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21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吓得什么似的,没想到靳文礼对自己也这么狠心,只能连声说:“你别划、别划,有话慢慢儿说,咱们商量着来,先去医院。”

    “那你说还和不和我分手了?”靳文礼说着又将手腕儿往上举了举。

    叶水清急得又快哭了:“不分了还不行吗,你上车啊。”

    “水清,我错了,我以后肯定不再多看别的女人一眼,但你也不能再逼我。”

    “我不逼你,都听你的,行不行!”

    靳文礼这才满意地走过来要接过自行车,却被叶水清拦住了:“你手都这样了,还想骑车?上车,我带你去医院。”

    靳文礼拗不过叶水清只好坐到了车后面,叶水清也是憋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将车骑了起来,等车速快了才顺当些,靳文礼嘴角带笑在后面搂着叶水清的腰头也靠在了她的背上,才不管路上的人怎么看自己。

    到了医院,叶水清先送靳文礼去看急诊,然后自己又去补挂号。

    回来的时候就见戴着眼镜的老大夫正给靳文礼清洗伤口,然后又听他说:“要打破伤风针,伤口不长但挺深,需要缝合,还好没碰到动脉,不然要出人命的,小年轻儿谈个恋爱也不老实。”

    叶水清这才知道靳文礼还真是对他自己也没手下没留情,不禁又感觉后怕。

    “大夫,您轻点儿,轻点儿啊!”缝针的时候,靳文礼疼得呲牙咧嘴地直喊。

    叶水清现在可算是体会到自己看牙那会儿,靳文礼是什么心情了:“你别乱动啊,挺一挺就过去了,再动就更疼了。”

    大夫边缝边看着靳文礼在那儿嚷嚷,又不时背着那小姑娘偷乐,再看叶水清眼睛和脸都已经哭肿了心里也有气,手上的迅度无意中慢了下来动作也大了些,这下靳文礼可是真的疼了,喊得声音就更大了。

    好不容易挨完了针,靳文礼又可怜兮兮地看着大夫问:“大夫您这儿有没有消毒水儿啊?”

    “你的伤口已经消过毒了,等你拆线换药的时候再上些就行。”

    靳文礼摆手:“不是,我是说我想拿消毒水儿给自己嘴里消消毒。”

    “你这可是胡说,哪来的那种消毒水儿!”大夫不说完就不理靳文礼了。

    叶水清无奈,她自然知道靳文礼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只是现在也没功夫儿再计较,又开始跑上跑下地为靳文礼开药取药问医嘱,不大一会儿就是满头的汗了。

    “你这小子,就看着你女朋友来回折腾,还在这儿笑?”大夫实在是气不过,趁着叶水清出去的时候损了靳文礼一句。

    靳文礼眉梢带笑:“您不知道,我要不这么划上一下子,人家早就和我分了,您看她这样子,是不是还是挺在意、挺心疼我的?”

    “哎,你这出息的,还用自残的手段,真不像话!”老大夫叹气摇头不再多说。

    靳文礼轻松一笑,等叶水清回来后,又和她一起推着车往家走。

    “靳文礼,你以后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叶水清一手推着车用另一只手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你以后就别再说分手的话。”

    叶水清听了沉默片刻才说:“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我真是为了你的钱才和你在一起的,当然你对我也是太好了,让我很感动。”

    靳文礼才不相信叶水清的话,自己追她的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有钱,她答应和自己处对象的时候也还是不知道自己有钱,今天之所以跟自己提分手,还不是因为肖月波亲了自己,可见就是吃醋嘛。

    “那六百块钱你可收好了,不就是钱吗,我赚多少都给你,只要咱们两个在一起就行。水清,我这人可认死理儿,今天是割了腕,往后你要是再提分手,我就吊死在你面前,死后魂儿也要跟着你,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保护你后半辈子不受欺负。”

    “你还讹上我了?明明是你和别人连亲带抱的,现在反倒成我让你受委屈了?”

