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6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经靳文礼这么一说,叶水清又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堆旧书和旁边一箱子小人儿书,觉得这个路子倒是可行,于是就问靳文礼:“那咱们把这些书都堆到我窗户下面去,等收拾完仓库再看看书的定价都是多少,商量商量按几折卖出去。”

    靳文礼没想到叶水清一口就答应下来,心里顿时有说不出的高兴:“媳妇儿,我以前还以为你是考虑我的想法,才故意说不嫌我摆地摊儿丢人的,没想到你还真就是和我一条心,都想着能多点儿赚钱,一点儿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无论什么时候愿意说闲话的人也都会说闲话,管别人说什么呢,自己能过上好日子,天天都能吃上细粮鱼肉才是真本事,你放心吧,只要是你提出来的想法儿,如果能实行我都会去尝试的。”

    “那要是赔了钱呢?”靳文礼笑问。

    “哪有什么买卖是只赚不赔的?赔了想办法再挣,无非就是再多吃点儿苦呗。”

    靳文礼听了不禁感叹:“水清,我觉得咱们两个人就是绝配,你说的这些话还有办事儿的态度就像和我用一个脑袋似的,真是夫妻同心哪。”

    “别美了,赶紧收拾东西去,同心是同心,不过我可和你说啊,你以后别再割你那手腕子了,要是哪天割残废了,我可不管你。”

    “我这不也是形势所逼吗,不这样做崔必成哪有可能善罢甘休,崔家又哪能轻易放过我爸妈,这事儿以大局为重只能割了。媳妇儿我和你说,其实割的时候也就疼那么一下子,之后去医院看伤才叫遭罪,那个王大夫下手可重了,光打破伤风针就疼得很,更不用说缝针的时候了,他肯定是看我不顺眼,故意的!”

    叶水清看着靳文礼手腕上新旧两道疤,不禁哆嗦了一下,想想都觉得疼,这人还真是下得去手,一般人割一回吃过苦头了哪还有勇气去割第二回?

    到了“十一”,叶家办了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将二儿媳妇张月英娶进了门,总算是又了却了一桩心事,现在也只剩下一个女儿没出嫁,当然也是最难办的。

    张月英嫁过来没几天,就开始做叶胜志的工作,让他同意叶水清和靳文礼的事,她倒不是因为收了靳文礼的东西领他的情,而是想着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叶水清嫁了人也就不是叶家的人了,到时是好是坏,是丢人还是现眼也不在这个胡同儿里头,要不这么大一个人在家里白吃白喝的,工资却都存了起来,也让她很是看不顺眼,所以叶水清和靳文礼能越快结婚越好,这样做不但少了一个人的用度,就是叶水清这个小姑子也会感激自己。

    叶胜志正逢新婚,热乎劲儿才刚刚起来,当然是听自己老婆的话,将张月英的话奉为圣旨,慢慢地对靳文礼开始转变了态度,不只如此同时还做起了家里人的工作。

    钟春兰两口子其实心里也知道,以自己闺女现在的名声,除了靳文礼怕也没有人家会要了,就连崔必成都打了退堂鼓,更何况是别人呢,思来想去最后终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默许了两人的事儿。

    这下叶水清觉得自己终于解放了,一扑心地将心思放在了做买卖赚钱上面,和靳文礼将书整理好之后又找了个干爽的地方存放,接着就开始商量卖书的事儿。

    “要不咱们半价卖?”叶水清觉得半价卖,这样有人讨价还价自己也有赚头儿,反正书是白来的。

    靳文礼没说话,沉思片刻才开口:“我看不能都按一个折扣价钱卖出去,应该先了解下这里面的情况,我想从明天开始,咱们下班儿后就直接去新华书店,趁现在天儿黑得还不算早,也不是很冷,豁出去一段时间打听行情。要是都能了解清楚了,这些书本就是无本买卖只赚不赔先不提,就是以后再弄书来卖,也不会吃亏。”

    “那你说怎么打听?”叶水清对靳文礼的生意头脑没有半点怀疑,认真地等着他指点自己。

    靳文礼捧过叶水清的脸对嘴亲了一口:“我怎么觉得我现在就像是个幼儿园老师呢,你就这么听我的?”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别人相信你还不行?”

