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30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在印刷车间呆了半个多月,除了一件事之外其他都适应良好,事情这是样的,印刷车间的副主任叫李昌,三十出头儿的年纪性格挺难相处的,什么时候看见他都是板着个脸,而且这个李昌别看年纪不大却是厂里的技术大拿,制版排版一把抓,这手艺还是他父亲传下来的,工资也比其他人高两级,所以就算他脾气再古怪领导也由着他去了,别人也不愿意轻易得罪他,平时也都是敬而远之。

    其实这也影响不到叶水清,只不过因为靳文礼时不时地跑到车间来和叶水清调侃,又一起吃饭便惹得李昌对叶水清有很大偏见,每到车间开大会小会的时候总要明里暗里地批评一番,弄得叶水清很苦恼。

    “这人也是多管闲事,他没老婆还是怎么着,男女之间搞对象他也看不顺眼?我去会会他!”靳文礼知道了这件事后,就开始撸胳膊挽袖地要去找李昌。

    “你找人家干什么?我不过是和你抱怨抱怨,你还来劲儿了。”叶水清没好气地看了靳文礼一眼。

    “我去问他服不服,爷爷我专治各种不服!”

    靳文礼口气更嚣张了,气得叶水清伸手就在他腰上一下下地掐:“你是谁的爷爷?我先看你服不服?服不服?”

    掐得靳文礼直往后躲,又是疼又是痒地求饶:“服了,我服了,你是我的姑奶奶,行了吧!”

    叶水清这才笑着住了手:“你别没事儿找事儿,我又没犯错儿,他拿我也没办法,你以后去车间找我时注意点言行就是了。”

    “我才不受这个气呢,我又没做什么影响不好的事儿,我和你说,你们这个副主任肯定是大龄未婚青年,看别人搞对像他忌妒,这样的人时间长了容易出问题,你还真要注意点儿。”

    叶水清觉得靳文礼说的也有道理,这种人也许就能发展成将来说的心里变态,性格扭曲,自己还是少惹为妙。

    一天,叶水清去别的车间办点事儿,出来时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于是就直接去了食堂打饭,回来的时候正听见休息室里热闹得很,有人正夸靳文礼呢。

    “文礼,我看你对水清可真是天上难找,地下难寻,搞对象的咱们也见过不少,还真没见过像你对女朋友这么好的,别的不说,就这天天接送,夜班儿送饭实在是太难得了。”

    叶水清一听这话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想听听靳文礼怎么班说。

    只听靳文礼嘿嘿一笑:“老刘大哥,你还真有眼光,不是我吹牛啊,我的名声是不好,但那都是因为打抱不平得罪了人,他们就四处说我坏话,其实喜欢我的女同志海了去了。我没和水清处对象的那会儿,你们是不知道,我出门儿都得绕道儿走,要不一堆未婚女青年满大街的围堵我,烦得很!”

    “那你怎么就看上水清了呢,我说句话你可别不乐意啊,听说那会儿水清还和原来厂里工会的崔干事处着呢。”另外一个人问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站在门外的叶水清也很想知道靳文礼还要怎么胡扯下去。

    “唉,这个事儿大家都误会了,其实水清那会儿已经和崔必成分手了,她心情不是很好,我和水清是前后街的邻居,看她心情不好有时就劝解劝解,时间一长她对我就有点儿感觉了。水清呢,也是招人疼的人,相处下来我才知道她不只长得好,人品性格那都是没话说的,对我更是千万个好儿,帮我洗衣服、做饭,缝缝补补的什么都抢着干,还经常做好吃的饭菜给我,天冷天热也都是嘘寒问暖的,这人心都是肉长的,她这么贤惠,你们说说我能不对她好吗!”

    还没等别人再说话,叶水清已经是听不下去了,端着饭盒儿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大家一看是她进来就都笑了,更有人开起了玩笑:“水清,咱们平时只看见文礼对你好了,没想到你对他也是好的没话说。”

    叶水清闻言冲那人笑了笑:“是呀,以后你们可别总替他抱屈了。文礼,快来吃饭吧,今天食堂有炒菜呢,看看你爱不爱吃。”

    靳文礼自打叶水清进来后心里就没了底,又见她给自己递筷子盛饭的就更不自在了,讪笑着说:“爱吃,我肯定爱吃,只要是你打的饭菜我都爱吃。”

    然后等到了叶水清跟前儿才又小声说:“媳妇儿,我就是吹吹牛,你别生气啊。”

    “我生什么气啊,被那么些大姑娘围堵追得满街跑的好男人,能瞧上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生气,吃吧。”

    “我那不是吹牛吗,有没有人围堵我,你还不知道?你真不生我气啊?”