    “这件事,真的是我犯混,要不我再跪下给你磕三个头?”靳文礼没皮没脸地说完还真就要在大街上跪下。

    叶水清哪丢得起这个脸,气得踹了他一脚:“你别闹腾了,赶紧回家。”

    “那我明天还去接你。”

    “你怎么接我,你请几天假在家好好儿养伤吧,小心伤口再裂开。”

    靳文礼看了看还有些渗血的手,气闷不已,早知道有这麻烦刚才还不如往脖子上划呢。

    “我不请假,我和你一起上班儿,咱们早点儿出发坐公共汽车。”

    “你都这样了,就是上班也不能干活儿啊。”

    “那我也去,中午你去打饭等着我过来,要不我不放心。”靳文礼对刚才叶水清要和自己分手这件事,仍是心有余悸,恨不能24小时都跟在她身边,哪还能忍着好几天见不着叶水清的面儿呢。

    “你这人,真是有病,我到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靳文礼到底还是跟着叶水清到了叶家大门外,看着她进去才离开。

    “水清,你这是怎么啦?爸、妈,你们快出来!”姚红正在洗衣服就看见叶水清灰头土脸地进了院门,雪白的衬衫上还沾了斑斑血迹,还当叶水清受了伤,立即慌得喊人。

    她这一喊就把屋里的人都招了出来,钟春兰只看了一眼就差点昏过去:“水清,是不是靳文礼把你给伤了?”

    叶胜强也急了:“我和胜志去找他算账!”这个靳文礼肯定是因为不满水清和他提出分手才起了坏心,自己这回可饶不了他!

    叶水清累得瘫坐在院子里的小凳子上:“我没事儿,是靳文礼一听我说要和他分手就割了腕,这血中我送他去医院时才蹭上的。”

    “啊!”叶家人再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不禁同时惊呼出声。

    “那、那他没事儿吧?”钟春兰也结巴了。

    “没大事儿,缝了两针,大夫说割得挺深的,差点儿就碰到大动脉。”

    “哎,这个靳文礼也太痴情了吧,水清和他分手就闹自杀,还真下得去手,这不是被硬赖上咱们家了吗!”叶胜志摇头直叹。

    叶胜强不干了:“他自己先背着水清找女人的,凭什么还这么死赖着,我去找他!”

    “大哥,我和他的事儿你们就别管了,我已经答应他先不分手了,你再去找他,那不是逼着他到咱们家门口儿寻死吗?”

    “唉,造孽啊,这可怎么办!”钟春兰被靳文礼的举动吓着了,她就是再讨厌这个混混,也见不得闹出人命啊,再三确认女儿真没事儿之后,才和老伴儿垂头丧气地回屋去了,他们是真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随他们去吧。

    叶水清也回了自己屋里,换了衣服又擦了身子,躺在炕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水清、水清。”

    叶水清恍惚间觉得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屋子里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几点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声音是窗户外面发出来的,缓了缓才爬起来开窗。

    “你干什么,我都睡着了,又被你吓醒了。”

    靳文礼盯着叶水清笑:“还没到九点呢,你就睡了啊,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不然心总放不下心。水清,你没和我分手,咱两还是男女朋友,对不对?”

    叶水清也看着靳文礼半天没吱声儿,靳文礼也不着急,只是像看不够似的瞧着叶水清。

    “没分,行了吧?”

    “水清,我回家刷了十来遍牙,还用醋漱了口,你看牙床都肿了,还出了血。”

    叶水清既难过又好笑:“人家也没毒,你至于吗?再说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是怕你膈应,不乐意亲我了。”

    “我本来也没打算亲你,你觉着短时间内我还可能亲你吗?”叶水清不想再理靳文礼要关窗户。

    靳文礼连忙拦住叶水清:“别呀,要不你躺下先睡,我就在这儿看你一会儿,等看够了我就走。”

    “你不嫌累,我还瘆得慌呢,你赶紧走,没分手不表代我不生气,你歇歇吧。”

    “那你睡吧,我在窗户底下守着也是一样,反正我不走。”

    叶水清有些生气了:“靳文礼,你也讲点道理,你刚和别的女人亲热完,就想我还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一样的对你,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跟你说,你再怎么耍赖也没用,我心里这坎儿没过去呢,要不我也找人亲一回,到时看你怎么想!”

