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1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出版社?叶水清听李昌介绍了他妹妹的工作单位后,只觉得将来也应该是个不错的单位,其他的却没多想,于是就夸了李茹几句,靳文礼也不是很明白李昌为什么特意这样介绍自己的妹妹,但却觉得他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人突然变得这么热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们不是卖书吗,这书店进的书有好多都是我妹妹他们单位出的,今天我过来也是要和她商量制版的事儿,正巧就遇上你们了,以后就让李茹帮你们弄些新书出来卖,旧书总是要打折才能卖出去的,新书按定价卖还能多挣些钱。”李昌见叶水清和靳文礼没明白自己的用意,就知道这两个人对书的来源不是很清楚,便解释了一下。

    “那可太好了,李主任,这让我们怎么感谢你呢!”靳文礼虽然仍是没明白为什么李茹能弄到新书,不过既然有了这个路子一定要先抓住再说。

    “谢什么,我做的不如你们帮我的万分之一,平时在单位我不好太明显地照顾水清,既然能帮上这个忙,我一定尽力。”

    这时李茹也笑着说:“我哥就是这么个实在的人,他要认准了谁好,那就是好了。书我可以帮你们弄些,不过也不是现在新出版的书,都是几年前的库存,量也不能给你们太多,但可以按最低价卖给你们,钱也不用先给,到时看能卖出去多少再交书款就行,卖不掉的我再收回来,你们看怎么样?”

    这不和自己卖舅舅的书一样了吗,也成了无本儿的买卖了?叶水清听完都不敢相信自己有这样的好运气:“我们不交钱能行吗?”

    “原则上当然是不行的,不过你们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而且我在单位还管着这一块儿,所以方便不少,只要你们交书款的周期别太长了就行。”

    “行,我们卖出去几本儿就给你送几本儿的钱,一定不能耽误!”

    四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初步定下了取书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李昌就和妹妹一起离开了。

    “我算看出来了,这人要是运气好,老天爷怎么着都能想办法让你发财,本来你调回车间涨不上工资是坏事儿,遇上李昌也不算顺心,谁能想到最后咱们却能借上他的力呢,肖月波再算计也算计不到这一步啊。”靳文礼想了想事情的发展,不由得感叹起来。

    叶水清也点头:“世事难料,奇妙得很。先不说别人了,咱们只研究自己的事儿,要是新书来了就不能在这儿卖了,万一要是让书店里的人发现了别再连累了李茹。”

    “你说得对,咱们干脆换个地方,不过要是换了地方谁还能找到咱们呢?”靳文礼为难了。

    叶水清却早就想到了名片或者是宣传单这类的东西,任靳文礼脑子再灵活在某些方面到底是比不过已经见识过未来世界的叶水清。

    “这个好办,等书拿来了,我们选好地点,我可以从厂里拿些废纸盒,到时裁成小卡片,把详细地址都写在上面,再把好卖的书挑出来写上几本儿,然后到这儿来发几天不就行了?”

    靳文礼自打与叶水清相处以来,最开始是喜欢她长得漂亮,之后因为叶水清能不顾众人反对、不嫌弃自己家里成份不好,又能接受自己摆地摊赚儿钱的事而欣喜不已,所以才对她变得更加爱重,而现在则是第一次用欣赏的眼光来看待叶水清了,她说的这个点子虽小用途却大,足见叶水清头脑不简单。

    “媳妇儿,你说你长得这么好看,性格又这么好,现在我又发现你脑子还比我聪明,我可真是有点儿怕你跑了。”靳文礼玩笑似的说着,但眼里却多了份认真。

    叶水清拍了他一下儿:“我就是想让咱们都能过上好日子才动了脑筋的,结果你就打击我的积极性,你成天想什么呢,我是那么不靠谱儿的人吗,让你这么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就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你真乐意一辈子都和我过?”靳文礼还是想听叶水清对自己说出承诺。

    叶水清无声地叹息,然后才说:“只要你不变心,我就会一直跟你过日子,行了吗?”

    “行!怎么不行!我肯定不能变心,我要是连你这么好的媳妇儿都不珍惜,那我就真是不得好死了!”靳文礼咧着大嘴乐,灌了一肚子的冷风也不觉得难受。

    叶水清也笑,打从心里高兴,这就是幸福吧?但愿自己能永远保存住这样的时光。

    过了几天,李茹果然守信,让李昌通知叶水清可以去取书了,靳文礼得了信儿骑着自己的三轮车就去了李茹单位,本来想着也就二三十本,因为李茹说过量不能太多,结果到了才知道居然是一百多本儿,靳文礼喜出望外地对李茹谢了又谢,好听的话不要钱似的说了一箩筐,夸得一直挺斯文的李茹也高兴得脸发红。

    之后靳文礼把书运到了叶家,放进了后面的小仓库里,晚上下班就开始和叶水清写小卡片儿。

    “这都多长时间没拿过笔了,写的字也太难看了,媳妇儿你让我瞧瞧你写的。”

    叶水清前世虽然只是个家庭妇女,但却从上学开始字就写得漂亮,也算是一种天分吧,所以靳文礼看了她写的卡面之后,不由得摇头晃脑地称赞:“写得漂亮,书法家也不见得有你写得好,我媳妇儿,有才!”

    “你别给我灌*汤了,你就是写的再不好看也得给我写,以为夸我两句就不用写了,就可以全扔给我一个人写了,是不是?没门儿!”

    靳文礼挨着叶水清直笑:“你看出来啦?你说你要是越来越聪明,我可怎么办哪?我明白了,肯定是你总吃我的口水,所以变得聪明了,你是不是还要谢谢我啊?”