    “真不生气,你快吃饭吧。”叶水清仍是笑着又给靳文礼端了一茶缸热水。

    靳文礼这才放了心,眉飞色舞地吃起了饭。

    大家知道他们两个搞对象难免要说些贴心话,于是吃完饭又都去了别的休息室打扑克,把地方给他们腾了出来。

    叶水清等靳文礼吃完了饭,才变了脸色:“吃完啦?靳文礼,咱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对你有的感觉呢?”

    靳文礼嘿嘿一笑:“我吹大发了,没想到让你给听见了,要不罚我回家跪搓衣板儿?”

    “算了吧,我可告诉你,下不为例啊。”叶水清只是象征性地在靳文礼的腰眼上拧了一把。

    靳文礼哪曾想会被这样轻轻放过,高兴得直搓手:“我保证不吹牛了,不过媳妇儿你该罚还得罚,这家规不能破,也上我长点记性。”

    “哪儿来的家规,再说了,你这点儿记性还没有?”

    “当然有家规了,咱们家的家规就是只要你不高兴,无论什么原因我都得哄着你,要是你还生气,那我就跪搓衣板儿去,将来咱们再定个水清语录什么的做家训,多上档次啊。”

    叶水清这下可是彻底没了脾气:“你呀,没皮没脸的,你别美,就你这样儿表现将来想不跪搓衣板儿都难,想着买个小点儿的备用。”

    靳文礼可是乐呵得很:“没问题,我明天就去买。媳妇儿,刚才你怎么不拆穿我呢?你进来那会儿,我还以为这个人可丢大发了。”

    “你好不容易能在一个新地方扬眉吐气,重新竖立形象,我让你痛快痛快嘴有什么不行的,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我能给你没脸,让不你不来台吗,真是的!我就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能损害你的高大形象啊。”

    “哎哟,我的好媳妇儿,你太能在外人面前给我争脸了。今天!今天我就去买搓衣板儿,回家我自己跪去,明天让你看我膝盖红不红,不红我就不叫靳文礼!”

    叶水清都快笑岔气儿了:“你至于吗,不过是给你点面子,你快别闹了,既然是我说了算,那我什么时候让你跪你再跪。”

    “遵命!”

    叶水清和靳文礼两个人嘻笑着说话,过了一会儿靳文礼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媳妇儿,今天怎么没见你们那个李副主任过来巡视啊。”

    以前每到中午,李昌都要到休息室这边来查看情况,本来是可来可不来的事儿,可自从靳文礼出现后,李昌可是每天必来,就怕他在车间里有什么伤风败俗的举动。

    “我也不知道,一上午没看见他了,可能有活儿吧。”叶水清没在意,不来更好,要不又得给自己脸色看。

    不过到了下午,消息就传了出来,原来是李昌五岁大的儿子得了急病,高烧不退已经两三天了,今天上午李昌就是请假和媳妇儿一起带着孩子看病去了,虽说看病厂里能报销但李昌儿子因为病情严重要用好药才行,这就难办了。

    “原来李主任结婚啦?”叶水清和同事议论这个事儿,心想既然有正常家庭怎么还那么古怪。

    同事刘泽兴笑道:“当然结婚了,他儿子长得可漂亮了,不过没送咱们厂办的幼儿园,在他爱人单位那边呢。”

    “这都是小事儿,我听主任说李主任的儿子要是再烧下去,脑子是会烧坏的,必须用进口药,那药特别贵,厂里领导因为李主任对厂里贡献大特意帮忙打了报告申请联系特批用药,不过药费还要先自己垫付,以后再另走程序报销,明天估计就要发动大家捐款了。”

    叶水清本来还对李昌有挺大意见,现在一听他孩子有病,心就也跟着悬了起来,虽然她前世没能当上母亲,但父母那份期盼孩子平安健康的心她还是深有体会的,再者没钱看病这样的事儿也让她感到难过。

    于是下了班又和靳文礼商量,要是明天捐款自己能不能多捐点儿。

    “能啊,怎么不能,先捐一些,然后再拿50块给他。”靳文礼爽快极了。

    “干嘛捐这么多啊,你也太能往外撒钱了。”叶水清没想到靳文礼要给李昌捐这么多钱,前几天不是还要会会人家吗,怎么这会儿又慷慨起来了。

    靳文礼见四处没人就凑过去先在叶水清冻得通红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然后才笑着说:“就是因为他对你不好,咱们才要更大方,孩子生病不是小事儿,现在是他最着急最需要帮衬的时候,明天你看单位同事捐多少你就和大伙一样捐多少,过后儿我带你去医院,你私下里把钱给他。不,别说给,就说是借他,要不就凭他那死心眼性子你要说给他,他未必会要。到时他欠了你的人情,以后自然不会再为难你。”

    “还是你想得周到,那就这么办吧。”

    “傻媳妇儿,锦上添花谁不会,雪中送炭才能看出人品呢。”

    叶水清心里佩服靳文礼,嘴上却不让他:“成语越用越熟练啦,想要当文豪怎么着,你祖上不是出过文人吗?”