    “别人相不相信我,我可不管,我媳妇儿这么看重我,我心里才舒坦呢。”面对叶水清全然信任的眼神,靳文礼既得意又自豪,自己喜欢的女人能这样崇拜自己,这种感觉还真是没办法形容。

    正美呢,就见叶水清开始瞪自己了,于是立即说道:“咱们分工合作,你负责在书店里面看看什么书卖得好,我呢就在外面看那些卖旧书的都是怎么卖的。”

    “行,就这么办。”

    两人说干就一刻也不耽误,第二天下班儿就直奔新华书店,叶水清进了书店后就觉得两眼一摸黑,根本不知道从何处下手,前世自己初中毕业后就没正经读过一本书,杂志倒是看过一阵子,后来也不爱看了,现在要她在书堆里看行情可真不是一般的难办。

    “同志,我问下现在什么书好看?”叶水清跑到人多的地方,找了一个看着就挺老实的男人打听。

    “这个要看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我也不知道什么类型,我就是想了解下哪些书名气大还好看。”

    “哦,你想了解这个啊,那我建议你先看些专业的书籍,比如《古代文学史》、《现代文学史》和《外国文学史》之类的书,这样你就能对古今中外的文学发展有个详细的了解,我个人是很喜欢看侦探小说的,不过不好买,现在书店里只有阿加莎克里斯蒂写的几本,一点儿也不全,你要是感兴趣不妨过去看看。”男人很是热心地给了叶水清不少的建议。

    叶水清和那人道了谢,就去找那三本文学史,结果等看到了书才发现哪是什么三本,而是加起来一共七本,有的分上中下三册,有的分上下两册,和服务员要了一本翻开看了几页就看不进去了,但为了赚钱又不能不看,只能买回去慢慢研究,看了看书后面的定价都是一块三,虽然心疼钱不过这段时间她也受了不少靳文礼行事的熏染,知道有付出才有回报,想要赚钱就不能连本钱都舍不得下,于是咬了咬牙将七本书都拿在了手里,又去找侦探小说,没想到这回却是看了进去。

    书店快要关门的时候,靳文礼站在路边看着抱着一厚摞书出来的叶水清,立即跑了过去将书接了过来:“媳妇儿,你买这些书干啥?”

    “学习呗,我问了明白人,说是这些文学史都看完了就能了解哪些是好书了,我觉得还是买回去看好些,这样就是忘了也能随时拿出来看看,就是钱花得太多了。”

    “那应该买,这个钱必须花,要是以后还有这样的书就都买了,咱可不费这事儿来回折腾着看。”

    将书放在自行车后面的架子上固定好,两人就一起回了家。

    靳文礼厚着脸皮在叶家蹭了饭,又呆了一会儿就想走,却被叶水清给叫住了:“你等会儿再走。”

    “怎么啦?”

    “那个……,你进屋陪我聊会儿天,等我困了再走。”

    靳文礼都听傻了,半天才挨近了叶水清眉开眼笑地说:“媳妇儿,你是不是想我了,其实我也挺想你的,那咱们进去吧,我陪你。”

    叶水清一看靳文礼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呢,于是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你给我正经点儿,我是因为今天在书店里看了会儿侦探小说,写得可吓人了,现在一个人呆着有点儿害怕才找你聊天儿的,你可别臭美了?”

    “什么名儿啊,就把你吓成这样儿?”

