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刚进屋时,因为屋子里比较暗,叶不清也没太仔细看,如今见有人问就笑着看了过去,只见问自己话的是一名身体高挑的女人,难得的是这女人还烫着披肩的卷发时髦得很,只是脸部的线条比较硬,给人一种不是很好相处的感觉。

    “这是我二嫂,郑国芳。”靳文礼给叶水清做了介绍。

    “二嫂,你好,这毛衣是买的,是……,是我爸托人从外地买回来的,平时也省不得穿。”叶水清刚想说毛衣是靳文礼买的,就感觉站在自己侧后方的靳文礼轻轻用手碰了自己一下儿,心里明白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说法儿就改了口。

    “难怪,这款式听说在上海那边可流行了,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机会让你爸帮我也带一件,价格贵一些倒不怕,只要好看就行。”郑国芳的话里显示出很强的优越感。

    靳文礼这时笑着说:“二嫂,人家刚来你就求人办事儿,好歹也先让水清和爸妈打个招呼吧。”

    说完也不再理郑国芳直接将叶水清带到了自己父母面前:“爸妈,今天水清正式来看你们了,将来她可是你们的小儿媳妇,你们得偏疼着些,这不人家还给你们带了不少好东西呢!”

    “叔叔、阿姨好。”叶水清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

    靳冠祥、佟秀云两口子高兴得什么似的,一个劲儿让叶水清坐:“快到炕上坐,炕上暖和,花这些钱干什么,这都是很贵的东西。”

    叶水清刚想客气几句,没想到又有人插话了:“既然人家都买了,那就每家都分一些,我先来一块儿糖尝尝。”

    随着话音起落,一个长得人高马大、胖乎乎地女人走了过来,不管不顾地就将包裹给拆开了,拿起一块硬粮剥了纸直接扔进嘴里,又伸手抓了几块儿放进自己兜里,弄叶水清直发愣。

    “老三媳妇,你这像什么话,赶紧把糖拿出来,让水清看笑话!”佟秀云气得要去追已经跑开了的三儿媳妇。

    “妈,算了,让她吃吧。”

    靳文礼拉住母亲,不让她过去,然后又笑着给叶水清继续介绍:“这是我二哥,靳文柏。”

    叶水清朝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点了点头,对方也随意笑了下,因为靳文柏满脸的胡子,叶水清也只能从他眼里的情绪判断这人是笑了。

    “这是我三哥靳文业、三嫂黄金华。”

    三嫂叶水清已经知道了,就是刚才抢糖吃的那个小眼睛的胖女人,只是这靳文礼的三哥看着可是有点儿和不对劲,左边的眼睛好像有斜视,即使是看着自己也总像是在看旁边的东西,因为这人污蔑过崔必成的大哥害死了人,所以叶水清对他的人品很不以为然,只叫了声三嫂就转过了身子。

    靳文礼只带着叶水清略坐了坐,也没让她留下来吃午饭,就又带着她离开了自己家。

    到了前街,叶水清才长出口气:“这一关总算是熬过去了,你三嫂可挺奇怪的。”

    “就是怕你不自在才这么快出来的,我三嫂有点缺心眼儿,比别人少根筋,成天什么也不做,每天起来脸不洗头不梳就四处去串门子,最爱贪小便宜。”

    叶水清听了又问:“那你三哥怎么娶了这么个媳妇儿啊?”

    靳文礼没回答,而是拉着叶水清的手说:“走,我带你下馆子吃牛肉馅儿饺子去,到时咱们慢慢儿说,将来等你进了门心里也好有个底。”

    叶水清笑着答应了,两人一起去了街头那间清真饭店,点了八两饺子,又点了一盘儿扒肉条儿和一盘拌牛腱子,都是实惠得不能再实惠的菜,靳文礼也着实高兴另外又要了二两白酒。

    “你快说呀,别光顾着喝酒。”叶水清吃了两口肉质鲜嫩,很是入味儿的扒肉条儿就迫不及待地想听靳文礼说说他家里的事儿了。

    靳文礼抿了一口白酒,放下酒杯才说:“下着馆子吃着肉喝着酒,还有媳妇儿陪着,美!我在咱们家排行第四,大哥就不提了,因为生下来就有毛病,我爷爷还活着那会儿就送到乡下去了,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咱们家房子前面还有一大间水泥房你看见了吧,那是我二哥和二嫂住的,我二哥在工地当包工头儿,挣了不少钱。我三哥你也看见了,一只眼睛有毛病要不也不能娶我三嫂那样儿的女人,不过你可别小瞧我三哥,可能捞钱了,等有机会你到他屋子里看看就知道了,收音机、电视机什么都有,不过我二哥屋子里的东西比我三哥的还厉害!就是和我结婚了,你也不用想太多,我三嫂是最先嫁到咱们家来的,这也才一年多的时间,我二嫂是在三嫂后面嫁过来的,都没比你早来多长时间。”

    “哦,那你三哥是做什么的,也没单位吗?”

