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8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叶水清去食堂打了饭,走到小操场的时候就见崔必成在前面着着呢,略一犹豫就走了过去。

    “崔园长。”

    “不是上班时间,还是直接叫名字吧,我是来通知你的,12月28号是周日,我和肖月波那天办婚礼,你要是有空欢迎你来参加,上午的时候我告诉和你一个办公室的几个老师了,不过我想还是亲自和你说一声比较好。”崔必成显然是特意在这里等叶水清的,一下子就把话都说完了。

    叶水清过了一会儿才看向崔必成:“你和肖月波之前也不认识,就是后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你们这么快就准备结婚?”

    崔必成的笑容淡淡的:“认识时间长短和结婚有关系吗?你和我处了半年多,不也是一个正当理由都没有说分手就分手?是肖月波托人找的我,我和她见了几回面觉得她为人很直率,长得也不错,也算是和我同病相怜,各方面都挺合适就决定今后互相照顾了,我父母也挺满意,你还有什么疑问?”

    “那倒没有,虽然我再说什么多显得虚情假意,但我还是想说希望你能珍惜自己的爱人,人生是自己的,不好好过的话既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家里人。”

    崔必成失笑:“水清,你不会以为我是自暴自弃才贸然决定结婚的吧?我崔必成再不济也是个大男人,既然决定和肖月波结婚我就是打算一门心思地把日子过红火了、过富裕了,不信咱们也可以用时间来验证一下,几年后再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人错过了什么!你和靳文礼明年才结婚吧,那算我和肖月波领先起跑了,你好自为之。”

    看着头也不回就转身就走的崔必成,叶水清轻轻一笑:崔必成,你我终于不会再重复前世的悲剧了,但愿你也能过得顺心些。

    下班时,叶水清在幼儿园门口等着靳文礼来接自己,因为天儿越来越冷,期间还下了两场不小的雪,地上积雪很厚,靳文礼怕自己再摔着了就不让她骑车上下班了,接送都包了下来,正好这种天气也没办法去摆摊儿。

    “你怎么不在屋里等着,这么冷的天儿你站在外面,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办?”靳文礼停下车,走过来看着站在外面冻得直跺脚的叶水清皱起了眉。

    叶水清则是走到车前拍了拍车后架上的积雪坐了上去:“我是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才出来的,要不你还要存车去找我,多麻烦呀,快走吧,要不一会又要下雪了。”

    “以后不许这样儿啊,我进去找你,你再出来。”靳文礼走过去跨上车,又让叶水清把围脖儿围紧了,往前用力一蹬车很快就带起了速度。

    “地上有雪你慢着点儿,又不赶时间。”叶水清穿着大棉袄,脸也包得严严实实的但仍能感觉风呼呼地吹过。

    “快点儿骑就能快点儿到家,你还能少挨些冻。”

    叶水清拍了下靳文礼的腰大声说:“我穿这么多,本来就挺沉的,地上还有雪,你别再累着了。”

    靳文礼听了笑道:“媳妇儿,不用心疼我,我这技术特别过得硬,再说带我自己的媳妇儿一点儿都感觉不到累,真的!不信到前面儿我还能给你来个急转弯儿,坐稳了,瞧着!”

    靳文礼越发起了兴,车骑得飞快,到了前面广场技术高超地转了个45度角的弯儿车还是很稳,不过也只稳了两三秒钟,这时车身突然剧烈地晃动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靳文礼根本扶不住车把,只好双脚着地当刹车使,然后又快速从车上跳了下来去看叶水清。

    这一看可就呆住了,只见叶水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车上掉了下去,还在地上骨碌呢,于是扔下车赶紧跑过去查看。

    还好叶水清穿得厚重地上还有雪,等身体自然停下来后就立即爬了起来坐在了地上直喘。

    “水清啊,你没事儿吧,刚才地上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硌了我一下儿,我一时扶不住车才晃的,你摔着哪儿没?”

    叶水清抓起一团雪直接就扔在了靳文礼的脸上,然后围脖一摘喊道:“靳文礼,你看看我脑门儿,你给我看看!”

    靳文礼往上一看,可不得了,一个铮亮的大油包就要起来了,心慌之余也有些想不通:“这怎么弄的?”摔雪地里怎么还会起包,除非是磕着东西了。

    这时,叶水清又举起手中的小黑棍儿冲着靳文礼比划:“你心粗成什么样儿啊,车梯子都不抬起来,你刚才转弯儿的时候这东西蹭在地上绷断了,直接弹到我头上,又掉到我怀里了,你可真行!”