    “《尼罗河上的惨案》我没看完,明天继续去书店要来看看。”

    “买回来不就完事儿了。”

    进了屋子叶水清坐到炕上,又让靳文礼坐到凳子上才说:“钱不是那么花的,好看的书多着呢,我还能都买啊,反正也是每天要去就在书店看呗,不就是脸皮厚点吗?我现在才发现其实我看书挺快的,不过主要还是书好看,要不是我今天买了书那个服务员肯定不能让我看那么半天。”

    “那不行,我靳文礼的媳妇儿哪能挨别人的白眼,明天就买,一共多少本全买了,你要是不买我可生气啊。”

    叶水清窝心地笑了笑,那书写得确实挺有意思的,情节特别勾人,于是点点答应了。

    之后靳文礼拿着大茶缸喝着白开水,有一句没一句地陪着叶水清聊了一个多小时,叶水清开始感觉有些困了:“行了,你走吧。”

    “用完就扔啊,媳妇儿,你也太不讲究了。”

    “不然还能怎么着,我爸妈就在外屋呢,能让你进来就已经是开恩了,你还不知足?我现在已经困了,你别在这磨蹭,要是我一会儿又不困了,到时有你好看的。”叶水清将被铺好,枕头放好等着靳文礼出去。

    “那你睡吧,我可不能影响我媳妇儿休息,书里写的都是假的,你不用当真,千万别害怕啊。”靳文礼在叶水清关门的同时又喊了一句,然后出了叶家院门,乐呵呵地骑车往家走,走到半路时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叶水清和靳文礼一连跑了一个礼拜的书店,总算是弄懂了些皮毛,收获也不算小,于是靳文礼提议:“媳妇儿,明天咱休息一天不过来了,去看电影儿,好不好?咱们两个处对象这么长时间了,电影院一次都没去过呢。”

    “行啊,有什么好片子吗?”叶水清也挺乐意放松一下,这些天她一口气看了好几本侦探推理小说,弄得心情都不是很好。

    “去了你就知道了,保准你爱看。”

    见靳文礼摆出一副神秘兮兮地样子,叶水清也不追问,只等着明天揭晓答案。

    “看这个片子啊?”叶水清本想着靳文礼怎么也能选部爱情片儿和自己一起看,没想到竟然选了部谋杀的。

    “你不是爱看破案的吗,我特意和人打听的,看过的人都说这电影儿特别好看!”

    人家一心投自己所好,自己可不能不领情,叶水清没办法只好笑了笑和靳文礼一起进了电影院。

    看书凭的是自我想象,看电影凭的是视觉音效氛围,叶水清耳边听着紧张的音乐,女人的惊声尖叫再加上血淋淋的画面,到底还是害怕了,不自觉地往靳文礼身边靠了靠,后来又用手挽住了他的胳膊,遇到惊险画面时干脆直接将头埋在了靳文礼的肩膀上不去看荧幕。

    成了!靳文礼伸手环住叶水清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心里贼笑:还是自己聪明啊,要不哪会有这样的美事儿,能让叶水清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

    于是边乐边往四周看了看,只见也有几对儿和自己这边的情景差不多,不禁点了点头,还是电影院好,黑灯瞎火的谁也管不着谁,凡是带女朋友来看这部片子的肯定都是脑子灵的!

    一场电影下来,靳文礼对叶水清又是摸头又是贴脸儿又是抚背的安慰,便宜不知占了多少,出来时就跟过年似的乐呵。

    “你明知道我看侦探小说看得有点儿害怕了,你还挑这样的片子让我看,成心的是不是?”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叶水清有些想明白了。

    “你是害怕,但不是也爱看吗,一举两得多好啊。”

    “呸,我看就你自己一个人是一举数得,还好意思说呢,今晚上我肯定又睡不着了。”叶水清说着捶了靳文礼一下。

    “我陪你聊天儿还不行吗,等你困了我再走。媳妇儿,我这骨头硬别打疼了你的手。”靳文礼嬉皮笑脸地握住了叶水清的手。

    “不打你能出气吗,就会欺负我!”

    “你掐我拧我都行啊,这样儿你不累,我还特别疼,多省事儿啊。”

    叶水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抬手在靳文礼腰上掐了一下儿也没使劲儿,这下把靳文礼美得都快上天了:“哎,我媳妇儿不但人长得漂亮还特别温柔,我以后可享福喽!”