    “没有,不只是他,我二嫂和三嫂也没单位,我三哥以前和我爸一起在饭店上班儿,后来认识的人多了,就开始给各个饭店介绍厨师,介绍的人都是南边儿穷地方过来的,到了这儿我三哥就是他们的师傅,这些人每个月都要给我三哥交钱的。”

    叶水清听完之后总算是明白了,先别管靳家哥儿几个为人如何,却都是知道挣钱的,这点倒是很让人佩服。

    “那刚才你二嫂问我这毛衣哪儿来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说?”

    靳文礼夹了个饺子喂到叶水清嘴边儿,看她吃了才笑道:“要不说还是我媳妇儿聪明呢,反应就是快,我不让你说是因为家里人都不知道我折腾什么呢,我二哥还将就,但二嫂事儿多,而且我三哥那人雁过拔毛,他要是知道我手里有钱非想尽办法弄去不可,所以我宁可在家里面当最不济事的那个人,也不想露财。”

    “我看哪,就你最滑头,他们都被你给骗了。”叶水清吃着顺嘴顺油的饺子,乐呵呵地看着靳文礼。

    “滑头也未必是坏事儿,我又不害人,我和你说他们没一个比我更能疼媳妇儿的。对了,我还有个姐姐,嫁出去很多年了,现在和我姐夫开饭店,也是有家底儿的人。”

    “我算看出来了,你们家都是赚钱的料,不一般!”

    靳文礼想想自己家里的人还真就是这样儿,于是啜了口酒美滋滋地笑了。

    之后靳文礼送叶水清回了家,然后自己也回家去开始睡大觉。

    叶水清躺在自己屋子里想着靳家的每个人,照今天这么看靳文礼将来兴许并不是一个人发迹的,弄不好是家族生意,靳家的人都太有生意头脑了。

    不过撇开这个不谈,叶水清一想到将来自己嫁过去后,要和这么一家大子人共处也够头疼的了。

    第二天,叶水清到了单位刚进办公室就听里面叽叽喳喳的,忍不住笑问:“这一大早的就这么高兴?”

    “水清,你来啦,我和你说,咱们要涨工资了,因为幼儿园老师的工资已经很长时间没浮动了,所以这回能涨一级半呢!”

    “真的啊?那太好了!”叶水清听完也特别高兴,精神头儿都不一样了。

    众人正说笑个不停,园长马丽坤走了进来,神情比较严肃:“大家都已经知道涨工资的事儿了吧?那我就不多说了,会计正做工资表呢。水清,有件事我要和你说。”

    叶水清直觉不是好事,这时也想起来肖月波的奇怪表现:“园长,您说吧。”

    “是这样的,厂里来了调令,因为工作需要还要把你调回到车间去,不过不是原来的岗位了,是去印刷车间,你今天可以整理自己的东西,明天再回厂里报到就行。”

    其他人听了都盯着叶水清看,也都觉得她挺倒霉的,工资低的时候调过来,好不容易涨一回工资幅度还这么大,结果又被调回去了。

    叶水清见园长马丽坤开门出去了,便也跟了出去。

    “园长,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马丽坤叹了口气:“反正我也要退休了,说些实话也没什么,你不用问,是区里一位姓肖的领导找厂里领导谈了这件事。”

    叶水清一笑:“我明白了,谢谢园长。”

    “没什么,你还年轻心放宽点儿,在什么岗位上都一样,先把技术学好,只要踏实肯干别人就是想挑毛病也挑不出来。”

    “我知道了,那我明天就回厂里去,园长慢走。”

    叶水清目送园长走远,倒没生气,只是觉得有肖月波这个人在,将来还有得闹。

    再次和幼儿园的同事们告了别,叶水清打算坐公共汽车回家,这个时间正好街上也没什么人。

    走到大门口时毫无意外地看见了崔必成。

    “水清,调你回厂里的事儿我事先不知道,你别多想。”

    叶水清微微一笑:“崔必成,其实自打你要和肖月波结婚那天起,咱们四个人的比试就已经开始了,你和我不在一个单位也挺好,要不将来万一有人做文章也是麻烦事儿,你努力吧,我也加油,看到底谁能把日子过好,再见!”

    崔必成望着越走越远的叶水清,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叶家人得知叶水清又调回厂里后也没太大反应,调哪儿都无所谓,只要工作还在就行,可是靳文礼一听就火了:“妈的,肖月波是全家上来欺负你一个,这哪行,我找他们算账去!”