    刚才自己正紧拽着靳文礼的棉袄,突然脑袋一疼紧接着人就飞了出去,等看清怀里的东西时立即气就不打一处来。

    “是我大意了,我忘了这回事儿了,我给你揉揉,等到家再上点儿药水。”

    “行了吧,越揉包越大,你起开我自己起来,坐地上冰凉的。”叶水清将手中的车梯子一扔,翻个身用手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靳文礼本是心疼叶水清头上被砸了个大包,其实打从她在地上滚的时候就想笑了,这时再看她圆滚滚的身子笨重地从地上爬起来,到底没忍住哈哈大笑出声,气得叶水清又踹了他两脚。

    “媳妇儿,是我不好,要不咱先歇会儿吧,我这笑岔气儿了。”靳文礼扶着叶水清走到路边,将旁边长木椅上的雪清理干净让叶水清坐下,然后才把车推了过来。

    “笑死你算了,下次你做事儿给我用点心,还好是冬天,这要是夏天我这脸被崩一下再搁地上蹭几圈儿还不毁啦!”

    靳文礼连连点头:“是、是,我一定注意。”

    叶水清坐在椅子上想想也觉得好笑,自己也乐出了声儿,两个人又一起笑了起来。

    “哟,文礼哥和嫂子这是冰天雪地里甜蜜呢?”

    叶水清听见有人说话就抬头看了过去,原来是侯贵义,于是笑着说:“你也下班儿啦,我们就是歇会儿再走。”

    侯贵义一听立马来了精神,骑到叶水清跟前儿呵呵直笑:“嫂子,是不是我文礼哥终于不装相儿了?别看他平时骑车来回载你上下班儿大气都不喘一下儿,其实等你回了家,他累得从你们家胡同儿骑回前街都能歇上好几回,我早就让他别逞能,他还不听,今天挺不住了吧?还是嫂子知道体恤我文礼哥!”

    侯贵义话一说完,叶水清和靳文礼谁都没吱声,半天叶水清才说了句:“其实是我刚才摔了一跤,文礼让我坐下歇会儿。”

    “啊?哎,那是我误会了,嫂子刚才我是开玩笑呢、开玩笑呢,根本就没有的事儿,你别往心里去。”

    “猴子,我得罪你了是不是?上回你告诉我用冰棍儿治牙疼也就算了,这回怎么着,还想把我踩脚底下去?”靳文礼恼羞成怒地给了侯贵义一拳。

    侯贵义直叹自己倒霉,下回可不能多说话了,挨了一拳嘿嘿一笑骑车跑了。

    等他走远了,叶水清看了看腰板儿挺得直直的靳文礼笑问:“你从我家骑回到前街要歇上几回啊?”

    靳文礼的脸只微微红了一下儿又立即恢复了过来:“这个累不累还要看心情,你坐我车后面儿的时候我就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就是再骑十里地我也能骑,你不在的时候我就没力气了,你别听猴子瞎说,他说的话还有准儿?”

    “你就哄我吧,挨累的还不是你自己,以后必须歇两次再骑,要不干脆就一起推车走回家。”叶水清听着靳文礼的甜言蜜语心里高兴,但也到底舍不得他挨累。

    靳文礼答应一声儿就扶着叶水清起来往家走。

    到了叶家,钟春兰见了女儿头上的包直问是怎么了,等明白出了什么事儿之后也是又生气又好笑,去厨房拿了点儿豆油给她涂上了,又说等会儿开饭。

    “媳妇儿,你这包再涂上油就像个小包子,看着就好吃。”

    “你就美吧,要不我拿棍子也给你敲一个?”

    “只要你高兴敲几个都行。”靳文礼笑着往前凑了凑。

    叶水清推了靳文礼一下:“你别胡闹了,我跟你说件事儿,今天崔必成和我说他下个月要和肖月波结婚,你知不知道?”

    “知道了,肖月波让他弟弟给我家送了请帖,真够讲究的,其实我早就听说了,是肖月波主动找的崔必成,你不会是替崔必成难受吧?”

    “那倒没有,我是怕他们两个因为堵气,一时冲动才结的婚,要是那样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靳文礼想了想才说:“我虽然烦肖月波,但也不想她过得不好,她和崔必成都那么大的人了,再说都还有父母长辈,肯定也都是觉得彼此合适,不会那么简单草率就同意婚事的,你不用想太多。”

    叶水清点头:“但愿吧。”

    吃过晚饭后,叶水清就开始觉得腰酸背痛,靳文礼这回可是真跟着难受了,又是认错儿又是端茶倒水地伺候,最后弄得钟春兰都看不下去了:“你不就是摔了一下儿吗,怎么就跟骨头折了似的,你自己不能动啊,非要一趟一趟地指使别人?”