    “呸!真不要脸,这么没羞没臊的话你也能说得出口,滚一边儿去!”叶水清边说边用手去推要往自己身上贴的靳文礼。

    “我就亲一下儿,要不我真写不下去,这活儿太烦人了,要不这样儿,你亲我一下儿我就写十张,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别和我闹啦,再闹我可在你脸上画道道儿了。”叶水清威胁地举起圆珠笔在靳文礼面前比划了一下。

    “画呗,我不怕。”

    叶水清此时也起了兴,直接就在靳文礼嘴边儿画了几道儿猫一样的胡须,见靳文礼还真不在乎就又对称着给他画了几道,等画好后再看他这张滑稽的脸,忍不住指着他大笑起来:“真是一只没皮没脸的傻猫!”

    靳文礼像模像样地假装捋了捋胡须,然后“喵”地一声怪叫就将叶水清给扑倒了乱亲一通,又去搔她的痒,弄得叶水清满头满脸地口水,笑岔了气儿只能求饶。

    “好了,不闹你了,快写吧,一会儿你妈该不乐意了。”靳文礼也笑出了一身汗,将蜷缩在炕上的叶水清拉了起来,又给她擦了擦脸,两人又安安静静地写起了小卡片。

    第二天正好赶上串休,叶水清又和靳文礼就一起去书店门口发小卡片,大家都觉得这种方式挺新奇的,当场就有要跟着两人去选书,叶水清没答应因为书还没准备好,所以只能过两天再去,而且又指着卡面上的内容说:“我们是每隔三天才出来一回,想要的就必须按照这个时间来,要不去了也是白去。”

    叶水清没说自己和靳文礼还要上班的事儿,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

    “有钱你们还不想赚哪,定什么时间呢!”有人不太满意。

    “那没办法,我们的书可是经过大出版社的编辑同志筛选出来的,紧俏得很,要先让内部人员、关系单位采购,不是钱的问题,多少你也买不来,三天后你就是去了能不能卖到自己喜欢的书还要看缘分呢。”靳文礼牛气得很,冲那人翻了翻眼睛。

    其他人听了这话就都起了跃跃欲试的心,纷纷和靳文礼打听他几点出来卖书,自己好赶在第一时间过去,靳文礼说上午10点以后就行,众人这才散了。

    “怎么时间定那么晚?”叶水清问靳文礼。

    “物以稀为贵,你没看出来,咱们越拿着架子这帮人越着急吗,我看哪买卖就得这样做才行,再说好不容易串休一天,怎么也要让我媳妇儿睡个懒觉啊。”

    叶水清笑了:“你呀,还真是个人精!”

    为了凸显自己的书确实销路好,靳文礼出摊的时候没多拿,只带了三十多本儿新书,来的人一看这些书真的是崭新的还带着油墨香,种类也是书店里不多见的,于是就都跟不要钱似的拿,旁人见了也都生怕自己下手晚了什么书都买不到,于是也不管是什么书,先抓几本在手里再说,于是不到半个小时三十多本书一扫而空,靳文礼和叶水清临走时还在地上用粉笔写了一行字:书已售空,三天后再来,书不能受潮,阴天下雪休息。

    有来晚的人见了地上这行字,都暗自后悔,憋足了劲儿等三天后非早早来不可。

    就这样叶水清和靳文礼手里的书基本不愁卖了,两人也是三四天给李茹结一次款,李茹见他们守信用,收过几回款后也放了心,又给两人加了些书。

    “媳妇儿,咱们赚多少钱了?”

    叶水清拿出账本儿看了看:“90多块,不到半个月就赚了这么多。”

    靳文礼点点头:“真不错,不过我想这回赚的钱咱不能全留着。”

    叶水清一听就明白了:“我懂,要我说这钱干脆一分都不留,给李茹一部分,再给李昌一点儿,剩下的给李昌的媳妇儿和孩子买东西,李茹还没结婚就不买了。”

    “行,我听你的,我媳妇儿办事真爽快,只是我还有一个想法,以后咱们把赚的钱按比例给李茹分成儿,宁可少赚点儿也图个长久合作,至于李昌就不用每次都给了,隔段时间买点儿东西就行。”

    “这样最好,钱不常在人常在,也不能李茹白忙活,她要是总能给咱们拿书,这点儿钱也是应该给人家的。”叶不清非常认可靳文礼的想法。

    靳文礼听了立即摆出一副满足得不得了的神情:“媳妇儿,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呢,不只有眼光还有远见,一点儿也不贪图眼前的小利,会办事儿!”

    “这不也是跟你在一起之后受熏陶吗,我要是真能出息了,也都是你的功劳。”

    “哎,可别再哄我了,这会儿都已经开始头重脚轻了,等咱们结婚后天儿也就暖和了,市场那边儿的摊子也不能放下,到时咱们一起忙起来赚大钱!”

    叶水清靠在靳文礼怀里笑着点头:“我都听你的。”

    李昌和李茹兄妹两个只是一心想报答叶水清和靳文礼救孩子的恩情,从没想过还要拿卖书的钱,所以两人都是万般推拒不肯收,但却架不住叶水清和靳文礼真心实意地想给,几番拉锯战下来最后无奈之余只能收下了,李茹后来经叶水清私下点拨也明白了其中的关键,默契也就有了。

    叶水清和靳文礼生意做得红火,眼看着快要到元旦了就想着要给双方父母买点儿什么好东西孝敬孝敬,正算日子呢,叶水清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哎呀,差点忘了大事儿,后天28号可就是崔必成和肖月波结婚的日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李昌的妹妹名字为李茹,是光光失误了,和大家道歉。

    ps:明天周末,光光要赶赴自助餐现场,所以不能更啦,后天全天值班儿,更新字数估计也不能太多,脸上起了老大一个包,十分影响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