    “你别惹事儿,他们愿意怎么调就怎么调,又没开除我,再说我离开幼儿园你还不高兴啊,你之前不是还总担心我和崔必成有过多来往吗?”

    靳文礼一听就挠着脑袋直笑:“可不是吗,我就光想着你受了气,怎么就没想到你和崔必成这下也分开了,不过虽然这是好事,但这口气也难咽。”

    “好啦,别争一时之气了,我听说印刷车间可是要倒班儿的,这才愁人呢。”

    “愁什么!你上班时间怎么倒,我就去和我们车间主任说,要不我们单位也是成天倒班儿,到时我和你倒一样的班就行了呗,这样我也方便接送你,等串休的时候咱们两个还可以先去书店门口儿卖几本书试试。”

    “行!就照你说的办。”夜班儿的时候有靳文礼陪自己一起走,可让叶水清安心不少,本来还有些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云消雾散了。

    只是去印刷车间报到时,叶水清才发现印刷车间噪音不是一般的大,油墨味儿也更呛人,真是够受的,但也只好硬着头皮先学着操作机器。

    但是尽管工作环境比以前差了,却好在新同事都挺热情的,即便是知道叶水清的感情史也没人多提,都只和她打听婚期说要参加婚礼,这让叶水清很感动。

    叶水清这一开始倒班儿不要紧,可忙坏了靳文礼,每到叶水清上夜班儿的时候,他都会在半夜里从酒厂跑过来给叶水清送饭,弄得印刷车间里无论是结了婚的小媳妇还是没结婚的小姑娘都羡慕不已,觉得靳文礼哪有别人传的那么坏,眼见为实,这人多会疼人哪!叶水清自然也是心里得意,美得够呛。

    等两人串休时,又带了几本诗选去书店探路。

    “你进书店里呆着,我在外面就行。”靳文礼催促着身边的叶水清进去。

    叶水青摇头:“我不去,我和你一起站着,先卖一本儿试试,要是不行就赶紧回去,等天暖和了再过来。”

    靳文礼劝了半天也劝不动叶水清,只能随她去了。

    “你这书卖吗?”不大一会儿就又有人过来和两人打听了。

    “卖。”靳文礼答得很干脆。

    “这本儿多少钱?”

    “8毛。”

    那人拿起自己看中的那本书翻了翻,又看了后面的定价不乐意了:“定价才4毛,你卖8毛,还是旧书,我看你是特意跑这儿来挨冻的吧?”

    靳文礼听了并没有生气,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道:“几毛钱咱先不说,你进里面儿去瞧瞧,看有没有我手上这几本书,旧才说明有历史感,定价那是书多的时候卖的价钱,我这出版日期一看就知道差不多是孤本,里面儿的诗有好多再版时都删了,8毛你还嫌贵?知识无价,懂不懂?我家里也是大家出身,祖上也出过不少文人,我现在是没本事养家糊口才出来卖旧书,但这点儿清高还是有的,我不卖你还不成吗?你赶紧走!”

    靳文礼这一嚷嚷,旁边就围了不少人过来,听他说得头头是道就有人跟着感叹:“书香子弟就是没落了也有份傲骨,就这气节也值得尊重,知识无价说得多好,咱们不是为了买书而买书,咱们是为了学知识、开阔思路,这样讨价还价才是丢人呢!”

    其他人听了也都跟着点头称是,说得那人脸红脖子粗的:“我买还不行吗,刚才是我没看清里面的内容,要不我才不能还价儿呢!”

    那人买完之后,旁边也有人跟着买,靳文礼按照不等的价钱卖了,很快几本书就没了,变成了手里的九块六毛钱。

    “拿着吧,媳妇儿。”

    叶水清傻呵呵地接过钱,不敢相信这书不但没打折,反倒加价卖了:“一个人傻,还有人跟着凑趣儿犯傻啊?”叶水清指的是刚才帮腔的那个人。

    “人家才不傻呢,我前些日子联系好的,花了二毛钱呢,又费了半天时间教他学话。”

    “啊?那人是你找的托儿啊!这不是骗人吗!”

    靳文礼搂住叶水清笑:“你才是傻媳妇儿,做买卖哪有太实诚的,我这么做也是为打开路子,以后就好办了,再说那书也确实是书店里没有的,不算骗他。要是市面儿有的书,我早就便宜卖了!”

    “你呀!”叶水清点了点靳文礼的脑门儿,无奈地摇了摇头。

    只是虽然无奈,但也长了见识,通过这件事一对比,自己还真就是个棒槌,脑子一点儿也不灵活,看来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作者有话要说:某些方面,可千万不能向靳文礼同志学习……

    ps:崔必成和肖月波的发展还是很不确定的,等剧情再发展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