    “我就是拣现成儿的用用,我那都是为了卖书瞎编的,你就别损我了。”

    之后,两人步行了一段路,叶水清才坐上车让靳文礼载着自己回家。

    果然,第二天车间组织了捐款,基本每个人都是捐了一块到二块钱不等,叶水清跟着捐了二块钱,下班后又和靳文礼一起去了医院。

    “李主任。”叶水清进了病房,看见李昌正给病床上的孩子擦额头就轻喊了一声。

    李昌回过头见是叶水清,微愣了一下儿,但立即又让她进来坐:“你怎么来了,今天厂里领导把大家的捐款给我送来了,我先谢谢你了。”

    “李主任,这没什么都是应该做的,我男朋友也听说了这件事,他说怕您钱不够用就让我再送50块钱过来,这水果罐头等孩子好些了再给他吃吧。您别忙着拒绝,这钱您先拿着解决燃眉之急,过后您要是还我,我也一定收着,现在给孩子治病要紧,我虽然还没结婚,但想保住孩子的心情还是能体会的,您瞧您这孩子多可爱啊,现在病成这样儿,真是让人心疼!”

    叶水清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孩子这个话题是她的痛处,有病无钱医更是戳中了她前世的回忆。

    李昌本打算一口拒绝,但听完叶水清的话,再看她哭得伤情,知道她确实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自己,于是就将钱默默地收了起来:“我只能还是说谢谢两个字,这钱我一定还你!”

    叶水清抹了抹眼睛点头:“行!钱的事儿我不着急,李主任,我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李昌一直将叶水清送到楼梯口,看着她下了楼,又摸了摸兜里的钱才转身回了病房。

    半个月后,李昌的儿子终于出院了,车间里的人也都跟着松了口气,而正式回到工作岗位上的李昌虽然仍是板着脸,但也稍稍发生了些许改变,最起码不再像以前那样苛刻地要求大家做这做那了,而对叶水清的态度虽没表现出与旁人不同,只不过靳文礼中午再过来的时候,他不会再像防贼一样地看着了。

    到了串休这天,叶水清和靳文礼仍是去书店门口卖书,经过这段时间他们两人在书店周围已经算是混熟了,又因为他们将书的种类分得细,有不少人还专门儿找过来求着他们帮忙找需要的书籍,靳文礼便开始想着要不要扩大项目,要不将来也不能死守着卖自己手里这点书。

    “媳妇儿,给你,又卖出去两本儿,二块五收好了。”靳文礼将钱递给叶水清。

    叶水清笑着将钱接了过来,刚要往兜里放就觉得跟前站了一个人,抬头一眼居然是李昌。

    “主、主任,您怎么过来了?”

    李昌看了看手和脸都冻得通红的叶水清和靳文礼,神情有些异样,像是很激动:“你们两个人休息的时候就跑来这里卖旧书?”

    “是啊。”叶水清没犹豫直接回答了这个问题。

    李昌听了抿着嘴唇半天没说话,等情绪平稳些后才说:“你们赚钱这么不容易,还借给我那么多,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前是我误会你们了,你们两个都是实在人。”

    叶水清笑了下:“主任,钱能花就能挣,孩子要紧,你过来买书啊?买什么书,您问我就行,我可以告诉您里面儿有没有货。”

    李昌摇了摇头:“不用,我不是来买书的。”

    “哦。”既然不买书那叶水清就不知道该聊些什么了。

    李昌也不着急走,仍是站着,弄得靳文礼都糊涂了,不明白这人想干什么。

    “哥,你来了怎么不进来?”三人正沉默不语的时候,从书店里走出来一个女的,长得文质彬彬的很是秀气,看着就让人感觉挺舒服。

    李昌冲那女的招招手让她过来,然后难得地笑了,而且还是冲着叶水清和靳文礼笑:“这是我妹妹李茹,等会儿给你们介绍一下。”

    叶水清更迷糊了,心想你妹妹有必要介绍给我们认识吗,这李昌热情得过头儿了吧?

    李静快步走了过来问道:“哥,什么事儿啊?”

    “小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前些天借给我钱的两位同事,叶水清和靳文礼。”

    “呀,真是太巧了,我哥和嫂子一直念叨着你们呢,说都没什么钱你们还能凑那么多送过来确实不容易,我也早就想见见你们这两位好心人了,真是太谢谢你们!”李茹也很激动上去就和叶水清还有靳文礼挨个握手,弄得两人反应不过来。

    这时,站在一边的李昌好笑地看着神情呆滞的叶水清和靳文礼,缓缓地开了口:“这是我妹妹李静,在出版社工作。”

    作者有话要说:时间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