着再打一圈儿小书架放书,到时再发一遍小卡片也就成了。

    忙碌了半个月,叶水清的小书亭算是正式开业了,为了方便别人过来,还特意让杨乐帮着起了个名字,结果人家倒是起得快,说靳文礼的名字就挺好,直接就叫文礼书屋了。

    开张那天,靳文礼还弄了挂鞭在门口儿放了一气,然后等叶水清串休时又陪着她过去几次就开始忙自己的摊子了。

    叶水清每次上完夜班之后,基本都是睡到自然醒才过来开门儿,起先还怕婆婆佟秀云不乐意,但没想到老太太很开明:“咱们家就你和文礼条件差点儿,我不反对你们自己赚钱,文礼呢我管不了他,但你的工作可不能耽误了,到什么时候也还是有个单位好。”

    这下叶水清可是放了心,将心思都放在了书屋上面,靳家其他人也都知道了叶水清的买卖,虽然表面都说好,但真正瞧得上眼的却是一个都没有,都觉得卖几本书哪能挣到什么钱,老四还是最没能耐的。

    叶水清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围书架上满满的书,从心里往外地高兴,自己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大哥,就这家,文礼书屋,在这破烂地方还整个书屋,里面儿那个丫头长得可好看了。。”

    叶水清刚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就见门口已经走进来四个男的,一个个烫着头,穿着喇叭裤、花衬衫,看着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你们要买书吗?”

    自打这几个人一进来,本来还站着选书的人就都走了。

    “哟,妹子还真是个文化人儿,哥不买书就是听说这书屋的老板娘挺漂亮的,生意也好就过来看看。”为首的人一口黄牙,冲着叶水清乐。

    叶水清忍着厌恶,已经听明白了这人的意思,心里也想到了凡是有生意的地方便会有这么一批等着收钱的人,还美其名曰:管理费。

    “生意还将就,几位大哥有事儿就说吧,我尽力而为。”

    “爽快!妹子真是个爽快人,生意一定兴隆,不过呢我还真没打算收妹子你的钱,这样吧,等你收了摊儿哥带你去舞厅跳迪斯科,哥请你喝饮料。”

    “谢谢了,我不会跳,也不想去。”叶水清这才明白过来这人对自己不怀好意,脸色跟着开始变冷。

    “不给面子?”那人眉毛也立了起来。

    “大哥,先别生气,我看这妹子是害羞,不如让人家想想。”旁边的人顺水推舟给那人找了个台阶。

    “我不管这些,听说你三天出一回摊,三天后我再过来,你这亭子还有亭子里的书以后可要注意了,别哪天起了火哭都来不及,走!”

    等那四个人离开之后,叶水清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好不容易刚起步怎么就遇上事儿了呢,这次她就是再不想惹麻烦也不能不告诉靳文礼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关心,光光还是有些恶心……

    ps:现在的条条框框确实让光光上火,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