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19章

晨雾的光 Ctrl+D 收藏本站

    叶水清知道二哥的婚事基本算是解决了,心里也轻快不少,第二天由靳文礼载着自己乐呵呵地去了厂里,快中午的时候又被车间主任黄刚叫去了办公室。

    “主任您找我有事儿啊?”叶水清看了看墙上的钟,眼看快到吃饭的点儿了,靳文礼也该过来找自己了,不知道主任怎么这个时候找自己。

    黄刚态度很和蔼:“小叶,你先坐下,有件事我要代表厂里领导和你谈谈,估计要占用一些你中午休息的时间。”

    这么严重?叶水清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事会惊动厂里领导,于是说:“主任,您说吧。”

    黄刚清了清嗓子,眉头微皱:“小叶,今天不到九点我就被厂长叫过去了,你父母当时也在,主要是为了你和崔必成之间的事,其实本来厂里领导也想就这个问题和你深入地谈谈,现在你父母也对组织有这个请求,那我就不得不劝劝你了。小叶,你和崔必成同志谈恋爱大家都很支持,但你现在为了追求自我享乐抛弃崔必成这是要不得的,更何况靳文礼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家庭出身不好不说,就凭他那副自以为梁山好汉的鲁莽性子,说不定哪天就被抓进去了,到时你怎么办?其实自由恋爱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厂里领导是大力支持年轻人追求幸福的,可是我们非常不认同你这种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你明白吗?”

    爸妈到底还是找到厂里来了,叶水清其实心早就有数,父母最后的手段就是找厂里领导,这也是很煎熬的一件事,因为自己思想再超前,要顶住舆论的压力和周围同事朋友同学的劝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正思考怎么应对时,就听黄主任又说:“小叶,今年上半年的评优争先活动就要开始了,咱们车间不能因为你一个人思想落后就丢了先进的奖状啊,集体利益才是最重要的。我实话和你说吧,涨工资也快有信儿了,到时你因为这件事工资调不上去影响多大啊,你一定要认真考虑,严肃对待这个问题。”

    “主任,您说得我都明白,但我认为靳文礼同志从没做过违法乱纪的事,就是出身不好也不是他个人能决定的,所以大家不应该对他抱有偏见,既然您也说了鼓励自由恋爱,那就更不应该非要强行把我和崔必成凑到一起,我对他没有感情,我父母的工作我会做,主任您得理解我。”

    黄刚听完语气更加严厉了:“小叶,有些话我还没说完,也是不想说,但你既然这样顽固不化我就不得不说了,肖月波你认识吧?她父亲在区里工作,她跟靳文礼相处的时间可不短了,厂里是提倡自由恋爱,但是却不能纵容本厂职工去做第三者,不能纵容你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你是无产阶级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不能不要自己的名声,就算你不顾自己难道还要你家里人跟着你一起丢人现眼?”

    “主任,您是说肖月波也找到厂里了?”

    “嗯,今天在厂长办公室哭得差点背过气去,看着也真可怜,你可不要被靳文礼的花言巧语给迷惑住,听到没有?我拿你当晚辈看,不想让你背负个烂名声,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叶水清听完垂头不语,肖月波跑到厂里来捣乱这是她没想到的,这丫头还真是敢做敢为。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叶水清直接回了休息室,靳文礼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见叶水清进来立即就迎了上去。

    “水清,你们主任找你做什么,有话上班时间不说,非要中午休息的时候说,今天你们食堂是土豆炖茄子,我看着还行,快过来吃吧。”

    叶水清笑着说:“就是工作上的事儿,比较着急。”

    靳文礼听了也没往心里去,只顾着给叶水清递筷子拿饭,吃过饭后又闲聊一会儿,眼看要到上班时间了,才匆匆离开。

    后来,叶水清接连被车间组长、副主任找去谈话,又过几天厂里工会主席、妇联主席也都将她找了过去轮番做思想工作,弄得叶水清心烦意乱,但就是没松口。

    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更让叶水清难受的是,车间里有些人在宁强的挑动下也开始围攻歧视自己,尽管有小邹等人的维护,可最终比不了涨工资这件大事,毕竟和自己这样被定性为思想落后腐化的人在一起是极有可能受连累的,所以渐渐地叶水清发现自己被孤立了。

    “水清,你等一下。”

    叶水清正要去别的车间搬纸就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是崔必成便停了下来。

    “什么事儿?”

    崔必成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叶水清问:“水清,你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还要和靳文礼走到一起?”

    “没错儿,我根本没打算和他分开。”

    崔必成生气极了:“那你受这么大委屈,他也是一句话都不说,任你被大家孤立?”