    “那你就是逼我再给自己来一刀!水清,我没想让你对我怎么着,我就是回家后躺炕上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都是噩梦,看不见你心里就发慌,你就是骂我两句、打我两下儿我都高兴,你千万别不理我。”

    叶水清看着扒在自己窗前的靳文礼,那神态就像只没人要的小狗似的,心下一软:“那我也总不能一宿都这么陪你说话啊。”

    “那、那你睡吧。”靳文礼没了精神,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消除自己心里的恐惧。

    叶水清叹了口气到底没忍心:“那我就陪你半个小时吧,然后你就赶紧回家休息去。”

    靳文礼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叶水清只好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他小声聊着,只是这一聊时间就过了,后来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只醒来的时候发现窗户是关上的。

    第二天早早起来,吃过饭出了院门,叶水清就见靳文礼已经堵在自家门口儿了,白了他一眼直接往胡同外面走,靳文礼揉了下酸涩的眼睛,紧跟了过去。

    从家里到单位不少人都忍不住偷偷地打量着靳文礼手腕上厚厚的一圈儿特别扎眼的绷带,靳文礼则是瞄着众人,神气活现地挥了挥胳膊:“看什么看?没见过为女朋友割腕的,是不是!”

    可不是没见过么,众人立即低下头不敢再看,心里都忍不住同情起和靳文礼走在一起的叶水清了:原来不是叶水清不想和这个靳混混分手,而是这人闹自杀威胁来着,叶水清还真是可怜,被这个流氓给盯上了!

    “靳文礼,你有什么可神气的,你割个腕还显摆上了?”叶水清终于受不了靳文礼举着个胳膊臭显摆,停下脚步质问他。

    “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我当然光荣了,有几个老爷们儿能为媳妇儿做到这个份儿上的?我看以后谁还敢打你的主意。”

    “本来也没人打我的主意,你听话,先去你们单位呆着,中午我去食堂打好饭菜等你过来,好不好?”叶水清知道和靳文礼没办法讲理,只能哄着来。

    靳文礼抿着嘴直乐:“哎,行,我看你进厂就走。”

    结果不到中午,全车间就都知道了靳文礼以死威逼叶水清和他在一起的事儿,也听说了靳文礼已经扬言,说是谁要再搅和他跟叶水清,他就到谁家门前上吊,这下可是谁都没法解决了,车间主任黄刚又将叶水清叫去办公室,只是这回变成了他代表厂领导安慰起叶水清来,另外又做了叶水清的思想工作,让她为了全厂的安定团结,必要时只能牺牲个人利益安抚住有自杀倾向的靳文礼,以免那个混混真的血溅印刷厂门前,造成不良影响,弄得叶水清哭笑不得的。

    “水清,我手不方便,你喂我一口呗?”

    “你伤的不是左手吗,右手也不能动了?”叶水清将饭菜摆到靳文礼跟前没理他。

    休息室里的其他人,都看着靳文礼透着红的绷带发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靳文礼还真下得去手啊,够狠!

    主任黄刚也跑来看了一会儿,最后怜悯地瞄了叶水清一眼,走了。

    “我这不是难受吗,手疼使不上力气,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你发发善心,喂我吃口饭,要不我没胃口。”

    “你别胡闹了,这么多人在这儿,你不害臊我还要脸呢。”

    靳文礼立即拿眼瞪着旁边的人,小邹儿看大伙儿都害怕就往前走了几步笑着说:“那什么,水清,你看靳文礼同志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明显就是个病号儿,你就照顾照顾他吧。” 小邹这会儿看靳文礼就像看英雄似的崇拜。

    其他人也都跟着点头,生怕靳文礼一个不高兴拿他们出气。

    叶水清无奈,只好盛了口饭送到他嘴边儿,靳文礼这才高高兴兴地大口吃了起来。

    崔必成站在休息室门口,冷冷地看着眉开眼笑吃得正欢的靳文礼,垂头沉思半晌又无声无息地转身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完成任务啦!给自己撒花……

    ps:光光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感谢给光光撒花评论投雷的所有亲,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