    “妈,又不是我让他干的。”

    “阿姨,是我自己乐意的,您看水清已经受了伤您就别再说她了。”靳文礼赶紧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让钟春兰再说叶水清。

    钟春兰瞪了女儿一眼,甩手出了屋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旁人看不过去,架不住人家两个自己乐呵,这个靳文礼不是挺能打架逞凶的,怎么这会儿看着就是个软骨头呢。

    之后,叶水清又和靳文礼商量这个礼拜天儿去他家时要买的东西。

    “你不用管,东西到时我买就行,你也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

    “那也行,到时我把钱给你。”

    靳文礼听了也没说其他的,又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到了礼拜天,叶水清用心打扮了一番就等着靳文礼来接自己。

    靳文礼拎着一堆东西进了叶家,叶水清看着堆在自己炕上的麦乳精、糕点还有糖果都是稀罕物,于是忙问:“这些东西哪儿来的啊?”

    “花钱买的呗,我有来路你别管了,这两罐儿麦乳精留给你爸妈,这袋糖还有糕点也是。”

    “不是给你爸妈买东西吗,怎么还给咱们家带了?”

    靳文礼分好东西才笑着说:“你爸妈不就是我爸妈吗,我都一样孝敬,等咱们结婚了,每月再给他们五十块钱生活费!”

    叶水清不知说什么好了,她自己心里本不在意靳文礼能不能对自己父母好,没想到人家比自己想得还周到。

    “那行,两边父母都给,宁可咱们自己省得点儿。”

    “我媳妇儿可真懂事,放心,不用省,钱够用!”

    叶水清听了这话不由得起了疑:“你不过是和杨家一起卖煤分成,怎么口气就这么大了?”

    靳文礼得意地笑了:“还不是因为我娶了你这个好媳妇儿吗!我以前和你说过杨家和肖月波家是远亲,杨乐他爸一直以为我能和肖月波成,所以多少防着我些,这不自打知道我要和你结婚开始态度就彻底变了。媳妇儿,我和你说,这煤啊可是分计划煤和议价煤的,杨乐他爸这回可是放心地将多余的煤交给我去卖了。”

    “那能赚多少?”一样东西分两种价格卖叶水清是知道的,但具体细节就不懂了。

    “计划内的30块钱一吨,议价的60块钱一吨抢着要,100块都有销路,我和他家四六分,你说还用愁么,要不是娶了你杨友智会将这买卖交给我做?”

    天哪,这差距也太大了,叶水清光听着就激动不已,这就要开始发家了吗?

    着实乐呵了一阵子,两人才欢欢喜喜地出了门儿,没想到在胡同口儿就遇见了肖月波。

    肖月波打量着站在自己对面儿的靳文礼和叶水清,还能感觉到心里一阵闷痛,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意:“去见靳叔叔和阿姨啊?”

    “是,也该过去看看了,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你。”叶水清尽量让对话简单些。

    “谢谢了,你们两个那天可千万要到场啊,我爸找人做的酒席,都是平常吃不到的菜。”肖月波的语调已经带了些许傲气。

    “行,我和水清一定去。”靳文礼答应下来,就拉着叶水清走了。

    “等一下,叶水清,我可听说幼儿园老师要涨工资了。”肖月波又叫住了叶水清,然后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别有深意地笑了笑,之后再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这人可真奇怪,涨工资就涨呗,还能不给自己涨啊,至于那么笑吗,叶水清觉得肖月波还真是挺多变的。

    只是等到了靳家门前时,叶水清就再没心思去想其他的事情了,以也不是没来过这个门口,但从没这样正式地拜访过,还真是有些紧张。

    “你放松点儿,我爸妈人都特别好,其他人你就不用管了。”

    叶水清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吸了口气就和靳文一起进了院子。

    “水清来啦,快到屋里坐吧,外面怪冷的。”佟秀云听见动静就迎了出来,拉着叶水清很是热情地进了屋子里面。

    刚进去就感觉一阵热气扑面而来,靳文礼父母的屋子里不是一般的热,棉袄根本穿不住,叶水清便将棉袄脱了放在旁边的炕上。

    “这毛衣可太漂亮了,是自己织的还是买的?”

    叶水清刚放好毛衣就听旁边有女人的声音在问自己,于是回过头一看原来屋子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可以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