    “他不知道,我也不想和他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你……,你真是太傻了!水清,你早晚要后悔的,不过我会一直等着你。”崔必成掩饰不住心中的失望和恼火,他多希望叶水清的这份痴情是为了自己。

    叶水清没再多看崔必成一眼,转身走了,到了下班时间仍是笑呵呵地和靳文礼一起回家。

    “你怎么不带我回家?”叶水清见靳文礼把车骑到了煤厂后院的草坪那儿,心里有些奇怪。

    靳文礼等叶水清下车后,将车停好才问:“你爸妈还有肖月波去找了你们厂领导,你怎么不和我说?”

    “你怎么知道的?”

    “你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和我说?”

    叶水清笑了笑:“我是不想让你也跟着心烦,说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打算和我分手啊?”

    “那不可能的,水清,你知道我心里现在有我难受,你家里人为难你,你单位的人为难你,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在为难你,你却不肯和我说一声,就是有再大的难关也应该是咱们两个人一条心一起闯啊!”靳文礼扶着叶水清的肩膀,一脸痛苦地看着她。

    “文礼,你别这样,我没别的意思,其实这些事我一点儿也没往心里去,既然我已经决定要和你在一起了,那别人说什么都没用,我也不在乎他们说我什么,所以才没和你说的。”

    “你真的不在意他们欺负你、瞧不起你?先进评不了,工资涨不上你也不在乎?”靳文礼有些不太相信叶水清会这样看得开,就是自己要遇到这些糟心事儿也未必能这么洒脱。

    叶水清笑着摇头,搂着靳文礼的腰柔声说:“再难的事早晚也能熬过去,只要咱们所有人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活着,其他都是小事,别为难自己了,好不好?”

    靳文礼紧紧回搂住叶水清,使劲儿点了点头:“水清,你知不知道,我从崔必成那儿知道这些事的时候,是又难过又害怕,难过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也不和我说,又害怕你不和我说是因为在心里想着准备和我分手,现在我总算是解开了这个结。水清,谢谢你没离开我!”

    “傻子,我要真想和你分手,还至于这么啰嗦?一句话的事儿!”

    “是,我媳妇儿就是个女将军,说话办事儿利落得很,不过我也不能让我媳妇儿白白受委屈就是了,这个你拿着。”靳文礼说着轻推开叶水清,从衣服兜里拿出两张五十元的票子。

    “你这是做什么?”

    “给你拿着花,工资涨不上去别上火,咱什么也不差。”靳文礼神气飞扬地将钱塞到了叶水清手里。

    叶水清拿着这一百元巨额现金,半天才回过神:“文礼,有件事我早就想问你了,你之前也不去上班儿,但却总给我买吃的、穿的还有用的,这么多钱你到底是哪来的,你要是不说我心里没底,也不想再收你的东西。”

    靳文礼直笑:“我的钱都是辛苦赚来的,也是正道儿来的,你就放心花吧。”

    “不行,你要是不说,我就不要。”叶水清打定主意今天非要弄清楚不可,自己虽然决定和靳文礼在一起了,但也想知道到底有没有让自己家里致富的方法呀。

    靳文礼嘿嘿一笑:“我不告诉你也是怕你多想,既然你非要打听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有个同学叫杨乐,就住我家附近,我和他打小儿一起玩儿到大,他这人身体不好,受不得气,凡事还都要争个高低,除了我没人能和他处到一起去。他爸挺有能耐的,再加上他家四代单传,不想让这个儿子将来没饭吃,就和我商量着倒腾煤赚点儿钱。”

    “人家有能耐怎么不让自己儿子去做,他儿子听着也不像有什么大病,为什么还要让你在里面掺和?”叶水清觉得靳文礼的话疑点太多。

    “你听我说完呀,杨乐有心脏病,不犯病的时候好人一个,一旦犯了病命都有可能没了,他没有心理承受能力赚不了这个钱,他家和肖月波家是远亲呢,不过杨乐他爸不相信肖家,他觉着他家那些个远亲都巴不得他儿子早死,好占他们杨家财产,他家后街也有房子,他都不去住就是想离那些人远点儿。”

    叶水清仍是不信:“什么样的人能一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啊,你就扯谎吧。”

    “哎,我是说真的,就杨乐那人,小时候上学前班儿老师分冰糖,他都能因为怕自己分到小块儿的就犯病,上学之后班上搞联欢会玩击鼓传花,他直接送医院,你说这还不严重吗?”

    叶水清听完既觉得这人可怜,也觉得好笑:“那你们是怎么赚钱的呢?”