    一路说说笑笑靳文礼和叶水清一起回了叶家,钟春兰看着一起进屋的两人直叹气,叶传义便说:“既然都答应了,就别再摆脸色了,年轻人在一起聊聊天儿也没什么。”

    “我是认了,可总得让我缓一段时间吧,我还能立马儿就变得欢天喜地的啊。”钟春兰说完就去了厨房做水去。

    “行啦,都七点半了,你回家吧。”叶水清看了眼墙上挂的钟,开始催促靳文礼回家。

    “你又不困,我走了,你要是害怕了怎么办,我再等会儿。”靳文礼是能多赖一会儿就多赖一会儿。

    “那你再呆十分钟,不能再晚了,要不我爸妈也睡不了觉。”

    “行,七点四十我就走。”

    “水清啊,水清,你们快出来!”还没过两分钟呢,叶水清就听母亲在外面喊自己,语气很是着急,于是和靳文礼对视一眼就快步走了出去。

    “妈,怎么了?”叶水清刚问完就见院子里还站着一个男的,看岁数已经不小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爸,你怎么来了?”靳文礼吃了一惊,走上前问自己父亲。

    这人是靳文礼的父亲?叶水清吃惊之余,有些弄不懂靳文礼的父亲为什么这时候会跑到自己家来。

    “文礼,你赶紧和我走。”靳冠祥脸色异常严肃。

    “爸,出什么事儿了。”靳文礼心也悬了起来,父亲这么急的找到叶家来,别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靳冠祥方才已经和钟春兰说了,这会儿自然也不会避讳叶水清,反正早晚也能知道,于是皱着眉说:“肖月波晚上去咱们家问你和水清的事儿是不是真定下来了,我和你妈就说差不多应该是定了,结果这丫头当场就哭了,劝也劝不住。刚才他弟弟又跑咱家去了,说他姐在家要割腕自杀,他爸妈想求你过去劝劝!”

    靳文礼听完人立即就放松了下来:“爸,您也太实诚了,要自杀和自杀是一回事儿吗?我去了有什么用,我又不能娶她,反倒是更刺激她。”

    “他弟弟说,肖月波指名儿要见你,你好歹过去露个面儿啊!”

    靳文礼回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叶水清说:“我去也行,但水清必须和我一起去,水清不去我也不去。”

    叶水清一愣,不知道怎么矛头又转到自己身上来了,钟春兰不认倒霉都不行,人家闺女都是谈个一年半载的恋爱就顺顺当当地结婚,怎么轮到自己女儿身上就比台上唱的大戏事儿都多呢!

    “水清啊,不管这事儿是真是假,也不能拿人命开玩笑,让你大哥和你们一起过去吧。”

    “那行,我听妈的安排。”叶水清见大哥也从屋里出来了,知道他是听到了动静。

    听我的你就不应该和靳文这个混混处对象!钟春兰暗地里瞪了女儿一眼,又看着他们出了大门才心烦意乱地关门进了屋子。

    “一会儿到了后街,我先在外面站着,我怕我跟你进去事情会更难办。”叶水清出了门就和靳文礼商量。

    靳文礼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儿:“不用,你就和我一起进去!割腕自杀?这是和我学呢,要论割腕这档子事儿,爷爷我就是她肖月波的祖宗,我倒要瞧瞧她能玩儿出什么花样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光爸生日,陪他们老两口儿吃饭去了,光夫请客吃得好难受,不合品味……

    明天还有朋友过生日,还要去吃一顿,光光准备吃粗粮。

    ps:一会在微博上给大家发张图片,火锅和生鱼片,光光到现在还觉得嗓子眼儿里都是凉水呢,实在是吃不了光夫口中的好东西……

    有不知道光光微博的亲吗?搜“光光讲故事”就能找到,可以第一时间知道更新信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