    “这个简单,他爸能弄到多余的煤,你也知道每家天天都要生炉子做饭,尤其是过冬时定量给的那点儿煤谁家也不够用,有的是人愿意花钱可又买不着,我和杨乐他爸就赚点这个差价然后分成儿,他们父子俩都特别相信我,而且也不用抹不开什么情面,谁也别占谁一分钱便宜。”

    原来靳文礼是走这个路子发的家,她还以为是靠勤劳吃苦致富呢,看来自己还真是想得太简单了,即使在这个时代想发家没门路也是不成的。

    “这回你相信我了吧,钱拿着可劲儿花,一级工资也就五六块钱,咱不要了!”

    “看你狂的,我问你,你和肖月波到底有过事儿没有,不然她怎么会理直气壮地去厂里找?”

    靳文礼立即指天发誓:“我可是清清白白的,我看她可能是精神不好,媳妇儿你放心,我已经把他们家玻璃都砸了,她再胡闹我就去他爸单位闹,看谁厉害!”

    “你也太混了,还好是夏天,这要是冬天你可让人家怎么过啊。”

    “我才不管呢!媳妇儿,我今天都吓坏了,你还不心疼心疼我?”靳文礼这心一落了地,立即就痴缠起来。

    “这都几点了,我再不回家,我妈该着急了,你别闹。”

    “我不管,你是我媳妇儿,你得先稀罕我!”靳文礼赖皮赖脸地又搂住了叶水清,非要亲、嘴儿。

    叶水清推拒不了,只能由着他纠缠,过了一会儿就感觉靳文礼的手移到了自己的后腰,将自己使力向前压,让两人本就已经贴在一起的身体,变得一点缝隙也没有了,更为明显的就是自己小、腹那里顶着硬、硬的一团正不安分地来回动着。

    “靳文礼,你还要不要脸!”叶水清捧住靳文礼的脸往后推他。

    靳文礼脸色发红,更是搂紧了叶水清低、喘:“媳妇儿,我难受死了,你让我这么着搂一会儿吧。”

    叶水清不敢再乱动,怕激起靳文礼更大的*,只能忍着等他平复。

    靳文礼隔着衣服将叶水清搓、弄了半天,又口对口地咂、舌、吸、唇亲个了够,火气才消了些:“再这么折腾下去,我肯定要死你手儿里。唉,赶紧结婚吧。”

    叶水清一把推开靳文礼,拢了拢头发,又整理了自己的衣服才呸道:“你就知道想这些,还有点儿出息没有?赶紧送我回家!”

    “我想自己媳妇儿,怎么就没出息了?我本来就是成天想着你什么都不穿躺我怀里,那滋味儿别提多美了。”

    “你给我滚一边儿去,再说我可不理你了!”叶水清没好气地捶了靳文礼两下儿,结果人家却更美了,直嚷着好受,让叶水清再多打几下。

    两人一路说笑着到了胡同口,叶水清直接回家去了。

    钟春兰两口子眼见找了单位对女儿也没什么作用,再加上周围人的笑话就更上火了,可一时再也想不出其他方法了,本来还打算拿涨工资说事儿,没想到女儿直接往桌儿上拍了五十块钱的票子,这钱不用说肯定是靳文礼出的,要是这么下去吃人家的、穿人家的、用人家的,还怎么分哪,真是急人!

    叶水清渡过了一开始的艰难时期,现在已经不觉得被孤立有多难受了,反正不缺吃少喝的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今后社会的变化大着呢!

    周六下班回家时,靳文礼又给自己带了一饭盒锅包肉让家里人一起吃,这回她没拒绝,既是认定了在一起也就没必要再客气了。

    快到家门口时,叶水清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人。

    “叶水清,我这回找你,是想和你约个时间咱们最后谈一次。”

    叶水清看着肖月波没说话。

    肖月波轻笑:“我知道你恨我让人放狗咬你,更恨我去你们厂里告你,但你也是谈过恋爱的人,知道女人一旦动了感情就容易做出傻事。你放心,这回我不会再那么幼稚了,毕竟我虽然找了你麻烦,我自己家也被靳文礼给折腾够呛,明天中午咱们煤厂大墙那儿见面,要是这回我再对你做出格儿的事儿,我就不是人!你看怎么样?你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了我和文礼之间,再怎么样也应该让我说说话吧!”

    叶水清看着肖月波,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约自己也肯定是有什么计划,只是自己总躲着终归不是办法,于是心里也有了主意。

    “那行,明天中午十二点,不见不散!”

    得到肯定的答复,肖月波点了点头也不啰嗦,转身就往后街走,只是嘴角却止不住地翘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亲们的支持啊,鞠躬!

    ps:靳文礼发家的路子还是很多变滴,一会儿会奉上第二更,第三更可能要晚一些,光光在努力啦。